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四女叠在一起双飞小说

2021-05-06 10:37: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嫡母只是父亲的侧室,说白点就是一个妾,在家族中的地位就不要提了,毕竟元真之父有数十上百妾啊。

虽然元真一直以来还算争气,但是其嫡母的地位也不可能高,毕竟她只是个女儿

  嫡母只是父亲的侧室,说白点就是一个妾,在家族中的地位就不要提了,毕竟元真之父有数十上百妾啊。

    虽然元真一直以来还算争气,但是其嫡母的地位也不可能高,毕竟她只是个女儿。          

    元真还有个同母胞弟的,却是个更不争气的小纨绔,没有挥霍的资本,但却有一颗挥霍的心脏,没有借呗,家里上上下下的兄弟姊妹们,多位姨娘们,见这位就想跑,怕他借丹资啊,那是死皮赖脸的软磨硬泡,磕头叫亲娘没一点压力。

    就这么个主儿,修为就更别提了,穆元真都没脸对人说,因为弟弟只是至宗境中期,二重中期,这它娘就是一陀屎啊。

    不过这位名字还凑乎,有个‘宝’字,人家叫穆宝河。

    这不,穆宝河真假迷六道的在母亲跟前装孝顺呢,这是做给姐姐看的……平素他才不回家,要回也是去大夫人那边,娘啊娘的叫的那叫一个肉麻,献宝耍猴儿,然后得两个丹资出去玩,这位基本就是个废物吧。

    “滚外面去,不想看见你……”

    穆元真一进来看见这个胞弟就一肚子气了。

    但她嫡母就这一子一女,心里还更疼儿子一些,世风如此,女儿迟早是外人家的,养大养好就行了,做妾的最终还是要靠儿子养着的,指望家里老爷?他不新纳一个多来你这一次,你就偷着笑吧,当然,这几率很小,上百妾啊,一个个轮也要轮三个月以后,何况老妾是基本不会再碰的,除非你修行天资不错,能和上老爷的节拍,但是元真母亲同样没入中三阶。

    噗嗵。

    穆宝河立即就给跪了,也不知是跪姐姐还是跪母亲,总之这俩人坐在一起,哦,正面应该是对着母亲吧。

    “娘啊……”

    穆宝河苦逼着脸,喊娘求救,他知道这个家里,唯一能让胞姐心中不忍的就是母亲,至于父亲嘛,只怕姐姐不想看他,世族家中有些丑事实在不能讲,穆元真不是有修行天赋,得祖父看中,又有三兄暗中帮衬,她都不会有今日。

    元真母轻拍了下女儿挽着自己手臂的手,温婉一笑,“真儿,你就这一个弟弟,同胞一母,血脉相连啊,看在娘面子上,好歹给他个机会,其实他那么作贱自己,死乞白赖的,还不是想搏个出头机会,只可惜啊,他没那个好命……哎。”

    原来母亲心里什么也清楚。

    穆宝河闻言一怔,羞愧的无地自容,眼目涨红,泪涌如泉,砰砰砰,磕了几个头给母亲,站起来就走……

    “有本事就别回来,哼……”

    穆元真不忘挤兑胞弟一句,实在对这个家伙非常失望,他认不清世情啊,这是修行世界,你靠偷奸耍猾讨长辈的喜欢?那是你心瞎了吧?不在修为上痛下苦功,其它的做啥也没意义,改变不了你是一陀狗屎的现状。

    你就指望着讨好了长辈,传授你一两门神通,可你也得有修练好的底子,你有吗?

    就是玩阉奴的花样不少,能变出不少招数来,所以,元真早放充这个弟弟了。

    母亲的心思她是明白的,可是弟弟天赋有限,又不争气,那就真没撤了,你强抬他起来也难,他底基太差,承受不起,只会直接把脆弱的本源崩裂,直接丧命,如此一来,活着比狗强点也是活着,总比死了还强点。

    儿子磕头一走,母亲就泪目了。

    “娘啊,弟弟的情况没辙的,我就算强拔他的境界,他本源太脆弱也吃不消的,会直接殒命,您也是修行者,懂得啊。”

    “哎,莫非他就这个命数了?”

    “娘,女儿虽比以前厉害了一万倍,但也没有改命塑源的大手段,或许王爷有吧,等有机会,女儿提一嘴试试……”

    “王爷一朝崛起,就折腾出这么大局面,不晓得罩得住吗?”

