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表妹说想要什么意思|撩到男生腿软的污情话

2021-05-08 16:28: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石砫

短短两个月,秦良玉脸上沧桑欲浓,老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马万年第一次扛大旗出征,她这个做奶奶的也是时刻牵挂着,即便有四个经验丰富的侄儿在左右辅佐,但已然放心不下,因为

石砫

    短短两个月,秦良玉脸上沧桑欲浓,老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马万年第一次扛大旗出征,她这个做奶奶的也是时刻牵挂着,即便有四个经验丰富的侄儿在左右辅佐,但已然放心不下,因为对手是经验更丰富的贼军,且战场瞬息万变,稍有差错便可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秦良玉不想再白发送黑发了,她的哥哥和弟弟为国捐躯了,丈夫儿子也为国尽忠了,眼下老马家就只剩下马万年这根独苗了,若再有差错,她死后都不知道如何见马家先人了。          

    可是马万年不能不去!

    作为一个能载入史册的巾帼英雄,秦良玉的胸襟气魄以及视界都非常人堪比,她深知慈母多败儿,溺爱和过度保护只会适得其反,眼下自己还活着,石柱境内那些土司一个个还服服帖帖,还能保持平和军面,周边溪峒也唯他是从,可一旦自己走了呢,以现在的马万年能镇得住场子么。

    没人比秦良玉更了解这个孙儿了,以他眼下资历,威望,手段都远不及其父更不能和她这个老狐狸比了,他根本镇不住下边的各路土司溪峒,即便有四个侄子相助。

    所以她要在自己死之前,好好历练这个孙儿,让他能将石柱土司这个位子坐稳了,能像他爹那样不光能独当一面,还能成为朝廷的栋梁砥柱,大明那么多土司,可这数十年来有哪家比得过石柱马家在朝野上的威望,她要马万年将这个威望再延续下去!

    虽然这些威望有一大半都是她秦良玉挣来的,但她也是马家的人,所以她要用剩余不多的精力来给马家培养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

    马祥麟没死的时候就对马万年要求极为严格,习文练武学兵法样样不落,两年前马祥麟战死后,秦良玉对其要求更加严格并放手部分政务军务与他亲自断定处理,手把手的教他如何御下,如何处理各种关系等等。

    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兵法上战事上马万年还是纸上谈兵,他需要一个实战的机会,虽然之前也曾随父亲打过仗,但跟着别人扛旗和自己扛旗完全是两码事。

    所以当这次机会来临时,她毫不犹豫就将马万年推了出去,但却又总是提心吊胆。

    本已古稀之年,精力已是不足,马万年一走还将兵马都几乎带光了,境内大小事务又都落在秦良玉身上,事事亲为,这两月身心俱疲。

    不过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自马万年发兵之后,每隔几日便有消息传回,比如周边溪峒响应如潮,比如轻松取了周边州县,这些都让左良玉欣慰不已。

    一眨眼发兵两个月打重庆都快一个月的时候,秦良玉这时候有压力了。

    她是个百战老将,心思缜密眼光毒辣,比如年前张献忠入川时她听了贼军入川路线便推测出其必攻之处,当时给出了一针见血打七寸的建议,奈何上头听而不闻。

    这一次她同样预先聊知奈何不得重庆,只是让马万年历练一番也顺便练练兵而已,但时日已久,各种麻烦事就来了,粮草供给困难不说,最重要是一旦贼军有援兵前来,那马万年就危了!

    那怎办?此时左良玉还不知道云南那边的叛乱平定了没有,所以不敢贸然撤兵,可是不撤兵万一被合围则危也,且粮草已是供给不上了。

    正在纠结之际,涪州的灵宝塔派人送来消息,东厂大太监从云南过来了此时就在涪州,不日前往石柱拜见。

    秦良玉大喜,那太监既然来了就说明云南的叛乱已经平定,掐指一算其在云南最多也不过呆了二十多天,竟然这么快就平定叛乱,果然厉害,不过想想或许平定之功是沐王府的,他不过督战而已。

    可即便如此,她也十分好奇这个太监,想亲眼见见到底是怎样的人中翘楚,能在短短一年内力挽狂澜,大败闯贼和鞑子。

    于是赶紧令人张灯结彩布置准备迎接那大太监,又让来人传令马万年速速撤兵回来,既然云南叛乱已平,她的任务就完成了,赶紧趁贼军援兵未到之前撤离,迟则只恐生变。

    哪知来人说了,那太监还没到涪陵之前就遣人去传令撤兵了,说是怕贼军援兵来了被夹击进退不得……

    秦良玉顿时就楞了!

