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喝多了睡了干妈怎么办|三门洞开小说

2021-05-07 11:57: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晚上八点多钟,卢系部队开始向奉北北侧挺进,一个团的炮兵率先开了火。

沙系兵团迅速做出反应,沙中行命令沙中伟的师,沿奉北北侧防区,进行分点防御,他不用进攻,只负责固守,保证阵

晚上八点多钟,卢系部队开始向奉北北侧挺进,一个团的炮兵率先开了火。

    沙系兵团迅速做出反应,沙中行命令沙中伟的师,沿奉北北侧防区,进行分点防御,他不用进攻,只负责固守,保证阵地不丢就算完成任务。

    一个小时后。          

    剩余联军分三路出动,二战区周系的主力部队,从长吉南出兵,向奉北南顺外线包抄挺进,总兵力大约有三万左右,部队组成是郑开军两个师,刘维仁一个师。

    第二路兵团,是由贺冲,薛怀礼率领的贺系第三集团军,总兵力三万,他们从长吉三坎子方向进军,准备越过山脊线,进入阎王跳地域,在奉北南靠内侧的位置,与敌军接火。

    第三路兵团,是由冯济,冯磊率领的冯系第一军,总兵力两万,有一个师,一个旅。他们的作战区域,是在周贺二系部队的中央,其作战任务,就是分割战场,阻敌增援,保证贺系在接近阎王跳时,不受敌军支援部队骚扰。

    大军开始推进,三路兵团,总兵力有八万多,出动了八个半师,数十个步兵作战团,并且囊括了炮兵单位,直升机作战单位,装甲作战单位,火箭军,空军等一系列的现代化兵团,声势极为浩荡,进军路线连绵上百公里。

    ……

    新乡生活村。

    川府东北战区的临时作战指挥室内,秦禹穿上将校呢大衣,扭头看着小丧说道:“传令,所有已经抵达新乡的团级以上指挥官,全部坐上直升机,跟我去前沿战场观战。”

    “师长,我们去就完了呗,你还去干啥?”历战就差没有明说,你也不会指挥,你去嘚瑟啥。

    “师长也要学习啊。”秦禹淡笑着回道:“都说沈沙的欧系兵团,战力不弱,我得亲眼看看,他们到底行不行。”

    川府这边虽然和沈沙系有过几次小规模的交手,比如当初大牙就收拾过沙轩的团,但那种冲突跟现在的兵团会战,完全是两回事儿。其冲突强度,战场烈度,都不是同一量级的,所以秦禹想亲自去前线看一看,对方到底是个啥水平。

    历战拗不过秦禹,只能让警卫部队,马上安排观战区域。

    十几分钟后,川府东北战区,先抵达新乡附近的团级干部,全部被叫了过来,与秦禹,历战,大牙等人一块乘坐直升机,飞往前线。

    齐麟,荀成伟,小白等人则是因为西南地区有防御任务,所以在充当完军事顾问后,就立马乘坐飞机,返回了老三角地区。

    ……

    奉北,军部总政的作战指挥室内。

    沈万洲,沙中行等将领,站在整整有一面墙大小的液晶屏幕前面,正在观看着实时动态的作战图。

    液晶屏幕上,沙中行看着已方部队的落位,以及前沿战场不停反馈回来的敌军进军路线,突然问了一句:“沈司令,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

    “什么?”沈万洲主动问道。

    老将沙中行拿起红外线笔,指着已方的防区说道:“目前敌我态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敌联军的卢系兵团进攻奉北北关,冯、贺、周,进攻奉北南关。表面上看着,他们的进攻区域分配明显,总共有四大块嘛,各部队推进得也非常有序,但要依我看,他们的指挥中枢应该很分散,各部队的推进速度,并不一致,部队的展开也不同步,不像是一个指挥部在下达统一命令。”

    “是的。”沈万洲的参谋长,立即附和道:“你看,郑开军,以及刘维仁师的部队,全部走的是外线,但却与中央位置的冯系并不呼应,双方距离过远,推进的速度也不一样。刘维仁师的两个团已经露头了,但冯济的部队才刚从长吉出来没多久。既然是联军兵团集体推进,为啥会有这么大的时间差?”

    “因为他们就没有统一的指挥系统,只是分配完了各自的进攻区域,准备分开打。”沙中行一针见血地说道:“他们这几家绑一块,各有各的算计,谁也不服谁。我们有七万多的陆军在奉北南侧驻防,他们没人想跟我们先碰上,不然一旦被消耗得太严重,那后续在联军内的话语权就要降低。”

    沈沙系这边也不白给,几个老将凑在一块,看着前沿阵地反馈回来的敌军活动区域,就很快推测出,联军内没有统一的指挥系统。或者说是,即使有,那这个指挥部门,也没有办法令行禁止地指挥各家部队,因为他们都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和考量。

    沈万洲斟酌半晌后,立即喊道:“通信兵,给我接第一集团军,作战指挥部。”

    “是!”

    通信兵应了一声后,立马联系上了在阎王跳区域驻防的沈系第一集团军。

    很快,沈系第一集团军的军长,亲自接听了电话:“喂,我是白宏伯。”

    沈万洲拿过话筒,话语简洁地说道:“你在前沿战场看出什么来了吗?”

    “司令,你问的是关于哪方面的?”白宏伯问。

    “关于对方统一指挥方面的。”

    “……那很明显啊,对方没有统一的指挥单位,三路兵团推进得很散。”白宏伯毫不犹豫地回道:“作战方式,应该是各自派系指挥各自派系。”

    “你有思路吗?”沈万洲问。

    “这么多部队一块扑上来,落位,构建防区,以及进入战场后的展开,都需要一定时间。”白宏伯思考一下说道:“我们可以尝试脱离防区,主动进攻。”

    对方的想法,与沈万洲不谋而合,他停顿一下骂道:“他妈的,不要被动防守了,联军不就是贺系蹿腾的吗?你就给我干他,我让第二军配合你。”

    “是!”

    ……

    半小时后,沈系的第一集团军,在白宏伯的指挥下,出动了三个团的装甲部队,突然向阎王跳外围挺进,直冲着贺系的部队撞去。

    指挥阵地内,贺冲接到消息后,立马命令前沿推进部队原地停滞,同时两个炮团迅速构建攻击阵地,准备接敌。

    三坎子外围,秦禹下了直升机,冲着贺系的军官说道:“这儿太远了,啥都看不到,再带我们往前一点。”

    “是!”军官应了一声,带着数十人的警卫兵,开车载着川府的人,直接去了三坎子最靠近奉北的一处山脉。

    ……

    八区。

    顾泰安坐在办公室内,剧烈地咳嗽了十几秒后,才脸色涨红地问道:“开战了?”

    “是的,奉北北关那边已经开火了。”

    “……!”顾泰安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角,抬头说道:“给参谋部打电话,让他们密切关注九区战场。”

    “是!”

    “唉,还是急啊。”顾泰安眉头轻皱地叹息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