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莫晓梅和老张全文免费|我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2021-05-08 10:51:0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仙葫山。

在冥王惊惧的目光注视下,天穹那宛如漩涡的劫云猛地翻腾旋转起来。

一道充斥禁忌气息的灰暗劫光从漩涡深处骤然垂落。

嗤!

劫光如匹练

  仙葫山。

    在冥王惊惧的目光注视下,天穹那宛如漩涡的劫云猛地翻腾旋转起来。

    一道充斥禁忌气息的灰暗劫光从漩涡深处骤然垂落。        

    嗤!

    劫光如匹练,划破长空,狠狠轰在转生台之上。

    旋即,光雨迸溅,轰鸣骤响。

    那堪比无上天威的毁灭劫难气息,让冥王眼前刺痛,几要窒息。

    她无比确定,若这一缕劫光劈在自己这道分身上,自己别说抵抗,连逃都来不及,会被瞬息抹杀齑粉!

    然而出乎她意料,转生台岿然不动,未曾被撼动丝毫。

    反倒是那一缕劫光崩碎为光雨,消散一空。

    “这……”

    冥王眼睛发直。

    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何苏奕会选择在此地证道成皇,原来,这转生石足以对抗天劫!

    “只是,被磨灭的苏奕,又在何处?难道是藏在那一口神秘的道剑中?”

    不等冥王想明白,天穹之上,劫云隆隆翻腾,电闪雷鸣,再有一道狂暴的劫光垂落世间。

    那一瞬,天地似被劈成两半,摧枯拉朽。

    可当这一道威势明显强大一截的劫光轰在转生石上,却遭受到阻挡,无法撼动转生石,最终溃散消弭。

    接下来的时间里,天穹劫难力量愈发恐怖,劫云沸腾,势若漩涡般旋转,一道道充斥凛凛天威的劫光垂落,似狂暴大雨般,轰然垂落而下。

    这片天地都被照得灿若白昼,尤其是转生台上,劫光迸溅,光霞乱舞,璀璨无量。

    冥王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内心震颤起伏,修长绰约的娇躯紧绷,难以自已。

    这等大劫,何止是诡异,简直就如触犯了禁忌,要彻底将转生台彻底抹除!

    “当年第一刑者迎来的玄幽境大劫,被视作天祈星界万古难见的旷世之劫,当时,足足六位狱主一起出手,亲自为其护法,才让其在这一场旷世大劫中活下来,一举破境成功。”

    “可是和这苏玄钧的成皇大劫相比,第一刑者当年的玄幽境大劫都逊色了一大截……”

    冥王心头震撼。

    她阅历何等丰富,见证过不知多少稀罕旷世的劫难。

    可她却没想到,仅仅只是成皇时的一场劫难,竟会如此禁忌和诡异!

    这让她都甚至敢确信,哪怕是换做玄幽境强者在此,恐怕都承受不住此等大劫!

    可出乎冥王意料,在这等禁忌大劫的轰杀之下,那转生石却不曾被撼动分毫。

    它立在那,表面繁密的道纹流转变化,涌现出灰濛濛的转生规则力量,似万古不移,无可撼动!

    第一轮大劫很快结束了。

    天穹上如墨汁般的黑色深处劫云,忽地泛起一阵银色光焰,顿时漫天劫云皆化作绚烂的银色。

    而后,无数闪电劫光倾泻,银灿灿的,像纷纷洒洒的雪花般,透着致命的劫难毁灭气息。

    相比第一轮天劫,这第二轮天劫无疑更恐怖,更可怕!

    可半刻钟后。

    当这第二轮天劫落尽,转生台依旧安然无恙。

    目睹这一切,冥王早已惊得呆滞在那,脑海空白。

    她心中只有

    一个念头,这等诡异大劫,完全就不打算给渡劫者任何生路!

    换而言之,换做谁渡此劫,都必死无疑!

    而苏奕似乎早预料到这一点,提前一步抵达转生台,用了一种让冥王至今都看不透玄虚的方式,在对抗这一场大劫。

    接下来的时间里,天穹劫云愈发狂暴,直似要将天地山河碾碎,无边的毁灭力量,肆虐长空。

    像第三轮天劫,呈璀璨炽盛的金色,衍化为万千莲花,吞吐雷芒,流淌电弧,极致的美丽,又极致的恐怖。

    泼洒而下时,天地都被染成一种煌煌无量的金色。

    第四轮天劫,则呈现出一种剔透的青色,化作层峦叠嶂的仙山、楼阁、宫宇、净土……

    每一种景象,皆宛如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土,不似世间能够拥有,可当这些景象皆轰然降临,则迸发出滔天般的毁灭威能。

    第五轮天劫,则径自化作诸般真灵神兽的虚影,诸如狴犴、梼杌、穷奇、毕方、獬豸等等。

    可无论是何等天劫,最终皆未能轰碎转生台!

    这座缭绕着一部分轮回奥秘的黑色玉台,直似不可摧垮般,俨然呈现出万劫不坏、不朽长存的神韵。

    直至第九轮天劫出现时——

    原本就一直陷入震撼情绪中,脑海一片空白的冥王,忽地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这一瞬,她感受到强烈的致命威胁,刺激得她亡魂大冒,如坠冰窟。

    根本就不敢再看,下意识闭上眼睛,封闭六识,更将一身的道行运转到空前极尽的地步!

