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厨房要你,我的26岁后妈全文免费阅读

2021-05-06 11:01: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准噶尔方面派出噶尔丹前来谈判是李定国万万没想到的。

毕竟此人也是僧格的亲弟弟。

如今准噶尔和大明闹得如此水火不容,僧格就不怕李定国一怒之下把噶尔丹给斩了?

 准噶尔方面派出噶尔丹前来谈判是李定国万万没想到的。

    毕竟此人也是僧格的亲弟弟。

    如今准噶尔和大明闹得如此水火不容,僧格就不怕李定国一怒之下把噶尔丹给斩了?                

    还是说僧格自认为弟弟多,又看这个噶尔丹不顺眼,便叫他来触这个霉头?

    不管是哪一种,总而言之李定国觉得准噶尔人此次前来没安好心,他一定要小心应对。

    “晋王殿下,要不要多安排一些护卫。”

    “不必了。”

    李定国摆了摆手道。

    他知道亲兵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他并不怎么在意。

    毕竟这里是明军的大本营,若是他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担心准噶尔人行刺,那未免也有些太过于怂包软蛋了。

    ...

    ...

    噶尔丹反倒是那个紧张的人。

    虽然在兄长僧格面前表现的如此信誓旦旦,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但是噶尔丹很清楚此次出使也有很大的风险。

    万一李定国盛怒未消就是要拿噶尔丹开刀,噶尔丹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像是把头伸出去搁在砧板上,李定国的大刀砍不砍下去就看李定国的了。

    当然,噶尔丹的心中早有一套腹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却说李定国在一众亲兵的簇拥下进入到花厅之中。

    噶尔丹本能的站了起来。

    他才刚刚起身就有些后悔。

    这不相当于是他在气势上就已经输了。

    他本来还想要装上一装,可李定国表现的如此强势,就如同泰山压顶一般。

    噶尔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强自咽下一口吐沫,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就是噶尔丹?僧格的弟弟?”

    李定国眉毛一挑沉声问道。

    “不错。”

    噶尔丹想要让自己表现的强势一些,可话一出口就像是孩子咿咿呀呀的童声一样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我此番前来是奉了兄长之命来和谈的。”

    这个举动多多少少有些让人不解。

    毕竟一般是失败的一方来提出和谈的。

    而胜利的一方可以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赚上一笔。

    如今准噶尔人完全反了过来,倒是令李定国有些懵了。

    不过这些都不关键,关键是接下来噶尔丹要谈什么,怎么谈。

    “咳咳...”

    噶尔丹见李定国一言不发,着实有些紧张。

    他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清了清嗓子道:“晋王殿下,是这样的。我们准噶尔是真心想要与大明和谈。条件嘛也没有那么苛刻,无非是叫你们交出奸细,然后保证双方互补侵犯。这应该是很合理的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把难题摆到了李定国面前。

    李定国眉毛一挑道:“奸细,你是说我大明军中有你们准噶尔人安插的奸细?这个人是谁?”

    听到这里,噶尔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李定国还是个凡人嘛。事情还是朝着他设想的方向发展的。

    “这个奸细就是刘兴明,也就是之前晋王最早派到准噶尔的使者。”

    李定国双眼微微眯起,就那么不发一言的盯着噶尔丹看,把噶尔丹看的都有些发毛了。

    “咳咳...晋王殿下为何如此看我,我的脸上也没有长花啊。”

    噶尔丹觉得浑身难受,强自忍着继续道:“难道晋王殿下没有发现这个刘兴明处处透着古怪嘛?”

    李定国摇了摇头道:“本王十分相信刘兴明,他是皖国公刘体纯的爱子。皖国公忠君爱国,他的儿子怎么可能做奸细?”

    噶尔丹抢先接道:“晋王殿下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满嘛。”

    他在屋内踱了几步,之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心向大明,处处都为大明考虑。可这人啊终归是会变的。”

    他走向李定国近前,随后沉声道:“换句话说,是我们让刘兴明改变了态度。”

    “我们对刘兴明许以厚利,最终刘兴明同意做我们的奸细。”

    “你是说刘兴明被你们收买了?”

    李定国表现的很镇静,哪怕是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任何的惊慌。

    “所以说一直都是刘兴明向你们售卖情报了?怪不得我军一直处于被动之中,之前本王还命他率领先锋军前去狙击准噶尔军队。结果他却落得一场惨败,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故意输的了。”

    “晋王殿下英明。”

    噶尔丹送上了一记马屁,随后沉声道:“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一清二楚了。我们也是想和大明和平共处,这才会把老底都抖出来。”

    “可本王有一点不明白。既然刘兴明是你们的线人,你们为何要出卖他?”

    李定国眉毛一挑道:“对你们来说,在本王身边安插一个奸细不是有很大的价值嘛?”

    “刘兴明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他刚刚惨败一场,想必在明军军中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噶尔丹就像是一只狐狸一样让人丝毫捉摸不透心中在想什么。

    “或许他现在已经被晋王殿下弃用了,是也不是?”

    李定国心中暗暗称赞,这个噶尔丹别看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出头,可心思极为缜密,真不是一般的年轻人可比的。

    他总能够切中要害,让人暗暗称赞。

    不过对大明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僧格有勇无谋不足为惧,这个噶尔丹却是智勇双全。

    如果不能很好的针对他,让噶尔丹成长起来,最终继承了僧格的可汗之位,那大明才会真正陷入到一个尴尬的境地。

    不过这些都不是眼下需要考虑的问题了,眼下明军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诱骗噶尔丹吐露出更多的真话。

    至于刘兴明是奸细这种鬼话,李定国绝对是一个字也不会信的。

    但为了套取噶尔丹更多的话,他也只能顺着噶尔丹的话头继续问下去了。

    “不错,本王早已经不用他了。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们就把他一脚踢开嘛?”

    “是换去剩余的仅存价值。如果我们把他出卖,能够换取准噶尔和大明修好,岂不美哉。毕竟双方都要拿出诚意的嘛。供出刘兴明这个奸细是我们准噶尔人的诚意。不知道大明的诚意是什么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