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他弄的我欲仙欲死

2021-05-08 08:48:1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在杨素的眼中,李鸿儒除了运气好,命特别硬。

若是战场上有一百人去厮杀,只能存活下来一个,杨素觉得那个人大概率是李鸿儒。

从毛头小子到现在,李鸿儒这一路并非顺风顺

  在杨素的眼中,李鸿儒除了运气好,命特别硬。

    若是战场上有一百人去厮杀,只能存活下来一个,杨素觉得那个人大概率是李鸿儒。

    从毛头小子到现在,李鸿儒这一路并非顺风顺水。            

    但对方存活了下来,甚至还存活得很好。

    太子谋逆爆发时间在即在,但李鸿儒就是在最后时间点跳了出去。

    甚至于对方还是唐皇亲自点名前去的西天竺之地。

    待得李鸿儒从天竺回归。

    金銮殿,唐皇私问。

    李鸿儒这两关都淌了过去。

    眼下只剩下最后一关,若是唐皇再度前去句骊国,李鸿儒能成功推脱,这小伙的难关便会齐齐度过。

    有自己的提醒,杨素觉得李鸿儒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往昔不乏和李鸿儒合作,诸多事情有惊无险,最终齐齐平安。

    杨素觉得李鸿儒的命很硬。

    若是按命格推理,李鸿儒的命格极为硬,很可能具备压制他命格的可能。

    “您不能来辅助我呀!”

    李鸿儒大叫。

    他才不要什么杨素的辅助。

    这位大佬的能耐很强,但耐不住气运不足,干什么事情容易翻车。

    魏王和承乾太子的境遇就摆在眼前,李鸿儒觉得自己没法不引起警戒。

    他可以和杨素交往,甚至搞点普通的合作,但李鸿儒压根不想被杨素辅助干大事。

    杨素这是想投资在他身上,依靠他捞取所需的气运之力。

    李鸿儒连连摇头。

    他不想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你可以的”杨素道。

    “我不行!”

    “你这是看不上我!”

    “你说的……我现在给予不了你啊!”

    李鸿儒一句‘你说的没错’刚想脱口而出,但看到杨素捏着的瓷瓶,嘴巴上又硬生生的改了过来。

    “这百草丹的方子都在我脑海中啊,若是没了这些丹,估计这世上的百草丹就要绝种了”杨素皮笑肉不笑道。

    “您能不能换一个人祸害”李鸿儒低声道:“图谋气运的事情有点大,我怕支撑不住你。”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百二秦关终属楚”杨素兴致勃勃道:“何况你我皆能活很久,什么事情都能慢慢图谋!”

    “我有点怕活不了那么久!”

    若非此时还在长安城中走不开,李鸿儒都想跑去黔州祭奠承乾太子一番。

    只是短短两年,曾经的上司太子就没了。

    这是让李鸿儒极为伤怀的事情。

    但承乾太子就是前车之鉴,李鸿儒此时对杨素极为警惕,并不想让对方辅助。

    他已经很衰了,压根不想被更衰的人影响。

    李鸿儒寻思着自己什么时候沾点气运,而不是被杨素推着前去沾点气运。

    “反正我跟定你了”杨素兴致勃勃道:“你往昔就没少让我帮衬,一次次都活得好好的,以后肯定也能活得好好的。”

    “呵呵~”

    “你放心,我不会乱来,一切以你为主。”

    “您真找不到其他人祸害吗?”

    “那往上有了大成就的不合适,那往小的培养起来看不到希望……”

    杨素将李鸿儒此前的话吐口出来,这让李鸿儒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大的不合适,小的也难说,如他这种不上不下不大不小的对杨素而言倒是正好。

    “借着魏王的关系,我也在鸿胪寺挂了个荐官之职”杨素笑道:“咱们以后可以慢慢图谋发展,也算是荣辱与共了!”

    “我……我提前跟你说好,我不谋逆啊,你别往那个方向发展!”

    李鸿儒想了想,决定先警告杨素一声。

    瞅唐皇这死老婆又死儿子的惨相,李鸿儒对高位者压根就没兴趣。

    他只是想捞点好处。

    承乾太子忽然离去让李鸿儒心中空空荡荡的,全然没了方向。

    这无疑是李鸿儒看着成长的人,双方更是有不菲的交情,李鸿儒一直以来也尽心尽力。

    但袁守城一道‘改名’,将他从诸多事情硬生生摘了出去。

    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往昔诸多盘算齐齐落了空。

    虽然效力于大唐,但李鸿儒显然感觉自己少了一些什么。

    或许是奋斗的方向,又或是寄托的对象。

    他此时的思想有些问题,但无疑不会想着去搞造反等事情。

    “那就可惜了”杨素抿抿嘴道:“‘帝传三世,武代李兴’,这东土的天下确实说不定会涌出一些可能。”

    十余年前闹腾得沸沸扬扬的《秘记》事件,前两年又被人重新翻起。

    杨素显然也极为有兴趣,此时胡诌了两句。

    这让李鸿儒好一阵晃头。

    “您什么都别想”李鸿儒摇头道:“咱们搞点小气运就罢了,那种掉脑袋的事情肯定成不了。”

    “这倒是!”

    杨素一愣,最终也点了点头。

    不管他怎么图谋,又或通过什么手段占据某种大优势。

    但凡最后揭晓底牌,以他的状况大概率是输家。

    事情越大,他成事的可能就越低。

    在图谋大唐江山这种事情上,他必败无疑。

    这种帝王和高臣的气运不能拿,也不需要去做想。

    李鸿儒一番话将杨素一些小心思消弭得干干净净。

    “我西行通过泥婆罗国时,乘机要了德瓦王一桩好处,咱们合谋合谋,或许能从他们国度捞一点点气运!”

    李鸿儒想了想。

    若是能拿到大唐国库的赤鸟玄色阵旗布阵,他们确实有一些挪用气运的可能。

    泥婆罗国不大,也不算强。

    但有总比没有要好。

    依杨素的气运,李鸿儒觉得对方可以好好洗一洗。

    这不仅仅是帮杨素的忙,更是能避免自己被对方辅助拉下马。

    “嘶~”

    只是听了李鸿儒的话,杨素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谋夺气运这种事情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若非战争覆灭国度带来的强盛气运,也就新藩国臣服时才能沾边一些。

    夹杂在各大势力之中,谁家的国度也没可能随便对人低头。

    李鸿儒这不声不响之间就捣鼓了好处出来,杨素一时也忍不住有着惊喜,只觉自己这番选择果然没错。

    “你的命果然很硬,我现在终于放心了!”

    在长安城见到的都是糟心事,杨素躺在王福畴的府邸中,只觉这两年终于听得了一桩好事。

    摆弄风水阵法不是小事,看似简单,实则需要的能耐不小,泥婆罗国地远,能文善武的李靖老到要进棺材了,继承者侯君集被砍了脑袋,剩下的续接者有限。

    而朝廷够资格的文臣难于长途跋涉前往这个国度。

    此时朝廷还与句骊国有着交锋。

    短时间内,这桩好处很难有人抢走。

    甚至于朝廷很可能并不会在乎多这么一个偏远之地的番邦小国投靠。

    但对杨素而言,这就是久困在沙漠中的一口救命水。

    他目光有些灼热,只觉李鸿儒这小伙的运气相当好,也极为配合到他。

    这是他缺什么李鸿儒送什么,一切都做得堪称完美。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