    原来,做丈母娘的是在替女婿担忧。

    “娘啊,你少操闲心吧,就女儿我现在的修为实力,六重至君巅峰强者也未必是我敌手,你想想王爷有多厉害?大轮回府也不是凭白撤的,狱皇是冥狱主宰官,他岂是好相与的,有神世第一强者之称啊,昨儿个被夫人姐姐打的半死,困在无尽时空之中,是他乖乖把两门冥狱天王的古神术秘诀交出来,才放他一条生路,这事,娘你心里有数便是,不可乱讲……”

    “啊……好好好,娘知道了,娘不乱讲便是……”

    狱皇是什么角色?亿万年以来他都是传说中的神世第一强者,居然就被打的……好吧,威武王夫人,这么厉害?

    “那,夫人好说相与吗?”

    又开始替女儿担心了。

    “娘,王爷那边和我们家不同的,一派和谐,没有阴私邪祟,姊妹就都是姊妹,互敬互爱的,夫人姐姐和蔼的很,虽说今日开宗我没捞到实职,但也被玲珑姐姐要去她那边帮助哩,”

    “呃,又跑出个玲珑?都比你大啊?”

    当娘的能不操心女儿的地位吗?

    “一堆姐姐们,随便拎个出来都比我大啊,只是,她们入宗廷的不多,都是专注修行或淡泊世情的性子,出来之前都在王爷神器世界中修行亿亿万年了,一个个心胸开阔的很,如今能在宗廷中做事的,都是要大用重用的,娘不必担忧女儿,我这趟回来,也就是给穆氏十个入宗的名额吧,祖父毕竟待我不薄……”

    “老爷子还好,只是你父亲……哎。”

    “莫要提此人,我就当没有‘父亲’吧……家中不叫母亲顺心,你就搬我宫中去吧,我有独立的‘元真宫’。”

    “呃,娘是穆氏的妾,如何能搬出去?”

    “娘,威武王妃的娘亲,谁敢当‘贱妾’再看待?我要他的脑袋,哼,搬走便是,族中谁敢说三道四,我教他做人。”

    女儿这强势态度,叫穆云氏顿时挺直了腰杆。

    “对了,女儿,今儿傍晚时,你舅舅来找为娘了……云氏说把娘纳入了宗族谱……”

    女子不是不能进宗族谱,但要有特殊的作为才行,毕竟一嫁出去就是‘外人’了,留个名在族谱上也是为族增誉,你要是臭名远扬,人家巴不得撇清呢,你要是飞簧腾达,肯定把你名摆在最前面。

    说起舅舅来,好多个呢,但是与母亲同胞的就一个,和元真的情况是一样的,母亲也就一个同母的胞弟。

    不过母族云氏在百豪中排名比穆氏还要靠后的,绝对垫底的货色,但能挤入前百已经不得了。

    毕竟世界这么大,百豪氏族也就是一百个,前百的氏族自然都是巨无霸。

    穆氏也不比云氏强太多,而且百豪氏族中有不成文的规矩,嫁女纳妾都是互相之间选,庶女为妾也是死规矩,别想太多。

    “是吗?他还记得有娘你这个姐姐啊?倒是有心了。”

    这话里满满都是嘲讽。

    穆云氏脸一红,“到底还是同胞血亲姊弟,就象你和你弟弟宝河,他真有要性命之危,娘不信你不管。”

    “……”

    元真就翻了个白眼,“莫不是那个一千多年未见的舅舅出啥事了吧?”

    “他倒是没出啥事,他儿子出事了,混‘执法监’的,日前执法监的官给撸了,听说给判了阉刑,他受了牵累,也押在大牢之中,即使能逃条牲命,估计也要被扔到放逐之地,其实也就跟‘死’也差不多,去了放逐之地他那样的岂能得活?也就比你弟弟强一星半点,三阶至尊境之初的……”

    “云氏也是百豪氏族,有的是人脉,疏通一番未必救不了他吧?”

    “女儿啊,你舅舅在云氏那边也不比你老子混的更好,他勉强晋升至玄境,在诸嗣中刚露个小脑袋,哪有他的位置?说话和放屁一样,怎么动用得了云氏的人脉?这种祸事都有为宗族遭灾之嫌,他不受族罚就偷笑去吧,哪里敢提出来?这不,听闻你做了威武王妃,巴巴上赶着来求娘了……”

    “今儿来找娘的人怕不少吧?”

