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再写作业男朋友在做我: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

2021-05-08 13:58:0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猫的话,陆昆仑倒是还放心点,但是如果是狸的话…

罢了。

陆昆仑说道“我这边已经把玉魄之心交给神皇凯,公孙祈是天门的人,我们就不要动了,但是这次跟天门没

猫的话,陆昆仑倒是还放心点,但是如果是狸的话…

    罢了。

    陆昆仑说道“我这边已经把玉魄之心交给神皇凯,公孙祈是天门的人,我们就不要动了,但是这次跟天门没关系,并不代表跟圣域没有关系,该到了我们狙击殿长的时候了,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我说的多么详细吧?”            

    店铺里面,一张张的照片正在从机器里面不断的印刷出来。

    照片上面,全部都是神皇凯在潮汐岛上面的点点滴滴:包括站在宝石族尸体群中的场景、站在尸横遍野中笑着的场景,拍的那叫一个清清楚楚,仔仔细细,狸用手指“啪啪啪”的弹了弹照片,脸上有着陷害别人的阴险说道

    “明白明白,陆王将,照片呢,我已经全部都整理的好好的了,像我们这样混迹时代底层的人,既然无法像刑烈他们站在巅峰备受瞩目,那么就将我们的下三滥,发挥的淋漓尽致,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完完整整。”

    你很喜欢用叠字成语啊?陆昆仑叹息一声“行吧,交予你。”

    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得罪天门。

    “我办事,你放心。”,狸说的铿锵有力。

    陆昆仑挂断电话后一声叹息:就是因为是你办事,我才不放心。

    而后,身边的猴鸣将宝石族族人的尸体整整的放了三艘木船,李铁樵跟他告别的时候,旁边的田尹还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该怎么做,这就好办了,有猴鸣的流言蜚语,再加上狸猫两兄弟那边的证据确凿,这一股的狐骚味,就看陆昆仑怎么弄的发酵吧。

    再看向前方。

    钢隼刺客团的队长问道

    “你能不能够告诉我,一个为帝君虹全权效力的组织,为什么私底下,会跟四海神州有这样密切到了联系?很抱歉,是同时得到两个地方的庇护,然后拿到两份酬劳吗?”,钢隼说话的时候,将半月弯刀放到了族长妻子的脖颈上

    “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肯定不会想要失去别的东西吧?”

    肯定的,她是我最深爱的妻子啊,深海族的族长桑磊用力的点点头。

    但是倘若我说出了事实真相,我也活不了吧?

    钢隼看出来他的意思了。

    “你是害怕你说了实话,我把你们全部都灭口,对吧?没关系,方式多得是,你们深海族,有能够聆听‘海底万物之声’的特殊能力,带我们去大北洋的深海地窟,只要你能够让我们得到零号武器,你们到时候就自由了。”

    钢隼站起身,雨水打在他的头套上,发出“乓乓乓”的脆响。

    “你们还剩下一些人,到时候繁衍后代,再续辉煌,也不是没有可能。”

    钢隼环抱双手,问着他“怎么想,这都是一笔不错的交易和买卖吧。”

    你杀了我们这么多族人,还想要让我们帮你做事吗?桑磊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恶毒,而后说道“去深海地窟可以,但是那是一笔不小的规模,就你们这种情报组织,有这样的实力吗?大北洋光是海洋风暴,就需要极其昂贵的战船。”

    哼哼哼,钢隼却冷笑“你的确可以小瞧我们,但是在质疑我们的实力之前,为什么不好好的想一想,我们是如何通过如同天险般的天峡湾的,而且,你们也给猴鸣那边发了信号吧,为什么不好好的想一想,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营救你们,包括…陆王将他们。”

    难道那些人都…桑磊震惊“已经死了吗?”

    两个族长对视了一眼,思考再三,终于妥协

    “好,我带你们去找零号武器。”

    这下子,算是坐实了深海族背叛帝君虹的证据了吗?陆昆仑不敢言之凿凿的确信,毕竟还没有去亲眼看到零号武器是不是在大北洋,现在的他,肯定是不方便出面的,这种差事肯定是要别人完成的,而他则要申请去南吴城一趟。

    如果是想要攻击圣域这种请求的话,大主君肯定是会答应的。

    毕竟回去世界政府,估计也要被收拾一顿,陆昆仑很聪明的打了电话。

    ——

    南吴城,影城区,天门高层的会议室。

    “也就是说,目前太阳区仍旧在跟闪灵的拉扯之中,刑烈他们还没有正式的露面,估计也在等待着对方强劲实力的人出来,但是,除了圣域的四大灾难,还有人能够在实力上,跟七武士正面的博弈吗?”

    战屠在糖糖的示意下,将桌子上面的巧克力果盘拿过来。

    “没别的意思,就是贬低一下他们联盟那边。”,战屠补充道。

    “有个专业的术语,叫做—以量取胜。”,皇甫龙战说道“目前,太阳区闪灵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三十万左右,并且全部都在太阳区的中心点—闪灵大本营,而我们之所以跟他们在拉扯,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可以根除闪灵的办法,能源魔方,仍旧在研究当中。”

    一群人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我布置一下作战的顺序,由猩猩先攻,冥王和无心全权辅佐,太阳区不像是影城区有四面,因为天幕区的关系,太阳区的地理位置,只有一个总入口,等一下,无心,你的搭档包铁牛呢?”

