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一个上面吃奶一个吸下面*乖一会就不疼了你放

2021-05-10 09:51:4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怒神第二个分身从凤云瑶脚下钻了出来,缠住了她已经分裂出一半的分身,撕裂扭曲,好似在撕扯着人的灵魂。

凤云瑶脸色越来越苍白,冷汗不停的往下滴落,咬牙将所有的力量全部使

 怒神第二个分身从凤云瑶脚下钻了出来,缠住了她已经分裂出一半的分身,撕裂扭曲,好似在撕扯着人的灵魂。

    凤云瑶脸色越来越苍白,冷汗不停的往下滴落,咬牙将所有的力量全部使出来,勉强让自己站立不倒。

    “本座劝你还是放弃吧,别再做无谓的挣扎。”怒神再一次将力量加大。            

    牠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是在不停的咒骂凤云瑶,这个死丫头还不认输,再这么下去,即便赢了牠一时半会也难吞了她,力量更是耗损严重。

    凤云瑶已经发不出声来,只能聚集所有的精力放在分身上,分离分身轻则重伤修为尽失重则丧命,可也是她活下的唯一机会,即便丧命她也要让怒神付出致命的代价!

    “该死的臭丫头!”怒神见她非但没有认输反倒是越来越拼命,显得越发气急败坏。

    他还从未遇到意志力如此强的,如果她成功分离分身,到时会给牠造成巨大伤害,没个几千年牠都难恢复。

    无论如何这一次只能成功,决不能让这个死丫头将牠压下去。

    怒神周身力量如波浪一样翻腾,显然牠这是要与凤云瑶鱼死网破,拼到底了。

    “糟了,主人牠疯了。”小白慌忙化身成真身,希望能自家主人能抵抗一些伤害。

    只是那狂暴一样的力量在到达他们跟前时,突然,出现炽烈的七彩流光,砰的一声巨响,那刺眼的流光扎的他们睁不开眼。

    凤云瑶身上的力量瞬间消失,在她喘息间,透过刺眼的七彩流光,一道黑衣人影挡在她前面,他的衣袍与墨发在烈风中鼓动飞缠,那熟悉的背影让她干涩的双眸有些温热。

    “主,主人,他来了。”小白变回小体,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的冥帝,确切的说是帝九殇。

    它还以为主人要落空了,没想到在主人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跳了出来,显然他心里还是有主人的存在。

    就在这时,原本张牙舞爪的怒神分身在那七彩流光的压迫下,缓缓的往回收缩,很快就到了结界处。

    “啊!该死的臭鸟!你怎么总和本座过不去!”怒神的吼叫声很快消失,牠的分身也没了踪迹,一切都恢复到了平静。

    凤云瑶再也支撑不住无力的坐在地上,她能保持坐姿没有直接躺到地上已经是极限。

    没想到怒神如此厉害,差点就交代这里了。

    冥帝将怒神封印进结界内,抬手又在结界上加固了一层,转身看到凤云瑶坐在地上,连忙闪身过去。

    “你别动。”

    见凤云瑶要起身,冥帝立马按住她,将双手放在她的背后,源源不断的力量传入她体内,身体上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渐渐的缓解,很快痛感消失不见,整个人轻松不少。

    等她脸色恢复了,冥帝才放开她,虽然他戴着面具可也能从他的双眸中看出他的不悦和还未褪去的害怕。

    “你是不要命了,竟然敢分离出分身,知不知道分身一旦分离,以你现在的修为也会要了你半条命,终身活在痛苦之中。”冥帝的声音不再是冷漠,清冷中透着怒意和后怕,更多的是自责。

    在她离开后,他没离开乾坤幽谷,本想帮她修理下神帝,让她在南天边界待一天,和怒神的分身搏斗下,以她的修为还是能抵抗被他打伤过的怒神分身,只要她能抗的过去,她的修为就能提升至少一倍。

    可在看到神帝时,他害怕了,他竟然在神帝体内感应到怒神气息的存在,也就是说神帝和怒神已经血契相通,完全融合,如此一来,就能同时分离出两个分身。

    第二个分身哪怕再弱,可对瑶儿来说都是致命伤害。

    幸好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刻冥帝想抱下她,可手才抬起,凤云瑶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伸出的手在空中僵了僵收了起来。

    凤云瑶盯着他戴着面具的脸,抿紧了唇,道:“怎么,还不想承认,嗯?”

