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朋友酒喝多了叫我去陪|用毛笔挑开花缝

2021-05-08 15:21: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国王医院的院长虽然没有面带笑容,但眼角微微展开的鱼尾纹已经显示出这老头幸灾乐祸了。

皇家医院和国王医院,听着像是一家,其实不是的。

这两家竞争特别厉害,因为都


国王医院的院长虽然没有面带笑容,但眼角微微展开的鱼尾纹已经显示出这老头幸灾乐祸了。

    皇家医院和国王医院,听着像是一家,其实不是的。

    这两家竞争特别厉害,因为都是在肝脏和消化领域比较厉害。估计是三岛人不太会做饭,导致了消化系统毛病多的缘故。          

    所以,两家医院其实就有点二哥大哥的架势。可人家皇家医院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人家是皇室的私生子,每年皇室和富豪的医疗捐助,大部分是给人家的。

    而国王医院,也就挂了个名字,所以,这样的手术室,国王医院虽然也有,可里面是缩小版的。

    医疗仪器这玩意呢,说制造难度吧,有一些绝对不比高精端的一些军用设备容易造。

    以前的时候,华国没钱,想买钱不凑手。后来华国人有钱了,可外国这帮货,开始限购了。

    好多的医疗仪器,华国人其实也能仿制,能难倒华国企业的东西其实也不多。

    可,人家富裕了好几代了,积累下来的一些东西,真不是你华国几十年不到百年的时间能追的上的。比如仪器里面的一些轴承,还有一些主板。

    你说骨头拆成零碎了,张凡能拼起来,可仪器这里面的玩意,张凡真不懂。

    他觉得看病救人的东西,你特么还搞限制销售,你怎么不去死呢。

    欧美这帮货心黑,当年的CT,华国人造不出来,人家卖CT卖的都成黄金价格了,当年有CT的医院,院长办公室里面都没木地板,可就为了CT,装修的如同要招待总统一样。

    医生护士要穿专业的防尘鞋不说,这玩意还有轮休,真的,当年的医生护士,都没这玩意金贵。

    当时华国制造企业,就卡在一个CT里面的什么球上面了。

    当华国企业攻克了这个技术难关后,好嘛,欧美这帮货开始跳楼的降价卖CT。

    估计搞医疗的人都发现了一个事情,就是好像在九几年的时候,忽然一夜之间,是个医院都能买的起CT了,这不是欧美人心里发善心了,这是卡不住了!

    所以,当初欧阳非常同意张凡出来走一走,看一看,是有道理的。

    因为好多东西,人家不给你卖,连数据都不提供。

    手术室外的领导心疼,真心疼。

    其他不说,就一个辅助手术的椅子,所谓的皇帝椅,这玩意看着就像是早年理发的那种铁椅子,带坐地的能转的椅子。

    可这玩意其实是一个大系统,从成像系统,到分析系统,还有稳定系统。

    这玩意最大的功能就是,能稳住医生的手,如果说一个医生的手,本来能做一毫米的手术,而有了这玩意,直接就是能提高差不多十倍的精细度。

    对于普通医生,这玩意可有可无。因为有了它,你也做不了太高端的手术。

    而对于顶级医生来说,这是能填补医生短板的存在或者能提高优势的存在。这玩意就如同兴奋剂一样。

    你一百米跑个14秒,吃了兴奋剂你也进不了10秒内。

    所以,一套下来,大几百万的欧元是没问题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产量不高,里面的一些零碎,全世界几乎只有一两家公司能生产。

    光一个椅子就这么复杂,然后其他的东西加起来。就这么一个手术间,比茶素医院整个资产便宜不到哪里去。

    “他的这种手术方式能复制出来吗?”国王医院的院长看着下放张凡的手术操作,问了一句。

    反正这种手术间,他们医院都没有,他用不着操心。

    “目前极个别的医生在辅助系统下,或许能达到,但手术速度绝对没有他的快,所以葛兰素史克需求的这种级别的癌症组织,我们估计是无法完成了。”

    皇家医院的院长略有失望的说道。

    原本寻思着,让手下的天才们观摩观摩,然后给张凡再糊弄着给点什么名誉之类的奖状,然后在教教手下的天才。

    葛兰素史克的需求的东西,就没张凡什么事情了。

    可惜,想法是真不错,可下面的医生做不到啊!~

    ……

    随着手术的进行。癌症病灶已经被切割下来了,葛兰素史克送给张凡的手术器械好用,而且这个手术的设备更好用。

    张凡越做是越喜欢。

    “老赵,这样的手术室华国有没有。”随着和赵京津在一个医院工作后。

    两人的关系也比以前近了许多。所以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

    “目前数字医院有比较全套的设备,但是……”

    “其他医院呢?”张凡直接打断了老赵的话。

    平日里坑数字医院张凡和欧阳一点都不手软。而出了国,到了国外,有些事情张凡就不愿意让外人明白了。不管外人知道不知道,但就是不能从我这里泄露出去。

    “中庸只有自动化机械臂,程序是国外原版的。西华牙科有一套自己研发的。魔都方面的几个医院也有一些,但都不齐备。”

    老赵想了想后说了一句。

    毕竟老赵原来起点就高,人家好歹也是直属三甲出身。比欧阳的起点都高。所以知道的也多。

    “丸子国呢?”

