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别人睡过2年b会变大吗|下面夹住h

2021-05-07 16:04:5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血主将封印解开之后重新封印的时候,将自己的神魂烙印打入其中。

只要叶凡杀了血主,或者血主自己燃烧生命本源死去,封印都会破碎。

摄魂海蟒是他威胁叶凡的东西,交给

  血主将封印解开之后重新封印的时候,将自己的神魂烙印打入其中。

    只要叶凡杀了血主,或者血主自己燃烧生命本源死去,封印都会破碎。

    摄魂海蟒是他威胁叶凡的东西,交给了叶凡,叶凡在杀他,他怎么办?          

    天道誓言对叶凡可没有用处。

    所以,他必须留下神魂烙印,若是叶凡不同意他留下神魂烙印,那就鱼死网破,这是血主的底线。

    “拿去。”

    血主一挥手,摄魂海蟒飞出,激射而至落在叶凡的手上。

    叶凡接过摄魂海蟒,接着将摄魂海蟒收回天帝界。

    一挥手,近五十亿修士皆慢慢分开,黑压压的人群整齐的朝着两边散去,无穷无尽,绵延数千里。

    五十亿这个数字凡人很难想象,肉眼看去,是看不到人群的边际的。

    这还是神灵,天上地下,无处不在,若是全部在地面之上,看起来会更为壮观。

    一挥手,便号令如此多的修士整齐的散开,这就是人皇的威严。

    也就是神灵,传递消息的速度快的惊人,换成凡人,主帅一挥手,传播消息在五十亿人之中,也要足够长的时间。

    血主带着风清月,秋浩等一群修士很快离开。

    与叶凡擦肩而过的时候,血主停下身形。

    “斩去了魂源印记,我想要变强,只有将你吞噬。

    而我本就重伤,实力的提升必然不如你,所以,想要吞噬你,这场浩劫是我唯一的机会。”

    说到这里,血主慢慢转过头看向叶凡:“我会尽全力覆灭天苍界。

    我会让你,也让风主眼睁睁的看着世界在我的手中毁灭。”

    “你只是我与风主的邪魂,一个心魔衍生的产物,也配在主魂面前乱吠吗?”

    叶凡转头看向血主,“还有什么手段,我等着。”

    “哈哈,哈哈哈哈,主魂?”

    血主的脸色变得狰狞无比,显然,主魂,分魂对他的刺痛最为深刻。

    “邪魂,本就是修士的另一种性格面,修士突破帝主的时候,另一种性格面的你就会出现。

    人,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自己丑恶的一面,所以邪魂的说法应运而生。

    你们所说的邪魂,不就是你们自己吗?

    凭什么,你们以为坏掉的那一面,就不是你了?”

    血主反问道。

    “道心遭受考验,我可以做出我的选择,我选择善,恶便应该被压制,我选择恶,善就会被隐藏。

    凡人,遭受变故的时候,会怀疑自己选择的善,恶是错的,从而变成对立的一面。”

    叶凡淡漠道,“这本没什么错,修士同样如此。

    但是当我们突破帝主之境的时候,另一面却会以一个独立意识淡声,并且隐藏于我们内心深处。

    这,不是我们的另一面,这是心魔滋生的独立个体,因为你已经从完整的魂魄之中分离出来。

    这,是劫,是大道之劫。

    斩去邪魂,斩的是劫,邪魂噬主,便是渡劫失败。

    心魔衍生的产物,也想有独立的人生,你们,也配。”

    毫不客气的嘲讽,叶凡没必要在意血主的情绪,以为他们是绝对的对立面。

    人本就有两面,苏重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初帮助苏重灼烧邪魂的时候,叶凡发现苏重根本没有邪魂。

    他思考了很久,他一开始认为邪魂是可以融合的,邪魂其实就好比自己的另一面。

    但是很快,他推翻了自己的理解,因为如果邪魂是自己的另一面,那么恶人的邪魂应该是善才对。

    实际上,他查阅了很多信息玉简,发现任何修士,无论是正道修士还是魔道修士,甚至是至邪修士产生的邪魂,都是恶的一面。

    都是将欲望放大的一面。

    这就是最不合理的地方。

    所以,邪魂根本就不是人的两面之一,邪魂,是心魔脆生的邪恶魂灵,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吞噬主魂。

    善良的魂魄会选择跟主元神融合,唯有邪恶自私的魂魄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吞噬主魂,故而,帝主邪魂每一个都是恶的一面,根本不存在善的一面。

    这是大道之劫,修行者修行遇到的劫难很多,并不仅仅是雷劫,这种心魔劫,比雷劫更可怕。

    苏重不是没有邪魂,苏重是依靠自己顺利的度过了心魔劫,他体内压根没有邪魂产生。

    心魔劫本就有人能够顺利度过,这与资质无关,与一个人一生的经历以及道心的坚固程度有关。

    血主冷哼一声,接着带着风清月等人离去。

    风清月看了叶凡一眼,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风家,是风主一手葬送的。”

    叶凡突兀道。

    风清月突兀停住,她惊愕的看着叶凡:“我哥哥不会如此。”

    “他活着,昊天圣主操控不了风家,他死了,以风家在两族的地位,若是被昊天掌控,天苍危矣。

    他没得选。”

    叶凡淡声道。

    “昊天圣主?”

    风清月停下脚步,她想到了当年风家变故。

    风家,真的是风主一手葬送的吗?

    风清月的双手颤抖,她因为复仇而存在,可是,若是风家的灭亡是风主所为,那她该向谁复仇?

    “风主不知道风家哪些人为了飞升,已经成为了昊天圣主的信徒,但是,他一定会死去,所以,他只能将风家一同葬送。”

    叶凡接着道,这些是他从魏无阳的口中得知的。

    “不,绝不可能,你骗我,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而且,我哥哥举世无双,他怎会提前料到自己一定会死去,又怎会提前布局葬送风家?”

    风清月美目之中,皆是不可置信。

    “就算你是哥哥转世,我也决不允许你如此诋毁我的哥哥。

    风家是他的家族,他的妹妹,他的父母,他的亲人都在,他如何能够狠心葬送我们所有人?”

    风清月怒斥道。

    叶凡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他无法理解当年风主的心情,因为换成他,他无法亲手葬送自己的父母亲人。

    “因为他的父母已经被昊天控制。”

    血主突兀道,血红的双目之中却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痛苦,“亲手葬送自己的父母,呵呵呵,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之中,血主飞掠离开。

    众多血魂族纷纷跟上,唯有风清月一人留在原地,双目无神,身体颤抖不已。

    叶凡看着血主,那双眸子之中的苦痛,他能够捕捉到,即便是邪魂,血主依旧有风主的记忆,他依旧会有那种苦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