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女主羞耻play文,校花 娇吟 短裙 清纯

2021-05-08 15:06: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叶枫望着身边温月琪冷艳的两瓣红唇,心里挣扎了一会,终究没有亲过去,而是重新坐好开始闭目养神。

“胆小鬼。”

温月琪也不意外叶枫克制住了自己,轻声笑了

  叶枫望着身边温月琪冷艳的两瓣红唇,心里挣扎了一会,终究没有亲过去,而是重新坐好开始闭目养神。

    “胆小鬼。”

    温月琪也不意外叶枫克制住了自己,轻声笑了一声,他这个人总是这样矛盾,时而似火,时而又像一块冰,让人看不透,也捉摸不透。            

    “回去再说。”

    叶枫闭目轻声说了一句。

    他倒不是真的能克制住,而是他和温月琪之间的关系在这些天想了很久,对琪姐有感情吗?叶枫扪心自问,是有的。

    琪姐长的很漂亮。

    是属于颜值才华并存的女人。

    叶枫又怎么可能一点不动心?

    但是话说回来了,他能给琪姐什么吗?叶枫想了一下,除了钱,好像什么都不能给琪姐,甚至不能给琪姐一个稳定的未来。

    因为自己有没有未来,叶枫自己都不知道。

    一切都要等到2016年,自己重生的节点才能完全见分晓,是梦一场,是安然度过,又或者是突然暴毙,正如自己重生一样来的莫名其妙,这些叶枫都不知道,就好像一个美梦一样,叶枫觉得这个梦做的不安稳,也不够真实。

    周一航他们也好。

    陈煌他们也好。

    又或者是张澜和孔荆轲,孔仲,加上现在的温月琪。

    叶枫都觉得是这些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因为按照原本的生活轨迹,他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些人,能接触到也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重生。

    是的,重生。

    可是重生的原理是什么呢?

    不知道。

    叶枫真的想不出头绪,尽管这两年来,他很少去想这件事情了,但不想不代表不存在,他确实是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这个时间点的人。

    但是呢,从2001年的元旦节到现在的经历,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开心过,彷徨过,悲伤过,愤怒过,低头过,也抬头过。

    真的太真实了。

    回到纽约。

    叶枫并没有睡觉,也没有带着冯征,而是让温月琪跟他开车一起去了纽约的海边,眺望着一望无际的黑暗海平线,海面上零星的飘着正在航行的巨轮,伴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巨轮在叶枫的眼中也原来越小,船上的照明灯让这些船只宛若天上一颗颗闪耀的星辰。

    夜晚的海边有些清冷,海风轻轻的吹着。

    叶枫凭栏而立。

    温月琪看着叶枫的身影,觉得此时的叶枫心里仿佛藏了太多不能说的秘密,深沉的完全不像一个手握数百亿美元资产的年轻人。

    温月琪没说话,也没问叶枫为什么从飞机上好端端的然后又变成现在这样,她只是做了一个很简单的举动,走到叶枫旁边,跟他一起眺望远处的海平面。

    “琪姐,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站了一会,叶枫突然问道。

    “一个复杂的人。”

    温月琪吹着海风,轻声说道:“我见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你这么复杂的人,在你身上能看到很多矛盾的地方。”

    “很多人这么形容过我。”

    叶枫转过身来,凝视着温月琪,有些感伤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没办法,有时候我也觉得我自己挺莫名其妙的,一次次想改,但是好像又很难。”

    温月琪说:“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

    “不过我要更复杂一些。”

    叶枫看着温月琪,想了一下,突然说道:“其实我心里藏了一个非常大的秘密。”

    “哦,什么秘密?”

    温月琪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枫。

    “我很想说,但我不能说。”叶枫摇了摇头,其实他真的很想跟人说他是从2016年重生过来的,但是他不敢,因为这件事情太离奇了,先不说有没有人相信,哪怕说叶枫用预言的方式来让世人相信,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什么?解剖?

    研究?

