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朋友半夜用黄瓜折磨我_奶真大小浪货 司机

2021-05-08 08:44: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钢铁大地”没有回应高文的起航者信号,这空洞的躯壳按照既定程序运行着,如过去的时刻表一样,在神国边境停留了片刻之后便开始重新退回到黑暗混沌的深处—&mdas

“钢铁大地”没有回应高文的起航者信号,这空洞的躯壳按照既定程序运行着,如过去的时刻表一样,在神国边境停留了片刻之后便开始重新退回到黑暗混沌的深处——这巨兽体内传来了古老引擎或其他某种推进装置的低吼,半透明的能量护盾变得比之前更加凝实厚重,无边无际的沙尘云海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随着“飞船”的渐渐下沉后退,那些涌动的沙尘开始在众人头顶合拢。

    梅丽塔抬头看向战神神国的方向,那片被黄昏天光笼罩的死寂之城漂浮在一片不断崩解的云海之上,诺蕾塔等人仍然站在边境注视着这边,而沙尘云雾已经从四周聚拢起来,远方的面孔在云雾中渐渐变得模糊——她用力挥了挥手,远方的人影也跟着挥了挥手,随后满天的云海便充斥了所有人的视野。          

    “我们开始‘下沉’了,”高文沉声说道,他抬起头,看着那层昏黄的云雾在护盾外面越来越厚重,周围的光线也随之愈发暗淡下来,“接下来我们将和我们所熟知的世界失去联系,进入一个凡人从未造访过的领域——多加小心。”

    “在踏入战神神国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踏入凡人未曾造访过的领域了。”一旁的丹尼尔微微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而站在丹尼尔身后的玛丽则紧紧抓着自己手中的短法杖,看上去有点紧张,却又有点对着未知事物的期待和兴奋。

    高文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年轻的女法师一眼,微微点头。

    随着丹尼尔的精神状态越发好转,这个曾经唯唯诺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的姑娘现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连她自己恐怕都没有意识到。

    来自上方的“天光”正在愈发昏暗下来,随着这艘钢铁巨舰越发向着深处下沉,那层厚重的、由大量沙尘和云雾混合而成的云海就越是如同夜幕般黑暗——而随着护盾外的黑暗越发浓重,“钢铁大地”上的某些自动系统启动了,更多的灯光开始出现在高文等人的视野中。

    这些漂浮在半空的、仿佛路灯一样的光球分布在由不知名合金铸造而成的道路两旁,它们并不能让这里亮如白昼,却足以让人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这地方曾经应该是有人的,”莫迪尔看着那些随着“天色”昏暗而自动启动的灯光,若有所思地说道,“机器不需要这种路灯,只有人才需要。”

    “我们离开那片‘云海’了。”维多利亚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目光捕捉到了护盾之外的景色变化——虽然那外面已经黑暗的如同夜幕,但超凡者强大的视力仍然可以从一片黑暗中分辨出那些模模糊糊的“风景”,她看到一片翻涌的云雾正在护盾之外飞快远离,云雾深处有着肉眼几乎难以分辨的暗淡黄光,那是正在迅速远离的战神神国以及“神国逸散区”,而在那模模糊糊的云团之外,漫无边际的黑暗和混沌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

    启航者留下的钢铁巨舰坠入深海,而且还在不断下沉。

    “我们现在已经离开物质世界了是吧?”琥珀有点紧张地看着那层护盾外面的情况,忍不住抱着胳膊小声嘀咕道,“我怎么感觉有点冷呢……这层护盾里面真的能维持适宜生存的环境么?”

    “周围的温度没有变化,你是在自己吓自己,”高文看了这个胆子不大的联盟之耻一眼,“至于物质世界……我现在已经越发不确定什么是物质世界,什么是元素或者精神世界了。”

    他皱起眉头,目光看着护盾外面那无尽深沉的黑暗,而在那黑暗之中,又仿佛漂浮着无数的几何线条,无数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混沌物质或“斑块”:“你们看到那些东西了么?那些好像漂浮在黑暗里的‘实体’——我们刚才穿过了其中一个格外巨大的‘团块’,但我们脚下这艘‘船’好像完全没有和那东西产生交互,就像穿过一个影子……但按照弥尔米娜的说法,那些漂浮在黑暗中的‘物体’理应是可以被触碰的‘实体’……”

    琥珀顿时瞪大了眼睛:“船?你说我们脚下这玩意儿是一艘船?”

