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娇妻与公,bo怀孕纯肉灌满

2021-05-06 11:03: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河伯镇左近,黑海亲王足足上千人卫队扎起了连绵营帐。

河伯镇囤积的物资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虽说应征前来河伯镇的牧民家庭大多带上了全部家产包括牛羊,但此时,也多多少少吃

  河伯镇左近,黑海亲王足足上千人卫队扎起了连绵营帐。

    河伯镇囤积的物资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虽说应征前来河伯镇的牧民家庭大多带上了全部家产包括牛羊,但此时,也多多少少吃到了齐人的黑面包。

    书账内,陆宁却是琢磨着,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部落虽然被自己削弱,但实际上,现今草原部落往往彪悍难敌,不管东方西方,草原蛮部的威胁都很大。          

    只是大齐,因为军械的革新,已经迈过了对草原部落的劣势阶段。

    历史上来说,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诸部的衰落,是百年后受到赛尔柱人贿赂,远征拜占庭帝国。

    佩切涅格人远征,其实便是以家庭为单位,且带着所有牛羊,远征,也是迁徙,遇到肥沃之土,便杀光居民自己定居下来。

    而这次远征,佩切涅格人遭遇了毁灭性打击,包括男女老幼数万人遭到拜占庭人的血腥屠杀,就是那种种族灭绝式屠杀,由此,佩切涅格人大的族群几乎被屠戮干净,而残余的小部落,也渐渐失去了对自己族群的认同融入到了当地人种中。

    佩切涅格人衰亡后,南俄草原却也没有平静,新的南俄霸主变成了由东迁徙来的钦察人。

    钦察人,是基马克游牧联盟的一个大族群。

    当然,历史上,基马克游牧联盟东临大辽,现今,其东部,则和大齐统治下的额尔齐斯河上游的渔猎及游牧部落接壤。

    基本上,现今大齐将额尔齐斯河东部,都划为了大齐疆域,只是西西伯利亚的北方区域,冰天雪地人烟稀少罢了。

    而和大齐边境线接壤的基马克游牧联盟,可是二十多年前就被齐人打得惨败,深深见识过齐人步兵的强大,对大齐极为敬畏。

    是以,便是钦察人如历史上一般进入西迁进入南俄草原,也不敢对大齐黑海行省有任何侵扰。

    可是,自己却不希望南俄草原换主人,毕竟新主人的到来,会令此地充满变数。

    是以,佩切涅格残部,想办法令其各部重组为国家的形态,使其成为大齐的附庸国以及雇佣兵征募地也不错。

    琢磨着,陆宁对身旁阏氏道:“写信,邀各部首领,都来河伯镇议事。”

    陆宁及亲卫大队来河伯镇是坐镇统筹,自不会现今便北上基辅,倒不是怕罗斯人有歹意,毕竟不说亲卫大队战力,又有整编神机火器营和巴鲁克重步兵营,除非基辅的罗斯人对己方战斗力有足够认识集结所有力量来袭,若一般意义上的偷袭,只怕会是己方零伤亡的震慑战。

    而罗斯人在基辅集结所有力量围攻自己,又有何意义?便是抓到自己,对其也没什么好处。

    是以,没有这般早便去基辅,主要还是为了处理南俄草原事务。

    不然,倒是挺希望看看镇西王领先锋军团最早抵达基辅,给罗斯人造成的震撼。

    阏氏在旁应是,但看得出,其心情极为复杂,作为曾经南俄草原诸部的汗后,现今却是要给各部首领写信召他们来拜见自己委身的异族王爷,其心下滋味,也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吧。

    这次远征,自己的宫廷几乎是倾巢出动。

    要在南俄草原行事,阏氏母女及忽儿焰,自然都随行。

    不过陆宁准备将她们留在河伯镇,作为黑海行省和基辅之间的中转站、堡垒寨所,远征期间,这里自然会戒备森严,倒是不担心她们失陷此地。

    春兰、夏荷、秋菊、冬梅、雨沫、雪烟六个俏丫鬟,陆宁却有些离不开,会随自己御驾亲征。

    其实,因为属于和罗斯联盟组成联军对抗波兰人,陆宁也带上了侧王妃普列米斯拉娃那小丫头,也算她回家省亲。

    由此,保加利亚公主玛莉亚,也得带着,毕竟三个女侍连都出动,留下她不好。

    结果便是,第一侧王妃迪妮莎也一定要随行。

    如此,便成了带着三位侧王妃亲征,或者说,等于带着整个宫廷亲征了。

    这在西方世界很正常,在中原也不罕见。

    前提是,这位亲征的帝王会远离战场,带着许多嫔妃宫娥出征,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坐镇大后方鼓舞士气。

