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酒吧上班的女的能睡吗|和金毛干了好几次

2021-05-07 13:50:5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但是虽然嘴上这么说,陆昆仑还是很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我也会警惕着他,在我的背后搞小动作。”

恩恩,很好,那边的帝君虹好像在吃东西“麻利点。&rdquo

 但是虽然嘴上这么说,陆昆仑还是很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我也会警惕着他,在我的背后搞小动作。”

    恩恩,很好,那边的帝君虹好像在吃东西“麻利点。”          

    陆昆仑回头看了一眼远方的潮汐岛,然后说道“放心好了,钢隼的人,我已经全部都交代过了,钢隼办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他们的洞察力跟他们的半月弯刀一样,犀利而无情。”

    听着声音,好像是那边帝君虹将食物吞咽下去。

    漱漱口,继续说道“好,你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人,我既不想要说我费了多少劲把你弄上的王将,也不再重复因为你上位,多少的人才,他们只能够屈居于你之下,把你抬起来,就是希望你为我办事的时候,能够让我满意。”

    大主君,您对我的知遇之恩,我铭记于心。

    随后,陆昆仑突然说道“可否问一个非常冒犯的问题,因为在心头萦绕了很久,所以想要得到您的答案,以便让我的思路更加的清晰。”

    帝君虹沉默了几秒后说“讲。”

    “前一任和平王将皇甫龙战,他做的事情其实战斗方面的很少,更多的是,是为世界政府的很多利益服务,但是我翻阅他工作的生平,像这种‘族落消失’的事情,好像很少,就好比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否有些超过…和平王将这个名号的范畴。”

    这种事情,应该是寇枭和殿风雷两位王将的权限吧。

    帝君虹提前想到了问题的锐利程度,但是没想到却如同一柄利剑般。

    但是,他还是告诉了陆昆仑答案:

    “老马在草原上面奔腾,很熟练,也很平稳,但总是失蹄,就很难受。”

    “很多时候,我只要快,我不需要稳。”

    陆昆仑听懂了,说道“冬天的时候,牧人会把一些草地的根茎连根拔断,以便于来年开春的时候,能够让马群吃到最新鲜和美味的草。”

    帝君虹微微一笑“但是要吃到最新的草,需要离营地很远很远,通常,会伴随着遇到豺狼虎豹的危险,而且,有些草原,在冬天,也是有茵茵绿草的,从寒冰裂缝里面顽强生长出来的草儿,会更加的美味可口。”

    对不起,陆昆仑连忙道歉。

    “和平鸽之岛上面有个餐馆做烤鸽很好吃,事情办完之后去尝尝吧,给你几天假期,不着急回来。”

    “做完一切之后,我会快马加鞭的回到你身边禀报的。”,陆昆仑连忙赔着小心。

    世界政府办公室中,帝君虹带着不屑一顾的冷笑,将卫星电话随意的扔掉。

    眼前的川蜀辣火锅,已经开始沸腾。

    他夹起来一块脆毛肚,在锅里面七上八下涮了涮后,放到了对面寇枭的碗里面,然后说道“他回来之后,你跟他一起去极寒之国,教教他为人处世的一些基本道理,还有一些…对前辈,最起码尊重的规矩。”

    寇枭嚼着脆爽的毛肚为大主君倒了一杯冰可乐笑道

    “我年轻的时候不是比他更加的猖狂吗?说话也口无遮拦的,年轻人嘛…”

    “我可以尊重你的狂傲,但是你不能冲我来,那性质就变了,更何况,我不想要在我的部署那里听到一些晦涩而隐秘的话,刚上王将没两个月,就敢这么跟我玩猜字谜的游戏,让他当两年,我估计他敢在我办公室开派对。”

    不至于不至于,寇枭连忙安慰。

    “反正他就交给你了。”,帝君虹指着桌上“两盒补品,一起拎着,给官岚带着。”

    “听说怀孕了,不封点红包啥的?”

