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妈妈说要我带套才给做,班长把手里的遥控调到最大

2021-05-08 14:35: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六月中,沈守达夫妻以调养身体为借口,他们搬去城外小院小住。

月底,沈洛太带着孩子们去城外探望了两位老人家,他们闲适的生活状态,让小辈们说不出多余的话。

沈守达和沈

六月中,沈守达夫妻以调养身体为借口,他们搬去城外小院小住。

    月底,沈洛太带着孩子们去城外探望了两位老人家,他们闲适的生活状态,让小辈们说不出多余的话。

    沈守达和沈洛太私下里说了话,他很是感慨道:“我和你母亲成亲多年,直到最近半年,我才真正的认识你的母亲。”        

    沈洛太满脸不相信神情瞧着沈守达,却听沈守达劝他:“太儿,你对陆氏要是有心,这几年一定要收一收色心。

    你要是对陆氏只有尊重的意思,你愿意纳妾,便纳吧,我瞧着陆氏对你已经是灰了心,你只要能够约束好你的妾室,她是不会多理会你。”

    沈洛太瞧着沈守达面上的神情,知道他不会再多说后,他自然是不方便多问,关于父母亲之间的事情,他听到的都是美好传言。

    沈守达执意要留在城外小院调养身体,容氏只有依着他的心意行事,在城外事情少,容氏也能够静下心瞧一瞧丰收的景色。

    七月底的时候,沈守达的差事安排下来,他独自回了城,容氏继续在城外调养身体。

    沈洛太心里面有所不安,便亲自出城去迎接容氏归家,容氏和沈洛太表示,她近期内无心回京城,她乐意过简单的田园生活。

    沈洛太只有独自归家,陆氏听闻消息后,她主动和沈洛太说,下一个假日,她陪着一道去城外迎容氏归家。

    下一个假日到来的时候,沈洛太和陆氏去城外小院迎接容氏归家,容氏瞧着陆氏表现得相当不愉快,她认为陆氏擅长口是心非。

    陆氏瞧出容氏的态度后,她主动避让到一旁去了,沈洛太瞧着容氏叹息:“母亲,陆氏是诚心诚意来迎你归家,你这样冷脸对待她,也是让人心凉。”

    容氏瞧一瞧沈洛太面上的神情,嘲谑道:“太儿,你是诚心诚意盼着我归家,她则是为了面子出城来迎一迎我。你安心,只要我活着,她就要敬重我一天。”

    沈洛太瞧着容氏的神情,他也不敢继续劝下去,只能问容氏归期,容氏表示,天气凉爽了,她就归家。

    沈洛太和陆氏回家的路上,沈洛太很是不好意思的和陆氏说:“母亲不是不喜你,她只是觉得人多有些烦心。”

    陆氏神色淡定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喜欢这样明快的容氏,她一个当儿媳妇的人,是不介意听婆婆多说几句闲话,只要沈洛太不在婆婆面前帮倒忙,她便相当的感恩。

    再一个假日的时候,沈守达过来的时候,容氏往他身后望了望,她没有望见沈洛太和孩子们,便有些不高兴了:“孩子们的孝心,也只有这么多。”

    沈守达瞧着容氏的神色,舒一口气:“夫人,你这些装温婉可人,是不是装得很是辛苦啊?”

    容氏仿佛没有听见沈守达的话,沈大老太夫人喜欢温婉大方的儿媳妇,她初嫁进门,还不会装的时候,沈大老太夫人很是调教了她一些日子。

    这里面的事情,容氏知道说给沈守达听,他只会认为沈大老太夫人对儿媳妇太过尽心尽责了,容氏仔细的想了这些年的事情,她也是认可沈大老太夫人当年的做法。

    只是沈大老太夫人不在后,容氏不想装了,她发现这么多年习惯下来,她竟然已经成为她装出来的模样,她的心慌了,有心变成最初的模样,结果变出来四不象。

    在城外小院的生活,容氏回想起许多的往事,反而愿意沉下心情:“老爷,我记得我们两家议亲的时候,我堂兄和你提过,我其实是一个聪慧好强的性子。”

    沈守达听容氏的话,他沉默不语,容氏嫁给他后,他只觉得容氏聪慧可人,从来不觉得容氏是一个好强的性子。

    沈守达望一眼容氏头上的白发:“我们年纪这么大了,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了,日后,只要你行事不过分,你愿意怎么过日子,我都不会拦阻你。”

    容氏瞧着沈守达苦笑起来:“我嫁给你后,事事听从婆婆的安排,后来嫂嫂管事后,我事事听从嫂嫂的安排。我就是有心打理家事,其实也不过是依着旧例行事。

    我心里面其实明白,在管家理事方面是不如陆氏的,可是我就尝试几年,谁知道下面的人隐瞒我,这几年,我一直以为自个很有本事。”

    沈守达有些不明白的瞧着她,她在家中是次子的妻子,怎么想着要去和家中的长子媳妇去比较,她们原本站的台阶高低都不一样。

    “大嫂是母亲精心为大哥挑选的妻子,她自然是非常聪慧能干大度公正的人。陆氏是我们长子的妻子,她肯定要聪明精干擅长理事的。

    夫人,你怎么不和乔氏去比较?我瞧着她是不太理会家事的,凡事都愿意由着陆氏去安排。”

    容氏是不屑乔云然的行事,认为这个儿媳妇除去能够勾住沈洛辰的心外,她是没有多少的长处,她和乔云然去比较,她还没有这般的低看自个。

    她把这种态度表现出来,沈守达瞧着容氏摇头:“夫人,你只怕是太过低看乔氏了,祖父在的时候,他特意和我说过,乔氏是难得的大智若愚之人。”

    容氏想到乔沈两家的多年交情,沈力维帮着世交家的孩子说一说话,其实也不是什么怪事,她瞧着沈守达皱眉:“我不想听陆氏和乔氏的事情,我只想听孩子们的好事。”

    沈守达因此和她说了说孩子们的事情,容氏听说沈尚可兄弟假日去了乔家,皱眉:“老爷,你这般放任他们兄弟亲近乔家,我们沈家最后别是替乔家养了三个孩子。”

    沈守达当下就黑了脸,直接起身:“胡说,乔家是他们外祖家,待三个孩子不薄,我们沈家不感恩,至少私下里也不要怀疑乔家长辈的用心。”

    沈守达来的时候,他是准备过夜的,结果因为容氏的一番话,他无心再多留片刻,就这样的走了。

    容氏没有想到沈守达会说走便走了,她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怔怔的瞧着沈守达的背影,然后听到院子门外的马蹄声音。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