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把干妈撒|两个按摩师傅一块玩我

2021-05-08 10:02:2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东西拿出来吧。”祝明朗说道。

这男贼人急急忙忙打开了他自己的乾坤袋,取出了一金钥匙来,颤颤巍巍的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尊者,尊者饶命啊!&rdqu

“东西拿出来吧。”祝明朗说道。

    这男贼人急急忙忙打开了他自己的乾坤袋,取出了一金钥匙来,颤颤巍巍的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尊者,尊者饶命啊!”

    祝明朗看着这金钥匙,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我的。”            

    男贼人愣了一下,随后又拿出了一把厚重的银钥匙。

    祝明朗想了想,开口道:“刚才看错了,金钥匙和这银要是都是我的,我有三柄钥匙。”

    男贼人也是通透的人,立刻交出了之前的金钥匙,随后也将那碧莹青铜钥匙给双手奉上。

    “我身上宝物不少,你为何偷这青铜钥匙?”祝明朗问道。

    “这青铜钥匙最值钱啊。”窃贼说道。

    祝明朗脸一黑。

    什么意思,看不上自己行囊中的其他宝物吗!

    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舌头就割了!

    “你知道这钥匙的来历?”祝明朗问道。

    “上尊,我说这东西是我祖传的宝贝,您会相信吗?”窃贼小心翼翼的说道。

    “得看你怎么编。”祝明朗道。

    “绝不是编造,绝不是编造,您要想,茫茫人海之中,我为何就盯上了您的宝物呢,而且您自己也说您身上有那么多宝物,怎么就偏偏偷走了这青铜钥匙……”窃贼急忙说道。

    窃贼现在其实也非常懊恼。

    原来对付并不知道这钥匙的来历啊。

    他一开始献出金碧钥匙,其实就是想要用这个来保命的,他以为对方也知道钥匙的事情。

    “好,你说说看。”祝明朗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给那位盲女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继续帮自己揉肩捏腿,哪知道盲女站在那一动不动,祝明朗望了一眼对方茫然的神情,这才意识到人家看不见,这才出声示意。

    盲女上前来,也不好怎么说话。

    她继续伺候着祝明朗,也顺便一起听这钥匙的来历。

    “曾经我凌松也是来自古老的仙家,但我本人志向不在修行,所以一直在红尘中逍遥,略懂一些仙家道术的缘故,日子过得还算逍遥。突然有那么一天,仙家亲族找到了我,将两柄残缺的钥匙给了我,然后告诉我还有一柄青铜钥匙,在白泽之域中。”凌松说道。

    白泽之域。

    这窃贼应该不可能知道自己才从白泽之域回来,看来他确实是知道青铜钥匙来历的。

    这家伙的话,有那么一点点可信度了,祝明朗挥了挥手,示意雷罚灵使没有必要发电了。

    “金碧之匙可以打开的那扇门是在更遥远缥缈的神州,银曦之匙是在我们北斗神州的龙尾山北部,碧莹之匙就是在白泽……”

    “等一下,等一下,你刚才说银曦之匙在哪?”祝明朗问道。

    “北斗神州啊……哦哦,现在神疆都还没有接壤,不能称之为北斗神州,但应该也差不多了。那龙尾山,其实是一座非常特殊的灵山,在玉衡与天枢之间,两座神疆都有一道特殊的地脉,那地脉犹如两条龙的尾巴延伸到虚空中,然后缠在了一起,而相互缠绕的位置,正是龙尾山,龙尾山不属于任何一个神疆,但又是每一个神疆极其特殊的位置,因为任何一个想要跨越神疆的神明,如果不想要被虚雾和虚海给折磨的话,都是要经过龙尾山的。”凌松说道。

    祝明朗眼睛已经放亮了起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龙尾山这么奇特,竟是各大神疆的纽带!

    “这龙尾山,我没有听说过。”祝明朗开始了套话。

    “尊者,各大神疆在很久远的时代就有着相同的神桥,只是这个神桥的秘密掌握在了七星神和他的亲信那里,民间和散神们都不懂得穿梭的方法,我们凌仙家年代比较久远,曾经也在天玑神疆中拥有至高地位,所以这个秘法一直都知道,我自幼不喜欢修行,喜欢游历,喜欢浪荡,如今七大神疆也就只有这天枢还没有怎么游逛了,其他都大致走了一遍。”凌松接着说道。

