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今晚肚子里必须有我的种/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小说

2021-05-06 09:03:5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浑浊朦胧的天空笼罩着死去的巨大城市,天空中没有太阳和星辰,却分布着一层均匀昏黄的天光,城市宏伟壮丽,却寂静廖无人声——一个死去的神国呈现出了“死去&rdqu

  浑浊朦胧的天空笼罩着死去的巨大城市,天空中没有太阳和星辰,却分布着一层均匀昏黄的天光,城市宏伟壮丽,却寂静廖无人声——一个死去的神国呈现出了“死去”的模样,而在这个空旷荒废的地方,此刻正迎来一群新的访客。

    琥珀瞪大了眼睛,一脸紧张地关注着周围的动静,确认不会有什么玩意儿突然跳出来揍自己一顿之后她才微微放松了一些,随后她的目光扫过远方的高墙和宫殿剪影,若有所思地嘀嘀咕咕着:“这地方看上去跟夜女士的王座周围差别好大……我还以为战神的神国也是个开阔空旷的地方。”

    “不同的神国当然不会一样,”高文看了琥珀一眼,随口说着,“他们呈现出的是信徒们根据神话故事勾勒出的样子,不同的教会都会竭尽全力描绘出与旁人不同的‘天国景色’——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他们吸引各自教众的重要手段。”          

    “那我肯定喜欢丰饶三神或者商业之神的神国,”琥珀顿时眼睛一亮,笑逐颜开地说着,“据说丰饶三神的花园里到处都流淌着啤酒和蜂蜜,树上挂满了不会腐烂的鲜果,花园中央的长桌上是可以让无数人饱餐的佳肴,商业之神的神国则遍地金钱,大家都用黄金和宝石盖房子……”

    一旁正在好奇打量周围风景的莫迪尔听到这话忍不住扭头看了这位“帝国情报部长”一眼:“如果满世界都是金子,那金子不就跟石头一样不值钱了么……”

    “黄金贬值的问题让商业之神自己琢磨去,”琥珀浑不在意地一挥手,充分表现着自己在神明领域的态度,“我就喜欢金闪闪亮晶晶的东西还不行么。”

    高文听着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不是知道你的底细,有时候我还真怀疑你是被巨龙养大的……”

    梅丽塔和诺蕾塔在旁边同时翻了个白眼,琥珀的思路却已经继续延伸开来,这个一向有着奇妙逻辑的联盟之耻也不知道在脑袋里划拉了点什么东西,突然便仿佛发现了新世界一般兴冲冲地说道:“我好像想到个点子啊……你看咱们现在已经能来到战神的神国而不受污染了,那你说如果咱们在神明领域的技术再发展下去,会不会有朝一日能够在不进行神战的情况下也能自由出入其他神明的领域?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直接跑到商业之神的神国去抢钱,或者去找丰饶三神……”

    此言一出别说是高文和莫迪尔等人,哪怕是旁边一丝不苟执行任务的白骑士们顿时也陷入了诡异的惊愕沉默状态,梅丽塔和诺蕾塔两位龙族都在面面相觑,琥珀却越想越兴奋起来:“还不止呢!如果咱们成功掌控了思潮的规律,甚至可以利用思潮制造些什么东西,然后跑到对应的神国里偷……我是说拿……”

    高文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间思维暴走的琥珀,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好家伙,你搁这卡bug呢?”

    “bug是什么意思?”琥珀愣愣地问道,而在她旁边旁听了半天的温莎·玛佩尔则在认真思索良久之后突然摇了摇头:“很遗憾,琥珀小姐,您所描述的那种情况……恐怕难以实现。”

    “啊?”琥珀眨巴着眼睛,有点意外地看着这位来自提丰帝国的传奇魔法师。

    “根据我们对神国的研究,在这个由‘思潮’支撑起来的空间里,万事万物都并非‘稳定存在’,”温莎·玛佩尔非常认真地解释道,“就如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高墙和装饰在宫殿上的刀剑,它们在这里是稳固的实体,但在我们把一部分样本带到外面的现实世界之后,它们都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劣化、消散的现象,甚至连性质都在发生诡异的变化。钢铁会变成疏松脆弱的砂土,石块在空气中蒸发消失,布幔逐渐透明瓦解……除了战神本身的‘遗骸’之外,几乎所有事物在脱离了神国环境之后都稳定不了多长时间。

