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掐弄弹击花蒂|乱系列50小说

2021-05-06 15:07: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船入太平港。

秦用早已经率领无数人在码头恭迎,长乐习惯了两都的繁华,但也不是不称叹太平港果然名符其实的热闹兴盛。

太平港如今是大唐十大港口之一,在岭南则是排

 船入太平港。

    秦用早已经率领无数人在码头恭迎,长乐习惯了两都的繁华,但也不是不称叹太平港果然名符其实的热闹兴盛。

    太平港如今是大唐十大港口之一,在岭南则是排在广交之后的第三大港,甚至有人说其实太平港还在交州之上。            

    广一扬二登三交四太平五,太平港能排在沿海港口第五,甚至排在杭州明州福州等之前,可知这座仅有十五年历史的港口有如何的魅力了。

    遥遥可见太平城北的魏公堡。

    这座高高矗立的城堡,长乐公主在长安的时候,便早有耳闻,听说秦琅亲手设计,前后花费数百万贯钱,总耗时十年,方才打造完成。被称为东南第一堡,这座城堡如今也终于迎来了女主人。

    只是可惜来迎接的人之中,并没有秦三郎。

    新婚小半年,夫妇陛辞南下,在襄阳分别,秦琅前往荆州,公主前往江州。秦琅从荆州入蜀,再转入黔中,而公主在江州并未溯赣江而上过五岭入粤,而是继续沿长江而下,顺大运河直抵杭州湾,换乘秦家的大宝船沿海南下直抵太平。

    这一路旅途倒是很顺利。

    江海相连,没有什么颠簸之苦,头次乘坐宝船下海,也没觉得什么不适应,而且这一路上有几个姐妹相陪,又有玉箫、鱼玄机等这些聪明的妾侍做陪,她们不止一次往来封地,沿途倒是可以充个向导,为她们介绍沿途风景人情之类的。

    在江、扬、杭、广几处也还特意上岸休息游玩了些时日,一路到太平,走走停停,倒也不显疲色,反而让公主大开了眼界。

    身中两都时,公主也早听说过秦琅当初是如何征服这一片蛮荒,然后在这里为大唐建立起统治,并从无到有,一点点把这片封地经营的日渐繁盛。

    可只有亲眼看到了这太平港,才能明白过来这有多不容易。

    大唐最大的白糖生产的贸易港口,也是全球最大的白糖港,另外这里还是大唐最大的鲸油和蜡烛加工贸易港,这里还有全国最大的香水和玻璃加工产业,瓷器、酒、纸、盐、金银等生产加工也成规模。

    这里的造船也很有名。

    虽然秦家如今不再掌握武安府的军政财等大权,可仅看码头上来迎接的这些人,就知道秦家在这里的威望依然无可比拟。

    当初秦家分封的几千骑士,如今依然是扎根于整个武安都督府五州各县乡的勋士豪族。

    更别说太平港的七百二十行,行行皆唯秦家马首是瞻,这是朝廷所授任的武安府官员们无法拥有的威望。

    李世民曾经有一次跟女儿谈及武安都督府时就曾说过,秦琅虽然很痛快的交出了武安府的治权兵权财权等等,但在武安府这一亩三分地上,秦琅才依然是那个说话最管用的。

    他说别看秦琅的几千分封骑士家臣如今接受了朝廷的授封,成为了朝廷的勋官,他们的武装成了朝廷的地方团练。

    但是,他毫不怀疑秦琅一声令下,依然能够命令的动这支人马。虽然皇帝也相信,秦琅不可能反朝廷,但秦家在武安的影响力是不能置疑的。

    如今拥有近百万人口的武安府五州,随时都能动员起几万人马来。

    朝廷在武安驻有太平军、镇南军等,其实不仅是要震慑俚僚蛮夷,也有很大的用意就是震慑秦家这个封臣的。

    当初听父亲说起这些时,她很震惊,觉得秦琅是大唐最忠心也最能干的臣子,不可能对朝廷有什么不忠之心,但在发生了兄弟齐王祐造反叛乱一事后,公主也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下船,秦用领着武安府的一众有头有脸的人上来迎接。

    朝廷任命的武安府长史和武安州检校刺史等一众官吏,反而还排到了后面位置。

    秦用这位秦琼曾经的义子兼家将,为秦琅镇守武安多年,这几年仅挂了一个魏国公府家令之职呆在武安,但连都督府长史和检校武安刺史等这些官员,都得礼让三分。

    这位身上挂着虚封侯爵的大锤公子,如今也已经两鬓霜白,将临知天命之年,当初追随着秦琼南征北战,一把银锤也称威猛无双,如今沉稳内敛,锋芒不再。

    这样的有能力有背景的猛将,其实只要愿意,如今就是做个十二卫的将军都是绰绰有余了。

    “仆恭迎娘子,一路辛苦了。”

