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会议 桌下 含 舔|我把我女友一家一锅端呐

2021-05-10 08:51: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昏暗混沌的忤逆庭院深处,淡淡的辉光漂浮在由破碎巨石堆砌而成的大地上,一株不知何时生长出来的巨大橡树伫立在庭院中央,而大量正在运转的魔导设备则环绕着这株橡树,有的投影出

 昏暗混沌的忤逆庭院深处,淡淡的辉光漂浮在由破碎巨石堆砌而成的大地上,一株不知何时生长出来的巨大橡树伫立在庭院中央,而大量正在运转的魔导设备则环绕着这株橡树,有的投影出不断变化的全息影像,有的发出光芒,交织成结构复杂的栅格屏障。

    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坐在橡树下面闭目养神,从树冠飘落的淡金色落叶有些许洒落在她的长发间,旋即化为碎光渐渐消散。

    突然,这位昔日的魔法女神睁开了双眼,之前还很淡然恬静的面容上不知何时附上了一层怪异的神采。           

    下一刻,阿莫恩的声音便从旁边传了过来:“怎么?做梦了?”

    “……不是,我刚才没有睡觉,”弥尔米娜抬起手揉了揉额角,语气有些古怪地咕哝着,“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心慌……让我从冥想中惊醒过来了。”

    “心慌?从冥想中惊醒?这听上去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一旁正在照料橡树的阿莫恩顿时有点紧张,脸孔上露出非常人性化的担忧模样,“难不成是你的‘神性部分’还残留着什么……”

    “没那么严重,只是稍微心慌了一下,就好像很久以前的黑历史突然被人看到那样,”弥尔米娜摆摆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么个奇怪的说法,但很快她便把这点细枝末节抛到一旁,注意力放在了这两天一直忙忙碌碌的阿莫恩身上,“话说你还没忙完啊?”

    “还早呢,这才刚开了个头,”阿莫恩晃了晃头颅,鹿角上盘旋漂浮的淡绿色符文随之一点点消散在空气中,“好不容易有了自由活动的机会,我要认真把自己的院子装点装点,怎么说也是住了三千年的地方,将来也不知道还要住多久……起码得种几棵树什么的。话说你觉得我这株橡树怎么样?是不是应该再高大一点?”

    “已经很可以了——除非你不打算再种别的东西,”弥尔米娜抬头看了一眼那株美丽的金色橡树,这忤逆庭院中此刻唯一的“植物”正散发着淡淡光晕,磅礴的生命力以其为中心激发出来,让整个庭院都萦绕着一种令人轻松愉悦的气息,这是数千年来这个黑暗孤寂的地方第一次出现如此生机——弥尔米娜对阿莫恩的“园林绿化计划”其实并不感兴趣,但她很高兴看到阿莫恩在躯体痊愈、真正自由之后所获得的这项乐趣,这总比整天泡在网上打牌要好,“话说你还真是有动力啊,在幽影界里种树,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菲尔姆都想不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我可不是因为喜欢才在一片荒芜的碎石之间躺了三千年的,”阿莫恩语气颇为愉快地说道,“话说你需要帮忙么?我看你这些日子一直就是在这些巨石和废墟之间休息,虽然我对此已经很习惯了,但你应该更适应有片瓦遮身的环境吧——我可以帮你弄个住处出来,比如一座会生长的魔法塔?高文和他的朋友们对此肯定不会有意见的,他们之前说了这院子可以按我喜好随意修整,只要不影响到这些魔导设备的运行就好。”

    “不,我觉得这样就挺好!别再提什么魔法塔的事儿了!”弥尔米娜瞬间瞪起了眼睛,仿佛应激反应一般大声说道,但紧接着便意识到这反应似乎有点过度,脸上露出悻悻的模样,“我如果想弄个住处的话自己就搞定了,别忘了‘塑造’本身就是魔法领域的一个重要分支,在这方面我比你擅长。”

    “好吧好吧,我就随口一说,你喊这么大声干嘛,”阿莫恩晃晃脑袋,随后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弥尔米娜一眼,“话说你刚才都冥想出什么结论来了?这两天看你不是在做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实验就是在树下面冥想,要么就是写报告……真和理事会里那些忙忙碌碌的研究员一样了,你到底在搞什么?”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弥尔米娜丝毫没有跟阿莫恩解释的兴趣,摆摆手站起身来说道,“反正我论文快写完了,你要真有兴趣,等到时候你自己从神经网络的数据库里都能看到。”

