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从阳台x到卧室,高H肉宠文bl

2021-05-07 15:59:1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北疆前线,帝舟被重重飞舟保护在内,熹皇站在皇座台上观望着前方的大军攻势。

近来军事进攻很是顺利,几乎每过数天就会取得一次突破,距离煌都也更近一分。并且发现对面士气

  北疆前线,帝舟被重重飞舟保护在内,熹皇站在皇座台上观望着前方的大军攻势。

    近来军事进攻很是顺利,几乎每过数天就会取得一次突破,距离煌都也更近一分。并且发现对面士气也有明显下降。要不是上层力量没有动摇,或许战果会更大。

    军中上层认为,这里面姚贞君所在的那一支舰队起到了莫大作用。          

    由于这支小舰队渗透入北疆腹地,给烈王大军侧翼造成了莫大威胁,这迫使其动用一部分力量前去围追堵截,因为这等事暴露出东线守御的不可靠,为了避免类似之事再度发生,其不得不又抽调一部分军力补充到了东线。

    这就不是单纯调遣兵力那么简单了,各种人力物力都要用上,绝然是会影响到先前的整体部署的。可不这么做又不行,原本这就导致正面厚实的防守出现了一定程度上松动。

    关键此次战术安排是熹皇亲自提出并制定的,如今果然见到了回报,说起来这也堪称是他的得意手笔了。

    宋参议在他身边道:“陛下,如是顺利,两三月之内就能打到煌都之下了。”

    熹皇道:“寡人不怀疑能打到煌都之下,但烈王背后的六派可没这么可能轻易认输,此一战,乃是与六派之战,若胜,则地陆之上,六派再不足为患。”

    宋参议连声称是。

    这时那名造物炼士走了过来,执礼道:“陛下。”

    熹皇回过头来道:“准备好了么?

    造物炼士道:“是的,陛下,已然准备好了,耿治道也是到了。”

    熹皇看了一眼后方,那便有一个神态随意的道人站着,身边还跟着一名道童,手中托着一个盘子,以绸布盖着什么东西。

    他一挥杖鞭,宋参议躬礼退下。

    道人则是对身后的道童示意了下,那道童将一个盘子递到了熹皇面前,掀了绸布,上面显露出来一只玉瓶。

    熹皇拿起瓶子,去了瓶塞,自里倒出一粒朱色丹丸,他问道:“耿治道,此药能护持住寡人?”

    耿道人道:“皇帝放心,我虽然功行比不得卫上师,陶上师这两位,可举世之中,这炼丹之术我认第二,无人敢言第一,皇帝给了我这么多宝材,我若还炼造不出来一枚好丹药,却也有辱我的名声。”

    熹皇道:“那就好,耿治道,你可自去取拿酬报。”

    耿道人兴致顿时高了一些,执一个道礼,道:“那就多谢皇帝了。”

    熹皇在他走后,就将丹丸服了下去,再是拿杖鞭一敲扶手,过了一会儿,皇座台整个往下沉去,一直到了帝舟腹舱之内方才停住。

    这里竖着一个琉璃大舱,其中站立着一具与他一般模样的躯壳。

    他明白,这个时候忽然感觉咒力侵染加重,就是六派在迫使他更换身躯,从而在神魂离体时对他施加手段。

    可他现在也不像之前那般缺少守御手段了。

    除了丹丸之外,他还做了另外的准备,这里主要是倚仗造物技艺的进步。

    他下了皇座台,迈步走入了舱室之内,瞬间就有一团液体将他与那个躯体一同包裹住了。

    以前换躯之时,因为神魂会暴露在外,所以才会受到攻袭。但是在掌握了昊族皇帝才能掌握的各种技艺后,他令皇族造物师加大这方面的探研,如今已经有了突破。

    他先以自己的精血打造了一个造物,此可将自身与交换躯体融汇在同一个整体内,而后再在这造物内部进行交换,这般等若未曾脱离躯体,可以最大限度减少损伤。

    一旦成功,他又可获得一至数年的时间,按照眼前的进度,足够他拿下煌都了。

    虚宇深处,五派掌门再次聚首于琉璃光台之上。

    守行宗明掌门先自开口道:“咒器之上咒力犹在,虽然稍有波荡,可仍是恢复平稳,此分明是熹皇再次逃脱了咒力侵染。”

    他看了看其他几位掌门,道:“若要再尝试,那要在一年之后了,北疆至少还需要再坚持一载。”

    诸掌门对此倒不担忧,北疆坚持一载他们还是有把握的,当初光一个眠麓城域就挡了熹皇数年,虽然现在熹皇实力不同于以往,可北疆可以凭恃的守备反而是高于中域的。

    金神派顾掌门提声道:“诸位,熹皇所掌握的上层力量大于北疆,故才攻势凌厉,我必做出改变了,若是有修为足够高深之人坐镇前线,必不会再如此被动,也能稍稍缓和战局。”

    玉成宗惠掌门道:“顾掌门的意思我知之,我亦赞同顾掌门之间,”他看向其余三位,“诸位掌门如何思量,各位门中闭关的上修此刻也该是露面了。”

