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子疼轻点|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医生

2021-05-08 09:03:1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皇帝陛下,忠王殿下派来的船队已经到了天津卫了。他们命人先一步送来消息,说是忠王殿下在马尼拉当地发现了大量银矿。从银矿中开采出来的白银可谓是质地优良。最为关键

 “皇帝陛下,忠王殿下派来的船队已经到了天津卫了。他们命人先一步送来消息,说是忠王殿下在马尼拉当地发现了大量银矿。从银矿中开采出来的白银可谓是质地优良。最为关键的是,这银矿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真如忠王殿下所说,那真是大明之幸,陛下之幸啊。”

    司礼监掌印太监韩淼眉开眼笑,对着朱由榔一阵吹嘘。

    不过他也有吹嘘的底气,毕竟从来报的人口中他得知,此番郑成功派来运送白银的船只足足有超过一百艘,且都是福船、广船体量的船只,能够装下的白银可想而知。          

    朱由榔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没有多少惊讶。

    因为他有后世的知识,知道马尼拉有大量的银矿。

    而郑成功下南洋,马尼拉又是必定会路过的地方。

    以郑成功的性格,看到当地福建、广东后裔被佛郎机人欺压肯定是看不过去的,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只是朱由榔没想到郑成功会把这一仗打的如此漂亮。

    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打的佛郎机人没有任何的脾气。

    接下来马尼拉的银矿也就理所当然的落入明军之手了。

    对大明来说,白银的大量流入当然是一个好消息。

    事实上,大明的白银流通虽然很畅通,但在总量上一直不是很理想。

    马尼拉的白银远渡重洋来到大明后就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忠王这次确实是立下了大功,朕心甚慰啊。”

    朱由榔捋着胡须在暖阁之中踱起步来,心情自然是大好。

    “陛下,忠王殿下还命人带回了一封奏报,还请陛下圣览。”

    韩淼十分恭敬的将一份奏疏送到了朱由榔的面前。

    朱由榔接过来展开看,确实是郑成功的亲笔手书。

    在奏疏一开始郑成功先是将如何夺取马尼拉,赶走佛郎机人说了一遍。紧接着郑成功又在奏疏中跟朱由榔分析探讨了如何经略南洋。

    在郑成功看来,南洋脱离汉文化圈的时间已经很久,甚至比西域脱离汉文化圈的时间还要长。

    这里有不少从广东、福建来的移民后裔。

    他们的数量虽然很多,但在当地却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这直接导致了明军实际控制这一地区的困难。

    所以郑成功建议由大明朝廷派遣一些读书人前往南洋,开办私塾普及汉文化。

    这个举动只能是由朝廷发起才有力度,所以必须是官府层面的。

    若是由个人发起很难形成合力。

    对此,朱由榔是比较认同的。

    文化认同这个概念其实在史学界是一直在提的一个观点。

    比起血缘认同,文化认同的范围更加广泛,也不会让人产生歧义。

    对大明朝廷来说,凡是认同汉文化的,凡是认同儒家经典的都可以吸纳到这个范围内。

    只要由朝廷官府在后面做推手,要做到这点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在于官府想不想做,或者说朝廷想不想做。

    说白了就是朱由榔想不想做。

    作为大明帝国的皇帝,朱由榔绝对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只要他的意志定下来了,所有人都会紧紧围绕着去办。

    尤其是大明刚刚光复天下,朱由榔的个人威望在这一阶段达到了顶峰,说是比肩太祖朱元璋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种时候由朱由榔提出派遣读书人前往南洋兴办私塾推广汉文化,应该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只是即便朝廷给出优渥的条件,那些读书人肯去到南洋教书吗?

    在这个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其实是对读书人的一个概括。

    但是只是针对科举入仕的读书人而言的。

    所以说读书只是手段,当官才是目的。

    在大明朝要想做官无外乎三种手段。

    其一就是县、府、院、乡、会、殿这六级考试一级一级的考上去。

    等到金榜题名中了进士理所当然的就能够当官了。

    这也是最主流的一条路,可以说是所有读书人梦寐以求的。

    除此之外,其实最主要的一条路就是走国子监路线了。

    国子监是大明最高等的官方学府,也是朝廷承认的唯一高等学府。

    国子监的监生毕业后可以入朝为官,只不过上限有限,一般不会超过四品。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国子监的监生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县学、府学推荐的学生。

    乍一听起来这都是尖子生,似乎很不错。但实际上,真正能够考的上科举的谁愿意留在县学、府学之中熬资历去混国子监的名额啊。

    那些愿意留下来的考生基本上都是一些屡试不中,落第次数太多以至于心灰意冷的。

    这些人知道自己再怎么考多半也不可能金榜题名,所以就退而求其次想要靠熬资历,熬到一个能够在国子监读书的机会。

    毕竟再怎么说国子监毕业之后也是包分配的,而且能够当上官就是一只脚踏入到了另一个阶层。

    至于官职大小高低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了。

    这种时候有官做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其实呢,这种心态也没问题,毕竟官宦阶层和贫民阶层是有本质区别的。

    先迈入这个行列,即便自己没有多大晋升空间,也等于是替子孙后代铺路了。

    这样子孙后代顶着一个书香门第,官宦之后的头衔,要想考中进士难度也下降了不少。

    除此之外,剩下的第三种就是荫蔽入仕了。

    说白了,就是一群官二代靠着父辈的荫蔽直接得到一个官做,既不需要考科举,也不需要国子监读书熬资历。

    听起来这很不公平,但没办法,这是维持封建王朝统治稳定的一项极为重要的手段。

    仔细想想就知道,能够荫蔽子弟入朝为官的一般都是三品以上的大员,哪个不是朝廷的重臣,哪个不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即便皇帝再能干,也不可能事事都事必躬亲,亲力亲为吧。

    总得需要一干心腹臣子去分忧,去替他做事吧?

    既然要让人家忠心替你做事,就要给到足够的利益好处。

    又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是不可能的。

    说白了就是一种利益交换,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