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他的竟然比老公的还大|她拿遥控器让我玩一天

2021-05-05 16:58: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年头抛妻弃子的人很多,不多宇文士及一个,倒霉之处在于,前隋还有余泽存留,宇文化及兄弟造的孽,就算宇文士及当时没有参与其中,可最终还是要他来承担后果。

这年月家族和

    这年头抛妻弃子的人很多,不多宇文士及一个,倒霉之处在于,前隋还有余泽存留,宇文化及兄弟造的孽,就算宇文士及当时没有参与其中,可最终还是要他来承担后果。

    这年月家族和个人很难分得开,宇文士及能不为他的两个兄长所累丢了性命已是万幸,受点牵累那简直太正常了。

    像窦建德的黄门侍郎虞世南就受兄长虞世基所累,众人都视虞世基为佞臣,就都不愿搭理虞世南,在河北他就形单影只,到了长安亦是如此。          

    可此人确实是当世文坛大家,曾师从大儒顾野王,徐陵等人,可谓是满腹经纶,尤其是书法为当世一绝。

    归唐之后有人进言想要杀了他,封德彝为他说了几句好话,又受同为南人的中书侍郎岑文本举荐,才去当了著作郎,和温彦弘一道修订隋史去了。

    ……………………

    在黄君汉口中,京中的政局很稳定,用他拍马屁的话说就是,至尊贤明不让尧舜,英武不输汉武,众人称颂,尽都膺服。

    大致上就是说皇帝在皇位上坐的很稳当,没什么人敢捣乱,开国之君的气象已经显露无疑。

    臣下们眼见于此,辅佐明君建功立业的心思也渐渐明确了起来,不再惦念着前朝或者旧主如何如何了。

    就是人事上变换很大,不过也是正常现象,平定了各处诸侯,有才能的人纷纷去到长安,被提拔任用的人很多。

    一年不进京,朝堂之上就会出现很多新面孔,比如他黄君汉就是其中之一。

    黄君汉觉着李都督也在外两年了,估计有点想家,所以对长安内外的情况说的很仔细,只要他觉得李靖感兴趣的话题,他都会拿出来说一说。

    但宦海沉浮多年,侍奉了好几个主人的他,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比如宫中诸事他就算有所听闻,也未提及半个字。

    宫闱之事只有皇帝近臣和御史们有说嘴的余地,他显然不在其中。

    其实他想的有点多,李靖正值人生的高光时刻,手握大权,颐指气使,志向舒张,哪里会想家?

    知道京中一切向好,李靖颇为欣慰,朝局稳定,他们这些外臣也就更能施展才能。

    “景云刚到襄阳,肯定庶务缠身,本不该以事相烦,可景云才能难得……所谓能者多劳嘛,你回去准备一下,估计秋天时我用兵岭南,我意以尉迟将军统兵,你来跟他走一趟如何?”

    黄君汉不由大喜,他是李渊降人,尤其是蜀中一番操作很败人品,好不容易又得任用,正想施展才能的时候,有什么比军功更能增加资历呢?

    黄君汉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请都督放心,俺过后就去拜见一下尉迟将军,所谓大恩不言谢,都督以后观俺行止便是。”

    ……………………

    相比李靖在江陵的大刀阔斧,王泽到了江都就是另外一番模样了。

    王泽等人坐船至江都,辅公拓,左游仙,阚陵等率人相迎于岸边,为首的这些人不是杜伏威的兄弟,便是杜伏威的义子,整一个家族式管理层。

    辅公拓和左游仙都是杜伏威的结义兄弟,阚陵与王雄诞并称双雄,一直统帅杜伏威的亲军卫士,多次救杜伏威于危难之中。

    这些人和杜伏威一样,都出身草莽,跟随杜伏威征战多年,是杜伏威最信任的部下。

    杜伏威在时他们自然俯首帖耳,等杜伏威一走,江左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只有天知道。

    只是和另外一个时空不同的是,李破的翅膀已足够强壮,扇起来的都是狂风,就算这些人远在千里之外,也都被从北边刮过来的大风给吹歪了。

    如今他们各个身家丰厚,人这一旦富裕了,尤其是草根阶层,便不愿再去过动荡的生活,换句话说,他们再次造反的意愿没那么强烈。

    可话说回来了,到手的权力他是绝对不愿放下的,所以两边的人初一见面,难免各自忐忑。

    他们其实都知道,新旧之间肯定会产生龃龉,甚至是冲突。

    杜伏威的部下们在江都待的好好的,费了老大的劲才打下的基业,哪能轻易予人?