    自被昊族驱逐以来,闭关之人不是消失,就是不再出来。虽然人数也是寥寥,但这些人才代表着诸派真正的上层实力。

    宿靑派祝掌门这时道:“其实不必如此,我各派前辈闭关,不可轻易扰动,但是我等当年封禁的那位,不妨考虑将之放了出来。”他笑道:“他不是一直要与昊族斗战么,那就让他去与此辈相争。”

    在场掌门都是点头,顾掌门道:“这是个好办法。”

    虽然六派之人都是迁到域外,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赞成从昊族内部进行分化瓦解,还有一些修士强硬坚持与昊族开战。

    然而这些激进派并不是被昊族拿下的,反而是被自己人以宗派规矩关押起来的,这并不是功行不行,而是宗门誓言反抗不得。在此之中,有一名修道人功行颇高,若不是这回事,或许也是在闭关消失之列。

    顾掌门道:“那这就要看权掌门的意思了。”

    诸人都是把目光投向参合派权掌门处,后者想了想,道:“那就如此吧,我会放了这位出来,法器也会还给他,让他去往北疆正面守持,但也为他向诸位掌门讨个人情,只要这位挡住熹皇兵锋,那事后不可再为难他。”

    惠掌门道:“我应下了,诸位如何?”

    其他三位掌门考虑一下,都是同意下来。

    祝道人道:“诸位,只如此还不够,诸位莫要忘了,熹皇身边还有那位陶上师,此人修行到何境地,实在难说,要是熹皇请了此人出来,那一位还未必是他对手,我当助其一助,可赠予他一缕精气。”

    守行宗明掌门赞道:“祝掌门有此心,那我亦当出力,可借他一枚护身之符。”

    诸掌门再是商议片刻,待定下之后,琉璃光台之上的光芒一收,身影各自回退远空,光气亦是隐没下去。

    数日之后,熹皇正军前沿,一道明光从空降落下来,正好落在北疆防线之上,像是一幕光屏遮挡在了熹皇大军前进。

    光芒持续不到一刻就退消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灰白色的浓浊迷雾,这迷雾不仅限于北疆所在,还向外翻涌而来,很快冲击到了熹皇大军的阵地之上。

    被气雾笼罩的修道人感应之中察觉到不妥,警惕之下,纷纷从中退了出来,但是一些不及撤走的飞舟落入其中后,便就此消失不见了。

    在未曾弄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之前,熹皇大军不得不往后撤退,原本攻下的阵地也是接连放弃,而在接下来数天内,熹皇这一边的上层力量也是试着探查此雾来历,但始终不得究里。

    他们试着用多种方法突破,也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反而导致三名造物炼士失陷其中。

    只是后来又有逃出来的人言说,这三人实则并未亡,只是被某种手段制拿住了,甚至转过头来在攻击他们。

    这情形引起了熹皇军上层的高度重视,若是进去之人会变成敌方之人,那么在找到破解之法前是不能再轻举妄动了,他们也是将此消息迅速报给了后方方才换好身躯的熹皇知晓。

    熹皇万没有想到,他解决了身体上的麻烦,但是一转眼,正面战场上反而出现了阻碍。他沉声道:“办法都是试过了么?”

    宋参议道:“陛下,眼前能试得办法都是试过了,还有一些……还需要时间。”

    熹皇道:“时间?”他冷声道:“几天时间就退了数百里,那是不是要把先前攻占的地界都扔了去?”

    那迷雾虽然不可能将战线上所有的军舟逼退,可是却造成了中间凹陷,两翼前突,两翼若是不跟着一起退,那将是很危险的,极可能遭受到烈王军众优势军力的夹击。

    站在下手的造物炼士这时道:“陛下,此事不若问一问陶上师,或许上师那里有办法?”

    熹皇犹豫了一下,在原地来回走了几步,最后用杖鞭一指造物炼士,道:“你亲自去,将我们的难处说给陶上师知晓,不过若是陶上师那里不愿,那就算了。”

    造物炼士躬身领命。

    他从帝舟出来,未有乘坐飞舟,而是全力鼓动自身灵性力量飞遁,只是两天之后就来到了阳都城外的大平原上。

    在找到下方的大阵后,他收摄力量落了下来,降落在阵台之前,对着正在那里布阵的张御一礼,道:“陶上师有礼。”

    张御停下动作,道:“可是皇帝那里有事么?”

    造物炼士道:“正是,在下此回正是奉陛下之命而来向上师求助的。”他将事机原委交代了一遍,又拿出每一枚晶球,渡入灵性力量后,上面便显现了那一片迷雾。

    他指着言道:“上师,此雾气让我方诸人都是束手无策,不知该是如何破解。”

    张御看了一眼,眸光微微闪动。过去片刻,他收回目光,从容伸指一点,一道光芒落下,化为一道符箓,他道:“你回去之后,只需将此符在雾气前展开便好。”

    造物炼士伸出双手,小心将这符箓接了过来,收妥之后,对他行有一礼,便再是纵空飞起,往前线归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