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鲤鱼乡花唇大开开宫口,宿主每天总是被灌满

2021-05-05 16:25: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云祯听了符景烯的建议了,写了一个破案的故事。写完以后又反复修改,他感觉很好就给了杨佳凝看。

杨佳凝看了一小段就不想看了,只是皇帝在旁边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所以她还

   云祯听了符景烯的建议了,写了一个破案的故事。写完以后又反复修改,他感觉很好就给了杨佳凝看。

    杨佳凝看了一小段就不想看了,只是皇帝在旁边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所以她还是强忍着厌恶将这个故事看完。看完以后,她很是委婉地表示像这种话本是得不到文人士子的认可。

    何止是得不到认可,怕是他们看到这么粗鄙的东西都怀疑皇帝的文化底蕴了。她就不明白了,皇帝不好好处理政务折腾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做什么。          

    皇帝有些受打击,想了下还是鼓足勇气将写的这个故事给了符景烯看。等他看完以后,皇帝迫不及待地问道:“小姨父,你觉得我这个故事写得怎么样?”

    在杨佳凝那儿受挫,他现在急需找回自信。

    符景烯笑着说道:“很有意思。”

    比之前写的那书生爱上美娇娘的话本强得不止一星半点,很显然皇帝在这方面确实有天赋。

    “真的?”

    符景烯点头道:“微臣什么时候哄骗过皇上?皇上,你写的这故事很新颖,而且文笔也好,只要拿出去肯定会得人追捧的。”

    皇帝一喜,可想着杨佳凝的话神色有些黯然:“小姨父,我这话本是不是上不了大雅之堂?”

    符景烯有些讶异,说道:“谁说的这般没见识的话?”

    皇帝犹豫了下还是摇头道:“没人说,是我自己想的。”

    符景烯了然,怕是有人觉得他写话本是落身份的事:“皇上,有句老话说得好,大俗即大雅。‘

    “皇上,你知道天底下卖得最好是什么书吗?不是诗词歌赋等附庸风雅之书,也不是律令农书等实用的书籍,而是各式各样的话本。”

    “别人如何想微臣不知道,但能被那么多人喜欢的东西也是他独有的魅力。比如有些话本作者会捎带当地的风俗民情,看的人也能从里面学到一些东西。可那些诗词歌赋别说普通百姓了,就算是我们一家子都不通了,都看不懂又如何能从里面学到东西。”

    说到这里,符景烯与皇帝说道:“皇上,其实你也可以在每个故事里加一些相关的律法条例。只要这些条例写得浅显易懂,看的人不仅会喜欢还能从中受益。”

    这些话,让皇帝仿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小姨父,你这个提议很好,我以后会加上去的。”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还是符景烯有事处理才离开。

    皇帝写的这个破案故事,经过四次大修九次小修终于定稿了,前后历时七个月。也是符景烯一直的鼓励,让皇帝坚持了下来。

    定稿以后,符景烯一目十行地看完:“皇上,你可以将这个本子给太后看,我相信太后肯定会喜欢。”

    当日傍晚皇帝去了慈宁宫,他将写好的话本递给易安,忐忑地说道:“母后,您看下,若觉得哪里不好儿臣再修。”

    从开始写话本到现在快一年了,皇帝再没惹过易安生气了。所以,她虽不抱什么期望但还是接过来认真地看。

    这一看就停不下来了,连晚饭都给推后了。看完以后,易安夸赞道:“皇儿,这个故事写得真是太精彩了,娘刚才一直在想凶手到底是谁,没想到竟就是这个董武。这人啊,隐藏得太好了。”

    看他这般喜欢,皇帝很高兴。

    易安将话本合上以后,有些遗憾地说道:“好看是好看,就是只一个故事看得不尽兴。”

    想她小时候就喜欢看话本,只是像这种需要动脑子的太少了。

    皇帝眉头都舒展开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得易安的认可:“母后喜欢,儿臣回去再继续写,等写好了就送来给母后看。”

    易安非常高兴。不仅高兴皇帝的话本写得精彩有趣,还因为皇帝现在不爱往去后宫了。不过杨佳凝沉醉琴棋书画,皇帝不去她也不在意。

    “好,不过不能耽搁正事。”

    皇帝眉开眼笑道:“不会的。”

    易安拍板将这个故事放在京城最大的茶楼里,由里面的说书先生讲。这说书先生口才一流经验丰富,看完这个故事就拍手叫好,然后赶紧追问是否还有后续。得知暂时只这一个故事,顿时有些惋惜。要是有数个这样精彩的破案故事,那他可以先造势吸引许多的顾客来了。不过有一个也不错,可以衍生出许多东西出来。

    这个故事一出来就受人追捧,争相追问下一个故事什么时候有。可惜酒楼老板都不知道此人的底细,自然不知道何时出下个故事了。

    京城最大的梨园老板找着茶楼的老板,想要买下这个故事。原本没抱期望,没想到酒楼老板爽快地应下了并且还说不用钱。不过却提了一个要求,一定要排好这戏不许演砸了,若是做不到这点这故事就不卖。

    云祺知道故事被卖给戏院,高兴得不行:“母后,等这戏排出来让他们到宫里来演一出吧!”

    易安没同意,说道:“你若是想听可以私底下去戏楼里听。到皇宫内院来,谁知道会出什么岔子。”

    云祺要是去听戏,时间跟地点都是随机的,对方不可能提前埋伏,可若邀请到皇宫里来谁知道会出什么岔子。自先皇被暗杀以后,易安是特别注意从不冒险。

    云祺听着也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

    过了半个月左右,小瑜找着清舒问道:“清舒,《神探莫不凡》这个话本你看过没有?”

    说完这话,仔细地盯着她看。

    清舒笑着说道:“看过了写得挺好的,怎么了?”

    “有传闻这本书是符相写的。清舒,这是不是真的啊?”

    清舒哭笑不得地说道:“这谁传的谣言。景烯白日里要当差,晚上回来不仅要指点阿巍他们功课还教导剑法,哪有时间写话本。”

    小瑜有些失望地说道:“这么说不是了?”

    “当然不是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他有多忙吗?”

    小瑜颇为遗憾地说道:“主要是外头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所以我就信以为真了,没想到竟是谣传。”

    清舒笑着说道:“景烯确实有写书的想法,不过那得等退下来后,现在那么忙就算他想写我也不会答应。”

    年岁大了,要连轴转身体肯定吃不消。

    小瑜点头道:“你说的也是,咱们都是奔六的人了确实要注意身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