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坐车时和陌生人做了,修真师徒双修h

2021-05-06 16:35: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伽兰德南部城墙,高耸的墙体中阶梯错落有致,四通八达。

墙体内部有数之不尽的镂空区域,其中廊道交错,更有花鸟园林,俨然别有洞天。

这里,正是帝国南部最负盛名的学院之

  伽兰德南部城墙,高耸的墙体中阶梯错落有致,四通八达。

    墙体内部有数之不尽的镂空区域,其中廊道交错,更有花鸟园林,俨然别有洞天。

    这里,正是帝国南部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伽兰德魔导学院之所在。            

    学院几乎与伽兰德城一同建立,据说为了响应全民皆兵,保卫人族的号召,特地将学院地址选在了城墙内部,以随时应对可能到来的袭击。

    在那战火燎原的时代,伽兰德学院也确实身先士卒的守卫着这座城市,可以说是功勋卓绝。正因如此,伽兰德学院在城中居民的心中有不可替代的神圣意义,几乎每一个伽兰德的子民,都以进入伽兰德学院为骄傲。

    此时,星轨正走在伽兰德学院的廊道上,神色颇为凝重。

    在看到那张照片以后,他的表情就没有释然过。

    弗艾尔和奥睿科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星轨的私事他们也不好多问,便领着星轨来到伽兰德学院落脚,安排好了房间。

    奥睿科尔交代星轨要给他一个魔导称号,便带着弗艾尔离开了。

    星轨如今的处境虽然有些敏感,但在如今的伽兰德城,就算是双圣也不敢乱来,所以两人倒也不用担心星轨会在伽兰德有什么意外。

    而星轨此时根本无心多想称号的事情,在两人离开后,第一时间便顺着廊道一路过去,想找到兰斯洛特学院的落脚点。

    所有参赛者几乎都被安排到了同一个区域,星轨没有费太大力气就来到了目的地,看着门上挂着的兰斯洛特学院校徽,他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

    他想知道,他刚刚所看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蚀日之火,是否真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

    半晌,门被缓缓推开,星轨的瞳孔微张,心头猛然一跳。

    但开门的,却是个戴着厚厚眼镜的短发女生,扫了他一眼,漠然道:“走错房间了?”

    “请问莱尔.安德在吗?”星轨脱口而出,他自己问出这个名字,竟有些别扭。

    “不在,你自己去找吧。”女生的态度颇为不善,似乎也不太愿意提这个人,话一说完直接砰的关上了房门。

    星轨吃了个闭门羹,心中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只好暂且离开,一路闲逛了过去。

    这次参加南部战区赛的代表共有32个,大部分都是从帝国南部各个王国、公国和行省选拔而来。

    梅吉思学院由于是种子院校,所以跳过了预选赛,直抵南部战区。

    星轨在来之前虽然向奥睿科尔讨要了一份32个代表的资料和赛程,但也只是粗略浏览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细看。

    他闲逛了一会没有什么发现,正准备回房间先研究研究赛事,却听得后面传来一个惊怒交集的声音。

    “是你?!”

    这个讨厌的声音,他有些熟悉。

    星轨微微皱眉,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少年怒目相视,眼角抽搐,金色寸发随他的额间的皮肤耸动,颇有些张牙舞爪。

    “康梧?”星轨有些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到此人。

    严格来说,此人也算是星轨的表兄弟,但自幼品性恶劣,没少欺压星轨。

    当初星轨去龙首城时,康梧也在龙歌王家学院就读,两人之间还有过不少摩擦,康梧得了修亚.古兰德的好处来袭击星轨,最后反而被星轨击溃。

    康梧自然也记得这个奇耻大辱,他在宗家修炼日久,更得了来自帝都的贵公子修亚的大力赞助,最后却落得惨败收场,让他如何能不记恨?

    “你怎么会在这?!”康梧咬牙切齿,“卑贱的家伙,龙首城之后畏罪潜逃,这笔账也该还了。”

    “畏罪潜逃?”星轨只觉好笑,“要论罪也该论你无故袭击同校生吧?看来你不仅没被问罪,还活的好好的,龙歌王家学院的腐朽果然无可救药了。”

    他说着,目光瞥向一旁,他早就注意到了,康梧并非单独一人,而是成群结队。

    在康梧旁侧的前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颇显阴柔的少年,身形虽然瘦弱,但显然是这支队伍的领头。

    此人,星轨竟也认得。

    龙歌王家学院的学生会副会长,谢尔.威特!

    这个威特家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他的表兄弟,只是星轨对威特家族基本没有归属感,跟这些势利之极的所谓表亲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可言。

    康梧被星轨激的更怒,正想喝斥,却被谢尔一手拦住,登时不敢做声。

    “雷鳞镇分家的小子……”谢尔霜白的脸上神色冰冷,阴柔的声线也透着寒意,“分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得给家族一个交代。”

    星轨闻言有些诧异,他们居然去调查了雷鳞镇分家的事情,不过当初在分家发生的事情几乎都被祈狱抹消了,而他那位外公雷洛恐怕也不敢多说什么。

    以祈狱那近乎无情的手腕,雷洛显然害怕多说会让整个家族都惹来灭顶之灾。

    谢尔刚刚的话语也印证了这一点,宗家并没有调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因为星轨的异常而怀疑到了他身上而已。

    “家族?”星轨不屑一笑,“你难道不知道,无名之人没有家族吗?这么基础的社会常识,需要我给你们普及?”

    谢尔目光一沉,“你生是威特家族的奴仆,到死也是,我劝你乖乖就范,否则我会向伽兰德以叛族罪申请对你执法!”

    康梧在旁亦是咧嘴而笑,附和道:“听明白了,小杂种,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吗?真以为你有资格站在这里?”

    星轨心头只觉好笑,正想说什么,身后却忽然响起一个清冷孤傲的声音。

    “没搞清楚状况的是你们吧?”

    星轨一怔,这声音他不久前才听到过。

    他回头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位俊雅清秀的贵公子。

    ‘霜火天华’拉蒂尔.菲涅斯!

    谢尔和康梧一眼认出来者,神色皆是大变。

    拉蒂尔此时正冷冷的望着他们,寒声道:“梅吉思学院的正选代表,也是你们可以侮辱的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