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一点一点挤进|深一点更好吗

2021-05-06 10:39:5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当然是不用。”

华道柔揉着下巴,分析道:“不过你说的有理,如若是你的后天躯在此,爆发真龙血脉,你我联手自然的龙蛇合击自然更强。”

“&he

“当然是不用。”

    华道柔揉着下巴,分析道:“不过你说的有理,如若是你的后天躯在此,爆发真龙血脉,你我联手自然的龙蛇合击自然更强。”

    “……”          

    秦逸尘倒吸一口凉气,自己这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呢?而且华道柔说这话时,脸上闪过的那抹遗憾是怎么回事?要闹哪样?

    但这还不算完,只见华道柔又一本正经地思索道:“而且呢,其实我觉得,如若能阴阳交融,咱们的联手,一定会更强。”

    “你说的没错,华胥太祖和雷泽太祖乃是夫妻,而他们阴阳交融之下,一是血脉交融,这样你就能体会我的真龙血脉之力的强弱。”

    “甚至阴阳交融之下……是你我躯体和魂灵最为融合亲密的时刻,这样以来,我们对于互相的躯体力量,也将更为熟悉,配合起来将更为默契。”

    “还有诸如什么道妙相融,阴阳互补之类的益处,你肯定也听说过的,所以如若是你的后天躯在此,肯定要比先天躯更合适。”

    “……”

    秦逸尘无语了,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事情,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华胥族走出来的天之骄女,思维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啊!

    突然间秦逸尘那宛若刀锋的神眸一闪,道:“等一下,如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九蛮兄和雷丘前辈,应该更适合与你双修才对。”

    秦逸尘觉得这话说起来很怪,说不出的异样,可事实的确如此,毕竟他乃是先天神,并无真龙血脉在身。

    而华道柔闻言,微微一怔过后,似是按照华胥所教她的那般,玉手轻抵在那柔若无骨的柳腰上,俏颜微垂,耳垂更红了。

    “你舍得让我去找别人么?”

    咯噔!

    那一瞬,秦逸尘破防了。

    为什么,会有心动的感觉?

    糟了!不对劲!

    这句话,简直是所有男人之不能忍,秦逸尘也不例外,甚至望着此刻犹如小鸟依人的华道柔,他着实血气上涌,神枪难压。

    华道柔临了,还讪讪失落道:“可惜,那位凤族的姑娘应该是不会同意的。”

    那肯定不会同意啊!

    秦逸尘深吸一口凉气,说实话,如若不是知道华道柔乃是华胥娘娘教出来的,他真的要怀疑前者心计深不可测,演技爆表,更是一抹绿茶般清新了。

    可偏偏,他虽然认识华道柔还不久,却能肯定对方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诚意!

    也正因为是真心诚意,才让秦逸尘感到为难,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己心不负卿?

    秦逸尘也陷入了沉默,这般场面本该旖旎,可他的脸色却渐渐变得肃然。

    直到秦逸尘抬起头,他仔细观察,他在华道柔脸上,看到了该有的羞涩绯红,如璧人发烫,令人想把玩亵渎。

    但除此之外,似乎没了。

    “说出这种话,连半点结巴都没有么?”

    突然间,秦逸尘深吸一口气,他的语气诚挚至极:“道柔姑娘,以前,我不管华胥娘娘是如何教你的,我也诚然知道自己不及华胥娘娘。”

    “不过以后,不许再明明脸红,却还要逼自己说出这种话了。”

    华道柔一怔,满是狐疑地望着秦逸尘,就如后者所说,他的实力不可能和华胥太祖相提并论。

    所以秦逸尘所教导的东西,怎么能颠覆太祖呢?

    尽管太祖也没教过她,在秦逸尘答应后该怎么办,说只要一切顺应本心。

    别说比得过华胥太祖,在华道柔看来,秦逸尘都未必能打过自己,那么,凭什么教自己做事?

    可华道柔并未反驳,或许因为眼前的人乃是秦逸尘,也幸亏胆敢反驳华胥娘娘的是秦逸尘。

    “很疑惑么?”

    秦逸尘将华道柔俏颜上的疑惑尽收眼底,这令他那双剑眉更为紧蹙,莫名心痛。

    “你心中的疑惑,反而让身为同族同伴的我,越发难受。”

    “我不知道华胥娘娘是如何教你的,我说的也未必是对,但在这件事上,华胥娘娘说服不了我。”

    秦逸尘缓缓解释,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此刻就是在指点江山,坐着说话不腰疼,可他依旧要说。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我承认,光复我族的辉煌,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为此,性命,情感,乃至一切,都可以牺牲。”

    “可为了光复吾族辉煌,从而双修,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情而已。”

    “说起来很灭自家威风,华胥娘娘和雷泽先祖的之法,我相信很厉害,可还是败了,当然,我们自然也会提升实力,这我毫不怀疑。”

    “可所谓的阴阳交融与否,提升的幅度能有多大?我选择先天或后天躯与你,最终就能是天差地别么?”

    “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而已,当然,想要光复吾族,就需要一件件小事,从而变为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你要知道,女孩子的贞洁,同样是最为珍贵的东西!若是有女子将其视作比生命还重要,我会敬佩她。”

    “所以,我不允许你为了光复吾族之中的一件小事中的小事,就付出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你,明白了么?”

    秦逸尘说完这话,也是低下了头,他知道这长篇大论听起来好像显得自己多么伟岸,可他就是忍不住要说。

    尽管他知道,这只是自己这般认为而已。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都不同,所以每个人对待每件事的观点也是不同的。

    就如华道柔的母亲,应该就是当代女娲华靖楠。

    而华道柔是当代女娲与昊天血脉的融合后裔,可昊天帝,早已经陨落了。

    靖楠娘娘是如何孕育华道柔的?

    或许真龙族的孕育后代,有很多种方式是秦逸尘还不知道的,可他还记得白观星提起过真龙留下的精血宝库。

    华靖楠或许都没见过昊天帝,没见过,就只能是仰慕,但绝谈不上喜欢与情爱。

    可华靖楠,依旧选择孕育了华道柔。

    这就是华道柔曾经的生活环境,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能红着脸说出那些话,不意外,也没错。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