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乱h好大不要了|第章两个孕妇

2021-05-10 09:06: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谈判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牵扯到各方利益,自然有一个博弈的过程。

说白了就是双方根据自己预先设计好的底线进行讨价还价,占据优势的那一方谈的条件自然会更为优渥一些。

  谈判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牵扯到各方利益,自然有一个博弈的过程。

    说白了就是双方根据自己预先设计好的底线进行讨价还价,占据优势的那一方谈的条件自然会更为优渥一些。

    至于劣势的那一边也要尽可能的争取一些条件,不至于是任人宰割。        

    巴图姆尔如今就面临类似的情况。

    准噶尔本来是有小优的,无奈之后噶尔丹来了一个骚操作,主动来到明军大营中离间李定国和刘兴明的关系。如此一来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毕竟李定国对刘兴明深信不疑,噶尔丹的挑拨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反倒是噶尔丹自己成为了阶下囚,如此一来只能十分尴尬的待在明军牢狱之中。

    不过再怎么说噶尔丹也是准噶尔的王子,所以巴图姆尔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出去。

    让巴图姆尔有些无奈的是,当他提出和明军谈判的时候,李定国并没有亲自出面。

    理由嘛其实也不用说,自然是身份对等。

    李定国是什么身份?

    那是堂堂的大明一字亲王,噶尔丹这个准噶尔王子还勉强和李定国对得上号。巴图姆尔不过是一个臣子,还是一个久久没有启用的弃臣,自然没有资格跟李定国面对面的商谈。

    所以李定国派出了李来亨出面,再怎么说李来亨也是堂堂大明临国公,不算冷落了巴图姆尔。

    巴图姆尔除了接受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这是在明军的地盘上,什么都是明军说了算。

    他尽量调整一番情绪,使得自己的情绪处于一个平和的状态。

    他到的时候李来亨还没有到,巴图姆尔索性就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处于养神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一声唱诵声,随即便见一众士兵簇拥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进入了房间中。

    这男子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皮肤黝黑,身材健硕。仔细看去,其一身的腱子肉,可以说是军旅出身了。

    巴图姆尔断定此人就是李来亨,便起身行礼道:“见过临国公。”

    李来亨微微有些惊讶道:“你会说汉话?”

    “略微会一点...”

    巴图姆尔有些尴尬道:“此次我是大汗派来和谈的,还望和临国公能够谈的愉快。”

    李来亨微微颔首道:“坐吧。”

    其实巴图姆尔心里是没有多少底的。

    但他既然来了就要做好各种打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怕的。

    或者说怕也没有用。

    他先在脑海里整理了一番思绪,随后沉声道:“之前准噶尔派王子噶尔丹前来,与大明王师生了一些误会。我家大汗得知之后痛心疾首。他深知犯了打错,便命我前来请罪。”

    虽然还没到负荆请罪的地步,不过巴图姆尔已经把姿态摆的很低了。

    李来亨自然也能够感受到这点。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

    见巴图姆尔如此,李来亨哈哈笑道:“其实误会倒也是算不上,一切还看你们的诚意如何。”

    李来亨并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留了一个活口。

    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自明的,就是等着巴图姆尔先表态。

    毫无疑问,先表态的一方会是处于劣势的一方,因为会被针对。

    但是巴图姆尔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现在是他有求于明军。

    如果不能把噶尔丹救回去,他怎么和大汗交待?

    要知道他可是在僧格面前打了包票的啊。

    “哈哈,诚意当然是有,这点还请临国公放心。”

    巴图姆尔咽了一口唾沫,随即笑眯眯的说道:“只要大明能够把噶尔丹王子放回去,我们愿意送上礼金。”

    此刻的巴图姆尔卑微的就像是一个仆人。

    李来亨心中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如今的准噶尔就是一匹狼,在劣势的时候不断的冲你摇尾乞怜。

    可是狼就是狼,它不是狗。即便它再冲你示好那也是个食肉饮血的畜生。

    所以李来亨时刻告诫自己这点,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至于落入到巴图姆尔甜言蜜语的陷阱之中。

    “礼金?你觉得大明是缺钱的样子吗,还是你觉得晋王殿下贪财?”

    李来亨露出了不屑的情绪,随即沉声道:“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只要准噶尔方面接受大明的册封,承认自己的藩属身份,噶尔丹便能送回去。”

    听到这里,巴图姆尔心中立时咯噔了一声。

    来之前僧格特地嘱咐他,只要明军不让他们送出领土疆土一切都是可以谈的。

    结果李来亨倒好,虽然没有让他送出领土,却要叫准噶尔方面俯首称臣。

    这和送出领土有什么区别,毕竟连称臣都称了,名义上整个准噶尔就是大明的了。

    这个决定他可没法替僧格做啊。

    不然等到他回到准噶尔,僧格还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

    一开始巴图姆尔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号差事,但僧格找到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来。

    如今李来亨突然发难,巴图姆尔只能临场应变了。

    “这个怕是我难以做主啊。”

    巴图姆尔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还请临国公谅解。”

    李来亨哈哈笑道:“无妨,无妨。本国公也知道这种大事你难以做主。不过并没有什么关系,你大可以派人回去告知你家可汗啊。或者说你也可以亲自回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

    李来亨以及明军把条件咬的死死的,绝对不可能让步。

    至于巴图姆尔难不难李来亨管不到。

    他只是把条件抛出来,具体能不能答应,他可以把话带回准噶尔让僧格自己决断。

    巴图姆尔这下所有的话头都被堵死了,只能选择接下李来亨的话。

    “既如此,我这便命人回去带话给大汗。”

    巴图姆尔肯定是不能自己前去送信的。

    如此一来,非但僧格方面会觉得不爽,就连噶尔丹那里巴图姆尔都讨不得好。

    毕竟巴图姆尔刚刚向噶尔丹保证,会把他毫发无损的救出去。

    这紧接着巴图姆尔就跑路了,噶尔丹心里会怎么想?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