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上楼梯一下一下顶着:第章稚嫩小性奴

2021-05-10 09:08: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千五百两!”

“行!”

“黄金!”

“你这是黑店啊!”

“你怎么说话的呢,还诚不诚心买剑了!&rdqu

  “一千五百两!”

    “行!”

    “黄金!”        

    “你这是黑店啊!”

    “你怎么说话的呢,还诚不诚心买剑了!”

    ……

    铁匠铺中,李鸿儒持着鸦八剑,只觉这柄剑过于富贵。

    他愿意花大价钱买剑,但一想到手中持着一千五百金的宝剑,饶是李鸿儒也觉得过于奢侈。

    他和汉子讨价还价,只是对方显得有些油盐不进。

    “太贵了”李鸿儒道。

    “好剑自然有好价格”汉子道:“别的便宜剑你也瞅不上啊!”

    李鸿儒是第一次买剑。

    但第一次买剑的经历太不愉快了。

    他往昔的剑要么是讨要,要么是赠送,要么是封赏,哪曾有过花钱的行为。

    眼下好不容易想自己花钱买把剑,这剑还买不起。

    若是三五百金,李鸿儒觉得可以接受。

    但落到一千五百金的份上,他觉得这种剑的价格过分了一些。

    两套长安城王城的房子才能买把剑,没几个人的脑袋值得动用这种剑。

    “五百,我最多出五百金!”

    李鸿儒翻动着自己的五根手指,报出了自己心里的底价。

    “切,难怪你只是说自己略懂剑!”

    汉子讥讽一声。

    眼前的年轻人对剑非常讲究,也能看出剑的好坏,更是具备使用剑的能耐,但对方对剑的成本一无所知。

    “我也不是吹嘘,咱们大唐国的剑能有鸦八剑水准的非常少,这种顶级剑就值这个价,也必须卖这个价”汉子道。

    “再好的剑也要有人买”李鸿儒道:“我也不是吹嘘,除了我之外,大唐能用你这种剑的人不超出十个,他们此时还不缺剑,若是你不卖我,你这柄剑就卖不出去!”

    “呵呵~”

    汉子瞅了瞅李鸿儒。

    对方只是略懂剑,但对方懂剑客。

    李鸿儒说的没错,大唐能用这种份量长剑的人不多,而要发挥到剑真正威能者,或许就是李鸿儒提及的那个数。

    剑只是诸多兵器的一种,大唐强者虽多,但个人都有个人的兵器。

    想用这种剑,至少要排入大唐武者前百行列。

    若是不计算某些圣地秘境中的大修炼者,大唐这种剑客的数量确实不超十人。

    他注目着李鸿儒,只觉对方实力已经强到了一定的地步。

    但在他印象中,他确实少有这类人的资料。

    “王剑客等剑用,但我不等钱用”汉子道。

    “乌鸦匠师技止于此剑,当真是有些可惜了”李鸿儒道。

    他确实等剑用,但也并非没了剑就不行。

    若不动剑,他还有割鹿刀,足以应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他还有术法。

    对李鸿儒而言,剑术只是他诸多手段中最常用的一种,但远远称不上唯一。

    可眼前的匠师倒是闲到了蛋疼。

    技精于勤。

    再厉害的剑客和铸造师,若是不保持剑斗和铸造,双方的水准都难言上升,甚至于水准可能倒退。

    瞅对方铁匠铺的模样,对方生意惨淡到了一定的程度,难有什么高水准打造可言。

    “看您体格也是快要五十岁的人,若不趁早凑钱倒腾一些材料,再打造两柄好武器,这辈子可就没什么打造机会了”李鸿儒道。

    “剑客没有好剑,碰上仇家的下场也不会有多好”汉子反击完才道:“我今年四十有八,还年轻着呢!”

    “我的仇人大都死掉了,现在没什么想杀我的人!”

    李鸿儒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声。

    一个想买,一个想卖。

    两人唯一的争议点便是价格。

    李鸿儒吐出的价格是自己能接受的价格,但对汉子而言,这只能算是他的成本价。

    这还不计算他加工费用,纯粹属于打造的材料费。

    顶级宝剑的成本确实极为高昂。

    打造剑很难,提炼材料更难。

    能做到这两者的人不多。

    若不在成本上将价格翻两三倍,这买卖就没法做了。

    “你诚不诚心买?”

    “那你倒是诚心卖啊!”