    “我们怀疑这和战神本身的陨落有关,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应该源于战神思潮的终止。现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战神信仰都在萎缩,甚至由于猎神战役幕后真相的逐步公开,许多原本虔敬的信徒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这种变化显然也体现在了神国这样的‘思潮产物’上。

    “因此,我和卡迈尔大师以及我的导师也给神国中那些无法在现实世界稳定存续的事物起了一个名字,我们叫它们‘空想实体’。

    “综上所述,琥珀小姐的构想建立在神国中的事物能够稳定存续的基础上,而这就要求凡人世界维持稳定的信仰思潮,这与我们现在正做的事情背道而驰……”

    这位提丰法师协会会长用极其严谨的态度解释了神国内“空想实体”的特殊属性并以此分析了琥珀天马行空冒出来的主意——她大概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会把琥珀满嘴跑火车蹦出来的点子当真的学者,这让琥珀顿时就别扭起来,后者挠着脑袋看了高文一眼:“我觉得有点尴尬……”

    温莎听到之后一脸认真地看向高文:“看起来我的解答给琥珀小姐造成了困扰?”

    “额……不,不用在意,”高文立刻摆了摆手,“你的解答对我而言非常有意义,我们很需要这些有关神国奥秘的专业解释……”

    他总不能当着异国学者的面说自己家情报部长是个逗比,一般情况下塞西尔的学者们压根不会搭理这货的点子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尽管琥珀刚才确实冒出了一个馊主意,可她由此引出的温莎·玛佩尔对于神国“空想实体”的解释却还是在高文脑海中产生了些许触动,看着眼前这片古老恢宏的神殿与城市,高文也不由得有些疑问——失去思潮支撑的“空想实体”会在现实中瓦解确实不假,但在这片被称作“深海”的领域中,这些失去支撑的实体却能稳定存续相当漫长的岁月,这又是什么道理?神明的遗骸能够比神国存在更久的时间,这又是什么原理?

    在这片“深海”中,物质和思想的边界似乎显得格外模糊,人们在这里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其本质上竟然是大量凡人心智“幻想”出来的“信息”……不知为何,在想到这一点的同时,高文便不由得想到了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在报告中提到的那个“发现”——

    在世界的最底层,物质与魔力皆呈现出相似的性质,实体和非实体并非泾渭分明……而是模糊过渡。

    高文甩甩头,暂且将这些不受控制的思绪放到了一旁——他虽然能冒出无数个猜想,但这时候猜想只能是猜想,并派不上实际的用场,他还记得自己来这里一开始的目的。

    “带我们去‘边境’。”他看向卡迈尔,一脸严肃地说道。

    在卡迈尔和温莎女士的带领下,高文一行人穿过了安静的欢呼者步道和竞技场区域,穿过了空旷荒废的宫殿与外部城区,最终抵达了正不断呈现出崩解、消散迹象的“神国边境”。

    壮观辽阔的沙尘云海扑面映入所有人的眼帘,那层无边起伏的尘雾以及远方黑暗混沌的“域外空间”让琥珀都禁不住屏住了呼吸,而在那片云海的深处,一道规模极大的旋涡内部,令人不安的空间裂隙以及在裂隙深处流淌的蓝色光流引起了高文的注意。

    跟在梅丽塔和诺蕾塔身后的两只雏龙立刻躁动起来,冲着那道旋涡的方向不断扑腾、呼喊,显得亢奋而又紧张。

    梅丽塔立刻弯下腰安抚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来自母亲的温柔让两个小家伙稍稍平静了一点,诺蕾塔则抬起头,一边看着沙尘旋涡中的裂隙一边忧心忡忡地说道:“看来没错……这些裂隙和我们在逆潮之塔发现的裂隙是同一种东西……它们都是深蓝网道的裂口,甚至……它们可能压根就是同一条‘脉流’,是连接在一起的。”

    琥珀下意识咽了口口水,一脸紧张:“所以那座塔里的玩意儿就顺着裂口一路潜逃过来,然后从这里跑出来了是吧……现在还跑到夜女士的神国里了……”

    “……裂隙位于战神神国外部——虽然现在看上去距离这里很近,但这是由于战神神国失控‘乱飘’导致,”高文则在认真观察着远方云海的情况,一边观察一边分析,“裂隙周围看不到逆潮腐蚀之后留下的痕迹……有可能是深海中的特殊环境抹去了那些痕迹,也可能是因为‘逆潮’在脱离裂隙之后没有停留,迅速转移了位置。”