    “我想不到更合适的称呼——‘钢铁大地’只能用来描述它的上层,而这东西整体的结构和运行方式明显不是一座岛屿,它是起航者留下的某种……‘航行道具’,所以我认为它是一艘船——尽管这艘船的规模大了点,大的超乎我们想象。”

    高文慢慢说着,带领众人向着脚下这条钢铁道路的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感知着周围的能量流动,同时仍然在不间断地尝试着呼叫这里可能残留的“起航者系统”。

    “如此巨大的……‘船’……”年轻的女法师玛丽咽了口口水,带着一丝敬畏看着眼前不断向远方延伸的合金甲板以及那些建造在甲板上的古老设施,这来自乡下的姑娘在适应了帝都的生活之后一度认为自己也算增长了见识,哪怕不如导师那么博闻广识,至少也算是个合格的法师了,但现在她才突然发现,原来在自己的认知之外,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如此多难以想象的东西。

    梅丽塔听到了玛丽的低声惊叹,她只是淡淡地笑着看了对方一眼:“起航者还能造出更大的东西,大到连我们巨龙都感觉无法想象。”

    高文笑了笑,摇头不语:是啊,起航者造出来的庞然巨物确实超乎想象……见过环绕整个星球运行的环轨空间站么?

    一片巨大的阴影突然从黑暗中浮现,带着无声的威压出现在钢铁大地的护盾上空,它看上去像是一节漆黑的圆柱——虽然在黑暗中看到另一个漆黑的东西听上去有点诡异,但高文一行人确实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这种“混沌团块”的轮廓和运动轨迹,它从黑暗深处飘了出来,一边旋转一边和众人脚下的这艘“巨舰”相互穿身而过,没有带来丝毫的震动,也没有在黑暗中产生任何涟漪。

    “又一次……我们和这种混沌中的‘实体’擦身而过,”卡迈尔沉声说道,他头颅位置的两点光芒微微闪烁,显示着他正陷入思考中,“看来我们脚下这艘‘船’采用了某种未知的技术,可以避免自身和混沌中的‘实体’发生交互……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人能解答卡迈尔的疑惑,身为巨龙的梅丽塔也不能,但高文却突然再次想起了弥尔米娜在报告中向自己提起的那些事情,那些关于物质和非物质之间的模糊边界、精神和实体之间相互转化的事情——他仍然无法洞悉这件事背后的奥秘,但模模糊糊间,他觉得发生在这“世界底层”的诸多诡异现象一定与弥尔米娜所看到的事情有着某种联系。

    一百八十万年前的起航者们……必然已经洞悉了这些奥秘,并将其转化为了可控的技术,眼前这艘能够在深海中航行的巨舰恐怕就对此有所应用。

    “话说那些在黑暗中漂浮的‘物体’到底是什么东西?”琥珀仰着头,满脸好奇地看着那些从护盾外面不断飘过、在黑暗中不断浮现又消失的混沌团块,“看上去也不像是神国外面漂浮的那种残骸——那些残骸虽然奇形怪状,可大体上还是能看出色彩和原本形态的,但这些黑色的几何体……有一些给人的感觉好像甚至不符合……”

    琥珀皱了皱眉,在继续描述的时候显得有些卡壳,高文却知道她想说什么,随口接了下来:“不符合几何常识……不应该存在于现实世界,是吧?”

    “神权理事会的高级顾问们对这些东西的本质也没有统一的看法,”一旁的卡迈尔沉声说道,“他们猜测这些‘混沌漂流物’可能是更加古老年代的思潮碎片,关于它们的历史已经彻底淹没在岁月长河中,甚至连最古老的龙神都不知晓其由来,在漫长的遗忘和变异中,上古年代的回响便化作了这些在深海中飘荡的无形之物……但另一种猜测则认为这些东西并没那么古老,认为它们也是这个时代思潮映射的一部分,只不过其映射逻辑并不符合我们已知的规律……”

    “……我们对这里的诡异存在还知之甚少,”高文轻轻叹了口气,随后看向卡迈尔,“你能定位到之前送到这里的那个探索者魔偶么?”

    “是的,它虽然处于待机状态,但一直在向外释放微弱的魔力信号,我能感知到它就在前方的一条通道下面,”卡迈尔点头说道,“我记忆了魔偶回传的路线图,有一条路线可以进入这艘‘船’的内部……虽然从‘深度’上看,那还远远没有达到这艘船真正的‘核心’。”

    高文点了点头,示意卡迈尔在前方带路,整个探索队伍继续向着这片“钢铁大地”的深处走去。

    而与此同时,这艘可能已经持续运行了一百八十万年,肩负着神秘使命的古老舰船则继续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混沌空间中“航行”着,视野中没有有效的参照物,没有人知道这艘“船”飞得有多快,潜得有多深,只有那些不断从护盾外掠过的、诡异混乱的阴影提醒着众人,他们脚下这片“大地”并非固定不动,而是一直处于航行状态。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晃动突然从脚下传来,正朝着某个通道入口走去的探索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琥珀一脸紧张地看着四周,嘴里飞快地小声比比:“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卡迈尔抬起手在半空中绘制了几个简单的符文,片刻之后便低声说道:“……我们正在减速,以及……‘上浮’。”

    他话音未落,一片非常朦胧的微光便突兀地出现在这片“钢铁大地”的斜上方,在无边无际的黑暗混沌中,这一缕微光显得格外醒目,格外突然!