    长乐很清楚秦用以及他身后的秦勇等这些人在秦家的地位,知道丈夫很仰仗秦用,特别是当年秦琼弃郑投唐,就是秦用和阿黄舍命保下的秦琅。故此秦琅对这位父亲的家将可不是一般的信任。

    而是真的将他当成兄长对待,银面韦陀秦勇也同样深得秦琅信任。

    至于那位在一众男子中比较显眼的女人,长乐也早猜到她的身份,必然就是秦琅当初南下封地时收的那位妾侍,镇南关金鸡垌的原垌主夫人阿侬夫人了。

    “三郎没在家吗?”

    “仆先前接魏公信,他平定黔中之乱后,便沿西江而下广州,然后便往巡福建、流求诸地去了,暂时还没回来。”

    “现在哪里?”

    “应当是去巡视东海中的金银岛去了?”

    “真有金银岛?”

    “嗯,那是我们秦家近些年在东海中发现的一个蛮荒大岛,上面找到了金矿,如今投入了不少人力财力在那边开采,三郎顺带过去瞧瞧。”

    公主南下的时候,也已经听说过不少关于金银岛的传说,反正各种各样的版本中,金银岛仿佛就真的是一座海中的金银之山。

    而关于金银岛的位置,各种说法不尽相同,具体的也没有谁知道,有说在南海之南,有说在南海南端然后往东到尽头的,反正没个准。

    “三郎何须亲自前往海之深处巡视呢?”

    “娘子请放心,咱们秦家的海船那是最先进的,船长水手也是经验最丰富的。”

    当着众人的面,公主也不再多说什么。

    “有劳大家相迎了。”

    “仆送娘子回魏公堡中歇息,改日再带大家来请安!”

    公主点头。

    然后对阿侬招手,“这位是阿侬姐姐吧,请过来一起同车而行。”

    阿侬虽说是武安本地人,所生的儿子也得到了武隆州的世封,但对于这位公主大妇,还是放低了姿态,十分顺从的上来请安拜见,做足的礼仪。

    长乐在众人面前先是从容的受了她的大礼拜见,然后又很客气亲热的扶起阿侬,手挽着她的手,与她一同登上秦用准备好的马车。

    “奴婢已经让人打扫好了魏公堡里外,也特意把正院给准备好了,就是怕边野蛮妇,没有见识,准备不周,请公主恕罪。”

    公主挽着她的手笑道,“姐姐说笑了,你随三郎十多年,为三郎还生了一儿一女,五郎也得圣人推恩世封为武隆州刺史,你也因此得国夫人诰命了,堂堂大唐国夫人,怎可如此妄自菲薄呢。”

    到了魏公堡。

    城堡大门打开,堡中管事仆役等一众全都来到门口迎接这位真正的当家娘子到来。

    从今天起,城堡也就有女主人了。

    大家对于这位女主人都带着好奇,毕竟是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还是皇家嫡长公主,尊贵的不是一般。

    长乐被阿侬、玉箫等一众媵、妾们如众星捧月一般的拥入城堡,对于迎接的府中众人,长乐态度很亲切的点头示意,然后吩咐跟随而来的女官。

    “赏!”

    一句赏,每人一粒金瓜子。

    女官挥手,于是有女婢取来一口银箱,打开,从里面取出黄澄澄的金瓜子,金子打成瓜子形状,一个重一钱。

    别看才一钱重,但黄金贵重,一两黄金直上万钱,故此这一个粒金瓜子虽只重一钱,但也值上千文铜钱。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贞观如今律法规定,百姓可以用朝廷铸造发行的金币买卖,但是禁止直接使用金银交易的,而且黄金制成的器物,都有严格的品级规定。一般的平头百姓妇人,也就允许拥有一两支黄金的钗、戒而已。

    金瓜子这玩意,一般的地主土豪就算有钱,也是不能直接拿来赏人的,这是皇家才有的特权。

    公主用金瓜子打赏第一次见面的府中一应人等,既表示豪爽大方,更彰显其皇家公主的尊贵。

    每人见面礼一粒金瓜子,价值千钱,小小一粒黄澄澄,可比发一串铜钱更显大气。

    双手捧着那粒金瓜子,府中人等纷纷谢赏。

    送到堡前的秦用等人看着这场面,也不由的咋舌,谅山杨季真叹道,“果然不愧为皇家公主,这出手就是大方啊。”

    银面韦陀笑道,“这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嫡长公主,虽说为免非议,圣人把嫁妆钱定在八十万贯,可你知道公主私产有多少吗?”

