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2021-05-08 10:40: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不是叶天的道不够强,而是面前的老道士张长宁过于强大,一万三千的蓄势,其威力早已超越了半步准圣能够接住的了。

哪怕只是一把断剑的蓄势,威能之上会大打折扣,但依旧不是寻

  不是叶天的道不够强,而是面前的老道士张长宁过于强大,一万三千的蓄势,其威力早已超越了半步准圣能够接住的了。

    哪怕只是一把断剑的蓄势,威能之上会大打折扣,但依旧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挡的。

    如果是完整的剑,哪怕是真正准圣,也未必能够接住这一剑,就连天道,都要为止退避!            

    也正是因为他只是断剑,叶天才有了接着一剑的信心,此时,叶天的道火之中演化出来无数的道,虽然纷纷崩灭噬灭,但叶天神色丝毫未曾有过变化。

    仿佛这一切就在他的预估之中,他目光精忙闪烁,也丝毫未曾后退,手持火剑,在空中不断的挥舞,那道火所化的无数之道,在不断的崩灭和重新衍生出来。

    老道士张长宁的剑芒,在步步往前,一往无前,那一剑,已经距离叶天越来越近,从千丈,到百丈,到十丈,到只有了一丈的距离了。

    这一丈的距离,虽然还没有抵达叶天的身上,但这一剑之威,已经直接将叶天的肌肤割裂,他浑身上下,全都沐浴着血,整个人的身躯,就像是被覆盖上了一张血红色大蜘蛛网。

    甚至,剑锋最盛的地方,叶天肉身成道的身躯,直接被破,露出了里面金色的骨头。

    而此时,丹二在叶天的头顶之上,旋转的更快了,他的本体,在急速的缩小,将一切的力量都灌输给了叶天。

    “兵锋所指,力气已尽!”叶天淡然开口,目光落在了老道士张长宁的身上。

    老道士张长宁神色略微有了丝丝的变化,不再是先前那般对于自己无敌的信任。

    因为他发现,在到达叶天身前一丈之时,自己的剑,慢下来了!

    到只有半丈之时,叶天身前的胸骨,都已经直接折断,露出了里面蓬勃跳动的心脏,无数的血液从心脏之中激射了出去,前往四肢百骸,冲开了一条条经脉。

    但是这些经脉所在,不少地方已经是破损不堪,心脏所造之血,竟然大部分都顺着破碎的经脉跳出了叶天的身体,落在了虚空之外。

    每一滴血,都带着仙威,宛如山岳大陆一般,在虚空之上激荡不休,然而却又被张长宁的剑气余波扫荡,直接化为了虚无。

    偶尔有几滴漏网之鱼,竟然都直接化为一个个小小的血人,迅速的形成了人身,然后,看到交战的两人,那些血色小人都是目录惊骇,疯狂逃窜了出去。

    只是,这一片虚空都已经被扭曲了,空间在被旋转,在被拉长,这些泵跑的血液,被拉成了一个个的纸片人,他们看似很努力的再跑。

    却反而被空间扭曲旋转,越带越深,越跑越回来。

    不过他们的脑袋倒是一直在往前,就形成了一个个被拉的很长的血人,这些血人倒是不会说话,不过眼神恐惧,吱吱叫个不停,疯狂的往外挣扎。

    却最终被绞入了叶天和张长宁两人的交手战场中,最后,被绞杀磨灭,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

    不过,抵挡半丈之后,张长宁的剑,再也进不了半寸,前方,仿佛有一块恒古长存的界壁一般,死死的挡在了老道士张长宁的身前。

    张长宁的脸色彻底的难看了下来,神光之中,杀意和凶威更盛,但不管如何,却打不破前面这一刀阻隔。

    “这不可能!绝无可能!这是我蓄势一万三千年的剑!”张长宁咬着牙齿,怒喝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的剑,确实蓄势了一万三千年,但他的本体,已经断了!蓄势威力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断剑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在空中飞速的流逝,又经过了我一路上的磨灭,到这里,已经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

    叶天淡淡的看着老道士张长宁说道。

    随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烂不堪的身躯,肩膀微微鼓动了一下,血肉经脉,在迅速的复原生长,破损的经脉快速的修补完成,骨头也在重合弥合上,恢复如初。

    等到皮肤再次生长出来,仿佛张长宁一剑带来的损伤,已经彻底的抹除了一般。

    “我即是剑,剑即是我!一万三千年的蓄势,岂会就此断绝?给我破!”张长宁依然不死心,体内灵气暴动而走,将断剑本体刺激的照亮了这个虚空。

    仿佛,这一剑要穿透这片空间,时间,贯穿岁月而去。

    就连叶天已经恢复的身躯,再次被刺出了一道血痕,但,仅仅是血痕了!

    并且,在眨眼的时间之内,这道血痕,再次复原!

    “你的断剑,应该是你不断的修补,才有了今天的灵宝断剑,可惜,神剑无缺,你的剑断了的那一天,没有修补完成,就已经会有今天的局面。”

    “若是,你是完整之剑,我今天转头就走,可惜,你不是!”