    “正室夫人都请娘去堂上坐,只是娘不想去,回绝了她,她也陪着笑,连个大话也没敢说……”穆云氏微笑说。

    有了威武王妃这样的女儿,她自然是水涨船高了去。

    “好女儿啊,娘不求你别的,就一个舅舅一个弟弟,你怎么也要遮护一二吧?你要没如今的风光娘也不给你找麻烦。”

    元真微微点头,侧首对外面说话,“段天虎?”

    “卑属天龙卫统制官段天虎在,恭聆娘娘法谕,”

    外面传来一个雄壮的声音。

    “我记得你玄祖是天刑公?”

    “回娘娘的话,正是。”

    “你持我法符去见你玄祖,有个叫云……”

    “云胜勇。”穆云氏忙说侄子的名。

    “云胜勇的,羁拌在大牢之中,此人是我表弟,让天刑公看着办……”

    “卑属明白,这就去见玄祖。”

    一道玄光飞了出去,正是元真的法符。

    穆云不由目眩神摇,看看女儿如今这威势,这种事就直接找‘天刑公’段盛罡说话了,简直是……太牛了啊。

    “娘啊,人情不好落,女儿那法符中许诺了天刑公一个入宗的名额的。”

    “哦哦,娘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窜急促脚步声进来,是穆云氏的婢女。

    “夫人,不好了,宝河少爷给十三公子打狠了……腿都打断了一条,还说还说……”

    “什么?”

    穆云氏脸一白,腿都断了?“还说什么?”

    “还说要把宝河少爷给给给给阉了……”

    “啊……女儿啊,这不叫娘活了啊这是……”

    穆云氏顿时就要崩溃了,儿子要是给阉了,她还指望什么去?贱妾再配个阉奴子?母子俩岂不是成了世人的笑料?

    穆云真脸色也是一变,倒是奇了啊,如今自己这样了都,这个家还有眼瞎心瞎的货色?就敢拿自己的胞弟开刀?开打断了腿?还要阉了?好,非常好。

    这个十三公子是排行十三,嫡脉这支总排名,与元真不是一个‘爹’,记得好象是二伯家的老六?

    这时,外面传来了穆天河的声音。

    “娘娘,十三公子已经拿下,宝河弟的腿也已接驳,此事祖父大人刚刚得知,要把十三公子押到祠堂治罪……”

    果然,想为威武王妃出头做事的人多了,立即就有了反应。

    穆天河的表现令元真感觉满意。

    “三哥,我授你两门神通,提升一下境界修为吧,茜茜把骧龙卫指挥使袁惊天的修为拔至五重至王巅峰了,你也不能比他差不是?”

    啪。

    精芒飞了出去,外间就听穆天河一声狂吼,当庭开始启劫晋升五重至王。

    元真伸手就抓碎了劫威,打入他身体中去,顷刻间结束了他的渡劫,噎的穆天河呃的一声,差点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手段啊?我的七妹啊,你也太逆天了吧?

    整个穆府都儿震荡了一下。

    “三哥,把伤人者拿到天龙卫所去,威武王的小舅子也有人敢伤害?吃了熊心吞了豹胆吗?不知死活……”

    “喏!”

    穆天河此时就和之前的袁惊天一样,有一种能捶爆至君的自信呢。

    家中子嗣里这个十三公子一向嚣张,仗着他老子是‘封武侯’,他有可能接‘世子’之位,前面几个哥哥皆被废位,轮也轮他了,所以嚣张的不得了,也不知是不是吃错药了,如今威武王风头如此劲爆,他居然要拿威武王妃的胞弟显威?

    好吧,这个傻逼肯定是瞎了眼又瞎了心的那种二百五,不然做不出这样的蠢事来。

    穆宝河再是一陀屎,可他胞姐也是威武王妃啊,轮得到你拿人家作伐?

    这不是再抽穆宝河的脸,这是在抽威武王妃的脸,甚至是威武王的脸,所以,元真直接给弟弟安上威武王小舅子的头衔。

    敢伤威武王的小舅子,穆氏一族都担不起这个大帽子啊。

    须臾。

    庭外又有声音传来,“娘娘,穆叔平求见……”

    穆叔平正是元真的二叔,也就是伤人者十三公子的亲爹。

    现在你来了?迟了。

    元真懒得搭理,一挥手,法界罩住自己和母亲、侍婢,悠然升空而起。

    她临空留下一句话,“祖父,我母亲弟弟在府中恐遭人厌,我都接去‘元真宫’了,祖父有事,可来宫中寻我。”

    这算是给祖父最大的面子了。

    穆府中传来一声叹息。

    “哎,一群不争气的东西,心都瞎了啊。”

    庭院中穆叔平脸色苍白,有些凌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