    我封啊?帝君虹笑道“我有钱吗?你带着呗,从你工资里面扣。”

    “哇,大主君,吝啬,你这个当大舅的…”

    浓香四溢的火锅和陆昆仑一肚子的冷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挂断电话,他就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心说完蛋了,要开始了,估计一回去马上又要去那里,而且还是人带着,重则直接人间蒸发,轻则指定要掉一层皮。

    让你嘴贱…

    他想要扇自己一巴掌,临了,悻悻的扯了扯自己的脸蛋儿。

    然而,猴鸣战队的三艘大船离潮汐岛越来越近,隔着很远,他们就看到了站在大礁石上面的陆昆仑,依然是一件单薄的衬衫,但是身后披着黑色袖口的和平鸽大衣,迎风飞扬,猴鸣战队的队长李铁樵顿时跑上了船头,大声的喊道“陆王将,潮汐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切正常,并没有意外发生。”

    三艘大船的风帆撑起,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李铁樵说道“但是,从扶康族长发过来的‘信号鱼’告诉我们,潮汐岛遭遇到了圣域的鹰犬,神皇凯的进攻,我们非常的奇怪,我们猴鸣每天都在天峡湾巡逻,并没有看到神皇凯跟他的部队行驶过去呀。”

    难道…

    李铁樵指着天空“莫非他们是直接从圣域降落的?”

    但是也不对劲呀,他摸了摸后脑勺“圣域在跟天门激战啊。”

    哼哼,陆昆仑冷哼了两声,摘掉金丝眼镜,一边用擦镜布细细的摩擦,一边眨了眨四瞳,说道“我在重复,岛上,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李队长,你是在质疑我身为王将,话语中的真实性吗?难道神皇凯会愚蠢到,跟我作对?”

    当然不是质疑你,但是…李铁樵看了看身后木桶上的信号鱼。

    这种鱼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宝石族是不会放出来通风报信的。

    “但是,我必须去岛上亲自确认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们马上回到天峡湾,做好我们的本分和职责…”

    你的责任感,我真的想要给你写个奖状。

    陆昆仑慢慢的戴上了金丝眼镜,儒雅又温柔的问道

    “我要说,不行呢?”

    李铁樵并不是傻瓜,宝石族是雇佣自己的金主,而陆昆仑,只是一个王将,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是害怕得罪他,而不敢去,从而损失了金主与猴鸣战队以后的利益吗?

    放屁!

    “弟兄们!”,李铁樵将身后的斧头拿出来,一声怒吼之下,三艘大船上面,无数的人影顿时纷纷的移动出来,手中更是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与此同时,战船的炮筒也对准了前方的陆昆仑,紧接着,伴随着李铁樵的低吼,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一根根黑红色的鬓毛从身体中不断的生长出来,同时体型也暴增了将近一倍,脑袋胡乱摇摆中,一张脸变成了马猴脸,一头白色的长发也披在了浑身的鬃毛上,随后,他爆发出来了一声怒吼。

    “嗡嗡嗡”,一阵阵黑红光波不断的扩散到天空中。

    苍穹中,日光闪耀,变成一把战刀,月光一阵闪烁,变成一把战剑。

    日月刀剑从天而降,被李铁樵双手握住,“锵”的一下撞击在一起,光屑激猛的飞舞,月光耀目的扩散。

    神器-日月之舞。

    动物系-4S通背斗猿-兽人形态。

    “陆先生,如果您真的要一味的来阻止我们的话,我们只能够说一声抱歉了,我本来不想要得罪你,但是如果宝石族真的出了三长两短,我手下几百个弟兄……”

    会面临没有饭吃的局面。

    斗猿李铁樵两颗獠牙一张一合,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理解理解,相当理解。”,陆昆仑却只是悠闲的拿出钱包,抽出钞票说道“不然的话,我请兄弟们去饮茶可好?”

