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肉辣文林宛宛|少妇短裙公车被直接进入

2021-05-07 10:09:3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望着警察远去的背影,岳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伸出手紧紧的握住张凡的手,两眼炯炯有神,非常严肃的说道:

“现在我才明白,妤舒手下那么多特战勇士,她不派出来,而选中了一位

  望着警察远去的背影,岳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伸出手紧紧的握住张凡的手,两眼炯炯有神,非常严肃的说道:

    “现在我才明白,妤舒手下那么多特战勇士,她不派出来,而选中了一位变通的中医医生,看来,她也发现了你的神技!”

    刚才已经把木星骰秘密暴露出来,用不着隐瞒了,便小声的说道,“林哥,我可是没把你当外人,才把自己的终极秘密在你面前展现出来!你可要替我保密啊,否则的话我可受不了!要是被大家知道了,我回国之后,今天这个部门叫我去把谁谁谁从国外带回来,明天那个部门让我去到哪里做什么什么,我做得过来吗?”                  

    岳林忙点头,“你说得对。你放心,这件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就是妤舒,我都不会告诉她的。”

    “好哥哥,”张凡笑了,笑得非常舒心,非常灿烂,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前,那里,硬硬的骰子还在,非常有成就感地说,“如果你想省两张机票钱,你和山乔都可以进去。”

    岳林急忙摇了摇头。

    两人出了树林,假装若无其事地回到酒店。

    腊月和山乔过来问,情况怎么样?

    张凡说:“看着办吧,我们找了警察局,也许他们能帮我一下忙,早点去机场。”

    岳林也帮衬着,“也许吧,谁知那个小警官说话算数不算数?”

    两个女的也没说什么。

    张凡内心却是有点焦虑。

    刚才直接把父女俩弄到了巽木宫里,现在不知在里边怎么样?

    涵花和欧阳阑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本来副司长和那个女人就乱套了,现在再加进去一对父女,涵花和阑珊姐不知会不会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话,她们会不会一时着急,出来了?

    最好别给我出来呀,我的姑奶奶!

    张凡一边祈祷,一边想办法,要瞅个空子进去巽木宫。

    现在是白天,如果直接进去,那么就会留骰子在这里,在此期间,骰子被他人拿到怎么办?

    要是自己先把骰子藏起来,那么,别人找不到我,会不会乱套?

    岳林是知情的。

    要么,要岳林帮忙守护一下骰子?

    想到这,便对腊月道:

    “腊月,现在山上的难民基本都撤走了,你和山乔可以出去,别走远,在附近转一转,散口气,闷了这么多天了。”

    腊月鬼机灵,一下子就察觉到,张凡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办,便冷笑了一声,拉着山乔,便向外走:

    “有事就说有事,让我们女人回避就说回避,干嘛编个没意思的借口。好好,我和山乔给你们腾空。”

    说着,两个女人走到了门外。

    门关上了。

    张凡朝岳林看了一眼,笑道:

    “林哥,你给我把把门,我进去安排一下?”

    岳林早料到张凡要做这个,神秘地笑了:

    “你进去吧,我给你看门。”

    张凡便念了一个大咒,钻进了骰子里。

    涵花和欧阳阑珊正在园子里嘀咕,见张凡突然进门,不禁喜出望外,像两只蝴蝶一样,扑了上来,一左一右,把张凡架在中间,这个亲一口,那个摸一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似地。

    张凡也含笑着,分别给予两人以“应有的回复”,然后问道:

    “那父女俩,在哪儿呢?”

    涵花被张凡弄得心慌意乱,捂着胸口,“你事先也不说一声,一下子推进来两个人,把我差点吓死。”

    欧阳阑珊打了张凡一下,嗔道:“你菩萨心肠,又大发慈悲了!先前弄来一男一女,还没有安排妥当,今天又弄进来两个人……照这样下去,咱这巽木宫很快就会人满为患!”

    张凡忙道:“不会了不会了,到此为止,这两个人是特殊情况,我总不能眼看着那小女孩去死吧。”

    “啊?”

    “遇难了?”

    张凡点点头,他不想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如果告诉了欧阳阑珊,她也许会跟她父母说,她妈妈这老太太再跟老姐妹们一说,得了,全国都知道了。

    “没什么特殊的,就是那个小女孩被黑社会追杀,我把他们父女给救了,这件事,最好不让任何人知道。”张凡嘱咐道。

    因为,张凡心中已经有些善后考虑了。

    “我们明白。”涵花忙道,便不再继续问。

    张凡和二个美货,来到后园。

    涵花把父女两人安排在两间小室中。

    这里晴日阳光,修竹水池,静静地,十分安谧,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父女两人见张凡走进来,忙站起来让座。

    张凡因为上面岳林在看着门,不宜久留在这里,便没有细问两人的情况,只是安慰他们,安心在这里住几天,很快,就会有船来接大家,大家上船回国。

    父女俩一听,相当高兴。

    女孩拉着张凡的手,不停地哭泣。

    欧阳阑珊看不惯别的女人拉着张凡的手不放,走过去,轻轻搂住女孩的肩,把她搂到自己这边,笑道:

    “别哭了,不管以前遇到什么事,现在都没事了。这里很安全,没人能找得到,他们不会再追过来了,放心住下,过几天,就可以回大华国了。”

    女孩一笑,搂住欧阳阑珊,叫了一声姐姐。

    张凡又安慰了中年人几句,便急匆匆地来到副司长的房间。

    他这个房间,是巽木宫最大的房间,又临着小湖,景色优美。

    一见张凡,副司长马上怨天尤人:

    “先生,到底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鬼地方?”

    张凡一笑,看了看四周,“这里的条件不错,为什么着急走?”

    “不是我着急,是你们大华国人办事太没效率。我已经暴露好几天了,现在却没有离开这个国家,藏在这么个不三不四的地方住着。一天一天地住着,什么时候是个头?早晚被警察、警犬给嗅出来!到那时,咱们大家一起完蛋!”

    张凡心中微微一怒,小子,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差点被海啸给弄没命了,你一句话没有感激,全是报怨!

    真是不懂礼仪的蛮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