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宫少宠妻太凶猛全文阅读|和孕妇做的感受

2021-05-08 09:06:5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刘裕摇了摇头:“难道这世上,还真的有巫蛊邪术这些东西吗?不是装神弄鬼骗人的把戏?”

刘穆之苦笑道:“是不是骗人的把戏,刚才我们不都看到了么。飞蛊这东西我

 刘裕摇了摇头:“难道这世上,还真的有巫蛊邪术这些东西吗?不是装神弄鬼骗人的把戏?”

    刘穆之苦笑道:“是不是骗人的把戏,刚才我们不都看到了么。飞蛊这东西我见过,但长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见,大概,又是黑袍用了什么妖法邪术,才弄出来的东西吧。既然他能弄出长生人,鬼兵这种让人死而复生,形如僵尸,那弄出这个,也不算不可想象的事,只是,这回让他就这样跑了,实在是可惜啊。”

    刘裕叹了口气,转头对着冲上来的朱龄石说道:“俱装甲骑全部打退了吗?”          

    朱龄石点了点头:“用了大帅的战法,以大车挡住驰道,推行前进,即使是俱装甲骑也无法突破,再加上投石车和箭楼之上的远程打击,此战虽然艰难,但还是把敌军打退了,后面他们大概也是看到黑袍的偷袭失败,知道无力回天,于是撤离了,攻入我军后军的俱装甲骑有四个师,两万人,损失大约在一万两千左右,俘虏敌军四百余人,缴获战马两千余匹,甲仗军械无数,现在正在统计呢。”

    刘裕点了点头:“你们辛苦了,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战后军功评定的时候,把缴获的装备优先给宿卫军的兄弟们分。”

    沈田子嚷了起来:“凭什么?刚才他们可是最早溃败下来的,差点…………”

    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王妙音,收住了嘴。

    王妙音淡然道:“军功评定,事关公平,是首要之事,不必顾及任何人的面子,刘镇军,此事公平处置即可,如果司马将军他们真的败退,那还得按军法处置才是。”

    刘裕平静地说道:“谨遵皇后殿下的教诲。还有别的地方的战况吗?”

    诸葛长民这时候也走上了帅台,听到这里,连忙上前道:“右侧车阵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自早晨到现在,我军杀伤敌军大约有一万三千余人,俘虏三千余,我军伤亡在四千左右。因为我一时心急,打开车阵追杀敌军,导致给黑袍和那支虎皮骑兵钻了空子,杀到了这里,给大帅和皇后殿下造成了危险,甘当军法!”

    刘裕勾了勾嘴角:“黑袍诡计多端,但你也违背了我坚守阵形,不得擅出的军法,理当处罚,现在仗还没打完,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现在带上所有的右翼骑兵,敌军虎斑突骑留下的战马也拨给你,去追击敌军,尽量多有斩获,这样才能多减轻你的处罚。”

    诸葛长民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连声感谢,然后迅速地跑了回去。

    刘裕的目光落到了王镇恶的身上:“镇恶,你也回来了?从哪里来的?”

    王镇恶微微一笑:“我刚才去了左侧的车阵,协助孙将军和虞将军防守,敌军攻击左翼的是垣氏兄弟的汉军兵马,后面则是贺兰部,仆骨部和宇文部的骑兵押阵,之前战斗开始时,敌军的攻击重心就是在这里,三部骑兵轮流突击,还用上了火攻,结果在我们的八牛弩打击下伤亡惨重,后面虽然是佯攻,但那垣氏兄弟的几万汉军还是发了力的,只是我军左翼坚不可摧,轻松将之打退,现在他们的兵马已经都退走了,奉大帅的令,我军战士坚守岗位,没有出击。前后杀敌大约有两万四五千上下。我军损失不到两千人。”

    刘裕点了点头:“左翼打得很好,是这一战全军的楷模,那现在还有前锋那里的情况,刘冠军派人回报了吗?”

    一声大笑由远而近,远处一骑驰来,此人身高八尺有余,从头到脚的一身熊皮大麾,更是让他威风凛凛,他浑身上下,早已经一片血污,衣甲之上,还插着四五根断箭的箭杆,就连胯下的座骑身上,马甲之上也有四五枝箭插着,鲜血淋漓。

    这名骑士就这样骑着马,直冲上了帅台的楼梯,几个中军卫士想要上前阻挡,刘裕却笑着摆了摆手:“退下,不用拦他。”

    一阵血腥味道,伴随着浓烈的汗味和酒味袭来,王妙音也不自觉地瑶鼻轻抽了一下,却是那名熊皮骑士,奔上了帅台,战马在刘裕的面前,前蹄人立而起,而他也从马背上翻身而下,右手提着一个血淋淋地首级,就扔到了刘裕的面前,顺手掀起了自己的面当,刘敬宣那张满是横肉的脸显示在了众人的面前,而他那打雷般的大嗓门,更是震得所有人耳膜鼓荡:“寄奴,我阿寿幸不辱使命,燕军大将段晖首级在此,其余十余员将佐的首级稍后呈上,敌军百战甲骑,南境精锐,木甲机关,都被我们彻底打垮,现在阿粹和阿藩两位将军正率军全线追杀敌军呢。”

    刘裕笑了起来:“阿寿就是阿寿,果然是勇冠三军,这冠军将军的名号,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的了。”

    刘敬宣哈哈一笑:“只可惜,那慕容超和公孙五楼再一次提前逃跑,象段晖等悍将,是为了掩护这个南燕伪皇帝,而留下断后,力战而亡的,哪怕是敌人,我对此人都是敬佩有加。若不是为了持敌主将之首示众全军,激励士气,我还想给段晖留个全尸呢。”

    说到这里,他勾了勾嘴角:“而且,我看你们这里火起,还有喊杀声,虽然事前你就说不要管帅台这里,你会自己应付,但作为兄弟,作为部下,总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我自己带了几百亲卫先回来看看,顺便把段晖的首级也带过来,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

    刘裕笑道:“这战你们消灭的敌军,怕是不下三万了,要是事后评定战功,肯定是诸军之首,不过,还是抓紧时间尽量去追杀慕容超吧,如果能在此战把他击毙,那南燕就算是今天一战而定啦。”

    刘敬宣拍了拍胸口:“没问题,我亲自去。”

    他这一拍不打紧,身上的箭杆一阵颤动,中箭之处也渗出血来。可见,刚才的恶战,绝非他说的那么轻松,恐怕在斩杀段晖的过程中,也是身受重创了。

    刘裕的眉头一皱,转而四顾台下,只见诸多将士,几乎个个身上带伤,就连站在宿卫军中,换了一身皮甲的庾悦,也是灰头土脸,身上缠了几处伤带,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此战大家辛苦了,传我令,鸣金收兵,去临朐,吃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