    陆王将…猴鸣的一群人顿时火了:你这就属实有点过分了。

    “怎么,不够?”,还没等陆昆仑加钱,前方的斗猿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紧接着只看到他挥舞刀剑,下一刻,只看到两道赤色和天蓝色的刀锋剑锋从前方呼啸而来,陆昆仑沉下脸说道“本来呢想要给你们活下来的机会,但是你们自己不珍惜,这就不能够怪我了。”

    他四瞳之一的灰色瞳孔只是一个意念,前方的刀锋剑锋瞬间消失。

    “啊…”,斗猿一看到这般情景,立刻脸色大变。

    下一秒,陆昆仑一脚踩踏在巨大的礁石上,身体陡然的冲刺到天空中,随后他大字型般的张开双手双脚,浑身的气焰,形成青色的烈火般,围绕全身熊熊升起。

    自然系-山脉能力-五岳·汇聚!

    “嗡…”,伴随着空间爆发出一股嗡鸣声,以及自身能力的彻底启动,陆昆仑四瞳之中,华、嵩、衡、恒四座巨山的浮影出现在四瞳之中,紧接着额头中间,泰山的印记闪耀着光芒一寸寸浮现后,陆昆仑缓缓的举起胳膊、握紧拳头。

    而全身光是爆发出来的气压,就让下方三艘战船上面的猴鸣战队吃尽苦头…

    ——老大,宛若泰山压顶一样,我们…动不了。

    ——队长,这股压制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我感觉我要被压扁了。

    斗猿李铁樵自己也是低着头,缓缓的跪下来喊道

    “鬼…鬼知道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现在的终极时代,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

    陆昆仑冷哼“真的是什么猫三狗四,都敢随随便便在王将面前变身了,也敢随意的对王将亮刀子、露胆识了。”

    我觉得,这个规矩……得改改!

    接着,只看到陆昆仑凶猛一拳,爆发出一团惊天的棕色气浪,直接朝着下方轰炸下来,范围百米的气浪,迅速的压制下去的同时,连虚空都被震裂出成千上万的裂缝,下面的三艘战船,更是不断的龟裂开一条条的破裂缝隙。

    上面猴鸣战队的人,身体也被直接压扁成一块块的肉泥。

    五岳之力-超杀-东岳泰山拳。

    “轰…”,拳浪彻底压制下去的瞬间,三艘战船直接被轰炸成粉碎,下一刻拳浪冲击在海洋上面,“咚咚咚咚”一道道海浪不断的从洋流中冲腾而起,浪花阵阵里,战船的无数碎片漫天飞舞,猴鸣战队几百人,瞬间全部都被打成肉泥,连一点死亡的动静都没有…

    只剩下…

    漂浮在海洋上面的碎肉、断骨、破筋、残脏。

    密密麻麻一大片。

    李铁樵已经被彻底的吓傻了,他站在原地,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一分钟之后,他突然身体一个机灵反映了过来,自己还活着?身边还有十几个弟兄没有死,但是每个人都是瑟瑟发抖。

    而陆昆仑双手放在西装裤兜里,领带和大衣一起飞舞,傲慢的看着下方的他们。

    他将日月之舞扔在地上,连忙跪地,不断磕头“谢谢陆王将不杀之恩,谢谢!”

    雨很大,陆昆仑的眼镜片上面很快又遍布了雨滴。

    雨雾遮挡他眼眸,他说道“起来,跟我去潮汐岛。”

    是,是,陆昆仑领着众人再度来到潮汐岛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尸横遍野,往日的繁华已经不复存在,宝石族的人,已经只剩下扶康族长和几个主要成员留着一条狗命,而深海族的人,也同样是一地尸体。

    非常干净利落,一刀解决。

    前面说过,深海族和宝石族的战斗力都非常弱,所以对于钢隼而言…

    那就是砍瓜切菜,没什么看头的东西,就直接以结果定论。

    陆昆仑他们赶到的时候,深海族的两位皇子,刚好被钢隼的半月弯刀开膛破肚,随后,两颗玉魄之心交给了神皇凯,而陆昆仑始终没有出面,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并且也指挥着一切。

    岛屿上,神皇凯望着盒子里面的两颗玉魄之心,问道“我可以走了?”

    钢隼刺客们纷纷的点头。

    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好事?神皇凯简直不可思议,自己来到这里,废了好大一番功夫,已经做好了跟两个族落鱼死网破的准备,但是…就这么简单?自己做了什么吗?就露个脸而已,全程不需要自己动手,想要得到的,已经得到了?

