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生娇踹2分30秒不间断:老板办公室打屁股调教

2021-05-08 08:49:5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邓神秀心里咯噔一声,像是受了万点伤害,怎么就忘了眼前这是个老宝荣了。

“原来是顶级玩家,告辞。”

邓神秀冲天抱拳,急急避走。

秦清喃喃

  邓神秀心里咯噔一声,像是受了万点伤害,怎么就忘了眼前这是个老宝荣了。

    “原来是顶级玩家,告辞。”

    邓神秀冲天抱拳,急急避走。          

    秦清喃喃道,“顶级玩家?有些意思,我可不就是游戏红尘的绝代风华么?”

    她伸了伸纤腰,打个哈欠,“应该不欠这家伙什么了。”

    …………

    回到家中,邓独秀直上阁楼,拽出震寰珠开始摩挲。

    自在飞鹰崖收集了大波怨气,震寰珠被重新激活后,邓独秀就觉得震寰珠生出了些改变。

    但变在何处,他也说不明白,他尝试着将清灵气送入震寰珠内,并没有引起什么异变。

    他正思索着,一声轻噗传来,有人翻墙入内。

    透过阁楼的气窗望去,见一个黑衣人怀里抱着个颇大的物件儿,蹑手蹑脚朝堂门靠近。

    “不好,火药包。”

    邓神秀下意识以为要糟,直接从气窗钻了出去,翻身才在院内落定,两枚岩心针刺出,正中黑衣人涌泉、关元二穴。

    黑衣人登时动弹不得,邓神秀挥手解开黑衣人面罩,露出个年轻版的吴孟达式的脸来,不是莫再讲又是何人。

    邓神秀收了岩心针,“莫兄这是唱的哪一出。”

    莫再讲却不说话,伸手从袖口掏出一枚枣,和一个鸭梨,将二物塞到邓神秀手中。

    随即,揭开了怀中的包裹,露出个大冬瓜,却不塞给邓神秀。

    这一顿骚操作把邓神秀给整懵了,“莫兄是说不出话来么?”

    莫再讲微微摇头,指了指邓神秀手中的大枣和鸭梨,又指了指自己怀里的冬瓜。

    邓神秀诧异地道,“枣,梨,冬,怀抱,莫兄可是要我早些离开淮东。”

    莫再讲眼睛一亮,比出大拇指道,“邓兄不愧是这世上罕见能和我们兄弟比拼智慧的存在,此事十万火急,刻不容缓。

    我哥不方便过来,只能我传消息。有道是,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我只能用如此隐秘的办法了。我相信,即便是我哥来,也绝想不到如此隐秘的办法,来通知你这个消息。”

    邓神秀被莫再讲秀懵了,你特么人都来了,又叭叭了一通,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还什么失臣、失身。

    “好了,多的我不能说了,此事只能隐秘进行,你知道就好,十万火急,务必明晚之前,离开……嗯……”

    话至此处,莫再讲指了指邓神秀怀里的大枣、鸭梨、冬瓜,似乎这样比直说出来,更符合他地下工作者的身份。

    随后,莫再讲翻出院去,消失不见。

    邓神秀放下手里的水果和蔬菜,在院中落座,陷入了沉思。

    莫再讲的举止虽然荒诞,但夤夜远来传讯,必定是得到了确凿的消息。

    可他为什么让自己早离淮东呢,还必须是明天入夜前。

    一定是大智分舵要有什么动作,也不对啊,圣辉会起事,应该是在明年,现在应该是风平浪静。

    明天,等等,明天是几号?

    啪的一声脆响,邓神秀一巴掌拍在腿上,他才想起来,明天晚上,就是雅娴师太举办祈福会的日子。

    当初,桑雨绮说雅娴师太希望和他联名作为祈福会的主办方,邓神秀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只因当时他手上事多,祈福会时间又很远,他并未深究。

    但祈福会的时间,和圣辉会要搞动作的时间,如此接近,他不可能不将两者往一起联系。

    越想,他越觉得这里面问题大。

    莫非桑雨绮背后的人,和钱少卿背后的圣辉会有勾结。

    上次飞鹰崖截杀,桑雨绮和钱少卿都蒙面行动,熟人对面不相识也是可能的。

    抑或是桑雨绮背后势力和圣辉会之间的接触,并非由桑雨绮和钱少卿完成。

    他仔细回溯上一世的历史,圣辉会祸乱淮东后不久,被董国公曹孟山剿灭。

    再后来没多久,曹孟山就裂土分茅,封了王爵,割据了两淮。

    “不对,圣辉会祸乱淮东,仅仅一个月就被董国公扑面,未免太快了。”

    前一世,他还真没关心过这个消息,此刻深思立时觉得这里面滋味大了。

    他稍稍整理了思绪,大概捋出些头绪:桑雨绮是董国公的人。

    圣辉会举事背后也有董国公推波助澜,圣辉会叛乱,尔后再被董国公快速扫平。

    明晚的祈福会就是动手的时候,祈福会的召开就是为了将淮东上流人物一网打尽。

    使得圣辉会起事的时候,整个淮东的指挥系统失灵。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出现,使得圣辉会的起事提前了大半年?”

    邓神秀默然无语。

    忽地,他又想到一件事。

    他曾听莫氏兄弟说过,因着流民冲散了飞虎卫的阵营,圣辉会在淮西的危局已经解了。

    那日他和楚狂歌一道正撞着乞活军劫掠流民,而乞活军正是董国公的队伍。

    再往深了想,淮西圣辉会人马被飞虎卫合围,关键时刻,董国公动用乞活军驱赶流民,冲散飞虎卫,恰好让淮西圣辉会的人马破围。

    这样一应证,圣辉会和董国公搅合到了一处,基本是板上钉钉了。

    “这下麻烦了。”

    邓神秀头皮发麻,闪身出门,直奔察举府。

    “你还没完了,都什么时辰了?”

    秦清是被人从被窝里叫起的,披了件短衫,一头墨发松松束在脑后,少了清冷,多了些俏皮可爱。

    “师叔,十万火急,随我去一趟静侣山。”

    有求于人,邓神秀嘴上抹了蜜糖。

    “这大晚上的,要作什么妖?”

    “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师叔说得有道理,我母亲现在就在贤福观,我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老人家。

    但师叔您知道,我这人油嘴滑舌惯了,怕母亲不信,还是师叔您的话有说服力。所以……”

    “算你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你迟早要坏事在你这嘴巴上。好吧,念在你一片孝心,我随你走这一遭便是。”

    “师叔稍等,我再去要一匹马。”

    说着,邓神秀翻身上了枣红马。

    “秦某出身寒微,勉强有一匹天马代步,就不劳你费心了。”

    秦宝荣一出,杀伤力惊人,邓神秀打马前行,秦清打个呼哨,一匹天马踏空而来,秦清晃身就上了天马。

    有千韧丝相助,秦清腾空上马的动作无比飘逸,仿佛凭虚御风。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