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

2021-05-07 11:35: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白光郎朗,皓洁无暇,比月光清冷百倍,扫荡邪祟最为合适。

仿佛黑暗世界的核心,一颗骄阳正在燃烧,让关注这位异域修士的强者,如同在心里也点燃了一盏灯,开始啧啧称奇,那种诡异的厌

白光郎朗,皓洁无暇,比月光清冷百倍,扫荡邪祟最为合适。

    仿佛黑暗世界的核心,一颗骄阳正在燃烧,让关注这位异域修士的强者,如同在心里也点燃了一盏灯,开始啧啧称奇,那种诡异的厌恶感也同时缓缓退去。

    ‘@#¥%&………!’        

    继而,一种声音闯入耳畔,不知从何处传来,却感觉越发清爽,似乎心灵在开始被冲刷,一层层的无垢逐渐褪去。

    宛若光明神在吟唱,夹杂一段段梵音,循环不休的延绵着,静静听着就开始飘飘然,似乎沉浸在无限自在,令人向往的逍遥世界里。

    “嗷!吼!”

    那是万里的黑暗,顿时出现震荡波,空间在上下突突跳动,一股股更加恐怖的气息,让所有生灵在迷醉中蓦的清醒,神奇的是,他们不再惧怕了,神魂内仍有吟唱的余音缭绕。

    原来是黑暗在退却,转眼消失了近半,里面骄阳沸腾一般,终于让黑幕开始朦胧透明,也让所有强者看清了怪物的轮廓。

    “天恶王!果然是它!”

    有声音最先惊叫道,语气里充满骇然,全身法力狂涌,充满十二分警惕,一件件神器接连祭出,将自己维护得风雨不透。

    ‘呜嗷——!’

    ‘嘎——!’

    诸多凶獠怪兽,浑身齐齐一颤,似乎也非常忌惮,不约而同的开始分心,警惕的向那里不断扫描,如临大敌。

    虽然黑暗在退却,内部光明暴涨,无尽暗潮里的邪恶、凶煞、污秽力量,却猛然暴涨数倍,如灭世大潮般的,向中心所在凶狠挤压而去。

    那里面,充满了无数杂乱的法则碎片,夹杂了各种各样的邪气,似乎来自被天恶王屠戮的每只凶孽,它们身前都曾残忍过。

    这里将残忍集大成,将残暴汇聚压缩,将孽怨储存在一起,融入自己的法则里,成为让万灵都惧怕的业障。

    黑暗突突燃烧,一抹弱小的赤红火苗,在巨大头颅的左侧燃烧起来,那是刚露出的肩膀上,但有人望去,顿时闷声一声,差点当场吐血。

    火苗微弱,却让生灵看到的全部是它,似乎整个生命,都被这团赤火照亮,可惜看一眼便如同堕入无边地狱,仅仅扫视,心魔便生。

    激烈打斗戛然而止,无论巨妖狂兽,还是玄灰界的强者,他们的法力和力量,竟然有断断续续的征兆,已经不太连贯。

    ‘啥?啥情况?咋拉?’

    ‘嗷——?!’

    ‘此獠的神通要大爆发,孽障力量已经达到阻隔万法的级别,我嘈!’

    ‘吼啊——!’

    咚咚咚……!

    那些狰狞凶狠的巨大身影,蓦的丢开对手,撒腿向远方跑去,恨不得插翅飞走,所有强者随即也纷纷暴退,开始向寒影大主宰这里靠近。

    但就在此刻,一股股如潮汐般,能把星辰都冲飞的波动,顷刻席卷而来,忽略了空间,转眼亿万里。

    随后,才有闷响传来,在这声闷响之前,庞大邪恶的气息,以陆寒那里为核心,怒涛般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肮脏污秽之意剧烈波动,整个虚空一哆嗦,就彻底变了颜色,无形中化为一片死域。

    无论双方的身躯,都莫名的一阵颤抖,感觉前方一黑,眼前顿时模糊起来,整个寰宇便再无天日。

    那黑暗世界里,有一丝很古老的味道进入七窍,似乎转眼就倒退了数千万年,周围虚空充斥着凝重感。

    当视野逐渐清晰,就看见前方天地接壤处,浮现出一座幽幽的黑漆漆古城,方圆无限大,城墙上刻满了纹路,里面收集了所有邪恶和罪孽,仿佛是业障魔神的宫殿,屹立于荒古时期。耀眼的黑光从那里散发而出,形成一个巨大黑色光团。

    ‘哒!哒哒……!’