    所有人都瞬间提高了警惕,防备着黑暗中冒出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物来,高文则紧盯着那一片朦胧的微光,他心中泛起了一些隐隐约约的猜测,而随着那微光越来越近,一些围绕着微光运行的、支离破碎的漂浮物渐渐从黑暗中凸显,他心中模糊的猜测逐渐得到了证实。

    承载着众人的巨型“舰船”开始朝着那片微光“上浮”,并在这个过程中巧妙地规避了那些在微光周围环绕运行的残骸碎片——亦或者是那些残骸碎片中所残存的“回响”感知到了某种极度危险,提前躲开了舰船上浮的轨迹——只过了片刻功夫,那片朦胧微光中的景色渐渐清晰起来,而在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之后,众人渐渐瞪大了双眼。

    那是一片陆地,一片沃土,一片漂浮在黑暗与混沌深处的繁茂庭园,一层光膜包裹着仿佛球泡一般的空间,空间内春光明媚,繁花盛开,有数不清的奇珍异果高挂枝头,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神木的枝丫,又有肥沃的土地起伏延绵,土地上盛开着人世间所有的花朵,两条大河穿过沃土,流入一座巨大的花园,那大河中流淌着蜂蜜与美酒,在天光下泛着淡金色的光彩。

    而在那花园内,流淌的大河旁边,长着翅膀、形似小精灵的奇妙生物正在忙碌地制作着美食佳肴或精美的饰品,她们将制作完成的东西奉献给花园中央的一张长桌,那长桌极为宽阔,周围坐满了欢笑的宾客,而在那长桌的尽头,则又有三道美丽的身影——她们有着鹿一般的下半身,上半身却是绝美的女性,她们戴着花叶与草编织成的花环,长长的金发如瀑布般垂在身前。

    她们……或者说“祂们”,正在招待长桌旁的宾客,这场盛宴似乎才刚刚开始,却又好像已经持续了十个千年。

    在黑暗混沌中航行的上古舰船渐渐靠近了那片漂浮在虚无中的“乐土”,无数探测装置悄然启动,数道灯光也照射在那层薄薄的光膜表面,然而花园中宴饮的圣灵们对此视而不见。

    “那是……”琥珀抬头指着以倒悬姿态漂浮在护盾外面的那座“花园”,瞪着花园中的风景,目瞪口呆。

    此刻“钢铁大地”已经极为靠近那片“乐土”,甚至比在战神神国边界悬停时还要更近得多,而以探索队伍成员们的目力,完全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片花园中的盛宴。

    “……丰饶三神的神国,”高文沉声说道,“显然,这是新的‘一站’。”

    他的话音落下,一旁的莫迪尔眨了眨眼,似乎正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新的异变陡然发生!

    他看到笼罩在头顶上空的护盾突然闪烁了一下,一层额外的、淡蓝色的屏障随之展开,而在这层新出现的护盾外面,那漂浮在黑暗混沌中的“丰饶神国”瞬间变了一副模样!

    照耀着沃土的“阳光”变成了一片惨淡昏暗的血色残阳,肥沃的土地覆盖了一层衰败的腐烂泥沼,从土地中生长出来的是锈迹斑斑的镰刀与狰狞扭曲的枝干,污浊的血液在大河中流淌,奔涌着注入衰亡枯萎的庭园,肿胀腐烂的怪物不断从那血河中捞出可怖的残肢腐肉,把它们送到遍布荆棘的长桌上,那长桌两旁挤满了瘦长干瘪的怪物,饥饿而疯狂地撕扯着长桌上的血肉,甚至撕扯着自身干瘪的肢体——而在长桌的尽头,三个扭曲狰狞的身影正静静地注视着这场已经持续了万年的盛宴,祂们身上的花环变成了荆棘,绿藤化作了透骨而出的锁链,那锁链向着无限远处延伸,仿佛一直延伸到了神国的尽头,已经腐臭的血则从祂们被锁链穿透的躯体中不断流淌滴落,汇入庭园血河之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