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短篇h系列小说500全集:啊疼轻点停啊两男一女

2021-05-06 08:50: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叔叔,为什么不让我领兵,若是我领兵的话,那嬴政必死无疑。”

一处酒楼上,正有几个大汉围坐桌前。

其中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魁梧男子,目光如炬,身材更是惊人,器

  “叔叔,为什么不让我领兵,若是我领兵的话,那嬴政必死无疑。”

    一处酒楼上,正有几个大汉围坐桌前。

    其中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魁梧男子,目光如炬,身材更是惊人,器宇轩昂,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翘楚之人。         

    项梁心很累,自己的侄子在武勇方面绝对没的说。

    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都能用武勇来解决的。

    特别是面对着千军万马的时候,即便自己的侄子气盖天下又如何。

    难道他的气概能够让千军万马俯首称臣吗?

    或者他能够打败千军万马?

    再者说,人家嬴政的武功也不弱。

    虽说他们不知道嬴政练的什么武功。

    可是嬴政的实力却有多次显露的。

    那绝对不是轻易能够战胜的对手。

    想想嬴政的实力,再想想看他做到了多少人没做到的事情。

    一统天下,这种事只有嬴政做到了。

    仅此就能够明白,嬴政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项羽现在的态度越是轻蔑,那么这会输的越惨。

    那可是嬴政,千古一帝!

    反观旁边的项庄就要稳重许多。

    在项梁眼中,项庄其实更适合自己的辅佐。

    可惜项庄并不适合做主公。

    项庄什么都好,有勇有谋,却没有王霸之气,鸿鹄之志。

    项庄尊敬自己大哥,一心只想辅佐项羽。

    而项羽行事总是一意孤行。

    大部分时候,劝都劝不动。

    “那么多的兵力,就这样全被嬴政那暴君杀了,若是能够在我的手中操练一番,将来必能成事,可惜了。”项羽满脸的不甘心。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叔叔要让那么多人送死。

    明知道这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伤不到嬴政分毫。

    为什么还要浪费难得的兵员?

    “一则是为了探一探黑甲兵的深浅,再者也是让他们一直处于戒备中,消耗他们的精力,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天下人知道嬴政是何等的惨败,数万百姓说杀就杀了,局时你只要振臂一呼,还愁不天下归心吗?”

    “用得着那么麻烦吗?给我一千铁骑,我必能踏平咸阳城,斩了那暴君狗头。”

    项梁心口疼,这货简直就是扶不起的阿斗……等等,阿斗谁啊。

    当年项梁可是和秦军打过仗的,不说秦军将领武勇。

    就说普通的黑甲兵,那也都是精锐至极,比之当时的六国军队犹有过之。

    而大秦玄甲铁骑更是纵横天下,未尝一败。

    项羽领着一千铁骑能做什么?

    给嬴政添菜吗?

    项梁想要开启导师模式,给项羽说教手脚。

    不过想起自己已经说过一百次一千次。

    可是项羽改了吗?

    没有,项羽表示,老子现在处于叛逆期。

    你越是不让我做什么,我就越是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候,项羽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子从酒楼下的街头过去。

    项羽立刻就来精神了。

    相较于项梁这个老男人。

    果然还是美女能让人精神振奋。

    就在项羽考虑着怎么搭讪的时候。

    那美女被一个光头男人拦住了。

    “嗨,美女,有空吗?要不要陪哥乐呵乐呵?”

    那美女面露恐慌,低头想要绕过光头男。

    “别走啊,留个联络方式啊。”

    “呔!Yin贼!”

    项羽从酒楼上跳下来。

    美女就看着项羽落到面前。

    这一瞬,她所看到的就是天神下凡。

    英气逼人的气势,器宇轩昂的身姿,让美女目眩神迷。

    金肆在看到这大块头落在面前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果然,从古至今,永远都是外貌党占主流。

    为什么就没有人看的到自己内心的柔软与善良呢。

    自己即便主动让她们看自己的内心,都没有人愿意。

    项羽一把抓住了金肆的衣领。

    抬起砂锅大的拳头就要砸金肆脸上。

    “今日若是不给你点教训,你将来势必还会欺负妇孺。”

    项羽一拳砸下来,金肆被砸翻在地上。

    项羽又补了两脚,这才雄赳赳气昂昂,宛如斗胜的公鸡一样,挺着鸡冠,走向母鸡。

    “姑娘,你没事吧?”

    “多谢壮士出手相救,小女子没事。”

    “没事就好,姑娘家住何处,在下送姑娘回家吧。”

    “美女,你也看看我……你看我挨了这傻大个这么多下都没死,我也很厉害啊。”金肆抓住美女脚踝。

    美女吓得尖叫起来。

    项羽大怒,一脚将金肆踹飞出去。

    金肆看着俊男美女双双把家还,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不过那女人真是漂亮啊,可惜没问道姓名出身。

    金肆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这时候项梁与项庄从酒楼里出来。

    “阁下慢走。”

    金肆看了眼项梁与项庄。

    “做什么?”

    “先前小侄得罪阁下,在下深感抱歉,这是代小侄赔罪的,还请阁下笑纳。”

    金肆接过项梁递过来的钱袋子,掂了掂,还真有不少钱。

    金肆将钱袋子塞入怀中:“老兄弟果然讲道义,下次记得劝劝你侄子,别看到美女就把什么都忘记了,再有下次,我打断他的狗腿。”

    项庄听闻金肆的话,当即就要暴揍金肆。

    项梁立刻拦住项庄,依旧面带微笑的说道:“当然,我侄儿确实是有些鲁莽,冒犯了阁下。”

    金肆吹着口哨走了,项庄恨恨的瞪了眼金肆的背影。

    “叔叔,为何要给那厮赔罪,这种无赖便是打死也是无碍。”

    “你大哥三拳四脚,一招一式都用出了十成力道,结果那人毫发无损的站起来,你确定自己打的死他?”

    项庄脸色一变,他的脑子比项羽好的多。

    项梁这么一提点,他立刻想明白了。

    过去项羽与人动手,根本就不懂手下留情,动辄就是伤人性命,断人手脚。

    先前见项羽暴揍那人的时候,他还当那人必定血溅当场。

    后来又看金肆爬起来,他还当是项羽转性了。

    现在才想明白,那人不寻常。

    “叔叔可看的出来,那人是何来历?”

    “看不出来,行事古怪,看似不着边际,实则深藏不露,或许是故意在我等面前显露身手,又或者是嬴政的走狗都有可能。”

    “啊?那叔叔为何不将那人拦下,若是嬴政走狗,我等不是有危险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