    这太监果然不凡。

    好像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都在他掌握之中,他在去云南的路上就开始让自己发兵牵制张献忠,当然也会提前让沐王府做些别的准备,他用二十天时间平定叛乱,然后算定这个时间差不多张献忠开始发兵打援重庆……云南沐王府,成都张献忠,石柱的自己,他是如何这种未雨绸缪,而且时间差都算的那么精细。

    终大明一朝,东厂的提督都是官场顶级大佬,虽然品级不高更不是百官之首但满朝文武还是唯他独尊,所以得知常宇来此,秦良玉不敢怠慢,虽已古稀却依然坚持出迎,认为礼不可失。

    两日后常宇过丰都渡龙河抵达对岸沙帽山军营时,秦良玉已在山脚下相候多时,远远瞧见一个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妪,常宇急忙快步向前。

    秦良玉乍见一少年疾步走来心中惊讶,不及细看躬身便要施礼:“老身……”话未落音,常宇已疾步到了跟前,探手一扶,顺势跪地而拜:“东厂常宇拜见秦将军!”

    四下众人皆惊,秦良玉也是一怔。

    东厂的大太监啊!满朝文武人人抢着抱大腿的存在此时跪拜一个土司老妪,这在历朝历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眼前。

    常宇没自称本督也没称咱家,说明他不是以东厂太监的身份,更像是一个晚辈拜见长辈,这让秦良玉心中一暖,而常宇一声将军更是叫的她热泪盈眶。

    要知道秦良玉这个时候的官方身份只是个二品诰命夫人,没有军衔,也没有官职,仅在天启年间打奢崇明时被授过都督佥事等,崇祯时期没有授官衔,死后的“忠贞侯”还是南明皇帝追赠的。

    所谓的将军是后人或者民间称呼,比如她当年在沙场征战时,朝廷的官员武将都称呼她为秦土司,秦大人秦夫人,马夫人,将军之称几不可闻,毕竟那个年代称谓都是很严谨的。

    但这一声称呼对于秦良玉来说则是无上的尊敬,无上的荣誉,这数十年来,马家秦家为朝廷满门忠烈,此时一声将女顿感一切都值得了!

    因为这声将军出自常宇之口,他所代表的是朝廷,这是对她个人的荣誉和成就的肯定。

    没有比将军这个称呼更让秦良玉受用的了。

    只见她老泪纵横,连忙搀其常宇:“大人切不可如此,老身何德何能受的您这一拜”说话间仔细瞧了眼前这少年,一脸刚毅身材健壮全无太监的阴柔形色,心中顿生好感。

    “秦将军忠君爱国,为大明之栋梁,得天下人敬仰,末学久闻秦将军风采今日方才得一见,甚幸,甚幸”常宇一脸真诚,秦良玉受用无穷,心道这小太监果真与众不同,嘴巴甜,而且为人诚恳一看就不是那种奸邪小人,朝廷得此人才也是大明之幸啊。

    “老身已是行将入土之人,怎得常大人如此抬爱,倒是久闻大明朝出了个天纵之才,老身日盼也盼想着能见上一面,今日遂意,死而无憾!”秦良玉叫他常大人而非常公公,这也是礼尚往来,并不以太监身份待常宇。

    “秦将军此言差矣,您老这身体硬朗的很轻轻松松长命百岁”常宇扶着秦良玉往山上军营缓缓走去,秦良玉苦笑摇头:“老咯,老咯,这一到阴雨天浑身骨头都疼的很……”

    两人并行上山,轻声说着家长里短,四下众人则连连称奇,这当真是哪个威震朝野东厂大太监么,瞧这两人身影分明就是孙儿孝顺祖母的人间烟火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