    牙齿打颤,上下磕碰,恐惧来自元神,当看清后,有人差点瘫倒,出于原始本能的向后倒退,他似乎看到了古城墙上,都沾满了自己曾经屠灭的生灵。

    曾经死于手里的对头,以及贪婪中击杀的妖兽、灵禽,一路修行上,各种原因伤害的生物亡灵,都站在那里注视自己,并且缓缓举起爪子或者苍白之手,向自己点来。

    那座古城上颚宏伟宫殿,还衍生出两个巨大弯角,上面挂着无数尸骸骷髅,阴风呼啸下,不断彼此碰撞,发出叮铃叮铃之音,宛若亡灵召唤,直接瘆人心脾。

    “无道这无法,无法则无相,破——!”

    就在此刻,一声怒哼传来,蕴含着大清醒、大痛快和大犀利,如切开黑暗幕布的利刃,向四方涌荡而至,将黑幕切成无数碎片。

    那些逃遁的凶物,和连滚带爬的强者,蓦的眼前大亮,似乎从黑渊里被一只大手猛的捞出,刚要狂喜,却蓦的脸色大变,开始捶打胸膛,一阵干呕和眩晕。

    余光却瞥见,黑暗彻底消失了,如被从爆破掉一般,陆寒徐徐升空,封锁他的九根链条上,开始出现无数裂缝,然后一一崩碎。

    他的周围,缓缓出现一道六色光轮,绽放出亿万道光芒,此刻无比璀璨,以永恒大道圣光,照耀的他们纷纷地头,不敢逼视,个个都自惭形愧。

    灰、黑、白、紫、金、银六色光芒,环绕陆寒嗡嗡直转,整个虚空顿时动荡无比,一种大紊乱、大奥义、大神奇,比邪恶气息速度更快,骤然间普照亿万里。

    光环里,是无法想象,难以匹敌,描述不出的浩荡力量,仿佛环宇的核心就在那里,无论玄灰界的修士,还是那些古老妖魔,开始怔怔发呆。

    在眼中,一尊不足六尺的身躯,竟然无比高大,无论莹白的肌肤,还是三千发丝,都闪耀着无穷道义。

    ‘嗷——?!’

    天恶王的封锁,被寸寸崩碎后,它正要暴怒,但看见眼前的光轮竟然克制一切,一声忌惮状的咆哮,硕大脑袋后退。

    然后两个肩膀上的黑红孽火,猛地燃烧起来,最原始的凶意被刺激,那里的空间寸寸断裂,一个巨大身躯从虚无钻了出来。

    ‘哗哗哗……!’

    流水声也同时出现,天恶王的身躯,将虚空撑裂后,前方是一道横贯天际的黑色口子,海量污浊黑水从中汹涌而出,堪比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瀑布,高高悬挂在天际。

    极度恶心的腐臭,将周围腐蚀的一片惨灰色,即便所有人赶紧封闭六识,也仅能阻隔大半,还好陆寒的光轮在照耀着,将瀑布快速涤荡着,不知多浓烈的味道,在刹那时就消失了。

    但天恶王彻底站在虚空,那仅仅三千里高的身躯,让人惊讶愕然,和其他凶獠动辄万里之巨的庞大相比,真的比较矮小。

    本以为会看到更恶心的肉身,但前方让瀑布遮蔽,已经看不透之外,背后还扛着一块焦黄的大石板。

    石板上刻着无数团星光,一闪一闪耀眼夺目,细看之下竟然都是星云,至少十几个之多,但一个漆黑的脚印,影响了所有美感。

    似乎这些地方,都是天恶王走过的印记,脚印上的法则,都是怨毒和凶狠气息,可想而知那里遭到了多惨的肆虐。

    天恶王后退几步,两只巨掌狠狠一拍,其身上的恶意再涨几倍,威势滚滚滔天,前方黑水沸腾,后背石板上天旋地转,所有星云猛然收缩且消失了,然后就剩下一个巨大脚印。

    其头顶更是出现一轮黑色大日,然后一阵模糊,里面铿锵有声,大日耀耀中,化为一把漆黑巨剑,剑中响起鬼哭神嚎一般的惨叫声。

    天恶王的双腿,布满赤红鳞片,还伴生无数粗大的倒刺,仿佛一根根尖锐的象牙,表面污迹斑斑,看着便让人胆寒。

    无穷杀气,从黑剑里轰然爆发,凄厉惨叫声中,巨剑已被举起,剑脊上星光连闪,一个个圆环亮起,共计七个之多,宛若七曜通天。

    原本圣洁的星光,此刻却乌黑泛滥,仿佛一只只魔神凶目,凶恶的邪光不断闪动。

    ‘我嘈哦!’

