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昏睡中的玩弄h,很黄的细节故事

2021-05-05 16:04: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接下来的时间,忙忙碌碌中,到了龚秋玲出院的时候。而这几天里,夏梦更加好奇,丈夫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古清河如此配合的。

没错,才短短六天,她在普阳的股份顺利脱手。当然,是转

  接下来的时间,忙忙碌碌中,到了龚秋玲出院的时候。而这几天里,夏梦更加好奇,丈夫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古清河如此配合的。

    没错,才短短六天,她在普阳的股份顺利脱手。当然,是转卖给了别人。

    她不感兴趣,但对普阳感兴趣的人趋之若鹜。是,别人上赶着找她求购,并且资金随时到位。          

    所得到的钱,她也兑现承诺。除了拍卖款之外,完全捐给了阳光慈善。共二十三亿巨款,作为专项使用。

    阳光慈善需要用到这里的每一笔钱,都要经过她本人同意批复。说是捐出去了,实则还是有无数种方式来自用,或者说,大部分还是她自己的钱。

    这几天,她就是在跑这件事。除此外,线下律所的选址,股东们干扰……诸多事宜,焦头烂额。

    忙到连母亲住院都很少有时间去陪,大多,是妹妹跟丈夫在照顾。

    她这会,就是刚去外地见了阳光慈善的董事长,回程路上。

    开车的小刀透过后视镜,瞧她一脸倦容,不由叮嘱:“嫂子,要不您睡会觉吧。我开慢点,到家了叫醒您。”

    夏梦摆摆手:“先不回家,我托人找的律所场地,得先去看一眼确定下。”

    小刀欲言又止,还是忍不住:“要我说,您还是休息休息。我哥刻意叮嘱我,让你别太累……再说,那些股东们都快闹翻天了,这节点,您个人再组织经营线下律所,岂不是火上浇油。”

    “别听他的。人哪有不累的,他不累呀。这么多事,因为我耗在家里哪都不能去。我得赶紧把最近公司的问题尽快捋顺,然后交给你哥打理,我也好专心在家养一阵子。不然,快急眼了。”

    思索着,又道:“那些股东根本不用怎么理会,反正没有决策权。实在不行,退出楚新呗,以现在楚新的价值,我个人完全有财力让他们体面离开。至于赔了的,那没办法。”

    刘小刀笑了笑:“我哥急眼,是担心您身体吃不消。”

    “那可未必,主要是他那些合伙人催的急。很多事,不亲自盯着,一则不放心,再就是比较有心理负担。江源都在A境呆好久了。”

    聊着,电话响起。

    夏梦瞧了眼来电显示:“看吧,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接起来:“老公,我到东阳了……你别急,等我回去你再去上京不迟。”

    另一边韩东直接道:“我等不了你,这就带妈去上京。你赶紧回来,明明一个人带茜茜,我不放心。”

    “生气啦?”

    “那不至于,就是看病的事,没理由因为你耽搁对不对。再说,我那么稀罕看你一眼呀,非要等你来送我们。给你半个小时,见不到人,我马上出发,东西都收拾好了。”

    “好好好,这就回。”

    夏梦摆手示意开车的刘小刀拐弯,放下手机的同时,绷不住的笑:“看,我就说急眼了吧。”

    ……

    家里,韩东确实如电话中所说,准备出发去上京。

    本来预计的是乘坐飞机或者高铁,考虑龚秋玲胳膊不方便,不得已只能自己驾车。这几天里,其实基本是夏明明照顾龚秋玲,他在家带着茜茜两头跑。

    事倒是没事,就走不开。

    A境那边,龙建云跟江岩峰带着考察团已过去了。第一批农副手续全部顺利获批,再有几天就会陆续到达东阳,崇明食品厂已经开始提前申请商标,设计包装,腾出生产线。并且跟振东商贸展开合约签署……

    他是因为家里,全程参与不了。

    连看合同发现问题,都要靠手机去反复沟通,而且签字栏都还空白着。

    仅等着他盖章签字的地方,目前都欠着几十个。

    所以说不急,根本不可能。

    着急的同时就更佩服岳母龚秋玲。

    带孩子,照顾家庭,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工作。仅他陪茜茜的这些天,至少忍住了十次动手的冲动。

    丫头爱疯,爱装,情绪多变。一跟他相处久了,原型毕露。

    出门必嚷嚷着吃零食,玩起来,怎么劝都不肯结束。写个作业,一会渴了,一会饿了,一会想听儿歌了,就是不想动笔杆子。

    他带几天,茜茜老师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讨论作业没完成的问题。

    在外做事大部分情况下,韩东还挺胸有成竹。在家几天,处处挫败焦虑,无计可施。

    他既不能让岳母看出来自己着急,又得耐着性子,绞尽脑汁的想着能管教孩子的道理。只是,大部分很有道理的道理,在孩子面前行不通……

    茜茜可能正是发现了他不动手的弱点,在他身边,越来越肆无忌惮。

    “妈,咱们该出发了。”