    张凡又问了一句。

    “丸子国有,京东的医院有好几间这样的手术室。”

    “金毛呢?”

    “额!金毛更多,有个医院有十几间这样的手术室!”

    “嗯!知道了,这个手术器械还是挺好用的。”张凡知道了信息后,立马就开始转移话题了。

    手术已经开始闭合切口了,所以很轻松。观摩室的医生们已经慢慢撤离了。

    有觉得受到启发的,这时候急匆匆的找个安静的地方去思考去了。

    有的觉得,这特么三天看了个寂寞。三天时间,就看下面的华国人装逼了。一圈手术下来,看的老子原来的手术都感觉不会做了。

    这就如邯郸学步一样,没突破倒是把自己原来的积累给打翻在地了。

    这就像是有些民科的数学家一样,最后弄的都无法正常思维了。

    “师父,师父,我拜师的时候您也没送个礼物什么的。赵院,您收徒弟是不是一般都送个什么啊,比如一套手术器械什么的。”

    马逸晨一听张凡显摆手术器械,就立马接着话茬说话了。而且这兔崽子还知道拉外援。

    手术开始到结束,张凡心情好的时候,会在关闭切口的时候闲聊几句。其他时间不管心情好与坏,都不会多说话。

    马逸晨虽然没用这套器械里的手术刀和其他器械,可线剪和齿镊,他从头到尾的用了个遍。

    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真好,反正马逸晨有点眼馋。

    可张凡,他太清楚了。想要张凡看上的手术器械,太难了。

    “呵呵!”张凡想骂一句,送你个锤子。可一想,自己好歹也是人家的师父。

    “真想要?”又想了想,孩子不容易,当初自己还真没送人家啥,自己没拜师的时候卢老头都送自己一套书了。

    后来更是不计回报的帮着他,现在自己当师父了,也要有师父的样子。

    “想,我也不挑,就这一套就行。”要不是在手术台上,马逸晨都要搓手了。

    “这套不行,人家都打名字在上面了,送人不合适。”张凡也舍不得。

    “这样,等会曾女士就在门口,我问问她,还能多送几套不。”张凡想了想后说了一句。

    老赵急了:“这个,这个,张院,其实我也挺需要的。”

    老赵都拉下脸和马逸晨抢起来了。同盟瞬间变成了敌人。

    “行,我去问问,看人家啥态度。”

    “张院,这个事情先不着急。”边上的赵燕芳反对的说道。然后不顾马逸晨和老赵的怒目,直接说道:“这才是多少和多少啊,你们眼睛就不能睁大一点吗。先谈正事!”

    “额!”三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给顶到墙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三个男人忽然觉得,好像他们谈论的事情真的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固定肋骨,缝合筋膜,闭合皮肤。

    手术结束。

    张凡心里默念了三句:不和女人一般见识,不和女人一般见识……

    出了手术室,曾女士如同一直站在门口的一样,双手握在小腹前,姿势绝对的标准。

    不是人家没牌面,是张凡这个资源太鸡儿稀缺了。

    药物的研发,说实话太难了。

    就说一个成功的药物,从发现到研发最后到上市,大约需要十年到十五年的时间。

    而且光一个临床实验之前的三期,大约就要6到7年。等到了上市,专利保护期的20年,其实也就过去一大半时间了。

    所以,一个新药,如果能确定有效,这直接就能让这些药企疯狂,其他的药物不说,就说当年的神药,修美乐。这玩意是治疗类风湿、强直、克罗恩的药物。

    这个要一支当时在华国卖7000,一个患者,一年下来大约需要二十万。当时这个药物在亚洲市场,三年时间成本就回笼了。

    如果是抗癌药物,更暴力。在欧美,人家都说了,搞军火的未必比搞药的有钱。

    所以,只要明确能出新药,这群人绝对会下血本。赵燕芳和老陈现在就时时刻刻担心张凡把黄金当石头给卖了。

    医疗,华国现在追欧美,已经能看到欧美屁股上的毛了。有的行业甚至已经等上了欧美的沟沟。

    但制药,目前也只能遥望。

    当下的世界中,新药研发大约两万个,金毛占50%,欧洲占40%。华国勉强3%,而且有很多是,挂着羊头套补助。往往是教授把老婆都换了三遍了,临床试验还遥遥无期呢。

    这玩意没办法说。

    看到人家曾女士的时候,张凡心里其实没多兴奋。他多希望这时候门口等待的是华国药企自己的人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