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按摩按着就湿啊|书记玩小姑娘

2021-05-08 10:28:4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从他们身上的禅服能分辩他们的境界,那是一目了然,大老远就能‘看’清是什么境界了。

下三阶是灰黑色禅服,中三阶是明黄一片,上三阶……就不知道了

  从他们身上的禅服能分辩他们的境界,那是一目了然,大老远就能‘看’清是什么境界了。

    下三阶是灰黑色禅服,中三阶是明黄一片,上三阶……就不知道了。

    主要是看中三阶的分别,普黄是至玄境,明黄是至王境,金黄是至君境。           

    女修在这个世界也拥有一定的地位,但只针对修为高深者,下三阶的女修皆为奴役,命贱的不值一哂。

    不过,绝大多数的女禅修皆称‘禅妃’,不过是男性禅师的功鼎罢了,极个别的天赋出众者,能获得‘禅母’地位,那就是独挡一面的大能强者了,甚至都立下自己的宗廷而自成一脉,禅法佛术广大,其实并不限于阴阳男女,相对而言,阳极更甚是获得主导地位的一大根本所在,尤其是势众,女子天性的潜意识中有依从依赖的属性,所以先天上对主导地位无追求。

    极个别的女‘主’观念太强,再加上她们恰好拥有出众的修行天赋,那就是成长为‘禅母’的最大资本。

    六重至君以下没资格称‘禅母’。

    四重至玄以下连‘禅妃’的资格也没有。

    娄伊纱娜这样的修为到了佛世也是站在最顶巅序列中的,她都不需要伪装什么身份。

    有‘造化天眸’为她寻找目标,可以直接找到‘圣裁权杖’的拥有者。

    “是什么人?”

    “不简单的一个角色,也是至君巅峰境,修为非常雄厚。”

    “呃,公的母的?”

    “母……女子,在佛世这边应该被称为‘禅母’的。”

    “这么说,我要化身为公的喽?”

    “直接去拜的山门吧。”

    “好呀。”

    娄伊纱娜摇身一晃,居然显化成了‘陆离’的模样。

    境界到了他们这种高度,万幻千化,想要什么样子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本源气息骗不了熟悉的人,能骗骗不熟的人。

    用‘陆离’在这边招摇撞骗一番,给他拉拉仇恨……嗯,真是个绝妙的主意。

    “怎么样?嗯,这个形象。”

    娄伊纱娜用‘陆离’的声音道。

    玉蝶翻了个白眼,“我就想一刀斩了你的头。”

    “哈哈,哪颗头?小的吧?”

    “……”

    听到超娄伊纱娜的调侃,玉蝶更是生气,所索没了声儿。

    这佛世之大,也不比帝廷世界小,同样都是造化天象星辰这样的超级根本,世界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这边的世界就显得安静和祥了许多,不象‘人世’那么嘈杂繁盛。

    人潮人海之中,一片沉默,人声几乎不闻。

    万籁俱静,只有默默的潮海流动。

    娄伊纱娜与玉蝶的交流是神念的,不然真的可能成为‘闷雷’之响,会显的特别突兀。

    在玉蝶的‘指引’下,他们朝一座奇峰突出的地势开进。

    受大氛围的影响,似乎有一种去朝圣的奇异感受。

    那道奇峰直达天际,有如一柄插进苍穹的利剑,它浑厚、沉凝、坚固、气势冲霄。

    远远的就看到了奇峰上巨大的字:阿利耶慧识之门。

    呃。

    倒是知道佛世也诸宗林立,但也还在‘总禅台’的统治之下。

    总禅台是佛世最高象征,天禅圣廷就设在‘总禅台’。

    其它诸如‘阿利耶慧识之门’只是分支,它代表一门大神通,古神术级的大神通,拥有这样神通的强者可以开宗立教。

    教义在西禅之世是最顶峰的一种统治方式,用教义教化所有生灵、收服所有生灵,让生灵臣服在教义之下,让他们变成教义的奴隶,生他们成为教义之下的‘信仰’之愿,这是一种神奇的强大的能量,它无形无质,但无比强横。

    宏大的教义是发展的根本,在佛世,这是非常普及的,智慧生灵从一出生就开始接收‘教义’的洗礼了,他们的虔诚是无比坚韧的,是从小就扎根衍生的,但是禅系神通也有无数,彼此之间的争锋夺胜就免不了,谁的教义更强大,谁的门户就更广大一些,但最终都要汇聚于‘总禅台’。

    在总禅台能够操控最强大的佛世信愿之力。

    越是临近‘阿利耶慧识之门’的这道奇峰,娄伊纱娜越是能感到心灵承受的无形压力。

    信愿之力对异种意念的察觉是极敏锐的,也会自动予其强大的压迫、排挤。

    想要在佛世‘混’,不精通一门佛系神通,基本就要受到信愿秘力的无形压力,它会制约你真正实力的发挥,而且遇强逾越强,任何进入佛世的异种能量,没有不被信愿秘力‘打压’的。