    而天穹上,就见巨大如若千丈漩涡的劫云忽地剧烈收缩起来,最终化作三丈大小。

    而劫云的形态也发生改变,形似一幅在天穹下铺开的符诏,呈现出混沌般的晦暗光泽,一缕缕扭曲的劫光电弧在符诏内氤氲激荡,似是符诏中涌现出的上苍旨意般。

    这一刹,天地皆颤。

    偌大葬道冥土内,无论是蛰伏在各大区域中的恐怖生灵,还是那些闯荡于不同禁区内的强大修士,皆在此时脸色大变,心中冒出不可抑制的惊惧和惶恐。

    就如来自末日的天罚降临,仅仅是气息,就足以毁掉一方世界,碾碎世间生灵!

    “这怎可能是皇者能够引来的劫难!?”

    上官杰惊叫,汗毛倒竖。

    “别说是玄幽境大劫,便是玄合境大劫都不见得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威能。”

    有老辈人物倒吸凉气,满脸骇然。

    这一刻,他们这些来自大荒的大能,也都感到一种源自本能的惶恐不安。

    那座大殿内,火尧霍然起身,迈步来到大殿门前,抬头遥遥望向远处天穹。

    “很久以前,我曾有幸和师尊一起,见证大荒第一道门‘九极玄都’的天耀老君证道玄合境,可当时天耀老君迎来的玄合境大劫的气息,都没有这般诡异和反常……”

    火尧唇中喃喃,英俊的面容上阴晴不定。

    宫殿一角的阴影中,夜落冷不丁开口道:“怕了?我劝你最好别尝试逃走,凭你现在恢复的实力,可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火尧神色一滞,霍然转身,眼眸盯着角落处的夜落,沉默片刻,忽地笑道:“且不谈怕

    不怕的问题,就说我要真的想离开,师弟你确定能拦得住我?”

    夜落长身而起,眼神淡漠道:“你身上的宝物,都已被师尊收走,包括遁空梭,而我会不惜性命去阻截你,你若非要试试,那就试试。”

    话语平静,毫无情绪波动。

    可话中的意味,却令火尧脸色微变。

    许久,火尧重新盘膝而坐,面无表情道:“师弟,你太紧张了,我若要逃,何须等到现在?”

    说着,他悄然闭上眼眸,潜心养伤。

    角落处,夜落默默坐回角落阴影中。

    同一时间——

    仙葫山上空,那一幅宛如符诏般,萦绕着混沌光泽的第九重劫雷猛地一颤,席卷而下。

    那一瞬,虚空似承受不住那等毁灭威能,轰然爆鸣,龟裂开无数裂缝。

    附近千丈山河,都猛地震颤摇晃起来。

    而三丈长的符诏,已狠狠镇在转生台上。

    轰!!

    这一瞬,一直岿然不动的转生台竟是被撼动了,猛地摇晃起来。

    转生台表面的道纹爆绽光霞,对抗那一道符诏充斥的劫难力量,可却反倒被符诏一点点压制。

    这无疑太惊人。

    须知,转生台上充斥的转生规则虽然破损,可毕竟是轮回的一部分奥秘,岂是寻常可比?

    然而,这第九重雷劫却硬生生将其一点点压制!

    眼见整座九丈高的转生台都将被那一道符诏的力量覆盖,突兀地一缕晦涩的剑吟响起。

    转生台上,一道缠绕着九层神秘锁链的剑影乍现。

    砰!!!

    惊天动地般的爆碎声响彻。

    那一道弥漫混沌光泽的三丈符诏,在这一刹竟是四分五裂!

    漫天劫光轰然泼洒,明耀天地山河。

    也就在此时,转生台顶部,光滑如镜的黑色台面忽地涌现出一团本源力量。

    紧跟着,这本源力量开始疯狂汲取那爆碎飘洒的劫光!

    哗啦~哗啦~

    随着那一股本源力量吞噬的劫光越来越多,也是变得越来越璀璨,越来越炽盛。

    渐渐地,光霞翻腾中,一道虚幻般的身影从那本源力量中渐渐勾勒出来。

    最初无比模糊虚幻,似透明的影子般,但很快就变得一步步变得凝实起来。

    直至一切光焰霞光皆被那彻底吞噬消失。

    就见转生台上,一道峻拔身影傲立,闪耀着明亮光泽的黑发披散,清俊的面庞如玉石般明净,一对深邃若渊的眸开阖间,有丝丝缕缕的金芒闪耀其中,浮现出一幅幅不可思议的景象。

    有岁月更迭、世事浮沉,有万事枯荣、生死变迁,也有青史长河浩浩荡荡奔流消逝……

    一股莫大的威势,也是从那峻拔身影上弥散而出,直冲九天十地,激荡万象风云!

    远远望去,其人傲立绝巅之上,头顶皎洁明月高悬,身侧九狱剑如影随形,脚下转生台氤氲规则道光。

    天上地下,睥睨如神!

    这一天,转身重修近两年时间的苏奕,渡九重禁忌之劫,破境而上,重临皇境之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