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第一次做羞羞的事情描述|让别人吃自己的奶

2021-05-10 10:21: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知道为什么打你么?”

华胥脸色铁青,她真的生气了,她言语冰寒:“闹出这么大动静,一旦失误你想过后果么!这么大的波动,我都被你惊动了,你就确定黑祖觉察不到


  “知道为什么打你么?”

    华胥脸色铁青,她真的生气了,她言语冰寒:“闹出这么大动静,一旦失误你想过后果么!这么大的波动,我都被你惊动了,你就确定黑祖觉察不到么?!”

    白观星低着头,他想要抬手去揉了揉火辣的脸颊,可最终,却只是用舌头揉了揉口腔。          

    “对不起,下次……我会更加小心。”

    这一幕,让华胥急的直掉眼泪,打在白观星身上,她何尝不疼。

    “你小子,是知道我不能出来太久,还得救这两个小家伙!我告诉你,巴掌只打一下,但挨骂跑不了你的!”

    “等我回去,你要是敢不理我的传讯,你看我,我……”

    华胥犹如持家的主妇一般喋喋不休,但她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了!

    她不能离开太久,就如她所说,这么大的波动,黑祖还有其弟子鹰犬是有可能察觉到的。

    而他必须在黑祖察觉之前回去,所以,不能停留太久。

    再加上,白乾坤把这两个小家伙打死了,每死去更久一秒,救回来的代价就越大!

    华胥气得咬牙:“你小子还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啊!闹出这么大动静,演这么大一场戏,还能算准了我只来得及扇你一巴掌!”

    这也是她最为不爽的,她都要回去了,她都扇不到白乾坤了,这小子不理自己传讯,自己也奈何不了啊!

    “疼了就自己揉揉!”

    华胥娇喝一声,她低下头,掌中运转葵水,只见地上的金屠碎片渐渐重新聚拢到一起,将华道柔撑溺的蹊跷中流出的血水也在缓缓痊愈倒流……

    华胥出手,起死回生似乎不在话下,可如若真的不在话下,她也就不会扇白观星耳光。

    “你真把他们杀了,你真把我骗了!”

    华胥抬头,眸中有怒有泪。

    而白观星却淡笑道:“能骗过别人,无需就两种,一是能勾起对方的贪。”

    “所以就要用对方最在意的东西去骗,你们发现的那位撒旦,应该就是如此。”

    “第二种,以假乱真,为何能乱真?因为看到的人,相信这是会真正发生的!”

    华胥回怼一句:“就你聪明,就你天天脑子不停!”

    然而话音刚落,却见白观星那双白蓝神眸一颤,突然间,他口中鲜血飙出,连连踉跄。

    而就在此刻,秦逸尘那破碎一地的刀刃碎片,才终于能让葵水彻底粘合!

    “你!?”

    华胥一瞬冲上前,她的葵水已然将白观星尽数包裹其中。

    她为何如此着急,就是因为白观星真的把这两个小家伙杀了!

    她能治愈一切,她的葵水可生载万物,可翻覆万物。

    可大道皆有不同,黄泉神王比她强横的一点,便是可主宰道之生死!

    换句话说,死,华胥是没办法改变的。

    可白观星做到了,他的方法也很简单,将秦逸尘和华道柔的时空逆流,逆流回被打死的前一刻。

    但看似简单,实际上,烛九阴这么多年,用时空逆流救人生死的次数,都不过寥寥几次!华胥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因为代价太严重了!

    秦逸尘和华道柔已经死了,这是片刻前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是已经注定的过去。

    尽管一切不过片刻,可两人陨落后,他们的气运,他们所改变的天地局势,他们所影响的一切,都改变了时空长河,改变了天数。

    而且两人所背负的天数很是沉重!

    人是白观星杀的,他斩杀了两尊足以令当朝天帝都不敢招惹的天数,又违逆这般天数,将斩杀的力量收敛倒流,那么,他必然要承受这般反噬!

    白观星踉跄的倒在雪地之中,他的脸上比这漫天飞雪还要苍白,这场戏是他演的,他斩杀秦逸尘灭杀华道柔,他脚踩妖月空。

    可到这场戏落幕的最后,白观星反而伤的最重。

    华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拼尽全力运用葵水为白观星疗伤,然后让她咬牙的是,这小子还是只让自己疗伤,可天道遭受的反噬,依然不肯分担给自己!

    “姐,人各有命,你现在是咱们的战力担当,你是我们的大姐……”

    华胥一边抹眼泪,却又一边破涕为笑,妖月空已经被这对姐弟整傻了,他只想说,啥时候有空,先把他治疗到能爬起来行么?

    “你长本事了,你这一世比你姐修炼的还快!还只是帝君,就能逆转这两个小家伙的天数了!”

    白观星淡然一笑,在雪地中躺平,四仰八叉,演了这么大一场戏,他也够累的:“天道有缺,放众生一线生机而已。”

    而更让华胥欣慰的是,他能感觉到,这两个小家伙的天命,更加磅礴了。

    雪地中,白观星又抬指,揪下雷龙的一根胡须,化作一道阳刚至极的雷光。

    那雷光如丝线,就犹如虫族缝合一般,将风天行破碎的刀刃引线穿针,渐渐归拢为一。

    这道龙须似正好是绝佳的针线,完美的契合了碎成一地的秦逸尘,当刀刃渐渐拼凑完整时,刀身已然游动着一道雷纹。

    那是足以引得九天雷动,令天地狂暴,令无边寰宇被雷光映照的如极昼乾坤的雷威!

    白观星早就说过,这是来自雷泽的一缕力量。

    华胥看在眼里,一边将华道柔似想要吐出去,来自她的葵水给镇压回去,如接生一般动作轻柔,让华道柔高高鼓起的腹部渐渐平坦恢复。

    姐弟两人一边顾一个,华胥终于止住了眼泪,破涕为笑,而白观星见状,当即一脸信誓旦旦:“这只是我哥的力量显化,这也是你觉得好笑,你才会笑的,我可没这个意思!”

    华胥在笑,她已经没见过雷泽了,但刚才白观星那用手指救下雷泽一根胡须,那雷龙还蹦跶几下,似乎喊疼一般,像极了他们小时候那般。

    “你是不是一直想拔你姐夫的胡须?”

    “我说姐,你俩有意思么!都老夫老妻了,还秀恩爱!每次他让我喊你嫂子,你让我喊他姐夫!你俩弄死我算了!”

    “咳咳……”

    突然间,华道柔犹如窒息许久,突然感受到生机和空气,大口的呼吸让她不禁咳嗽起来。

    就连那被雷泽胡须缝合在一起的神刀,都渐渐化作人形,四肢百骸长了出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