    不过陆宁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如此循规蹈矩,但带着整个宫廷行动,倒是可以令自己考虑的更周全更谨慎,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此次战事,可以说和以前自己经历的战争都不同,许多微妙处,自己要考虑清楚。

    如果被波兰一方渲染为东方异教徒侵掠基督世界,就会平白增添许多阻力和未知的不利因素。

    ……

    毡帐中,陆宁席地而坐,跪在他面前的白胖子满脸卑躬屈膝的谄笑,头伏地面,就好像巴不得去舔陆宁脚面一般。

    这白胖子,是忽儿焰的父亲蔑侗牙,现今齐名严复。

    他是希望以女儿为自己的庇护,想齐名的意思便是忽儿焰的父亲之意,是以被河伯镇的齐语教授变通为这样一个名字。

    忽儿焰曾经是古楚格汗最宠爱的妃子,其家族自然水涨船高积累了许多财富,但由此也搞的天怒人怨,内战爆发后,严复家族的管家直接谋反,严复家族许多人被暴动的牧民所杀,他和两个儿子仓皇逃窜,等战局平稳他一族又因为忽儿焰的关系迁居河伯镇恢复了一些地位,才将妻子及几个儿媳找到,但这些失散被牧民俘获的家族女眷,自然都已经不是清白之身。

    阏氏母女、忽儿焰乃至春兰夏荷六侍女,在河伯镇都得以安置亲眷世交家庭等等,如在黑湖聚落庇护小弘忽袄也就是蕊官的牧民,也得以迁徙过来。

    她们又都被陆宁赏了些佃户,所缴租子算是她们月例外的额外补贴。

    如阏氏母女,本来被赐了百户佃户,等母女被宠幸后,佃户加为五百户。

    春兰夏荷诸侍女,都是百户佃户,忽儿焰,则是五十户佃户。

    河伯镇及附近属于黑海亲王土地的聚落农户、牧户,也不过两千多户,都属于耕种或在亲王土地上放牧的佃户,现今有一半被陆宁赏赐给了这十一名佩切涅格奴妾。

    严复父子,便等于在河伯镇帮女儿收租了。

    当然,他们的佃户的关系可再不是以前的主人和农奴,而且,也不发生直接接触,因为这些佃户,法理上都是属于黑海亲王的财产,一切纠纷事务及收租事宜,都是河伯镇公所管理,租子也是公所收上来,再转发给严复父子。

    但比起那几个月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生活,严复父子毫无疑问是否极泰来,现今生活在天堂一般。

    前日,黑海亲王的王驾突然抵达河伯镇,今日更接到女儿的口讯,黑海亲王要见见他,严复欣喜若狂。

    比起古楚格来说,黑海亲王的地位高出了万倍,如果女儿能得到黑海亲王的喜爱,他们一族自然水涨船高,说不定,都能去西康花花世界享受生活去。

    现今稽首伏地回话,眼前便是黑海亲王的金黄龙纹锦缎软靴,严复真恨不得在靴子上舔上几舔展示自己的忠心。

    跪坐在陆宁身旁的忽儿焰,对父亲的表现很是满意,她一袭对襟草原贵妇长袍,但锦缎明显来自中原,火红火红的精贵华美,加之那头混血而来好似后世挑染的红彤彤长发,映得她深眸高鼻的俏脸更加妩媚。

    “严复,听说你和婆速火儿、瓦拉都有些私交,你怎么看他两个?”陆宁淡淡的问。

    现今这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诸部,以邹兀儿部和吉剌部最为强大,邹兀儿部首领瓦拉汗和吉剌部人首领婆速火儿,陆宁和他俩都打过交道。