    又或者是政客的威胁,让他预言后面的事情?

    这些都有可能发生。

    毕竟重生这两个字对于这世界任何一个人都是充满致命吸引力的。

    温月琪见叶枫不肯说,便也没有强迫,而是换了一种方式看着叶枫问道:“那么这个秘密对于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目前看来是好事。”

    叶枫说道。

    “是好事就行,那我就不问下去了。”

    温月琪笑了起来,接着往叶枫要了一根烟,放入两瓣红唇中,伴随着zipoo的火苗窜出,香烟被点燃了,温月琪吸了一口又缓缓呼出,她转而看着叶枫,轻笑:“那说说你让我跟你出来什么事情吧,不会就是想跟我说这些事情吧?”

    “不是。”

    叶枫摇了摇头。

    温月琪侧头:“那是什么事情?”

    叶枫看着琪姐那张冷艳的脸,突然有些难以启齿,说不出来原本自己心里的打算,因为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很难用理智来行动的。

    如果两个人之间真的可以一直理智下去,那么还是感情吗?

    沉默了一会,叶枫问道:“琪姐,你觉得我们两个以后该怎么去做?”

    “怎么做?”

    温月琪怔了一下,紧接着明白了叶枫的意思,抽了一口烟,看着海平面,说道:“你怎么还在想这些,不是路演之前就说过了吗,是我玩你,不是你在玩我,只要你不把那张澜带到纽约出现在我面前,你怎样都可以。”

    叶枫看着温月琪的侧脸:“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那不然呢?”

    温月琪转过头来,鬓发在海风的吹动下轻轻飘荡,她凝视着叶枫:“不然你会为了我和张澜分手吗?”

    叶枫一下子噎住了,为难的说道:“我不想对不起她。”

    “那就是了。”

    温月琪离开栏杆,抽着烟,缓缓的说道:“改变不了的事情,你去自添烦恼干嘛?说真的,人生在世,不应该处处跟自己为难的,得学会放过自己。”

    “放过自己很难。”

    叶枫轻声说着。

    “是的,放过自己很难。”

    温月琪认同的点了点头,自古以来,什么关卡都好过,唯独心关难过,你骗得过世人,唯独骗不过自己,叶枫明显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世界上又哪有真的完人?

    温月琪觉得叶枫已经做的够好了,最起码他没有为了权势,在一见面的时候就努力的巴结自己,想要跟自己结婚,然后抛弃那个张澜。

    人……终究是要有点良心的。

    尽管叶枫的良心让自己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失落,但温月琪还是觉得叶枫是一个不错的男人,最起码他对张澜存有良心。

    那么他以后也会对自己存有良心。

    想到这里,温月琪屈指弹走香烟,捏住了叶枫的脸,望着他的眼神说道:“听姐的,你已经很好了,不许为难自己了知道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许你去想别的事情,或者别的人。”

    “我会努力的。”

    叶枫望着琪姐,轻声说道。

    “那就行。”

    温月琪松开了叶枫,走向路边停着的车,说道:“现在回去吧,明天还要忙着公司最后的IPO定价,等定价完,后天就上市了。”

    明天19号。

    后台就是20号。

    5月20号是澜山纳斯达克上市的时间。

    叶枫坐上了车。

    温月琪本来心情还很好的,但是在叶枫上车后,心情突然又不好起来了,没由来的一阵恼怒,突然对叶枫发泄道:“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一个非常笨的直男,猪是怎么死的,就是像你这样蠢死的,什么话也能跟女人说?我也很小气的好吗?”

    温月琪一下子激动起来了。

    她也是女人。

    叶枫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因为别的女人矛盾,愧疚,她如何能够一点感觉没有,难道真像自己说的,是自己玩叶枫,不是叶枫玩自己?

    自己怎么可能一点矜持心没有?

    温月琪越想越觉得难受,一直到叶枫紧紧的抱住了她,她才一下子慢慢平静了下来,然后报复似的在叶枫腰上狠狠掐了一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