    她清冷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的憋屈,只是一闪而过,若不是眼尖根本看不到。

    冥帝从地上站起来,略微无奈的抬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那张俊美无暇的脸。

    这张脸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只有轮廓冷硬了几分,比以前更加线条明显威严了许多。

    凤云瑶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微微垂下眼眸,唇角溢出一抹自嘲的笑来。

    “在人界的时候,我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能追上你的脚步,不仅仅是你的妻子还是能与你并肩作战的战友,没想到我还是没资格,没资格站在你身边。”

    她一直以为,她的阿九哪怕剩下一口气,也会回到她身边。

    帝九殇听着她悲凉的话语,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解释可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婆婆妈妈的,阿九我看不起你。”小白看清他的脸后,原本对冥帝的恐惧也就没了,胆子大了什么都敢说了,跳到凤云瑶肩膀上,不嫌事大的道,“主人,我们走,不理他了。”

    以前没觉得它这个前主人这般犹犹豫豫,好歹也是相处那么多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像现在,实力强大了,可这性子它不喜欢,还是以前的阿九好啊。

    只是它还想再劝自家主人几句,就见一道白光闪来,接着小白就不见了踪影。

    帝九殇将灵戒丢进袖子里,才看向凤云瑶,她神色依旧丝毫没有因为小白失踪而有所变化,拉住了她放在身侧的手。

    “做什么?”凤云瑶低头盯着握着自己的手,他的手骨节如玉修长好看,还是一如从前一般。

    她这个时候应该甩开的,然后,再傲娇的给他一个后脑勺,可那熟悉的温暖让她舍不得放开。

    太没出息了,凤云瑶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

    帝九殇又握紧了几分,缓声道:“瑶儿,我给你讲下我的身世。”

    听他提起自己的身世,凤云瑶猛然想起墨倾言和宫怜雪讨论的话题,略有些异样的眼光打量了下他,“你的前身该不会真的是女的?”

    帝九殇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无语,“怎么可能,我一直都是男人。”

    “那琉璃是?”

    “我娘。”帝九殇无奈的解释道,“当年我娘也就是你口中的琉璃女神,众神将修为传给她,由她来封印怒神,那时她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也是在封印以后才知道怀了我,她封印了怒神同时也封印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保全母子,我母亲为了让我活选择牺牲了自己,在临逝之前将所有的修为传给了我,让我接替她继续封印怒神。”

    说到这里,帝九殇指着不远处的雪白色灵石,“这块灵石其实是我的外壳幻化而成的,我也一直待在里面,在一万年前机缘下才出来。”

    凤云瑶看向那块灵石,灵石身上依旧泛着淡淡的光晕,“我听大祭司说,当年我娘将我投放人界时,被你石化为凤迸发出的力量波及到,扭转了时空掉到了别的地方,说来我们俩还挺有缘。”

    在他从灵石出来时,扭转了她去人界的时空,她的魂体回归到这个时空,又在人界遇上了成为人的他,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牵连。

    帝九殇握了握手中的手,忍着想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淡声道:“嗯,如果不是遇上了你,我恐怕也不会这么早回来。”

    听他这么一说,凤云瑶脸色明显变了,她手臂从他心脏处穿过去的画面再一次涌入她的脑海里。

    帝九殇感觉到她的异样,猜到她想的什么,连忙道:“瑶儿,遇到你是我的幸运,那次对我没什么影响。我母亲虽然将我生了出来,可在封印中我本身也受到了重创,如果一直待在灵石中倒也没什么,我以为我会一直和怒神封印在此处,只是没想到梵陌会出现。”

    最近一阵子,她多少从大祭司和宫怜雪口中了解不少有关三域的事,甚至连梵陌的事也知晓一些。

    原本神域的神帝是梵陌,只是在几万年前他突然失踪,神帝之位也就落到了他弟弟梵擎身上,也就是现在的神帝,梵擎为了找寻梵陌的下落还进过乾坤幽谷。

    “那是三万年前的事,他无意中闯到这里,探查到灵石里蕴含了大量的力量,他便想从灵石中吸取力量,正因为他的到来打破了原本的平衡,怒神苏醒,牠不断的用言语诱惑梵陌,让他与自己达成协议,那个时候怒神力量被封印住,想与梵陌契约很难,牠就让梵陌用自身修为将我唤醒,从灵石弄出来,经过两万年的时间,我从灵石中出来,在我化形之时,封印最为薄弱,怒神趁此空档吞噬了梵陌,被封印住的力量也跟着苏醒,后来我将尚未完全恢复的怒神再次封印住。”

    “加固好结界后,我就离开了南天边界正好遇上冥域大乱,便出手控制住了冥域当上了冥帝,期间会来这里加固下封印,在冥域一待就是一万年,因为我原身在出生时受到了重创,一万年就要重新涅槃一次,正常涅槃时间比较漫长,快也要五六百年,我怕离开的时间太久这边的结界会破裂,便想到一个方法,就是去人界重塑肉身,人类的生长时间比较快,几十年的光阴即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