    公主的封邑确实只有六百户实封,但是当初皇后早拿了一大笔钱给公主,然后又把这笔钱早早给了秦琅,说是早晚是秦琅的,所以直接让他经营管理。然后做为财神爷,这钱在秦琅手里自然是钱生钱利滚利,十多年早就不知道滚了多少翻了。

    秦琅把这笔钱一直单独记着,派人经营,所以公主名下的财富是相当惊人的,别说赏一人一粒金瓜子,只要公主不怕太过引人非议,一人赏上一把、一罐金瓜子都没问题,哪怕是如皇帝一样,直接赏一两一个的金稞子都完全没压力。

    长乐公主不仅仅是皇家金枝玉叶,而且着着实实是身家丰厚。

    “公主家私到底有多少?”老杨也忍不住问道。

    “你猜!”秦勇笑道。

    “百万贯?”

    秦勇哈哈一笑,“百万贯?今日大唐富者如云,万贯者不过能称小富,十万贯者也不过中富,百万贯者也顶多算是一郡之首富也,两京和广扬交登武杭荆益等京都大郡,千万贯者都不能称首富也。”

    “难道公主身家千万?”

    “哈哈哈,你想想魏公身家几何便知一二了。”

    老杨还真不知道秦琅有多少身家,反正民间各种传闻,有说秦琅如今已经堪称大唐首富,有说以绢一匹系终南山一树,树系完,秦琅手里的绢都还有余。

    反正称为亿万都不为过。

    也有人称秦琅之财富,富可敌国,而大唐如今一年的财政税收等有多少?恰是以亿为单位的,仅盐税一年就有三千万贯,再加上糖酒茶等专税,又矿课,以及织机钱,市舶关税等工商税,再加上两税的田赋户税等,一年的税赋加上专卖、官营、和买等的收益加起来,一亿多贯。

    堪称古往今来最强税赋收入。

    而秦琅被称为富可敌国,有人说秦琅之财产当国家岁入,也有说当国家十年岁入的,也有说当二十年岁入的。

    可就算仅相当于国家一年之财政收入,那也过亿了。

    老杨暗暗心惊,“公主若真有千万甚至更多的家私,圣人真的就让公主把这些财产都带过来了?”

    “圣人差钱吗?别忘记,圣人的内库可是非常丰厚的,贞观钱庄可是会下金蛋的金鸡,而这样的金鸡圣人手里可不少只。内库收益每年都上千万,圣人差钱吗?”

    皇帝可不怕人说他与民争利,皇家内库经营的产业都是那些最赚钱的产业,盐、酒、茶、糖、马、丝绸、瓷器等,又经营钱庄、海贸这些,什么赚钱就什么插一脚,虽然也都照章缴税,但这可都是最赚钱的产业啊,尤其是在矿产这个行业,各种各样的矿产,皇家经营的最多,占尽了各种优势。

    当然,皇帝的开销其实也挺大,赏赐后宫、百官、将士,赏赐藩属等,不过朝廷国库收益大,每年虽然养兵以及战争等开销巨大,动则耗费数千万,但基本上都能维持个较好的开支平衡,甚至年年都能有些节余,这都是当年秦琅主持财政的时候制订的好政策,量入为出,头年制订来年财政预算,把钱合理的分配,并尽量做些留余预备。

    如此一来,朝廷虽然这些年对外征战没停过,但财政一直都不停,广开财源,合理预算,年年节余,不断累积,如今朝廷国库盈余仍有两亿,所以皇帝的内库就比较宽松,也能一直有盈余。

    可对于大唐的百姓来说,贞观这些年能称的上真正的太平盛世,朝廷年入过亿,可百姓们的负担却反而比武德时轻的多,甚至比起称为开皇盛世的隋文帝中后期和杨广初期也轻,最关键的还在于大唐的税赋政策,是轻农业税、把人丁税摊入田亩,财政收入的增加,主要来源于工商税赋和盐茶酒糖等专卖税,以及市舶外贸的关税,和朝廷的官府手工作坊、官营矿山、常平仓的和买等手段,这些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几乎没有影响。

    老杨感叹着道,“老朽总觉得这位公主的到来,咱们太平港以后不会太平了。”

    秦勇和秦用相视一眼,然后无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