    ‘该死的孽畜,混沌里居然能诞生这样的孽障,简直是大道的悲哀,悲哀啊!’

    ‘难怪流岚大主宰见到它就跑,若向这里扑来,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打跑此獠。’

    ‘又来了,那诡异的感觉……玛德!’

    但那把黑剑举起,七曜光环忽明忽暗时,一阵咒骂四起,无数人感觉莫名的虚弱感袭来,心神顿时再生惊慌,仿佛陷入了噩梦里。

    “但愿此人能弄死这东西,快点动手吧!”

    “老子受不了啦,此妖就是一个行动的罪恶之源,诛灭之,可得众生造化!”

    “陆道友,拜托了!”

    有人忍不住,气的哇哇大叫,倾力谨守本心,一遍遍念诵清心诀,不断洗涤元神,防御早已风雨不透。

    然后,他们却看到黑剑斩下,凌厉的一劈而出,整个虚空顿时被分开,一侧赤红,一侧焦黑,剑影噙满了孽火,无限的孽障随着剑芒吞吐,都锁定了陆寒。

    陆寒抬头,皱了皱眉,凝视斩来的一剑,数万里的空间被切开,他正站在中心,和巨刃相比,他和光轮都显得渺小,似乎微不足道。

    ‘你特么的,倒是动用大神通啊!’

    ‘为啥还不祭出大杀器?吓傻了吗?’

    ‘这……是要完蛋的迹象,我们对他的期盼太高了,大事不好!’

    一见陆寒站在那,还不温不火,无动于衷,顿时急的跳脚不断,有的双手捶胸,差点当场暴走,满脸失望。

    三道光芒射来,方才鏖战巨怪的几位大主宰,同时到达寒影和乎拓子面前,脸色都不好看。

    “若此人陨落,我们四个务必要将天恶王阻止在远方,决不让其靠近这个缺口,并且召唤其他几位,大劫降临了。”

    “是滴!那些五等货色,也要全部召来作战,不惜代价。”

    “异域的那些老家伙,似乎也不比我们强多少,此人若死,就当给那就个小崽子抵命,哼!”

    乎拓子不语,寒影不语,低头看着脚背,不知再想什么。

    “啊——?!他疯了吗?用手去抵挡!”

    “蠢货啊!”

    两声大叫蓦然传来,五名大主宰立即看去,瞳孔一阵抽搐,然后叹息,再次低头,满脸懊恼,衣服不恨铁不成钢的态势。

    只有那些高阶六等的存在,才看见陆寒不单举起了手,还特么的抬起了一只脚,他浑身已经透明化,宛若一块玻璃雕塑,周围圣光如水。

    一朵大号莲花,无比琉璃翡翠,神奇的出现在脚下,托起其超然出尘的身躯。

    抬手时,深处两指后,被黑剑划开的虚空,就硬生生停止了,仿佛无穷的力量,硬生生挡住肮脏的锋芒一般。

    然后,两根手指就轻飘飘的夹住了剑体,宛若老虎钳死死咬住钢刃,然后手腕用力一扭,整个浩瀚星空,蓦的一阵跳动。

    ‘呐……!’

    ‘我嘈啊——!’

    好多人,顷刻窒息凝神,瞠目结舌的陷入寂静,眼神里头一次冒出超越认知的光芒,想象的极限,从不曾闪过这一幕,各个震惊无比。

    来自东界的二十多人,此刻状况还好,毕竟在不久前,陆寒也是伸出手指,接连将他们中的九个人,全部一指就点没了。

    从西界而来的强者,神情及其精彩纷呈,瞪眼张嘴,口中啊啊有声,宛若痴呆状。

    那把黑剑,绝对能将他们一下斩灭,啥也逃不掉的那种,并且断绝轮回,将元神甚至残魂,都融为邪恶的一部分,遭到孽火吞噬掉。

    玄天圣器,几如残渣;普通的混沌至宝,也要遭到污染,成为堕落的邪器,或者贬为肮脏的凡品,永无天日。

    “快仔细看看,他那手指上,萦绕的是什么法则?”

    被异样吸引的一位大主宰,陡然出声低呼,将自己的洞察之力,以及窥探秘术,一股脑施展出来,似乎遗忘了世界,只剩陆寒的那只手。

    “什么法则?啥也没有啊!”

    但随即又有异象,无情的分割了他们的注意力,就见天恶王头顶高处,莫名的出现一只大脚,宛若巍峨昆仑横陈,然后狠狠踩下。

    那一刻。

    在场的修士和妖魔,都尽数无声,噤若寒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