    瓦拉汗便是齐人挑拨收买后,起兵讨伐古楚格可汗的联军首领,婆速火儿则极为狡诈,他的部落在联军中收益最大,损失最小。

    婆速火儿的部族占领黑湖聚落时,阏氏的二女儿,小弘忽袄也就是蕊官,曾经失陷在聚落中,陆宁令马穆鲁克女骑硬抢来的人,而且,杀了婆速火儿派驻在该聚落的小首领。

    虽然婆速火儿事后反而修书请罪,但其心内怎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要在南俄草原把佩切涅格诸部改造成类似契丹的国家形态,免得其越发衰落下去被钦察人东迁抢了地盘,首先自然要考虑国主的人选。

    其国主,当然不能英明神武野心勃勃,而是要甘心做大齐的傀儡,但也不能太昏庸,搞的天怒人怨暴动不断,最后还得黑海军为其擦屁股。

    从这一点来说,瓦拉汗和婆速火儿都不合格。

    听闻严复家族曾经左右逢源和各部首领都有交往,严复本人,因为女儿是古楚格可汗的宠妃,是以各部首领都巴结讨好他,他和瓦拉汗及婆速火儿都有不错的私交。

    所以,陆宁想看看,这些曾经的权贵,怎么看他俩。

    严复听陆宁问话,忙赔笑道:“殿下,他两个都是蛮头,不值一提。”

    陆宁无奈,想了想道:“我想在这俄南草原扶持一位国主,你看他两个,谁更有国主之相?”

    严复立时呆住,他明白俄南草原是齐人公文中对黑海行省北、罗斯人南这片辽阔草原的称呼,虽然不知道这称呼怎么来的,但此地本没有很官方的地域名称,所以渐渐的,便是佩切涅格人,也沿袭了齐人对这片地域的命名。

    要在此扶持一位国主?严复的心就砰砰狂跳。

    这南俄草原,又要变天了么?

    可以想见的是,不管瓦拉汗和婆速火儿谁做了国主,那么,两部必然爆发一场大战。

    齐人,是非要佩切涅格诸部灭亡啊!

    严复额头微微冒汗,他可以卑躬屈膝,可以八面玲珑,但对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可不相信,齐人会真心扶持国主一方而派出武装干涉全力镇压另一方。

    但想想,瓦拉汗和婆速火儿,是必然会为了这国主之位,打生打死的。

    “殿下,何不在此设俄南行省?瓦拉汗和婆速火儿都是强弩之末,若是不服,殿下剿之易如反掌,诸部耕农和牧民,早就和他两个离心离德,若是能成为齐人,定都衷心拥戴殿下之德。殿下的河伯王庄的佃农,和诸部牧民本没什么不同,可现今生活却大不同,这不正是殿下希望诸部牧民看到的吗?……”说到这儿,严复脸色为之一变,却是说溜了嘴,最后一句,可无论如何不该说出来的,难得糊涂,装傻才好。

    陆宁正品茶,此时不由低头,深深看了这个匍匐自己脚底好像没一点气节的肥胖老人一眼。

    忽儿焰也俏脸微微变色,正想打圆场,陆宁已经笑笑,说道:“河伯镇,乃是北去商道中枢,又是第聂伯河下游的冲击平原,周边可农垦之田也肥沃,若要全俄南之民过上他们的生活,那我大齐就要背上沉重包袱,每年可不知道要补贴多少,遇到天灾瘟疫,牛羊遭殃,就更不必说。”

    严复也不知道黑海亲王说的“冲积平原”之类是什么,但大齐新学,天文地理解释世间万物,很多新名词,也见怪不怪,只是没想到,黑海亲王没怪罪自己,反而这半坦城。

    陆宁又道:“设行省就大可不必,但若俄南保持平和,牛羊多和黑海省贸易,国主轻徭役赋税,武运便不用想了,但诸部温饱,当无问题,且立国后,可和高丽三国、东瀛国一般,为我大齐藩属,外敌不敢轻犯,也就无需锋芒毕露,只是,对各大小部落的头人来说,就要变天了,牧民之贫困,根源还是不管自耕自牧也好,对外劫掠也好,获得的财富,都被这些大小头人们把持,我准备,在俄南以新国主的名义颁布推恩令,所有大小部落之民均分本部生产资料,但由新国主任命的部落官员统一管理……”

    这就是推翻奴隶制的另类土改了,在异域异族,陆宁是不吝于进行这种翻天覆地的均产的,大乱而特乱,也没有关系。

    何况,俄南草原的牧民们生活陷入绝望,又有河伯镇作为指路明灯,可以说,有了进行变革的思想基础。

    严复却是听得呆了,甚至不由自主抬头,只是看到陆宁如电双眸,吓得又赶紧低下头。

    陆宁道:“等诸部首领到来,我便会宣布此消息。”顿了下,“严复,如果我属意你来做这俄南新国的国主,你会怎么做?”

