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宫交堵住怀孕h|快穿之情深一寸(h

2021-05-06 10:41:4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林涛大度的一挥手,毫不介意。

萧铠见状,也不再劝说林涛上车,而是直接自己主动跳下马车,一边牵着马车,一边与林涛攀谈起来道:“那个白衣小燕子,田兄可是发现了什么端倪?&r

 林涛大度的一挥手,毫不介意。

    萧铠见状,也不再劝说林涛上车,而是直接自己主动跳下马车,一边牵着马车,一边与林涛攀谈起来道:“那个白衣小燕子,田兄可是发现了什么端倪?”

    “她还在车上?”          

    萧铠摇头道:“没,听到田兄提醒后,本着小心谨慎,我狠心将那小丫头给赶走了,反正昨晚小妹都已经救了她一命,我们兄妹又不欠她的,不过倒是小妹对此与我大吵一架。”

    “呵呵!”

    林涛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这萧铠还是有优点的。

    那就是警惕性比较好,做事还算沉稳,甭管有的没的,对人至少能多一份提防和警惕的心态。

    这在禹之世界的年轻人中,着实算是不错的优秀品性了。

    “田兄可否赐教一二?”

    萧铠十分虚心的一抱拳,一脸谦逊之色。

    对此,林涛摇头道:“没什么赐教的,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就好似我不愿与你们同行一样,没有为什么,就是不熟而已,这个时候,要是有一个柔弱可欺的小丫头凑上来,我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

    “为,为何如此?”萧铠一脸茫然道。

    见状,林涛给这个淳朴的禹之世界青年,科普起了地球的心理学。

    “每一个人都是有弱点的,有人怕火,有人怕死,有人怕水,怕的东西是不尽相同,但也有相同的,比如,大家都怕狰狞可怖的孤魂野鬼,对不对?”

    萧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然后?”

    “既然有相似的怕,那也就有相似的喜欢,比如,襁褓之中的婴儿,那粉嘟嘟的脸颊,谁都想去捏一捏,一是因为其可爱,二是因为其软弱无力,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顿了顿,林涛反问道:“一位耄耋老人,你可敢上去二话不说,捏捏他的脸颊?”

    “这自然不可……”

    “对啊,这位耄耋老人,或许手脚无力,可他的子孙后代,有人身居高位,有人修为极强,你这种冒犯,是很容易招来祸患,而且,一位耄耋老人,你如此轻慢冒犯,也会导致其对你心生厌恶,可婴儿不会,所以,只要看到婴儿,大家都敢上去捏捏他的脸,因为知道他不懂,也不会记仇。”

    听到林涛说完这一切后,萧铠连连点头道:“我大概明白了田兄的意思。”

    “哦,说说看!”

    “深夜,荒郊野外,一位楚楚可怜的小姑娘遭到贼人追杀,这是很容易激起内心的怜悯,从而伸出援手。”

    萧铠说罢,看向林涛道:“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

    林涛一幅孺子可教道:“那你想想,假设有一位仇人,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他也不知道你害怕什么,但他知道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是什么。”

    “英雄救美?”

    萧铠神色肃然,渐渐反应了过来。

    林涛满意点头道:“恰是如此,所以,你要记住,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当你想睡觉,正好就有一个枕头出现,或者说任何让你本能感受到安全、放心、喜悦、厌恶的东西,你通通都要小心,谨慎,因为这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暗中,利用你的惯性思维,降低你的警惕性,提高你的接受能力,从而对你润物细无声的接近。”

    “大才,大才啊!”

    萧铠精神一震,当即一脸敬畏的抱拳,向林涛深深鞠了一躬道:“田兄真乃真知灼见,不知这番学问,从何处习来?”

    “没事,多接触接触人,多琢磨琢磨。”

    顿了顿,林涛带着几分享受道:“没事多去和街头巷尾那群骗子、小偷交流交流,他们每一日,是与陌生人打交道最为频繁的,自然,也就琢磨出了一套如何快速与陌生人拉近距离,不被警惕的独门绝技。”

    “原来如此!”

    萧铠恍然。

    并未对林涛所说的小偷、骗子流露出不屑,反而双眼放光,一脸精神道:“我竟然从未注意到,在这市井门徒之间,也存有如此之大学问。”

    萧铠是个底子很不错的人。

    这点林涛昨晚就看出来了。

    不过待在这小小的禹之世界,确实严重限制了他。

    而现在,萧铠感觉林涛为他推开了一道全新的大门,哪里的风景,是如此之迷人,竟丝毫不比在修炼这条路上逊色多少。

    “人心,心灵的力量!”

    萧铠点头咬牙,一脸感慨万千道:“田兄,那昨晚的白衣小燕子,你之所以未出手,只是因为她的楚楚可怜,让你本能的感受到警惕?”

    “对!”

    林涛点头道。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英雄救美的桥段,固然,每一个人都十分向往,可是身处林涛这个位置,他很清楚,暗中给自己下套的孙子实在太多了,所以,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一切可疑,不可疑的现象。

    对此,萧铠却仍旧有些无法理解道:“如此时刻保持警惕,田兄,先不说累不累,你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吧?”

    要不怎么说萧铠虽然底子不错,但终究还是有点稚嫩了。

    这你妹的,这问题你自己意识到了就行了,偏偏问出来,是要让林涛准备怎么回答?

    “我哥天性谨慎而已。”

    一旁的楚梦雪,闷闷的插了一句。

    萧铠连忙点头道:“原来如此。”

    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在假装套话。

    对此,林涛直接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道:“那白衣小燕子,你直接赶走,就没有去拷问一下?”

    “拷,拷问?”

    “对啊,昨晚你不出手救她,搞不好早就命丧荒郊野外,既然救了她,拷问一番,自无不可。”

    林涛笑眯眯道:“如果拷问后,得知她没有其他企图,那还算好,如果她是有意接近你……那你可就赚大了。”

    “这,这……”

    萧铠当即有些愣神,口舌打结,呆呆的看向林涛。

    什么叫做走一步看三步?

    一直对于自己心性算计,颇为自豪的萧铠,此刻却感觉自己才真正遇到了此道之高手。

    顿时整个人如梦惊醒,连连唏嘘道:“当时确实没有来得及这般细想。”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