    叶天淡然说道。

    “昔年,我进入大罗金仙后期,得到了合道之法,后,我肉身突破大罗金仙后期,便已经可战半步准圣!”

    “我以为天道剥夺了一切,不认可的东西,没想到在我的体内还有残留!留有了肌肉记忆一般,如今,这熟悉的力量啊。”叶天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对着老道士张长宁猛然一喝。

    “你的剑,止步于此,现在,归我出剑了!”叶天目光之中,骤然爆发出,惊天一般的璀璨神光,手中的火剑,仿佛受到了感应一般,发出了一声声剑鸣之音!

    一圈圈道火和道韵从火剑之上扩散了出去。

    老道士张长宁脸色微微一变,无比灼热的气息和锋锐的剑芒已经在他周身旋转。

    叶天忽然手指一顿,随后,火剑上扬,将整个虚空都照亮,数钱万里之外,都能看到这一剑的光芒。

    哪怕是远在神道大陆之上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甚至,就连永寂之地中,都被这一剑所照亮了,只不过,这些光彩,很快就被永寂之地的寂灭之风,吞噬掉了。

    而老道士张长宁的心里面,警兆骤然降临不说,心头危机大作!

    他已经到极限了,叶天开始反击了!他心中很明白,但他不甘!这是他最大的依仗,竟然连一个大罗境都不是的家伙偶读没杀掉,甚至都没能吓跑。

    反而是,自己力竭,对方开始反攻,若是寻常时候,就算是天道,他只会忌惮,却不会害怕。

    现在,这一依仗,似乎没了,若是说,等他回到了岁月长河,回到自己过去的时空之中去,这一路上,也未必会太平了。

    当然,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他能够回到岁月长河中去。

    叶天会让他回去吗?定然不会!叶天等等了这么久,岂会让他从自己的手中逃脱?

    “剑之道,在于极!极之道,在于情!吃我一剑!”

    却见叶天骤然将手中的火剑,对着老道士张长宁划了出去。

    顿时,虚空之中,莫名的诞生了一股悲意!就连此时疯狂倒退的张长宁,脸色之上也出现了这一抹悲色,干枯的眼球之中,竟然流出了一滴泪水。

    “情剑,你这是将情入道!”张长宁喃喃说道。

    “人有七情,极于情,才能极于剑!”叶天神色不变,甚至眼神之上都有些空洞,嘴里却没有丝毫停留的说道。

    这一剑的速度很慢,比张长宁的速度慢上数倍都不止,张长宁都已经倒退出去了千丈支远,那火剑草刚刚离开了叶天的周深。

    只是,现在这一片虚空之内,充斥着越来越浓烈的悲意,忽然,那飞快倒退的张长宁神色一定,竟然转过了身来,此时,泪水已经让这个老道士痛哭流涕的样子。

    不过,这个场景之维持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老道士张长宁瞬间就情形了过来。

    随之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骇然之色,再次逃跑,他要尽快的回到岁月长河之中去,回到自己的岁月时间段去。

    “情,怎能于剑?我即为剑,为何我不能融情?”张长宁喃喃说话,随后,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决然。

    就在此时,叶天仿佛终于醒悟了过来一般,往前以踏,踏在了自己的那悲剑之上,此时,悲剑骤然速度加快,化为流光追上了张长宁。

    在张长宁百丈距离之时,叶天背手而负,单手捏剑,剑光火芒缭绕,映照出他的身躯,此刻,他就仿佛是开天辟地之人一般,立于天地之间。

    长发飘然,目灿入星,手随而动,天地动摇。

    “第二剑!”

    叶天骤然再次一剑挥出!

    这一剑,在原来额悲意之上,增添了一抹忧意!这一剑的速度极为快速,竟然转瞬之间就追上了悲剑,两道剑芒直接重合道了一处!

    “第三剑!”

    “第四剑!”

    “第五剑!”

    “第六剑!”

    “第七剑!”

    叶天的声音淡漠,就像是审判凡人的神灵一般,横走于星空宇内,声音,就像是催命一般,在追着张长宁。

    后面的剑,一道比一道快,分别是喜怒思恐惊!五剑跟随前面的两件,全都汇在了一处。

    真个空间之内,充斥着别样的情绪,又带着无可匹敌的剑芒,追向张长宁。

    七剑合一!这一道惊天的剑芒,竟然丝毫都不弱于张长宁蓄势了一万三千年的那一道剑芒!

    “这是如何做到的,我不信!我决然不信!一万三千年!哈哈哈哈,我以为,我将无敌于世!圣人之下,谁都接不住我这一剑!”

    “谁知道,谁知道,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大罗金仙都不是的家伙破去了,我不甘!我不甘啊!为何我的剑会断!为何啊!”

    张长宁此时早已没有了先前仙风道骨的样子,此时披头散发,怒啸虚空,他难以置信,叶天竟然能将剑道发挥道如此地步。

    今天,他栽了!

    “回岁月长河,回到我越来的时空岁月!对!必须回去!回去我还有一线生机!”

