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极黄连载小说|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2021-05-10 10:49: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京师,国子监。

天子的旨意正式颁布,国子监的监生闷自然是最为关注的。

他们知道后第一时间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京师,国子监。

    天子的旨意正式颁布,国子监的监生闷自然是最为关注的。

    他们知道后第一时间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若甫兄,你觉得朝廷此举何意啊?”

    “还能何意,自然是开拓南洋、西域啊。比起用兵,文化同化才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方式。”

    “怪不得朝廷要让我们国子监的监生去。这么看来,对我们来说倒是一个翻身的好机会了。”

    “这是当然了,那些科班出身的进士们自然不屑去南洋、西域过苦日子的。他们伸伸手就能有七品县令当,垫垫脚就能补个京官的缺,怎么可能会去这种地方搏命呢。”

    “所以这等于是替我们量体裁衣设计的?”

    “这是当然了。毕竟再怎么说咱们也是生员出身的,又有底子在。那些南洋、西域都是化外之地,那里的蛮夷懂什么是仁义礼智信吗,懂什么叫温良恭俭让吗?”

    “哈哈,还是若甫兄看的透彻。”

    “其实啊,我们也不需要给他们讲这么深奥的东西,就给他们讲最基础的就行了。”

    “那倒也是,都是一群化外之地的蛮夷,不需要把他们看的太高大。”

    “不过这西域南洋都有类似的政策,我们是去西域好还是去南洋好呢?”

    “这其实看你们自己吧,毕竟两个地方咱们都不熟,要是我自己的话,倒是觉得西域更好一些。毕竟西域只要走陆路就好,而南洋还要走海路。”

    “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还是若甫兄有见地。”

    “那倒也未必。我听说啊南洋有银矿。有一个叫马尼拉的地方,那里的白银数不胜数。随便走在街上都能看到银豆子。”

    “啊,昭平兄说的是真的?”

    “瞧你说的,这还能有假。”

    “哈哈,我可是从我老丈人那里听说的。你知道我老丈人是谁吗?那可是通政使司左通政。所有送到京中的奏疏都得过他老人家的手,所以嘿嘿你们懂得。”

    “哇,那要真是这样我反倒是想要去南洋了。”

    “三水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们都是读书人岂能因为这种铜臭之物而折腰。”

    “非也,非也。铜臭之物归铜臭,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只要我们的银钱是正路来的,就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在这世上有谁能不爱钱呢?”

    “哈哈,三水兄说的在理。”

    “真要是能够名利双收,那真是太好了。”

    “嘘,小点声。你们这是有辱斯文啊。”

    “对啊读书人怎么能谈钱呢。即便是谈也不能在明面上。”

    “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报上名。毕竟能够像我们一样想的人肯定也不少。大伙儿都想去南洋和西域的前提下,肯定要择优录取。”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看来,还是得先下手为强啊。”

    “快快快,绝对不能落到后头。”

    …

    …

    国子监的监生们一涌而上争先恐后的想要报名前往南洋和西域。

    因为除了优渥的物质条件外,朝廷还承诺三年期满之后允许他们回到大明,且直接授予七品官职。

    一般来说国子监监生是不可能直接授予这么高的官职的。

    毕竟出身决定了很多东西。

    但后天能够争取的也很多。

    只要肯卖力气,多半也是能够逆转的。

    消息传到宫中,朱由榔可是乐开了花。

    毕竟这是他亲自想出来的办法。

    事实证明这个法子很是好用。

    只要朝廷给足了甜头,这些监生就会前赴后继的赶过去。

    只要有了足够的监生足够的师资力量,西域和南洋的汉化教育就不是问题。

    “陛下,捷报,捷报啊。从西域传来的捷报。”

    韩淼兴冲冲的来到了朱由榔面前。

    “陛下,晋王送来的捷报。”

    朱由榔也是很兴奋。

    这好消息一来就不止一个啊。

    “取来看看。”

    朱由榔从韩淼手中接过奏疏展开来看,发现李定国在奏疏中提到已经擒获了噶尔丹。

    朱由榔一瞬间狂喜不已。

    别人不知道噶尔丹,朱由榔可是对他一清二楚。

    此人在历史上可是把康熙折腾的够呛。

    后来康熙几乎倾尽了举国之力这才拿下了准噶尔。

    可以说若论个人能力,噶尔丹是远远强过他的哥哥僧格的。

    如果能够尽早解决这个隐患,对大明来说是确实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哈哈,晋王擒获了噶尔丹真是大功一件啊。速速命人前去西域传旨,叫他把噶尔丹押送到京师来。”

    朱由榔可不希望这其中发生什么意外,便想在第一时间把噶尔丹捏在手里。

    “陛下,奴婢这就命人去办。”

    朱由榔感到十分欣慰。

    只要解决了噶尔丹,大明未来百余年在西域可就真的没有什么敌手了。

    …

    …

    巴图姆尔返回准噶尔后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告诉了僧格。

    僧格闻听后勃然大怒。

    纳贡称臣,这是要把准噶尔真的当藩属国使唤啊。

    僧格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肯定不想准噶尔臣服于大明。

    这个口子一旦开了,那以后就不好办了。

    但是如果僧格不松口,后果是很严重的。

    李定国随时可以杀死噶尔丹,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该怎么办呢?僧格觉得左右为难。

    似乎看出僧格的挣扎,巴图姆尔在一旁沉声道:“大汗如果不想答应,我可以再去试试。”

    僧格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可。李定国那么说了就是逼本汗就范。你就是再去几百次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稍顿了顿,继而接道:“其实本王又何尝希望噶尔丹被抓住呢。但事已至此,也只能以准噶尔的利益为重了。”

    巴图姆尔一瞬间就明白了僧格的意思。

    毕竟他侍奉了几代君王。君王心里想的什么他一清二楚。

    “大汗英明。”

    巴图姆尔送上一记马屁道:“相信噶尔丹也能理解大汗的苦心。只要准噶尔强大了,随时可以替噶尔丹报仇。大汗英明,实乃我准噶尔之幸。”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