    娄伊纱娜突然觉得自己此行有些妄自尊大了。

    此前她对‘禅’力的了解很不充分,没想到此时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就受到了这样的制约,那与自己同阶的至君巅峰强者不用全力就能够胜过自己了,因为自己要分出一半实力去抵御信愿秘力的腐蚀浸体,这禅世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啊。

    在‘人世’就没有如此的无形制约法限,难怪禅世佛廷能够屹立不倒,果然有人家的独特之处。

    站在远离阿利耶奇峰的一处山丘上,娄伊纱娜止了‘步’。

    “我感觉自己好象要送上门给人家当礼物似的……”

    “领教到‘信愿之力’的宏大恐怖了吧?”

    “非常的恐怖,我此时承受的压力,已经不能发挥我全部实力的五成了,上山……去送死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其实,你的本系与禅宗教义下衍生的宏愿信力也差不多,你的圣裁权杖之所以在禅世,因为它正是受到了这种强横的信愿之力的吸引,只有浸泡在信愿秘力的海洋中,它的本源才最终蜕变成了皇器之本源……”

    “你是说我的本命法器最喜信愿之力?难道我也是禅系的一员?”

    “当然不是,不过你们可以说是‘异法同源’吧,你的本系也是靠强大的教义汲取信众的愿力,只是你们的教义在人世很难打开真正的市场,人世的‘道’非常强大,教义VS道义,拼的信众,你觉得在人世之中,信你的人又有多少?”

    “本族的人几乎都信奉我,我们有自己的教义,但是……你说的对,非同族异种,又怎么会信我们?雪肤人虽也是人族之一,但始终与黄肤种的信仰不同,这似乎是个死限,谁也不能逾越是吧?”

    “是的,就象我不会信你们的教义一样,你也不会信奉我们的‘道义’,哪种内涵更厉害其实不好说,真正拼的是愿力的根基根本和信众,你说在人世帝廷那边,雪肤种更多,还是黄肤种更盛?”

    “这个……自然是你们黄肤种更盛,雪肤种大约只有你们的十分之一吧,一百亿人中,只有十亿是雪肤……”

    这个事实娄伊纱娜想不承认也不行,因为它就是个事实,就摆在那里的。

    但她并不气馁,似乎突然有了所悟,“哦……你是说我的圣裁权杖能够汲取禅世的信愿之力为我所用?”

    “是的,它们同源,你混在禅世,要比混在帝廷人世更容易成功上位,前提是你拿回自己的本命法器,不然会很惨。”

    “可我现在感觉我根本没有能力夺回我的法器。”

    娄伊纱娜甚至怀疑,自己要是进了‘阿利耶慧识之门’之后,还能不能施展出十分之一的修为?

    “你的身份是人世帝廷的‘皇后’,极有利用价值,你自己忘了这一条?”

    “可我现在是‘威武王’啊。”

    “那你有多少自信骗到‘阿利耶禅母’?”

    “这个……一分把握也没有。”

    娄伊纱娜苦笑,“若是我以皇后的身份出现,又该去骗谁?毕竟圣裁权杖在阿利耶禅母手中,对吧?”

    “……”

    玉蝶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偏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第三个神念,响彻在她们的神魂世界之中。

    “如果我拿到什么圣裁权杖,你说会怎么样啊?”

    声音是陆离的。

    “呃?”

    “啊……”

    二女大骇。

    威武王陆离居然跟着她们到了西方的天禅世界。

    她们左右瞅了瞅,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娄伊纱娜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这个‘威武王’简直就是一只恶魔,居然如此的防不胜防、如此的神出鬼没。

    而陆离的化形之躯已经出现在了‘造化玉牒’的世界之中。

    他拥有了玉蝶一样的‘混沌造化法’,甚至是‘造化天眸’,而他的修为比玉蝶强大的太多,他出现在玉蝶自以为安全的世界之中,也叫玉蝶如梦初醒了,竟然可以‘这样’?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玉蝶再一次咆哮。

    陆离笑意盎然,漫步在这残缺的造化玉牒内的世界,无比的闲逸轻松。

    “我略施小计,就拿到了完胜,现在,造化玉牒是我的了,你们说说看,我们还需要判谈吗?”

    “……”

    玉蝶完全没声儿了。

    娄伊纱娜浑身在颤抖,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威武王这只恶魔简直太可怕了,就这样轻轻松松就拿到了她的本尊,现在再想逃逸什么的就可笑了,完全不存在意义了,也在这一瞬间,她明白了狱皇为什么走的那么彻底,那么义无反顾,那么不计情份和绝情,什么儿子情人之类的,和自己的命相比,狗屎都算不上一陀吧?