    “包子去影城区南部去清扫战场了,那里毁灭的特别严重…”

    好吧,龙战正要继续布置任务,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一名天门的战士走进来说道“外面有个送货的司机,非要吵吵嚷嚷的将货物送达。”,然后身后的几个小弟将一个木箱子送了进来,战士连忙说道“我们已经用仪器探测过了,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这个箱子的木钉嵌入的很深,所以想要看各位干部怎么说。”

    龙战让箱子放在地上,问道“发货的人是谁?”

    “司机说不知道,只是拿钱干活。”,战士实打实的汇报。

    好吧,龙战对着无心点点头,后者的右手上面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磁力,“滋滋滋…”木箱的钉子不断的跳动中,“砰砰砰”一个个全部都自动的弹射了出来,冥王上前一脚将盖子踢开说道“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哎呀我的妈。”

    木箱里面,是一具裹满了蜡油的蜡尸,就如同琥珀里面的昆虫般,一丁点的美感都没有,反而是格外的渗人。

    “是天门的三线大哥杜伟。”,姜离说道“是负责后勤的一个弟兄。”

    这个徽章是…冥王从杜伟的尸体旁边拿起来一个银质徽章:

    六角形,中间写着一个劫字,三道银爪穿过徽章的切面。

    是天劫的挑衅书!!!!冥王握紧徽章,咬牙切齿的说道。

    “龙战,这种蜡尸,从来没有见过,你见多识广,能够看的出来,这是谁的手笔吗?”,福东来问道。

    嗯,龙战点点头“这一看就是邪帝组的人干的好事。”

    他打开了电子屏,上面出现三枚通体漆黑的徽章,里面写着一个红色的问号。

    龙战说道“天门的最高徽章是七武士徽章,而天劫的则是凶将徽章,目前未面世,但是却已经传说广泛,其次,就是这些银爪徽章,是中层干部的人使用的,蜡油裹尸,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够使用,那家伙曾经将一个城镇都变成了蜡像城,是世界政府重金悬赏的人,被称之为-地狱的艺术家-蜡匠·荆枯。”

    白姬开口说道“在有些文化中,荆枯,具备着兄弟离散的意思。”

    说完示意继续。

    “说到蜡匠,就必须要说道天幕三凶将的专属部队,幸好的是,夜宴那边已经调查出来了一些资料,虽然不完善,但是我们当做参考,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随着电子屏幕的转换,法鲨的模型映入眼帘。

    “深渊漫游者-法鲨,这家伙当年在监狱岛出了不少的风头,他是超能系-特殊种-暗金属的能力者,麾下有两支非常强悍的部队-歌布林和深渊族,歌布林又被称之为‘大地庇护的孩子’,他们能够熟练的使用土元素,非常善于挖掘、潜伏、地道、发明,深渊族是我个人整理的资料,在世界上露面过一次,能够使用深渊之力,可以变身,是非常狂猛的战士。”

    “白衣市长-姜盗将,本名姜溯光,老国王的次子,能力不祥,他的部队也非常非常的特殊,是结合着圣域战场使用的,结合资料整理,只能够知道他的麾下有:贪婪宝箱、魔体猫、混沌鹰王、王家幻兽等零星的资料,其余的实在是找不到。”

    “双子邪帝-君麒麟,相信这个家伙根本不需要我多介绍了吧。”,龙战也无语了。

    哇…会议室里面的所有人全部都发出了一声感慨,头疼起来。

    然后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纷纷的苦笑起来。

    为啥大家的反映这样的相似?

    “他的部下是最为特殊的,为什么?因为仅此一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掌控着一个独门手艺,除非传承下去,否则随便死一个人,那将会是永远的失传,君麒麟的资料,是结合世界政府和夜宴共同整理出来的,分为:一神、双子、三羊、四掌、五花、六行、七匠、八门、下九流!但是…”

    皇甫龙战画着圈说道“三羊四掌六行已经绝了,无传人直接从世界上消失,而给我们送见面礼的这个人,就是七匠中的蜡匠。”

    七匠中,其他的六人分别是:

    棺材匠-独命,船匠-弃火儿,裁缝匠-菱花,剃头匠-铸颜。

    扎纸匠-夕烟,丧戏匠-黄钟,加上蜡匠-荆枯。

    刚好七人,他们全部都是战斗员,每个人的实力,都非常的恐怖。

    光是听起来就感觉到很恐怖。

    “称号也是,名字也是。”,养天生听得啧啧赞叹“真吓人。”

    “其他的五花八门下九流,资料就没有了,但是这些家伙不单单是战斗员,只有七匠是全员恶人,其他的,可能比七匠更加容易对付一些,所有人,都全部都以君麒麟为中心,对君麒麟有百分百的忠诚度。”

    不可能,战屠摇头“没有绝对的。”