    严复怔住,便觉得脑子嗡嗡的,全没了思考能力,更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这俄南草原的国主,从亲王殿下描述来说,可比以前诸部联盟的可汗权力大多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有权势滔天真能决定俄南草原的新主人的人物,来询问自己,如果做这新主人,会如何做。

    陆宁又想了想,“或者说,我看阏氏也很精干,又是以前的可汗王后,由她推恩,效果更是不错。”

    严复全身冷汗湿透,此时立时连声道:“是,是,阏氏夫人,素有威望,小奴如何能比之万一?”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可不是那块料。

    忽儿焰俏脸,此时不免微微露出丝失望,本来听黑海亲王问询其父做国主会如何时,她可是满脸激动,呼吸都急促起来。

    陆宁又道:“不过,你还是拟一份章程来我看看。”

    “是,是。”严复连声答应。

    “你这就去吧。”陆宁摆摆手,严复忙磕头告退。

    看他背影离开,陆宁转头看向忽儿焰,笑道:“我不立你父为国主,你是不是失望了?”

    忽儿焰正患得患失,此时吓一跳,结结巴巴道:“没,没,殿下,奴……”便觉得,下身一热,急忙忍住,险些便被吓得失禁尿了裤子。

    见她吓得俏脸煞白摇摇欲坠的样子,陆宁莞尔,伸手捏了捏她滑嫩俏脸,笑道:“这么怕我做什么,难道我是老虎?”

    忽儿焰这才勉强稳住心神,陆宁的手在她香腻俏脸滑过不舍得离开,忽儿焰渐渐定神,媚眼如丝,如欲滴出水来,小声道:“殿下,殿下可比老虎厉害多了……”

    陆宁就笑,轻轻一拉,忽儿焰便就势倒入了陆宁怀中。

    昨夜,陆宁第一次宠幸她,委实有些后悔宠幸的她晚了,这小尤物,也是个极品,有着贵妇的娇柔,又有草原女子的活力,伺候的自己真可说是骨软筋酥,简直恨不得死在她绵软香躯之上,而且征伐的她哭天喊地的,更别有一番奇趣,只是,怕四周女营,半个军营都能听到她令人征服欲一浪高过一浪的啼床声。

    “放心吧,你父若章程写得好,便推举他为国相,且世代传袭,辅佐国主共同治理这天下。”

    国主和国相都世代相传,陆宁倒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想起了大理国高家国相时代传承的模板。

    如此,双方抗衡,大齐也永远有着干涉其内政的借口。

    忽儿焰喜出望外,但毕竟其父章程还没呈上来,不敢多言,只娇声道:“殿下如此恩宠,奴便是死也无憾。”

    虽然是公式化谢恩方式,但忽儿焰却是真没想到,床笫之事,原来可以是这般滋味,而且,好像一夜春宵,虽然疲累不堪,但感觉第二天醒来,容貌都年轻了,以前可真是白活了,若是能一直跟在这位亲王殿下身边,那才不枉了一生呢。

    陆宁笑笑:“希望一切顺当吧。”

    “殿下神灵之躯,天下万事,哪有不顺当的?”忽儿焰虽然是拍马屁,但也是有感而发,这次本来,路上她可是亲眼见到这位亲王殿下独身射杀群狼时那纵跳缩地成寸、长弓箭无虚发的神技,传说中大齐圣皇帝为神主,其族神之血脉,看来真是不假。

    陆宁微笑,越发的揽紧了怀中这个小尤物柔软无比的纤细腰肢。

    自己射杀狼群且故意卖弄本事,当然不是给忽儿焰看的,而是展示给女侍连,毕竟女侍连中,只有保加利亚连部分女侍经历过和热那亚人的争斗跟随过自己杀敌。

    现今便是要她们归心归德,以后便是万一遇到艰险局面,也可以不折不扣执行自己的命令。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