    阿莫恩轻轻哼了一声,却没兴趣在这个话题上和魔法女神争论,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美化工程”上,新的种植计划正在这位昔日自然之神的头脑中逐渐成型——在那壮美的金色橡树周围,生命力场已经成型,幽影界中也有了可以让植物生长的环境,他觉得自己应该在周围再种一片花田,或者挂满浆果的灌木……

    或者种点黄瓜茄子葱姜蒜什么的也行。

    ……

    那块带有“留言”的巨石渐渐飘远了,重新隐没在虚假星空之间的黑暗之中,巍峨高塔伫立在神国的中心,仿佛一个沉默的卫兵,守护着这座已经被其主人亲自放弃的国度中所有的秘密。

    “……我觉得咱们最好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琥珀左右看了看,缩着脖子嘀咕道,“当事‘人’要知道了肯定不会高兴的……”

    高文认为琥珀说的很有道理,设身处地想一想,那块石头上的内容对弥尔米娜而言应该跟年少轻狂时写在空间说说里的青春悲伤文学是一个杀伤力的,回去之后如果跟她当面提起,怕是得有人血溅当场……

    在黑暗混沌中航行的古代飞船再次传来一阵震动,引擎出力渐渐提升,这艘巨舰又一次回到了黑暗深处,随着那些诡异的黑暗剪影重新出现在护盾外面,高文一行意识到,这艘船再次起程了。

    就如之前情报中的推测结论一样,这艘船在诸神国之间巡航,它在接下来的航行过程中持续造访着一个又一个神国,每次都短暂停留,在或远或近的距离上悬停观测片刻,随后再启程前往下一个目标——对于高文等人而言,这毫无疑问是极为珍贵的观测资料。

    凡人从未有过如此机会,可以用如此直观的方式直接观测到神国内部的情况,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不用担心受到精神污染——昔日在冬堡战场上所付出的惨烈代价,在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向上换来了惊人的回报。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神国的观测都会如之前的“丰饶神国”或“魔法神国”那样清晰明确,有时候高文等人会看到一些难以理解的诡异情况,他们在航程中看到了一些被光芒完全笼罩的“空间”,其内部的情况完全被肉眼无法穿透的光幕遮挡,有时候还会看到一大堆混乱叠加的光影,光影内部的空间以令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呈现出重叠姿态,也不知道是这混沌的“深海”对众人的认知产生了干扰,还是某个古老的神国真的就呈现出这样诡异的模样。

    甚至有一次,这艘飞船在一片黑暗中突兀地停了下来,打开灯光和探测设备对着一片虚无扫描了半天——就仿佛那空荡荡的地方存在一个看不见的神国一样。

    这些诡异的情况全都被卡迈尔和莫迪尔认真记录了下来——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所有谜团都可以被揭晓。

    而这些在“旅途”中不断出现的“观测点”也大大拖慢了高文等人在飞船上的行动,他们一次次停下来记录在飞船护盾外面所看到的各种景象,留下大量的影像和文字资料,甚至对飞船本身的探索都让步给了这些观测行动。

    但即便耽误了一些功夫,他们最终还是抵达了通往飞船内部的通道入口——一道用未知合金制成的闸门立在甲板的尽头,闸门处于开启状态,其内部明亮的灯光显示出连接通道里的基础系统还在运行。

    “‘探索者’就在里面,”卡迈尔漂浮在通道入口前,一边感知着从不远处传来的魔力波动一边点头说道,“我能收到它传来的定位信号,清晰且稳定,里面的环境很安定。”

    “我们进去吧,”高文最后抬头看了一眼飞船护盾外面黑沉沉的“深海”,这场航行还未结束,后续应该还会有新的神国出现在飞船外面,但他也要想办法搞明白这艘飞船本身的秘密才行,“维多利亚,在这里设置一个留影水晶,用于记录护盾外面的情况,回头我们再回收。”

    维多利亚立刻开始按照命令设置留影水晶以及对应的维持法阵,一旁的琥珀则随口说道:“反正这艘船每两天就会跑一圈,规律已经摸清楚了,等咱们这趟再把航行过程摸排清楚,回去之后就可以安排探索队伍定期乘上这艘船进行长期观测——神国也跑不了,观测个几轮就都把资料记录下来了。”