    “当年世界政府,铲除‘三羊’的时候,曾经想要招募他们,给的条件非常的丰厚,但是三个人全部都咬舌自尽,而且是非常果断的那种,这些人别看他们出身卑微,但是他们的骨子里面充满了气节,如果遇到,招募就算了,直接杀掉吧。”

    龙战的话,引人深思。

    “其实我发现,天劫的人,好像很少有往外跑的,基本上,只要进入了天劫,都会一直呆在那里,哪怕是死,也要以天劫的名义死去。”,养天生的话,让众人也稍微往这方面想了一下,好像确实如此。

    这些年,听过很多地方出内鬼,内线,背叛。

    但是这种消息,好像很少从天劫那边传出来。

    “当然,除了手下的邪帝组的人之外,君麒麟麾下还有一支非常神秘的部队—照夜清,没听过吧,这支队伍能够搬山填海,具备着非常神秘的力量,当初帝君虹追踪了很久,连一根毛都没有摸到,只知道代号照夜清,我估计这次,他们也来到了南吴。”

    东来打开搜索引擎搜索了一下,果然一丁点的相关资料都没有。

    但是,他却看到:照夜清,是萤火虫的一种别称。

    “硬战呀!”,战屠一拳头轻轻的打在桌子上,叹息“天幕三凶将就相当于一个势力了,更不要说整个天劫了,我估计我们得请求点支援了。”

    龙战说“颜千姿会带着白昼来支援我们。”

    什么?众人纷纷吃惊“白昼?他们不是…只负责看守和平别墅区吗?”

    “万事万物都在变,最先变得,应该是我们的思维。”,龙战继续布战

    “各位,做好打一场硬战的准备吧。”

    ——

    影城区,南部废墟战场,清扫工作中…

    豆大的雨珠打在黑伞上面,爆发出“噗噗噗”的闷响声,包铁牛忍不住的赞叹“又是新的一天,但是天边依然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这场春雨,已经持续了整整半个月有余,南吴城的天空,到底何时才能够照耀下来一束光柱,真怀念。”

    刺骨的夜雨下了一整夜,也将南部战场上面之前进攻的战火浇灭,一辆辆的车行驶进来,满载,而后开往殡仪馆、焚化地等不同的地方。

    “牛子哥。”,战士提着箱子走过来。

    “叫我小包哥都行,别那么叫。”,包铁牛打开箱子,里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染血的天门徽章,他的眼神出现了一丝伤感,然后叹息着关上箱子,悲伤的不断的摇头。

    断桓残壁的周围,有着一些人影。

    在哭泣,在接过徽章。

    残破的马路,因为轰裂的力量,而布满了泥泞,雷鸣轰响,暴雨之下,一个苦行僧走在充满了疮痍满目的南部战场中,十八步,双手合十,深深的鞠躬。

    短短一百米,已经五次鞠躬,留下一地善良的种子,来年开花。

    战争的丑,人性的恶,在一袭布衣下,黯淡无光。

    天降暴雨,可南吴要的,并不是这场漂泊大雨。

    “小包哥,西南边的大楼里面,好像有…好像有残余的虚空怪物,还没有解决。”,一个战士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喊道,打乱了正看苦行僧入神的包铁牛思维,他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我马上过去,这里就交给你了。”

    上了越野敞篷车,包铁牛一脚油门下去,开的飞快。

    单手开车,另外一只手接住了一把雨水,奇怪的是,雨水在他的手中立刻变成了热气腾腾的热狗面包,他并不想这样持续悲伤,喊着“兄弟们,加个餐。”,而后能力开启,一片区域内,从天而降的暴雨全部都变成了缤纷多彩的热狗面包,纷纷的从黑色的天空降落,洒在了灰色的地上。

    南部战场,西南区大楼,因为外面废石拦路的关系,包铁牛下车步行。

    奇怪的是,这里并不像是有虚空兽的样子。

    周围的也看不见天门的人,难道是手底下的人搞错了?

    这么想,正要拿起手机去询问一下详细情报的时候,“啊…”,某栋废弃的大楼内,突然响起了一声惨烈的怒吼,耳尖的包铁牛顿时看向了那个方向,随后迈步朝着那里奔腾过去。

    移动过去中,惨叫声又响了几声。

    包铁牛连忙加速,进入大楼,看到了地上的血迹。

    一条直线,仿佛是被拖拽一样,他顺着血迹来到了地下停车库。

    停车库里面闪耀着淡蓝色的光芒,将这里映照的宛若阴间般,包铁牛只感觉到寒风阵阵,从周围吹拂过来,他用手掌用力的摩擦了一下皮肤上面起来的鸡皮疙瘩,顺着血迹,减缓了自己的移动速度。

    “哇…”,前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包铁牛加速过去,一个转角。

    被吓了一跳,连忙不断的后退:

    前方的空地上面,两列排开,放着一个个花花绿绿的纸人,每个纸人上面都点缀着两抹圆圈般的红色,表情诡异,眼神邪魅,看起来极其吓人,而同样,每个人纸人的上面都写着一个个的名字:战屠、黄泉、糖糖、养天生……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