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健身私教碰到我下面了|好痛子宫装不下了

2021-05-06 15:58:2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马万年和他几个堂哥在重庆联手一众溪洞土兵闹的轰轰烈烈的时候,常宇率部还在深山老林里穿梭,行军路线沿着川贵边境,时而顺江而下时而抄山道而行,数日间跋山涉水已至永宁宣抚司,

 马万年和他几个堂哥在重庆联手一众溪洞土兵闹的轰轰烈烈的时候,常宇率部还在深山老林里穿梭,行军路线沿着川贵边境,时而顺江而下时而抄山道而行,数日间跋山涉水已至永宁宣抚司,不过在奢崇明造反失败后明廷改土归流,撤销永宁宣抚司建,叙永善后厅,后改为军粮厅,也就是后世的古蔺县。此时隶属叙永府(今宜宾)。

    这地方是真真的深山老林荒山野岭,翻不尽的山,望不尽的山,好在有条大河蜿蜒山中,也就是著名的习水河。常宇的预定路线就是沿着习水河至綦江北上就到了重庆上游的江津了,当然又是数百里山路。          

    常宇一行在古蔺采购些食物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路,他急着去石柱见秦良玉,因为他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秦良玉有没有发兵,进程如何?

    虽说这个时候他已经搞定了云南叛乱,而张献忠也没来得及的趁虚而入,但担心秦良玉那边本来只是出兵拖延别搞大了把自己陷进泥潭出不来可就大为不妙。

    一日夜间又走了百里地,李慕仙等人就嚷嚷了,紧赶慢赶也是年前也是赶不到石柱了,因为明儿就是年三十了,咱们就慢慢溜达着吧。

    其实比之来时的速度,他们现在已经算是闲溜达的节奏了,但见将士一脸疲惫,心中一软,毕竟是过年了,得嘞,那就缓行一日。

    便是这样又走了近百里,傍晚时候抵达习水河畔的一个镇子,依山傍水有近百户人家是途中所遇少有的大村寨,常宇和李慕仙几人商量后,便决定在村畔扎营今儿就在这过个除夕。

    村旁驻扎一支千余的军队,让村民们惊慌不已,有的都携家带口准备逃往深山了,却很快又发现人家根本就不进村,村正大着胆子去问了,然后松了口气对村民说,是官兵过路,他们保证不扰民。

    官兵不扰民,你扯犊子吧,这年头只要是兵就没啥好货色,村民多是不信,村正又说,人家是东厂卫的兵马,说不扰民就不扰民,没瞧见都不进村么。

    东厂卫是啥,村民一头雾水,村正也不知道,管他是啥,看人家那将领和气的很,不像坏人,若是坏人岂不早就冲进村掠劫了。

    村民这才松了口气,村正为了表示不扰之恩,弄了些鸡蛋送去军营,李慕仙接待了他,鸡蛋收了还给了银子,并且告诉村正他们要大采购,鸡鸭鱼肉,竹马牛羊都要,现银现付!

    消息很快传遍十里八寨,村民从四面八方涌来,带着各种农副产品来军营,当然了没人真的把马和耕地的牛拿来卖。

    军营热闹非凡,老百姓也不怕这些当兵的了,用着土话挥舞手势努力在沟通,小孩子在军营旁边讨要零食,将士有求必应,一个个开心的手舞足蹈。

    “鱼水之欢啊”李慕仙站在军营旁边扶须而笑,旁边的常宇眉头一皱:“听着有点别扭,还是军民一家亲更贴切吧”。

    哈哈哈,李慕仙大笑:“大人说哪个好就哪个好”说着抬手往不远处的镇子里一指:“贫道刚瞧了一眼,那边有集市,若不进去逛逛?”。

    随后常宇下令允许将士入村逛集市,但要分批,每次不超过百人更不得扰民。

    第一批当然是他和一众亲侍了,这种偏远地区的集市其实并没有什么琳琅满目的商品,多是土特产,但常宇一行还是逛的有滋有味,毕竟这许多天都在山林里穿行,好比坐牢三年见到母猪的感觉。

    一股酒香飘来,郝摇旗和屠元几人立刻就嗷嗷叫了起来:“咱们鸡鸭鱼肉买了许多,可是还没买酒呢?大人,这大过年的总得弄些酒喝吧”。

    果真是酒罐子酒晕子凑一起了,常宇苦笑叹气:“得嘞,今儿就让你们尽兴”转头就问作陪的村正哪家酒最好。

    村正挠头:“镇上只有两家酒铺,但若说哪家好的话还真的说不出来”

    “那咱们就将两家的都买些,回头一喝便知哪家的好了”郝摇旗嘿嘿说着还抹了把口水,那村正赔笑道:“将军说的对,前边是殷家的铺子,那罗家的铺子在正东头……”

    旁人听了还没在意,常宇却是一怔,便问那村正:“还不知你们这村名头呢”

    “俺村子就在习水河边,就就习水,又因产酒也有人叫习酒镇……”村正话刚脱口,常宇就一拍脑袋,我靠!

    这不就是后世的习水县么。习酒就前身就来自明末殷,罗两家白酒铺子。

    众人见他如此不由一惊,常宇哈哈一笑,解释道:“这边的酒好喝的紧,多买些喝不完带着路上喝”众人大喜不已,当然更开心的还是殷罗两家酒铺了,一下子将库存都卖了个精光。

    过年咯。

    常宇穿越到这个年头的第一个大年夜,竟然是在深山之中的一个村寨里度过的,身边没有父母亲人,却有陪伴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千余将士。

    从军者,有今日没有明天。

    所以他们大多数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特别珍惜欢乐的时光,所以这个大年夜他们过的也特别的开心,喝酒吃肉赌银子,还有当地村民的载歌载舞。

    这已远比往年从军的条件好上千万倍了。

    这一夜常宇也喝了不少酒,细心的青衣和素净发现他眼中带泪,这是她们第一次发现常宇竟然有流泪的时候。

    一个所向无敌斗士,为何会流泪。

    无人知晓。

    日出东方,大年初一崭新的一年崭新的一天。

    但对于军人来说新年的一年新的挑战在等待他们,这一年中不知道还要经过多少场杀伐,明年此时不知还有多少人活着。

    天近晌午时,军营逐渐热闹起来了,一个个捧着脑袋指天骂地发誓不在喝酒,完全不见昨晚抱着酒坛子猛灌的雄风。

    一个时辰后,兵马拔营离去,当地百姓涌入营地捡拾那些残羹剩饭,有幸运的甚至还捡到不少碎银子,应该是将士昨晚赌钱时丢失。

    来的第一个年,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常宇回望那个习酒镇,苦笑着微微摇头,青衣在旁边轻声问道:“掌柜的,莫不是心里有事?”

    “我又不是个死人,当然会有心事”常宇笑道,青衣脸上一红:“从昨晚到现在看掌柜的都不太对劲,好像很……忧伤?”

    常宇叹口气:“青衣,昨儿过除夕,你开心么?”

    青衣一怔,点点头,又摇摇头:“很想师父……”说着眼睛一红,再看常宇时已拍马远去了,又看了旁边的素净,见她眼眶也是红肿。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