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车上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等不及我想现在要

2021-05-07 14:24: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观星兄?”

秦逸尘面露疑惑,他当然知道华道柔说的白先生,就是白观星,白泽之子。

但问题是,观星兄现在……也才是帝君吧!

论境界

  “观星兄?”

    秦逸尘面露疑惑,他当然知道华道柔说的白先生,就是白观星,白泽之子。

    但问题是,观星兄现在……也才是帝君吧!        

    论境界,真不比华道柔现在高出多少。

    似是看出了秦逸尘的疑惑,华道柔竟有些无语:“白先生就算是帝君,也是白先生!”

    “你……确定?”

    “确定!”

    华道柔起身,似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小玉在照顾小乖,月空帝也在疗伤,而问天关里的其他强者,你我联手便可打败,根本磨砺不了龙蛇合击,除非让他们一起上,不过,他们也要修炼。”

    秦逸尘深吸一口气,跟着华道柔就往外走去。

    看见了没?什么叫知书达理!

    夸自己的同时,不忘了把别人也一起夸了!

    一路赶赴观星殿,但让秦逸尘犹豫的是,小玉在照顾小乖……观星兄,不也在照顾月空兄么?

    “白先生不是有分身么。”

    “……你的意思是,咱俩请白先生的分身,来陪咱们磨砺龙蛇合击?”

    “是啊。”

    望着一脸正经的华道柔,秦逸尘沉默了。

    他不知道观星兄照顾月空兄,需要多么专注,而分出的分身,则还能拥有几成实力。

    就算是一半一半,那只有五成力量的白观星,还能打得过他们俩?还能磨砺他们的龙蛇合击?

    就这般怀揣着疑惑,秦逸尘来到了观星殿,如今观星殿有着星光点点,群星萦绕。

    或许不是问天关最为恢弘巍峨的,但绝对是最为神妙,最是令数千万大军敬仰的。

    “观星兄,没打扰你们俩吧!”

    华道柔还立在门口准备敲门,却见秦逸尘直接推开了门,还扬着串门的笑意。

    华道柔一愣,随即摇头失笑:“你也是为数不多,不敲门就能见白先生的人了。”

    秦逸尘愣了:“是么?”

    “文晴平时来找观星兄,也没这么见外啊。”

    “……”

    华道柔轻咬樱唇,那个才智冠绝天下,孤傲立雪山之巅的白先生,怎么变化这么大?到了问天关,怎么好像掉价了一样!

    观星殿内,白观星果然在为妖月空疗伤。

    只见妖月空坐在地上,双腿就那般伸直,而其的断腿,则被涟漪闪耀的葵水包裹。

    葵水不断滋养伤口,保持着妖月空双腿的模样,而白观星则不断控制着葵水。

    葵水,尤其是华胥娘娘凝聚的葵水疗伤之奇效,秦逸尘其实体会过,并且大呼神奇。

    当年救出华胥娘娘那一战,秦逸尘被打到重伤不醒,醒来之时,葵水萦绕,他就已生龙活虎。

    但显然,妖月空所遭受的伤势更为严重,他的双腿断裂,白观星在旁负责不断将葵水,凝聚为新腿的血管筋脉,以及凝炼膝盖帝骨的坚韧。

    而妖月空也要催动自己的妖血,不断与葵水相融,毕竟葵水只是葵水,他的双腿之中,流淌的应该是自己的妖血。

    妖月空更要用葵水来被打碎的帝威凝聚断续,不能出丝毫偏差,因为在此之前,他的帝躯已经锤炼到了完美,那是最为契合自己帝道,能让他自己力量发挥到极致,承载最强帝威的本躯。

    这个过程秦逸尘只能说不明觉厉,但很显然,妖月空的双腿要比华胥娘娘为他疗伤更久。

    而且秦逸尘似乎发现,华胥娘娘的葵水比起黄泉,似乎逊色了那么一筹,只能续白骨,无法夺生死,否则婉儿姐也不会……

    秦逸尘还在沉思,可白观星似早就料到了今天,毕竟他在华胥族疗伤那么久,之后的安排,早就和华胥商量好了。

    “终于把你们等来了!”

    白观星抬头,一脸笑意,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妖月空也满脸嬉笑,丝毫不像残疾人:“回头让小乖给文晴殿下织个帽子,得是翠绿如玉那种。”

    “……元天帝咋就没把你的嘴打碎呢?”

    华道柔在旁立着,有些惊奇的发现,这世界上能不敲门不请示就见到白先生的存在寥寥无几,还能如此肆无忌惮,谈天说地的更是几乎没有!

    华道柔知道的其中一位,就是太祖华胥!

    但白观星俨然没想那么多,当即起身:“龙蛇合击是吧?华胥姐和我说过了,这回……终于轮到我了!”

    只见白观星摩拳擦掌,似等这一天很久了。

    而秦逸尘当时就莫名后脊发凉,只觉得头顶浮现出一道危字。

    “什么叫轮到你了?”

    只见妖月空在旁满脸遗憾的叹气:“因为我有伤在身,没法调教你了。”

    “……我怎么觉得,你可惜的不是没法教导我,是没法借着教导的机会毒打我了?”

    “啊?让你发现了?!”

    “因为你压根就没藏着掖着的意思好么!”

    秦逸尘表示不服,但妖月空却很理直气壮的指着自己的断腿:“你还记得这是谁打伤的么?”

    “当然是元天帝了……你是怀疑元天帝还打伤了我的脑子,还是在提醒我,应该去找元天帝报仇正好修炼龙蛇合击?”

    秦逸尘表示怀疑,哪知白观星一拍大腿,激的葵水乱颤。

    “都不是。”

    “而是我想告诉你,我是妖帝!所以每次和你出去,我面对的都是帝境敌人!像天王还有你这种小辈,根本轮不到我来打!”

    所以不趁着毒打你们一番,何时还有机会?

    秦逸尘怔住了,只觉得妖月空的理直气壮让他难以反驳,简直太有道理了!

    “合着你终于说出实话了对不对?”

    妖月空挥手,示意秦逸尘淡定:“都是自己兄弟,一吐为快怎么了?再说我毒打你,你也能因此进步,这不是双赢么?”

    “而且……观星兄,没准比我下手还狠。”

    秦逸尘嘴角一抽,只见白观星已然分为两道身影了,俨然是一道留着为妖月空疗伤,另一道,则是一脸坏笑地揉搓手腕。

    更让秦逸尘不能理解的是……

    正如他所猜测的那般,白观星的这两道分身神力波动几乎一模一样,也就是将力量平分,只有本尊归一的五成。

    “观星兄,我怎么从来不觉得你只用一半力量,就能打得过我和道柔姑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