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的下面被你添得10p好爽,塞好不准拿出来晚上回去检查

2021-05-10 09:28: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邓神秀才要翻身上马,一道身影飚了过来,跃上枣红马,啪的一掌,拍在马屁股上,枣红马嘚嘚狂奔,立时弃他而去。

“卧槽……”

邓神秀看清了,竟是桑雨

  邓神秀才要翻身上马,一道身影飚了过来,跃上枣红马,啪的一掌,拍在马屁股上,枣红马嘚嘚狂奔,立时弃他而去。

    “卧槽……”

    邓神秀看清了,竟是桑雨绮夺了他的马。            

    他正惊疑间,李道缘和雅娴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她往那边去了,你们要追,现在还赶趟。”

    邓神秀往桑雨绮遁走的方向一指。

    “找你也一样,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要你原原本本说给我听,少一个字,我让你身上掉一块肉。”

    李道缘一脸阴沉地盯着邓神秀。

    问题还是出在密道上,雅娴精细,竟然每晚都会去查验密道。

    多年不曾开启的密道,一旦开启,难免留下蛛丝马迹。

    一查,刘氏房内空空如也。

    李道缘和雅娴顺着密道追来,桑雨绮立时就漏了。

    而刘氏的出逃,邓神秀的出现,他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桑雨绮必是和邓神秀勾在了一起。

    一想到桑雨绮妖娆的身姿,绝美的容颜,自此和自己无缘,他一腔怒火全本邓神秀来了,觉得自己就是被这混账绿了。

    “如此说来,大家是不能愉快地交谈喽?”

    啪的一下,一枚圆盒落在地上,火焰随着煤油流溢。

    不待李道缘动手,腾得一下,雾丸升腾,李道缘远远退开。

    雅娴师太冷声道,“不过一个书生,习得点浩然气,有什么……”

    话音未落,蹭地一下,一枚透红的岩心针激射她眉心,雅娴师太冷笑一声,袖中长箫弹出,直扫岩心针。

    蹭地一下,岩心针直接从长箫中穿了过去,雅娴师太眉心多出个红色小孔,下一瞬,便有血色在她白皙的脸上晕染开来。

    “雅娴!”

    李道缘怒喝一声,正要发功,七根通红的飞针迎着他射来。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李道缘掌生波纹,气旋震动,才要震飞飞针。

    岂料,七根岩心针悠忽飘回,如鬼魅一般走位。

    另一边,邓神秀已脱身到了雾气屏障的另一头。

    “该死!”

    李道缘手掌一翻,气流激荡,雅娴师太腰间宝剑弹射进了李道缘掌中,他仗剑便要杀进雾区。

    忽地,七根飞针如鬼魅飚射,李道缘挽个剑花,漫天光影,连续地铛铛声后,再定睛时,整枝宝剑只剩了剑柄。

    李道缘大吃一惊,咬碎银牙,厉声呼道,“纳命来!”

    他双掌急拍,荡开岩心针,身形电闪后撤,消失在莽林中。

    “这老阴比。”

    邓神秀毫不意外。

    没有这绝顶的谨慎,当年瀚海北庭那么多的英雄豪杰,怎么就他李某人混到了北庭之主。

    此地不宜久留,邓神秀也急急撤走。

    没了枣红马,行程快不了,他是到了后半夜才赶到谭明住处的,他以为秦清会在那里等他。

    岂料,他到时,谭明只给了他两封留书。

    一封是秦清给的。

    秦清要他尽管放心。

    照料他母亲的事儿,她会办妥,权当还他诛杀谢玉的情分,自此之后,双方两不相欠。

    另一封是刘氏留下的。

    刘氏要他一定要好生向学,多听他秦师叔和苏提学的教诲,还说她和秦清很谈得来,要他勿要挂念。

    末了,提了一嘴,希望下次,邓神秀去探望她时,若能带上桑雨绮就最好不过了。

    邓神秀默默道,“娘哎,师娘那种类型的,我可把握不住。怕是潘子和嘎子一起来了都把握不住。”

    回到家里,已是半夜,邓神秀虽然疲倦,却没有困意。

    不出意外,明天夜间,圣辉会就要举事了。

    母亲已经离开了淮东,按道理说,他没什么隐忧了。

    明日一早起来,离开淮东这个是非之地就好了。

    即便明天的祈福会如常举行,只要他不现身。

    与他名声,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换作前一世的他,根本不会有什么心结,但重生以后,情绪上的副作用真的不少。

    他发现自己变得儿女情长了许多,已经严重威胁他行走江湖了。

    “奶奶的,不管了,我又不是楚狂歌那个十三娃,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吧。”

    他摇了摇头,似乎甩出了杂念,不多时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他站在院子里洗刷,听见砰砰敲门声。

    开门一看,一个六七岁的童子一手捧着一碗饺子,一手藏在身后,怯生生地看着他。

    “你是李婶家的毛毛吧?”

    前世今生加一块儿,他也没和邻居说上几句话,这些npc只存在于母亲和翠荷的聊天中。

    “这是我娘包的饺子,送你一碗。”

    小家伙一只手端着一大碗饺子,蜡黄的小脸皱巴巴的,显得很是吃力。

    邓神秀接过饺子,“替我谢过李婶。”

    他知道李婶家也不富裕,这碗饺子已见情义。

    他正想着如何回礼才妥当,那小家伙见他收了饺子,舒了一口气,藏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却是一本对折打开的书本。

    书本上的文字稚嫩,但一笔一划很是工整。

    小家伙道,“他们都说你是文曲星下凡,这上面的正气歌诀,是你作的么?”

    邓神秀定睛看去,书本上的文字,可不就是那“天地有正气”的残篇。

    “怎的?”

    他还真不好意思,当着一个稚童的面,将想见江南的原创据为己有。

    小家伙小脸胀红道,“夫子说,能写出这样文字的人,肯定是济世救民的大英雄,值得尊敬。”

    说着,冲他深深鞠了一躬,远远跑开。

    邓神秀端着那碗饺子,怔了怔,道,“醋,醋呢。”

    李婶的手艺不错,即便没有醋,不过十余息,一碗堆尖的饺子被他清空。

    放下碗筷,邓神秀长叹一声,喃喃道,“悔不该识得楚楚,生生变成了和他同样段位。”

    一声叹息后,他出门租了匹马,一路疾驰,朝望冷峰的大智分舵赶来。

    他本已打定主意一觉起来,就离开淮东。

    可看着一脸童真的毛毛,他才意识到这些不是NPC,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他没多高尚的情操,也没有伟大愿望。

    此番重生,不过是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顺带着能弥补遗憾。

    当然,捎带着能窃取长生,也就知足了。

    他这人不贪心。

    可现在要他坐视毛毛这样的孩童,凋零于战乱,而无动于衷。

    他发现自己真做不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