    “被逆潮之塔困了那么多年,哪怕是只有本能的‘混沌邪神’,在有机会脱离束缚之后肯定也要第一时间选择远离这玩意儿,”梅丽塔的手按在两只雏龙头顶,一边摩挲着小家伙们光滑的鳞片一边随口说道,“只可惜如果这里没有留下痕迹的话,那线索就等于断了……我们如今只不过有能力进入战神神国而已,对深海的奥秘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夜女士的神国在哪里……”

    “这道裂隙的线索是断了,但另一样东西可不一定,”高文沉声说道,慢慢抬头看向无边云海的尽头——这里原本应该被黑暗笼罩,但在云海上空却漂浮着一枚明亮的光球,那是弥尔米娜留下的“照明术”,在昔日魔法女神的力量支撑下,那光球恐怕还能持续把这地方照亮很久很久,“卡迈尔,你们提到的那片‘钢铁大地’是周期性出现的对吧?它还要多久才会出现?”

    “它平均每两天会靠近一次神国边境——自我们第一次探索到这里,它已经按时出现过两次,规律很稳定,”卡迈尔立刻答道,嗓音嗡嗡,“您今天来的正好,今日正是它再次出现的日子——只不过我们恐怕还要在这里等一会。”

    高文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我听说你们已经对那片‘钢铁大地’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侦查?是怎么侦查的?结果如何?”

    “我们当时想办法送上去一个自律魔偶,”卡迈尔点头说道,“魔偶在目标内部执行了数个小时的探索任务,随后进入关机休眠,并在目标再度靠近神国边境时重新启动将自己所采集到的数据传了回来——根据它所采集到的资料,我们确认那片钢铁大地在离开神国领域之后便‘潜’入了一个黑暗混沌的空间,其‘航行’过程中曾数次靠近某些漂浮在黑暗空间中的事物,但不知什么原因,魔偶的记录装置始终未能拍摄到清晰的画面。

    “不过有一点能确定,人类可以在那片‘钢铁大地’上生存和活动,魔偶并未检测到有毒有害的物质或能量辐射,而且‘钢铁大地’本身带有一层原理不明的能量护盾,其内部维持着温和安全的环境。但考虑到这种神秘事物的不确定性,我和温莎女士仍然建议在前往目标区域探索时做好充足的防护——以及携带足够的补给。”

    “现在那个魔偶在什么地方?”一旁的琥珀好奇问道。

    “它仍然留在那片‘钢铁大地’的深处,并且在最后一次回传数据之后再次转入了休眠状态,”卡迈尔说道,“倒不是为了继续节省能源——在脱离战神神国之后,魔偶就能够从环境中重新充能,但它的自律行动能力有限,‘钢铁大地’深处的结构愈发复杂,需要进行的判断超出了魔偶本身的思考能力,我们担心它在深入探索的过程中发生意外,便在最后一次通讯时下达了休眠指令。”

    “还留在那上面么……”高文微微点头说道,而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远方的黑暗混沌深处似乎泛起层层涟漪。

    有一片朦胧混沌的光束从黑暗涟漪中蔓延了出来,并一点点地上浮,一点点地靠拢。

    那让他联想到了从深邃海洋中上浮的“潜艇”,或者……某种带有发光器官的深水生物。

    卡迈尔所提到的那片“钢铁大地”出现了,遵循着某个严苛的时间表,跨越了不知该如何计算的漫长巡航旅途,再次回到了这正不断崩解的神国边境。

    “卡迈尔,维多利亚,还有琥珀和莫迪尔,你们和我一同前去探索情况,”高文立刻回头说道,“梅丽塔会带我们飞过去。其他人就先留在这边接应吧。”

    远处,那气势恢宏的钢铁巨物已经从黑暗混沌的边界中探出了三分之一的结构,云海边界的沙尘被钢铁大地搅动,掀起壮观的尘雾涡流,大大小小的灯光在那庞然巨物边缘闪烁着,勾勒着它比城墙还要宽阔的轮廓结构。

    “高文陛下,我希望与您一同前往,”一旁被要求留下接应的温莎·玛佩尔忍不住上前一步说道,“还望准许。”

    高文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几个身影。

    他好像确实不能把提丰人排除在这次行动之外——不管是从政治意义上考量,还是从学术合作的角度,亦或者从这次“门”项目的各方贡献考虑,对那片“钢铁大地”的探索都应该有提丰人的位置才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