    又等了会,不见妻子影子,韩东转头招呼。

    周末,茜茜刚被批评一通,低头不情不愿的练字儿。闻声,马上起身,仿佛找到不写字的理由了,殷勤去帮着拿行李。矮小的身高,双手提着,挪着,格外滑稽。

    韩东翻了下眼睛,上前接过:“没你事,去写作业。我跟你说,爸爸现在得带着奶奶去医院,你在家要听小姨的话,妈咪一会就回来了。”

    茜茜拽住了他裤子,仰头,可怜兮兮。

    韩东不为所动:“咱都商量好了,不准跟着。不然爸爸要照顾你,还要照顾奶奶。”

    茜茜讪讪的低头:“茜茜想去上京,想傅爷爷了。”

    韩东头疼:“你明天还得上学呢。”

    “爸爸说,幼儿园的孩子就要开心,学习是次要的。你帮我请假,好不好……”

    韩东一度压着声音,情绪:“小丫头,假如什么时候,爸爸在你面前讲不通道理。那就不讲理,该动手了!你想傅爷爷,等放假了,爸爸可以单独带你去。”

    茜茜眼泪直掉:“茜茜在家可无聊了。”

    夏明明远远看着父女俩僵持,偷笑,也不劝,一动不动的视线望天。

    韩东也撇开了视线,重新调整着情绪之时。钥匙转动,门被打开了,是夏梦赶了回来。

    看了会,也就猜到什么情况。估计是,茜茜非跟着要去上京。

    帮忙劝着,没好气瞟了眼丈夫:“你还真不打算等我。”

    韩东满腔焦虑,瞧见大着肚子的妻子,消散不少:“回来的正好,赶紧把你女儿弄走。”

    夏梦无所谓,牵着女儿,帮忙擦着眼泪:“没事儿,妈咪一会带你去游乐园。”

    茜茜变脸如翻书,瞪了眼韩东:“茜茜现在最喜欢妈咪……”

    出门,扶着龚秋玲的同时,看向媳妇:“一会你别亲自带她去了,让明明跟她一块玩。你,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夏梦吐槽:“不是你让我回来照顾孩子的。”

    韩东懒得搭理,扶着龚秋玲往前走。

    她忙上前揽住他另一条胳膊,亲昵道:“一会路上开车慢点,不着急。”

    韩东点了点头,温和:“你事办的怎么样了?”

    “很顺利,这次等你回来。我就安心在家养胎,交给你打理。”

    韩东想了想:“最好有点敬畏心,虽然你这笔钱处理的没问题,可还是稍稍有点过线。答应捐出去的,怎么想的,竟然用这笔钱跟阳光合作,开了家新公司。”

    “没办法,这二十几个亿,我差不多捐了一半。本来就是自己的钱,总不能着急的时候,还不能用。人之常情,就算被人有心从中作梗,问题也不大。”

    “可你利用这笔钱,已经博取了公众好感,隐形价值。会不会,得不偿失!”

    “做生意,又不是做好人。当然,应该尽量做个好人,像我的企业家老公看齐。”

    龚秋玲闻声插话:“你可别耍嘴了,做生意确实不是做好人好事。但小东说的不错,没那个能力,就别许诺捐钱。许诺了,又做不完全。留下话柄,算什么!”

    “花钱,买骂呢。捐就捐完,不捐就一分别捐。也不知道你们现在都是何身份,二十几个亿,说的还轻巧。”

    “我问心无愧就好了,其中一半,我是实打实白给了阳光慈善。再说,不用点手段,普阳会心甘情愿的任由我转手股份嘛。”

    韩东失笑:“妈,您不是心疼那笔钱吧。”

    “谁不心疼……”

    夏梦看向韩东:“你女婿不心疼,没听他说,还想让我捐完呢。”

    “我是怕你挨骂,现在网络氛围这么浮躁。能带来利益机遇的同时,伴随着的也是处处风险。你见有几个高调的人,做不到高调事儿的时候,会不吃招!”

    “享受它的红利,就必然要敬畏它的存在。这也是,我从来不玩你们那些短视频微博之类原因。”

    夏梦眼睛眨了眨:“老公,其实你完全可以注册个短视频账号。以青年奖的热度,现在随随便便能有很多粉丝,我再帮你做点营销推广……”

    “行了吧你,我是不是还要去带货卖货。”

    “对呀,食品厂跟A境合作生产出的东西肯定要把品牌做起来,这就是最简单直接的销路,得顺应时代。”

    “我知道,有专业人做专业事。这跟我个人,完全不相干!”

    “这就是不负责任了,作为一个领导者,不能仅凭自己本心行事。最主要是要,替员工创造价值,替国家贡献税收。”

    韩东笑看着她:“你跟我抬杠呢。”

    夏梦把他胳膊搂更紧了些:“我就是想替你那些粉丝说句话,他们对你比较好奇。你不知道,这几天你个人上了好几次热搜……这些热度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你有必要抓住他而已。就是个建议,你自个斟酌决定,我都支持。”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