    “既然这银曦之匙可以打开龙尾山北面的某扇大门,那这龙尾山也非凡地,你最好说清楚来。”祝明朗说道。

    “确实,龙尾山并非凡土,将它称之为神壤仙山都不为过,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神明,想要踏上龙尾山都是不可能的,龙尾山缭绕着的雾霭,正是虚雾,就好像是一座独立的大陆疆界,反正我用了无数的办法,都没有能够进去,可是龙尾山上又似乎有不少人,那些人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些圣人大能,更趋近于一个人杰地灵的灵秀女子,后来我有去各神疆打探了解过,这龙尾山是某位神秘神明的仙府,其信奉者是一些迷失在各界大陆尽头的人,多数是女子,出于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与厌倦……有传言说,她们其实已经自刎了,魂魄在虚无之雾和虚无之海中飘荡,最后抵达了龙尾山,也有传言说,这些人确实选择了自缢,但在她们动手之前,虚无之海与虚无之雾中出现了一条神径,指引她们到达了龙尾山,从此与世隔绝。”凌松见这位尊者对龙尾山很感兴趣,立刻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祝明朗一阵头疼。

    怎么听上去,这龙尾山像是一个仙神级别的尼姑庵?

    凌松的意思,不就是那些已经厌倦红尘的女子寻求的一个避世之所吗!

    自己是审神的神明,收留这么多厌世女子干什么??

    不大对劲啊!

    但凌松说的,应该也不完全是虚假的。

    自己梦境里所看到的龙尾山,确实基本上是女信奉者,而且也被某种雾霭缭绕着,很明显是与世隔绝的。

    神明里面,大概只有自己这位正神,上任一年还不知道自己办公之地在何处。

    “行吧,看在你编得还蛮有意思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祝明朗对这位窃贼说道。

    “感谢尊者,感谢尊者!”凌松急急忙忙跪谢。

    “但你的双手,就别想要了。”祝明朗平静的说道。

    依照玄戈的法令,偷窃者人赃俱获,斩去一只手。

    祝明朗是神明,还是审判制订法律神明的神明,斩两只手不过分。

    “尊者请息怒,凌公子虽然有偷窃的嗜好,但绝不是为财,也绝不会偷窃那些穷苦之人,他多数拿了东西,把玩一阵子就会还给失主,凌公子绝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尊者请宽恕他。”一旁,盲女也施礼,鼓起勇气为凌松求情。

    “你为何要为他求情呢?”祝明朗问道。

    “民女觉得,尊者应当是德行兼备的君子神明,对一些事情有自己的是非分辨观念。”盲女说道。

    “你看不见,请问又是怎么看出我不是个恶神的?”祝明朗笑了起来。

    “一般客人来此店,只要是男子见我为盲人,多少都会动一些歪心思,我看不见,却能够感觉得到,尊者从进店以来,就只是规规矩矩的感受着我的技法,无他念头,当然,也许是尊者对我这等平庸之女毫无兴致,但不打搅与骚扰,对我们这种有残缺的人而言,已经是一种尊重。”盲女说道。

    “你为他做担保,对吗?”祝明朗问道。

    “是,凌公子绝非恶人,他心地善良,近些日子帮了我们很多……”盲女很肯定的说道。

    “好啊,既这样,他犯的窃罪,你来偿还好了。”祝明朗浮起了一个笑容来,目光盯着这个长相其实很不错的盲女。

    盲女不做任何妆容修饰,甚至为了不受到骚扰,还故意把自己弄得平庸了一些,即便如此依然给人一种眉清目秀的独特。

    祝明朗露出的这个不怀好意笑容,落在了凌松的眼里。

    凌松立刻就慌了,他稍稍捏紧了拳头。

    虽然知道自己跟不可能是这种人物的对手,但如果他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对盲女做点什么,他拼死也不会让对方得逞。

    盲女的判断是有误的。

    有些神明,他们有自己的准则,他们不会平白无故的做一些有损自己徳修的事情,但如果条件允许,或者对方自愿,他们和普通欲望充斥的人并没有任何区别!

    “尊者……想要什么偿还??”盲女看不见,但她似乎察觉到祝明朗某种古怪的目光。

    “给我免单。”

    盲女:“……”

    凌松:“……”

    ……

    祝明朗也没有就这样放了凌松。

    凌松偷窃的手法让祝明朗其实很好奇。

    自己可是一个神识强大的神明,对方又是如何躲开自己神识,并且又怎么可以打开自己专属的乾坤镯,并且精准的从那么多东西里面拿走他想要的东西。

    这可是不亚于闯入到玄戈神庙偷走一件玄戈神的贴身衣裳然后全身而退的难度!

    “尊者,我自幼不喜欢修行,但对这个窃术非常感兴趣,最辉煌的一次,正是从天玑神那里顺走了这金钥匙!!”凌松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

    “你不是说金钥匙是你家祖传的吗?”祝明朗挑起了眉毛。

    “是祖传的,只是落到了天玑神的手上。”

    “行吧,你继续编。”祝明朗说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