    而对于王泽等人来说,他们来到江都就是要把这里变成大唐的地盘,如今能好言相向,不过是因为杜伏威主动请降,而且很得至尊心意,所以能平稳交接是最好,可要是有谁还想作乱,那他们也不怕。

    他们身边有五千精锐随行而来,江面上则停着上千艘大小船只,都是江右水军精锐在操控。

    最为重要的是,北边有二十余万大军分布在河南,河北,山东的地面上,身后则是尉迟恭的数万精锐之师,从江陵到江都乘船的话须臾可至。

    所以王泽等人并不担心有人拒不听令,重新作乱,他们担忧的是激起叛乱会让至尊觉得他们无能而已。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唐军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进攻欲望,像另外一个时空那样,李世民陈兵于北,在杜伏威等人已降的情形之下疯狂挑衅。

    李靖等人则在大江之上准备船只,想要顺水而下进攻丹阳,江左人人自危之下,不肯引颈就戮,于是推举辅公拓为首领,再树反旗。

    当然了,这只是原因之一,并不能概述当时之情景。

    如今的情况则有所不同,李破没有斩草除根之意,他心中也无门户之见,不会因众人出身低贱而有加害之心。

    尤其是在杜伏威的叙述当中,他觉得江左被杜伏威治理的很不错,再生战乱的话有害无益,所以给江左众人留了很大余地。

    当然,若还不识抬举的话,再以唐军百战之师伐之也就是了。

    所以地头蛇和过江龙的碰面并没有那么戏剧化。

    两边都带了礼物,表现出了友好之意。

    要是按照辅公拓等人的想法,拿出几箱子金银细软来往岸边一摆,接风洗尘时再弄些美人来助兴,之后要是看着顺眼,正好把来自海外的收获拿出一份分给新来之人,想来不久之后外来人也就变成自己人了。

    这种暴发户式的操作如今在江都很盛行,大家都脑满肠肥,拉人入伙的兴致很高,也非常的自信。

    最终他们还是被那些世族子弟哭笑不得的劝住了,来的都是关西豪杰,长安的贵人,人家是耻于谈钱的。

    财货美人在人家眼中肯定不值一提,来的人各个出身名门望族,家底厚着呢。

    于是土包子们另行动起了脑筋,最后觉得之前的想法确实俗了点,正好海上大匪刘海王被他们给捉住砍了脑袋,不如当做礼物奉上,表功之余,也能让来人知道他们不好招惹。

    好吧,这群匪人就是这么实在。

    刘海王在海上很有些名声,这人是海边渔民出身,大业年间出海被海匪所获,于是便入了伙,这家伙很聪明,中原乱起的时候,他瞅准机会招抚了不少大隋水军,渐渐在海上成了气候。

    杜伏威率人出海之际,所谓同行是冤家,这人率众屡次跟杜伏威作对,并在海上悬赏江左众人的人头,气焰十分嚣张。

    杜伏威几次亲自率人出海都没找到这厮的踪迹,出海的商队还屡屡被刘海王打劫,劫财不说,他还杀人,只要江左的船只被他的船队围上,一般都是不留活口。

    年初的时候辅公拓得到了刘海王的消息,命阚陵率军出海,几场海战下来,一直追到琉球以西,终于把刘海王极其党羽捉回江都砍了脑袋。

    这场追逐战历时数月,算是当世罕见的一场海战。

    当然了,辅公拓等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有何重大的意义,只是捉住了这个海上大敌,让他们都很高兴。

    正好王泽等人到来,用刘海王的脑袋作为礼物奉上……据说关西人各个都是杀人的阎王,他们应该很高兴吧?

    除了这个很特殊的礼物之外,辅公拓等人又记起先前大王寄来的书信中曾经提到过,想让他们送些贸易得来的稀奇玩意去长安给他,好做结交权贵之用。

    于是众人在库房中一阵寻摸,找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权当是刘海王的人头的搭头了。

    在那些正经人的无奈提醒之下,辅公拓等人终于想起,江左的户籍,官籍,图籍等才是最好的礼物。

    这些人倒是没少费了心思,就是有些不在点上,做了高官也是一脸匪像。

    不说这些家伙乱七八糟的骚操作,王泽给他们送来的礼物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来自朝廷的封赏。

    杜伏威治下的官职比较混乱,有着其他义军的一些特征,随意封取官职,而且杜伏威最大的官是皇泰帝封下的楚王,江东大总管。

    王世充,宇文化及都给他封过官,但他这人看重正统,对这两个弑主自立的家伙很是鄙夷,所以不受他们的官职。

    而他又没有自己称帝,官制之上也就马马虎虎的一直糊弄着,比如他的儿子阚陵还挂着江都通守的官职,如今看来就有点不伦不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