    “我很诚心卖了。”

    “我也很诚心买了!”

    ……

    一客一主顿时陷入了不断辩驳的价格战中。

    “四百九!”

    李鸿儒没法提价,他嘴巴一吐,开始倒着讲价格。

    “一千六!”

    汉子一愣,亦开始了加价。

    “四百八十两黄金,多余这个数我不买了。”

    “一千六百五十金,低于这个价格我不卖了。”

    “再见!”

    “你别走呀!”

    李鸿儒抬腿欲走,这让汉子终于败阵下来。

    “你不能这么砍价啊,你这是拿我当猪宰,砍价哪有从三折开始砍的啊!”

    “你还说我是个凯子呢,你卖东西是几倍起价怎么不说!”

    “一千四百金,我主动降一百,这总可以了吧。”

    “再见!”

    ……

    来来回回数次。

    待得八百金时,李鸿儒再次抬腿。

    这一次,汉子的手抖了抖,没有再拉李鸿儒。

    “你倒是拉一拉要走的客人啊”李鸿儒叫道。

    “没法拉了,我只能留给下一代去卖剑了!”

    汉子摊摊手。

    李鸿儒的价格显然是触及到了他心中最低的限度。

    “八百金稍微有些多,你这柄剑还不能让我用一辈子,最多是替换用用!”

    “说什么呢,看不起我的剑啊!”

    两人相互好一阵争执。

    但这番争执也并非全然无用,至少让彼此知晓了各自的底价。

    两人一个想买,一个想卖,正欲彼此做最后的商议时,只见远远处一骑红尘飞驰而来。

    “匠人张九鸦接旨!”

    坐骑上一个武官落下。

    “陛下有令,着张九鸦修复此剑!”

    “匠人张九鸦领旨!”

    汉子的表情稍微愣了愣,随即已经跪下接旨。

    武官手捧圣旨,背后又背着剑匣,待得将剑匣打开,李鸿儒顿时见得了熟悉的承影剑。

    “原来你就是张九鸦!”

    听得武官念其名,李鸿儒才将对方身份确定下来。

    大唐擅长铸造者众多,但若要挑一个出类拔萃者,张九鸦无疑排得上号,甚至于这种排名极为靠前。

    他的承影剑,侯君集的星月剑等剑均是出自于这位匠人的手中。

    但相较于剑客的高光亮相,铸造的匠师显得默默无闻。

    而且大多数高级匠师入了朝廷的军器监,常年累月打造各类武器,少有人名声传出朝廷外。

    李鸿儒还是从侯君集那儿得知张九鸦的名声。

    李鸿儒也不知张九鸦如何获得的自由,跑到了岭南这边。

    朝廷依旧有大量的高级匠师,但承影剑是张九鸦所铸造,让对方做复原的成功率也要高一些。

    唐皇已经前去句骊国数天,李鸿儒也已经拜访了黔州之地,烈马才奔袭到此处。

    “你听过我?”

    张九鸦诧异开腔,也听得落马宣旨的武将抱拳行礼呼了一声‘王大人’。

    李鸿儒没确定他身份,张九鸦亦是没有确定对方属于朝廷高官。

    能让代唐皇宣旨的官员尊称,对方显然在朝廷排得上号。

    张九鸦脑袋好一阵转动,只觉脑袋中没有王姓朝廷剑术高手的印象。

    “张九鸦,你务必将断剑恢复到原样”武官开口道:“陛下对这柄剑极为珍爱,若是修复不好,你就得回军器监了。”

    “这柄剑器法阵已经斩断,剑身也折损了,这如何能恢复到原样呀,这不为难人吗?”张九鸦头疼道。

    “那我管不着”武官道:“徐某只是奉命办事。”

    “这都叫什么事啊,哪个没心眼的将这种宝剑折断了,这是剑器,不是宝剑,怎么能去硬击,这也太不会用剑了。”

    “咳咳咳!”

    武官连连咳了数声。

    张九鸦本事不错,嘴巴也有些大。

    这是当着李鸿儒的面在骂对方缺心眼。

    太子过世,承影剑断裂。

    朝中关于这两桩事的议论至今不止,不乏有各种疑神疑鬼的言论传出。

    相应使用这柄剑的李鸿儒也被人探讨,知晓事情的人不少。

    “王大人,这匠人当面骂你,要不要我给他掌嘴!”

    武官低声问了一句。

    这让张九鸦顿时回神了过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