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暴露放荡的娇妻|霸道男主甜宠女打屁股

2021-05-07 16:01:4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战场上,数千人齐声高呼“代王死了”,那是什么声势?

这一刹那,阳光破晓而出,金色的朝阳铺洒大地。

城墙内外,一切喧嚣都仿佛成了这个整齐声音的陪衬。

 战场上,数千人齐声高呼“代王死了”,那是什么声势?

    这一刹那,阳光破晓而出,金色的朝阳铺洒大地。

    城墙内外,一切喧嚣都仿佛成了这个整齐声音的陪衬。          

    鲜血、利刃、脱落的砖石、倒下的尸体……堆积而成的残酷而宏大的画面,也似乎因此而有了瞬间的定格。

    满场皆寂,唯有“代王死了”。

    代王,真的死了吗?

    这大概已经不重要了。

    事实上不管代王死没死,打他从战车上跌落下来的那一刻起,他在无数反军心中就已经等同是死了。

    哦,不,还是有其它声音的。

    付子恒还在战车上高声疾呼:“殿下还在,靖军欺人,诸位同袍不要被骗,快回援,速速回援!”

    但他一个人的声音又怎么可能跟数千禁军的齐声高呼相比?

    就算他喊得声嘶力竭,前方城墙上下的反军将士也不可能听得到。

    城墙上的反军此时已经分成了两个极端。

    一种是心气已失,经过一夜疲战,再听到“代王死了”的声音,此刻便再无法支撑下去的。

    另一种却要凶悍得多。

    代王的失陷非但没有使他们放下手中武器,反而激起了他们背水一战的决心。

    反军方面有几员将领冲阵在最前方,他们也因为“代王死了”而呆滞了片刻,但他们又很快反应了过来。

    立即就有人高喝:“没有退路了,兄弟们,拿下汴京,为殿下报仇!”

    还有人通红着双眼吼道:“冲!他娘的,冲进皇宫,杀了狗皇帝,换咱们坐这大好江山!”

    “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大靖气数已尽,杀啊!”

    “杀——!”

    “杀了狗皇帝,咱们自己做皇帝!”

    “哈哈哈——”

    畅笑声戛然而止。

    此人在连杀十数名靖军兵士后,被一名靖军将领一锤砸破后脑勺,当即倒地殒命。

    这足够使人热血沸腾的呼喝终究不过是反军最后的辉煌。

    不是每个人都有百战不殆的勇气,反军中精锐自然也有,可实际上真正的精锐却早在最开始与太子的短兵相接中就被屠杀大半了。

    当时的太子何等神威不凡,他带着两万禁军出城,当真是有横扫六合之势。彼时敢于冲杀上来与他正面对抗的,无不是反军中的精兵悍将。

    这些精锐当时死得最多。

    还有最开始代王为了在城头射杀太子,还曾下令神臂弩二次齐射,那次齐射是不分敌我的。

    后来神臂弩失误,又砸死反军中大片精兵。

    如此几次三番,大半的反军士兵心中那口气其实就已经丧失了。

    只是太子忽然出事,靖军士气大丧,才使得反军方面又打起精神重占上风。

    如果接下来一切顺利倒还好,打顺风仗嘛,谁不是越战越勇?

    打破汴京城门,打开御街通道,冲进皇宫,绑了昌平帝,从此改朝换代,改天换地,岂不快哉?

    只可惜横空又杀出宋熠这样一个变数,再次打散了反军的士气。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鼓而衰,三鼓而竭。

    反军中,敢于拼杀到最后的终究是少数。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最英勇的将军都未必还能指挥得动自己的兵。

    一个反军士兵扔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又一个反军士兵扔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还有一个反军士兵双膝一屈,伏跪在地,忽然就嚎啕大哭起来。

    此前神臂弩失灵时带来的画面再次重演。

    历史仿佛成了一个环,被困在里面的,谁也逃不掉。

    战场上再次出现了奇怪的分裂,大战场又被分割成了三片情况各不相同的小战场。

    城墙处,放弃抵抗的反军士兵最多,他们或哭或跪或茫然,靖军有反应快的,又深恨反军杀死太多同袍的,直接就奋起余力,提刀砍杀。

    但很快,城墙上还留存的几名靖军将领就开始喝止军士们继续屠杀这些放弃抵抗的人,改而组织他们统一收缴兵器,俘虏敌军。

    他们当然也恨反军,可反军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在呢,这要是一味杀下去,再杀得反军脾气上来,改而拼死反击,那算谁的锅?

    谁都不傻,战果就在眼前,他们本来都以为自己守城不利,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好在上天终究还是眷顾大靖的,关键时刻来了“大同太原”两支援军。

    此时还不把握时机扩大优势,又待何时?

    而城门洞那边的情况与城墙这边却又不同,因为门洞宽度有限,长度又深,城门洞里边与外头的世界就自然形成了一定的分割。

    门洞内厮杀激烈,即便外界“代王死了”的声音喊得再热闹,门洞内的两军却都早已在搏命中深深纠缠在一起。到这种程度,两方都只能继续杀,谁也停不下来。

    至于最外围的战场上,宋熠与韩元带来的六千禁军与代王的数千亲卫也在激烈交战。

    毕竟能被代王留在身边做亲卫的,必然都是对他最忠心的一群人。

    大多数亲卫虽然一时心怯,可在几名亲卫统领的指挥下,倒也没有全盘崩散。

    只是宋熠这边有个行为十分可恶。

    一般两军交战,杀得兴起的往往也就是喊一些诸如“冲啊”、“杀啊”之类的,或者是在战前来些口号,比较特别的比如大秦帝国的“赳赳老秦,共赴国难”,那一般也只是在战前喊。

    谁会像宋熠这边的禁军们似的,都已经交战上了,还不停地齐声呼喊“代王死了”呢?

    这要不是事先有交代,谁能喊得这么整齐,这么损,还这么没完没了?

    可见是有个阴险的家伙,老早就在打着代王的主意了。

    “代王死了”这四个字,简直都要成为魔咒。

    代王亲兵们被喊得心浮气躁,心虚气短。

    宋熠一边的六千禁军则一个个都喊得热血沸腾,杀意毕现。

    此消彼长之下,原本还有来有往的厮杀逐渐变成了宋熠一方禁军对代王亲兵一面倒的屠杀。

    正如这支奇兵来时迅疾如风,当两军相接,他们杀败敌军,其速度也快如疾风闪电。

    随着又一声“代王死了”响起,代王的战车终于被纵横四射的火油箭烧透。

    熊熊火光中,一地残尸,最后剩下的数百名代王亲兵或呆立不动,或扔下手中武器。

    一名反军将领举刀横在自己脖颈上,悲呼一声:“殿下,末将不忠!”

    双臂向内一收,这刀便割下了他自己的头颅。

    一腔热血,洒落于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