    张长宁嘴里喃喃不已,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光亮神色,不过,进入岁月长河,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沟通长河的出现。

    现在,叶天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背后的剑,已经越来越近了,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甚至将此片虚空都完全跨越了数个来回。

    忽然,张长宁的眼神一亮,骤然往虚空之中的一处黑暗之地冲了进去。

    他感受道了这里面的一抹波动,实力极为不弱,有着半步准圣的级别,但这波动极为微小,或许是某凶兽,或某强者在此闭关。

    只要将此人拉出来,为他挡一挡时间,就有可能有离开此地,进入岁月长河的机会。

    而叶天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抹波动,他皱了皱眉头,竟然感觉着隐没波动有些熟悉。

    “是谁?”叶天没有做停留,依然向前,不过心中却浮现出了这一个疑问。

    “谁在打扰我沉睡!”一道声音,极为沧桑,从黑暗之中传出,这黑暗中,那是一处异常漩涡,却没想到里面有了一个人。

    这人从漩涡之中走出,显然已经被叶天和张长宁的波动给惊醒了。

    “有人要杀你,还不赶紧跑?”张长宁骤然出现在此人面前,随后开口喝道。

    那人神情一愣,他从沉睡中醒来,脑子都还不怎么清醒。

    “嗯?有人要杀我?谁?”那人急促说道,随即,他彻底的情形了过来,因为叶天这一剑的威芒实在是太强大了。

    此人眼神之中瞬间清明,连忙道:“打不过,赶紧跑!”

    “嗯?”已经跑过了此人的张长宁竟然看到此人转身就跑,顿时都愣住了。

    这人就没有一点高人风范么?连一招都不接一下?

    “哼,想让小爷给你背黑锅,那是决然不成的!”那人得意说道。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张长宁的速度比他更快,而后面的叶天,速度更快,张长宁在飞快的摆脱他,而后面的剑,在快速的追上来。

    一时间,他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我数万年都已经在沉睡了,怎么一出来就这么倒霉?我招谁惹谁了?”此人哭丧着脸,但身后兵锋已经抵达背后,再不反抗就要死了。

    “这一剑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能接的范畴!可惜,我这具身躯!”

    那人咬咬牙,随后,身躯之上的光芒大亮,却对着身后的叶天反手一抓,一条细细的线条出现在他手中。

    “嗯?这条线有点熟悉……”那人喃喃说道,随即,他瞪大了眼睛,低头一看,叶天的剑竟然直接洞穿了他的身躯,留下了一个血洞。

    “好像,是尊上……”他倒下的那一刻,瞪大了眼睛说道,在闭眼的最后一刻看到了叶天的面孔。

    “主上,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竟然硬挺挺的挡在剑芒前面,这不是找死么?”丹二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传了出去。

    随后,他彻底泯灭了意识。

    不过,他倒在地面上的那一滩肉泥竟然在疯狂的聚合,不过却不断的有剑气在消磨这些肉泥。

    好在,叶天的剑,不是针对他来的,终于,那一团肉上面,再次有灵光绽放,聚合成了一个人。

    这人的面貌和刚才那人的面貌很是相似,不过看上去年轻很多。

    “怎么是他,他怎么又出现了……莫非,他就是现在这个时间段的?不太妙,他的实力好像比以前更强了。”中年模样的男子目光闪烁不定。

    “还真是倒霉,怎么一出来,就碰到这个煞星,好不容易逃了这么久,修复了三世身,结果刚遇见又被斩了一具!”

    他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却最终摇了摇牙,追了上去。

    原地,却留下了一句话隐隐飘荡。

    “现在这半步准圣这么不值钱了么?出门都要挨打……挨打还要凑回去……”

    本来他以为自己的速度很慢,应该追不上两人了,不过却没到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就看到了叶天和张长宁。

    只见,此时的张长宁身上逐渐化为虚无,竟然有着岁月波动,消失了。

    “我靠,他进入岁月长河了,莫非,他叶天就是这个时候才进入岁月长河的?他现在还不认识我?也就是说,这道烙印在我身上,他身上还未必有?”中年男子忽然眼神一亮,开口说道。

    而叶天正如他所言,身躯淡化,消失在虚空之内,也进入岁月长河而去。

    “还是跑吧?”中年男子神光闪烁,却挪不动脚步,因为他刚才的一切都是猜测的,若是猜测是假的,那他自己就完蛋了。

    “算了,我也就跟在后面看看,反正我不掺和,打不过。”中年那字眼神一转,随后身躯也逐渐淡化,沟通了岁月长河,进入了长河之上。

    此时,叶天已经追杀张长宁进入了岁月长河之上。

    “我这身力量得自语本来的时空中,不会消失,若是其他岁月时间,进入这里还真拿他没办法。”叶天目光闪烁。

    上次他从那段岁月回来,证道所得力量却不被认可,一身力量付之东流。

    不过现在,却没有这个顾虑。

    张长宁回头一望,不想叶天竟是追了上来,情急之下,连忙潜入了岁月长河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