    我的天哪。

    难道是我老爹神皇雨暴的祖坟冒青烟了?我铠,也有如此行大运的一天?

    他也怀疑过,陆昆仑再利用自己,怎么偏偏这么巧呢?但是他后来一想,如果自己不来,陆昆仑指定要让猴鸣的人反水,让他们出面,可能结局也是一样的,总之就是不能够让世界政府出面就行了。

    “我走了呀。”,神皇凯上木船之前,还在试探性的问着。

    请,钢隼刺客们非常礼貌的做了一个请你离开的手势。

    上了船的神皇凯一开始还美滋滋的,但是越想越不对劲,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了,人已经死了,玉魄之心也拿到了,还能够怎么样?

    “对与错没有意义,不会改变既定的结果。”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陆昆仑这句话。

    “我应该中套了。”,神皇凯知道不对劲,但是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圈套,先拿着玉魄之心离开这里,救公孙祈,才是最为关键的。

    看着他远离,陆昆仑问着身边的李铁樵“出去时代了,怎么说?”

    “神皇凯杀了宝石族和深海族双族人。”,李铁樵也突然之间开窍了。

    哼哼哼,陆昆仑笑道“这些消息从你们的嘴里说出来,具备着百分百的真实性,时代的人很怪异,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去相信的那些消息,这些宝石族的尸体,你们可以带走百分之五十,他们体内,有着可以让你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价值之物。”

    李铁樵顿时感激涕零的跪下来,拜谢陆王将的恩情。

    看着他去兴冲冲的收集尸体,陆昆仑的目光看向了第二个人“你是猴鸣的副队?”

    “陆王将你好,我叫田尹。”,他立刻点点头“对,我是副队。”

    “圣域的神皇凯杀掉了双族之人的消息,由你们传出去后,这个消息基本就定论了,这个东西,叫做神醉,是一种可以让绝世高手都品味不出来,但是分分钟毙命的美酒,我希望消息出现后,知道真相的人,永远不会开口。”

    陆昆仑看着田尹“我只相信死人,另外,你们猴鸣还剩下十个人。”

    “十个人分宝石族百分之五十的财富,和你一个人独吞,那个更加具备诱惑?”

    田尹接过酒,用力的点点头“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事成之后,我田尹,会从时代中干干净净的消失的,甚至连名字都不会留下,永远不会碍眼。”

    很好,陆昆仑点点头“很好。”

    潮汐岛上,宝石族和深海族的人,加起来已经不到两位数。

    钢隼刺客团的老大在雨中走上前,看着瑟瑟发抖的他们,将兜帽衫的帽子摘掉,他整个脑袋戴着一个银质的猎隼头套,看起来非常吓人,随后,他蹲下来,看着深海族长,一言不发。

    “你们…你们不要太嚣张,王将还在这里呢,我们可是受到大主君帝君虹的庇护呢。”

    “我们是情报猎人。”

    钢隼刺客队长谎称说道“我知道你们深海族,是帝君虹放在海洋里的眼线,三个月前,我们截取到了一份特殊的情报,你们给帝君虹的内容说的是因为‘白龙湾’里面可能隐藏着特殊的6S血统,但是,你们给四海神州的情报,却说的是,在大北洋的‘深海地窟’,发现了刀剑中的沧海遗珠,也就是未公开的,名刀榜中未公开的零号武器-绝世双刀-天枢·灵墟,这两份情报,到底那一份才是真假?”

    同时,我还想要问一问。

    钢隼伸出手拍了拍深海族长的脸

    “为帝君虹效力的人,为什么偷偷给四海神州情报?”

    你们…到底是谁?

    而另外一旁,陆昆仑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罗刹暗河村,帅气逼人的阿金接通了电话,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说道“靠谱吧?”

    “你是哥哥还是弟弟?”,陆昆仑没听出声音。

    “我是猫。”,‘阿金’将槟榔推到一边,闻不得气味,点燃了一根香烟。

    “狸呢?”

    他回头一看“睡着了,哥,有事儿您吩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