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别吸痘痘了要尿了|和陌生人在水里做

2021-05-08 09:57: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人质交换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在上海时常都会出现。

交换的过程也并不复杂。

一共换回了四十个人质。

但其中并没有那个贺传聂。

按照李士

 人质交换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在上海时常都会出现。

    交换的过程也并不复杂。

    一共换回了四十个人质。            

    但其中并没有那个贺传聂。

    按照李士群的答复:

    贺传聂病重,无法行动,所以另外选了一个人质代替。

    等到贺传聂的病好了,立刻释放。

    多出来的一个人质,就当是他李士群奉送的。

    这一切,都在孟绍原的预料之中。

    贺传聂的病好不了了,李士群根本就不会释放他的。

    能够把韩燕云顺利的救出来就行了。

    第一次看到韩燕云的时候,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孟绍原问了一下,果然,她在上海的时候和孔令仪就是同学,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

    成了,就是她了。

    大小姐交代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了。

    不用再来上海了。

    孟绍原松了一口气。

    那些被释放的人质,也都是托了她大小姐的福,要不然哪有那么容易被释放?

    孟绍原打了电话给魏炳宽,让他来自己这里领人。

    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任务。

    可这就是有权阶层的特权啊。

    人家一个命令,整个上海区的特工都被给调动了。

    就是为了救她的一个朋友而已。

    换个其他人,能有这样的好命?

    “吃饭,吃饭。”

    孟绍原拍了拍肚子:“中午我得吃顿好的。”

    ……

    孟绍原吃了一大碗的面,配的是大肉和大肠。

    这一顿,吃的都快撑了。

    才回到总部,齐雪贞早就在那等着他了:“魏炳宽、顾西辰、贝祖贻来了,正在等着你呢。”

    嗯?

    他们三个怎么同时来了?

    又有什么重大事件了?

    要不然,这三个人不可能会同时出现在自己这里。

    “知道了。”

    孟绍原应着,进了会客室。

    “孟处长,你可终于回来了。”

    一看到孟绍原进来,早就在那等着的三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看着魏炳宽脸上,似乎还带着几分惊慌。

    出事了!

    孟绍原反倒平静地说道:“请坐,请坐,怎么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

    “啊,临时有事,临时有事。”

    魏炳宽踌躇了一会:“孟处长,这次释放的人质里面,有没有一个叫贺传聂的?”

    孟绍原的心里“咯噔”一下。

    贺传聂?

    他自己坐了下来,掏出了烟:“没有。”

    魏炳宽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每个人都是一脸的绝望。

    孟绍原清晰的捕捉到了他们的表情:“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人了?”

    “没事,没事。”身为中国银行的副总经理,贝祖贻有些敷衍地说道:“他是我们会计部的副主任,所以特意问下。”

    “一个副主任而已,又不是正的主任。”孟绍原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声。

    “是啊,是啊……”

    孟绍原看到三个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魏炳宽试探着问道:“孟处长,这个人呢,毕竟是会计部的副主任,知道银行里的很多事情,所以你看是不是能够再设法营救一下?”

    “银行内部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一些资金方面的,日特机构恐怕早就弄清楚了。”

    孟绍原淡淡说道:“营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就为了救一个韩燕云,已经动用了我的大量人力物力。”

    三个人不说话了。

    孟绍原抽了几口烟,忽然说道:“督查长,你这次,恐怕不是真的为了营救韩燕云吧?”

    “当然是,当然是。”魏炳宽略有几分慌张:“这是大小姐专门交代的任务,那是她的同窗好友啊。”

    “那就成了。”

    孟绍原冷笑一声:“你交代我的任务,我已经顺利完成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三位在这里休息一下。”

    他站起身作势要走,魏炳宽急忙说道:“孟处长……”

    “够了!”孟绍原猛的抬高了自己的声音:“你到底来上海是做什么的?督察长,监督上海银行业的血战?营救韩燕云?还是有别的特殊任务?

    不要把我当傻子,你不说实话,我什么事都帮不了你!”

    魏炳宽和顾西辰、贝祖贻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说道:“孟处长,请坐,请坐,我和你说。”

    孟绍原重新坐了下来。

    顾西辰这时开口说道:“孟处长,你还记得当初撤退物资的时候,有一批中央银行两千万银元的储备金吗?”

    孟绍原当然记得。

    为了确保安全,孟绍原奉命协助撤离这笔储备金中的一半一千万银元,这耗费了他大量的人力物力。

    为此,孟绍原还得到了来自重庆方面的嘉奖。

    “当初,为了让沪四行在上海顺利营业,我们准备了两千万银元的储备金。”顾西辰缓缓说道:

    “储备金是必不可少的,也是维持银行顺利运转的必备条件。骤然抽走了一半资金,对银行肯定是有影响的,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担心吗?”

    “你们还有一笔资金?”

    孟绍原脱口而出。

    “没错。”顾西辰接口说道:“卢沟桥事变之后,日人对我狼子野心毕露,我们也考虑到了未来局势可能有变,沪四行肩担维护国家金融之重任,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因此,我们在上海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孔祥熙部长和中国银行宋子文董事长都参加了此次会议。

    我们在会上考虑到了一切可能突发状况,包括一旦中央银行出现任何问题,沪四行该如何运转。

    在宋董事长的倡议下,由沪四行各出资二百万银元,作为秘密储备资金。这笔资金必须由沪四行董事长同时同意才可以动用。

    而直接对这笔资金负责的,则为孔部长和宋董事长,而在上海负责保管这笔巨额资金的,则为孔部长和宋董事长共同挑选的人选,韩任纯!”

    孟绍原一下就明白了:“韩任纯是韩燕云的什么人?”

    “父亲。”

    这一次,是贝祖贻回答的:“保管小组一共有八个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我为名义上的组长,韩任纯为副组长,具体负责。

    为了确保这笔资金秘密不会泄露,因此一切事物都由韩任纯全权负责,八百万银元藏匿地点,只有他知道。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不幸的是,就在上个月的时候,韩任纯以及他领导六名组员,全部身亡!”

    “什么,全部身亡?”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