    “……希望一切真能如你说的那么简单顺利吧,”高文看了琥珀一眼,表情颇为凝重地说道,“我总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那你千万别说出来。”一旁的梅丽塔顿时一脸紧张地说道。

    看着如临大敌的蓝龙小姐,高文脸上表情有些微妙,他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便跟着卡迈尔一同踏入了那条通往飞船内部的通道。

    闸门后面是一条宽敞的走廊,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这个可能已经沉寂了一百八十万年的地方——就如逆潮之塔里面的情况一样,岁月同样未能腐蚀这起航者的造物,“深海”中更不存在所谓的尘埃灰土,一行人穿过飞船内整洁明亮的连接通道,入目之处的一切都让他们产生了某种强烈的错觉……就仿佛这里刚被放弃没多久,甚至前一刻都还有忙忙碌碌的舰组成员在这条通道里往来行动。

    在通道里走了没多远,他们终于找到了那个在数天前便被送到这艘船上、已经自律行动了很长时间的“探索者”魔偶。

    “那就是了。”卡迈尔抬起手,指着不远处说道。

    高文抬起头,看到一个用黄铜制成的、带有圆滚滚外壳的魔法自律装置就静悄悄地躲在走廊尽头的一处拐角中,它收起了自己所有的节肢和作业用肢体,用走廊拐角的某个设备当作掩护,正处于深度休眠的状态。

    看上去弱小,可怜,又无助。

    考虑到起航者飞船本身所代表的惊人技术水平,眼前这个只拥有简单心智和脆弱机械结构的黄铜魔偶确实显得有些“可怜”。

    但看着正处于休眠状态的黄铜魔偶,高文心中却又突然浮现出了一丝异样的感慨——他甚至觉得这个连刚铎铁人的一半水平都不到的机械装置像个英雄。

    如此落后,如此脆弱,这简单的机械装置在如今的洛伦诸国中几乎已经代表着技术的顶点,可在起航者的技术造物面前,它或许连个玩具都算不上——但就是这么个只能进行简单思考的“小玩意儿”,却已经在这艘神秘飞船上独自行动了数天之久,走过了黑暗的甲板,穿过了古老的走廊,探索了无数的奥秘。

    或许应该叫它“机械先驱”?

    高文思维有些发散开来地胡思乱想着,而与此同时,卡迈尔已经释放了激活指令,一阵轻微的咔哒声和滋滋声从黄铜魔偶肚子里响起,这个圆滚滚的东西突然原地晃动了一下,随后几条机械节肢慢慢舒展开来。

    它就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像人那样伸着“懒腰”,一点点张开被收拢的肢体,原先被折叠起来的感应装置也作业用机械臂也从球壳里弹了出来,精密的水晶透镜捕捉到了卡迈尔的身影。

    一根用来捡拾物品的机械爪举了起来,欢快地挥舞着——它在为自己成功完成任务并得到回收而高兴不已。

    “……提丰人真的从刚铎铁人的技术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啊。”看着黄铜魔偶这非常人性化的表现,维多利亚忍不住感叹道。

    “确实学了不少,但还远远不够,”一旁的丹尼尔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用了这么多年,仍然无法复制铁人的心智核心,也制造不出那宛如活人一般的仿生结构,我们的魔偶专家还在等待下一个技术突破——或一个天大的好运。”

    “有时候技术突破确实需要一点点运气,”高文笑着随口说道,接着目光投向卡迈尔,“现在先检查一下魔偶记录的资料吧,看看它这一路上都看到了些什么东西。”

    在上一次“钢铁大地”靠近战神神国的时候,探索者魔偶已经通过远程传输将它所收集的部分资料传给了在神国据点中工作的技术小组,但由于这艘飞船停留时间短暂以及远程传输的限制,它能传回去的只是一小部分资料,且很多影像内容也模糊不清。

    完整的探索数据,还是要用最原始的办法来回收。

    卡迈尔打开了探索者魔偶的外壳,从里面错综复杂的符文核心和导魔结构中找到了储存关键资料的装置,他小心翼翼地将那装置取了出来,放在手中。

    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的立方体,大部分外壳由昂贵的秘银和精金制成,表面还镶嵌着高品质的水晶和宝石,其内部则是结构更加复杂的、浸没在炼金溶液中的储存机构。

    它有着明显的传统魔法技艺和现代魔导技术融合的痕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