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有跟自己姐姐弄过的吗,前男朋友在车里?胸

2021-05-08 15:42: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盛安安打电话给南锦,询问这段时间元晴是不是借住在她家。

“是的,元晴这段时间都和我住在一起呢。”南锦早有准备的回答。

盛安安又问:“那现在她在

盛安安打电话给南锦,询问这段时间元晴是不是借住在她家。

    “是的,元晴这段时间都和我住在一起呢。”南锦早有准备的回答。

    盛安安又问:“那现在她在你家吗?”          

    “不在了。”南锦说,“两天前,元晴就回北京去了。”

    回去了?

    盛安安讶然。

    她想起两天前的中午,元晴突然情绪突变,不但改口否认自己有喜欢的人,还说她马上就会回家。当时盛安安没有完全相信,她抱着很大的怀疑,觉得元晴的情绪变化很奇怪。

    至今,盛安安也没能理解,当天元晴究竟看到什么,为何情绪说变就变。

    她的手链,有什么问题吗?

    盛安安之后,和南锦结束了电话。

    通过简单的交流,盛安安知道南锦在说谎。

    这段时间,元晴并没有和南锦住在一起。南锦工作忙碌,她就住在公司附近,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她完全没有时间陪元晴。

    据商其承的调查,元晴没有在南锦的公寓出现过。

    而刚才的通话, 南锦似乎早就预料盛安安会打电话给她,她的语气相当平静。

    盛安安怀疑,这是元晴和南锦提前串通好的话,南锦的话,并不可信。

    只是盛安安想不通,元晴为什么要说谎,她在隐瞒什么,她来江城究竟是想要找谁?

    不管怎么样,元晴已经回家,这让盛安安多少能松一口气。

    元晴回到家,自然有元家的人保护她,盛安安无需太过担忧。

    但为了安全起见,盛安安还是给元晴打了个电话,确定元晴是否平安回到北京。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元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很虚弱,“安安?”

    “你的声音,怎么了?”盛安安关心询问。

    “生病了。”元晴轻细一笑,有气无力的,“我刚刚在睡觉,有点没缓过来。”

    “看医生了吗?”盛安安又问。

    元晴嗯了声,“看了,吃了两天药。”

    “严重吗?怎么好好的,会生病呢?”盛安安叹气。

    “是啊,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元晴若有所指,而后又是一声轻笑,仿佛在自嘲。

    这都是她自找的,不是吗?

    她一厢情愿的追求陆时言,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她压根没有想过陆时言是否有喜欢的人。

    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笑话。

    喜欢一个人,让她盲目而失去自我;爱情,真的让人很痛苦。

    元晴落寞的笑,就似很难过,盛安安觉得她一点也不开心,真想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事吗?”元晴问盛安安。

    “听说你回去北京了,我想确定一下。”盛安安如实道出。

    元晴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于是说:“你放心吧,我已经平安到家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像这次这样,撒谎偷偷一个人跑出来。”

    盛安安轻轻嗯了声。

    不等她再说什么,元晴就虚弱道:“安安,我累了……还想再睡一下,改天,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好。”盛安安没有继续打扰元晴,继而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盛安安拿着手机,沉思久久。

    与此同时,元晴也坐在书桌前,拿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

    她刚才撒谎了,她根本就没有在睡觉,她听到手机在响,也看到打电话给她的人的盛安安。

    但她不想接,不想听到安安的声音。

    她拒绝并且逃避,心里生出一丝来自对盛安安的怨恨。

    她怨恨陆时言心里偷偷喜欢的女人,是盛安安!

    她怨恨自己只是盛安安的替身,盛安安在陆时言心中,才是不可取替的最爱。

    这样的怨恨,扭曲了元晴的面容,元晴瞥见镜子中充满妒意的自己,吓得流下了眼泪,声音变得更加沙哑、虚弱。

    她厌恶这样的自己!

    元晴不想要变成这样的女人,她不想要怪责盛安安,这件事,是她自己自作多情,是陆时言欺骗她在先,和盛安安是无关的。

    她不能因为陆时言喜欢盛安安,就怨恨盛安安。

    她该恨的人是陆时言才对!

    安安没有做错什么。

    元晴在心里,无数次让自己辨明是非黑白,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滑落出来。她这两天,哭了无数次,明明已经和陆时言分手,并且将他拉黑,她和陆时言已经彻底结束了。

    可是,这并没有让她觉得好过一点。

    她依然很难过很绝望。

    元晴将房间里,曾经属于陆时言的东西,全部丢掉。包括他的手帕,他送的兔子娃娃等等,元晴一样不留的全部扔掉,就像对过去的自己,做一个诀别。

    最后,她打开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写下:“陆时言喜欢盛安安,扣一百万分。”

    前面的积分,好感以及爱慕,通通被打回了原型,变成了负分,并且一辈子都不可能变回去。

    元晴在家里养病了一周,身体才渐渐好转。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其实没有生病,她只是笑不出来,偶尔会突然流泪,没有胃口吃饭而已。但这些,都不是因为她生病了,她只是没有办法从陆时言的感情中走出来而已。

    她还是想着陆时言。

    哪怕他对自己不忠,哪怕他欺骗自己的感情,元晴还是忘不了他。

    她恨自己的不干脆!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竟然还在想陆时言,是觉得自己被骗得还不够狠吗?还是她当真就这么下贱,非要喜欢一个不爱自己的渣男?

    元晴对自己的自我厌恶,达到了极点。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愿意见。

    这可把元博涛给急坏了,找了不少医生前来给元晴看病,但医生们,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元晴伤的是心,不是身体。

    直到张家姐妹花过来探望元晴。

    元晴才稍微肯出来见一下她们。

    张明娜一见到元晴,顿时吓一跳。

    元晴竟然瘦了这么多!

    她整个人憔悴得似乎快要倒下一样,又瘦又虚弱,面色还很苍白。

    张明娜忍不住红了眼睛,握住元晴冰凉的小手,问她:“元晴姐,你怎么瘦得那么厉害,你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吗?还有阿衍,他一直想要见你,但你……”

    你不肯见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