    “你冒充我,要给我拉点禅世的仇恨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太俊秀了,忍不住要化成你的模样,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大约只有娄伊纱娜这么厚脸皮的女人才能讲出这样的话。

    玉蝶听着就替她脸红。

    “跪好了,皇后娘娘。”

    陆离随便指了指身前的‘地’说。

    “是,王爷。”

    娄伊纱娜没有一丁点心理负担的就化出她的本尊原形,在陆离身前给跪好了,还真要佩服她的这种‘态度’,真端正。

    “你呢?”

    陆离望向玉蝶的意志化身。

    “你休想,你这个混蛋人渣大牲口……我恨不得剐了你。”

    “哦,是吗?玉蝶,你出来,看看这个女人,居然跟你长的一模一样呢。”

    然后,就从陆离身上冒出一道光,化成了一个娇美的躯体,光溜溜的,嗯,陆离故意的……赫然是傀儡‘玉蝶’。

    “呃,主人,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和我一样啊?”

    “你长的太美了,所以她想变成你的模样,这也不奇怪。”

    “主人,我……好象打不过她,你帮我宰了她……”

    意志化形的玉蝶虽也十分弱小,但是比如蝼蚁一样天帝境的本尊玉蝶还是强大了不少的。

    看到自己本尊光溜溜出现,玉蝶差点又晕厥了,她死盯着陆离,恨不能噬其之肉。

    陆离一笑,指着她道:“你利用娄伊纱娜把这块残缺玉牒给我,然后趁机把你这缕意志钻进‘傀儡本尊’,再悄悄借助玉牒中的能量化解我的傀儡大术,嗯,‘造化天眸’很神奇,居然有化解傀儡大术的神奇作用,但是……你还是小觑了我的手段啊,我的成长每过一个瞬间都比前一刻更强大,你真有那么自信?”

    “哼,你这个人……不是好人,当年,我就那么试探你一下,你就把我傀儡了,你有没有人性?”

    突然,陆离发现这个玉蝶有点‘天真’,有点‘可爱’,她并不是狡猾,自己似乎‘错怪’她了?现在看来她仍很纯真。

    他微微点了点头,突然伸手一点玉蝶本尊,立时从她身上冒出一道光芒。

    这道光芒钻进了陆离的掌心。

    而玉蝶本尊似乎瞬间‘清醒’了似的,茫然望着四下,“这是……”

    与此同时,一件雪白的法袍从她玉肌上衍生出来,将她的雪色笼罩遮掩。

    陆离道:“好吧,当年算是我错怪了你,我收回傀儡大术,把你还给‘你’……至于这件残破的造化玉牒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用,你就留着吧……”

    玉蝶本尊盯着化形的自己,“你是我的一缕意志?这是阿爹留给我的造化玉牒吗?”

    那意志形体瞬间化成了一缕光芒,钻进了本尊玉蝶。

    至此,玉蝶完全合一。

    似乎想起了什么难堪的过往,玉蝶回过头狠狠盯了一眼陆离,银牙挫啊挫的,美眸更是眯了眯,似乎想扑上来咬他一口。

    陆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指了指跪的整整齐齐的娄伊纱娜,对玉蝶道:“你真准备和这个滥女人一起?”

    “哼,总比跟你这个人渣在一起的好,你要不杀了我,要不放我走……”

    玉蝶还是那么狂燥,大约一看到陆离就气不打一处来吧。

    陆离左右瞅了瞅她们,这个组合……有点另类啊。

    他点点头,“既然我要放你一次,自然会放的很彻底,你汲取造化玉牒中的能量很快就能提升实力,甚至超越她……”

    “你怕了吗?人渣……混蛋……”

    “……”

    陆离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个女人,你真叫我放过她?”

    又指了指跪的娄伊纱娜问。

    “她是我的朋友,我们相随了亿万年之久,你可以杀掉她,但我一定会为她报仇的……”

    “……”

    陆离这次撇了撇嘴,“那我走了,祝你们在禅世有所收获……”

    “快滚,这个不劳你操心,混蛋……”

    “……”

    陆离就真的‘滚’了。

    还跪在那里的娄伊纱娜都有点傻眼了,呃,这就完了?这就摆脱了那恶魔?

    她不由望了望情绪还没稳定的玉蝶,傻乎乎站了起来。

    “他……真走了?”

    娄伊纱娜仍感觉不真实。

    玉蝶白了她一眼,“我们远远不是那人渣混蛋的对手,他离开或不离开又怎么样?他也会造化法和造化天眸,甚至比我厉害的多,我们根本躲不过他的追踪……”

    “啊……”

    娄伊纱娜顿时蔫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