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温泉里边走边做h,轻咬胸前的两颗小葡萄

2021-05-10 11:07: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少夫人……”苏泽神色凝重地看向冷飒,冷飒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转身对身后的两个卫兵打了个手势,四人各自找地方隐蔽身形。

苏泽蹲在冷飒

 “少夫人……”苏泽神色凝重地看向冷飒,冷飒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转身对身后的两个卫兵打了个手势,四人各自找地方隐蔽身形。

    苏泽蹲在冷飒身边道,“听起来不像是咱们自己人。”          

    冷飒点点头道,“确实不像,不是南六省军配备的制式武器。我们过去看看。”

    苏泽吓了一跳,连忙道,“少夫人,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你如您先下山,我带个人过去看看。”既然发现情况不对,肯定不能不闻不问就这么离开,他们毕竟是军人而不是普通百姓。但让少夫人去冒险,苏泽还是不敢的。

    冷飒看着他低声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万一山下已经被他们…不好!”

    苏泽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也想到了,刚才枪声响起的方向……那两个奉命回去报信的卫兵!

    冷飒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抽出腰间的枪检查了一下道,“实在点背遇上了也是没法子,就不要杞人忧天了。你们两个看看能不能想办法下山去,回军中报信。小心一点,山下可能会又埋伏。”

    两个卫兵也知道事情严重,郑重地点头道,“请少夫人放心了。”

    另一个卫兵迟疑了一下道,“不如我留下吧,少夫人……”他们毕竟是负责保护少夫人的,自己跑掉将少夫人丢在山上算怎么回事?

    冷飒道,“别废话了,这座山这么大哪儿不能躲?说不定下山还更加危险呢,辛苦了。”两个士兵也不再说什么,只得点头告辞了。

    其实他们都知道,正是因为这座山很大从哪儿下山不是下山?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这并不能难倒他们。除非这整座山都已经被大部队围住了,否则他们找不到机会下山的可能性并不大。

    目送两个卫兵离去,苏泽皱眉道,“万一他们真的没能回去怎么办?”

    冷飒微笑道,“那就弄一点大动静出来呗。”

    “我们现在怎么办?”冷飒道,“先去看看情况。”

    苏泽也不啰嗦,点头道,“好,我们走。”

    两人在山林中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刚刚那枪声响起地方。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埋伏冷飒才潜了过去,蹲在地上检查了片刻又回到了苏泽身边。

    不等苏泽问,冷飒就道,“地上的脚印很乱,当时至少有十个人在场,出血量不多,人应该还没死。”

    苏泽蹙眉,沉声道:“那就是被抓了,如果咱们的人嘴巴不紧,对方很可能已经知道少夫人在山上了。”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冷飒思索了一下道,“还是应该相信我们自己人的,这都有一会儿功夫了,如果对方知道我在山上应该会立刻行动。现在都还没有动静,要么他们不知道,要么就是他们也没有几个人。”想想自己丛林战最高毙敌记录,冷爷表示不慌。

    苏泽点点头,“少夫人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去救人?”

    冷飒朝他粲然一笑道,“我们总得知道敌人在哪儿不是?”

    苏泽轻叹了口气,提起自己手里的枪朝冷飒晃了晃。他们手里都只有一把手枪,就连弹匣也没有几个。

    冷飒道,“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苏副官,你要有一点就地取材和节约资源的意识。”

    苏泽更想叹气了,“少夫人说得对。”

    他后悔了,还是跟着大少跟好一点,至少日子不会过得这么高低起伏,太刺激了他受不了。

    两人沿着对方留下的痕迹一路摸了过去,在看到山林深处几个人影的时候苏泽是真的服气了。忍不住低声问道,“少夫人,您这些…是哪儿学来的?”

    身手好枪法好就算了,为什么连追踪都这么厉害。这一路上都是少夫人在领路,虽然苏泽竭尽全力去观察理解了,但他总觉得自己看到的跟少夫人看到的不是一个东西。

    冷飒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枪,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哦,我天赋异禀吧?”

    “……”回答过于敷衍,苏副官无语。

    冷飒不想打击下属的士气,只得换了个说法,“我跟一个老猎户学的,他可以通过几天前大型动物留下的粪便和痕迹准确追踪到野兽的踪迹。”

    苏泽有些惊讶,“您还认识猎户?”冷飒微笑不语。

    观察了一会儿,冷飒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苏泽道,“这里应该不少于十个人,而且…我怀疑他们恐怕不只是这一队人。”

    冷飒道,“不要怀疑,他们肯定不只这一队人。”

    这山上可还驻扎着南六省的兵马,虽然人不多但也不是区区十个人就能搞定的。而且,这十个人为什么只是停留在这山的山腰上?按理说他们应该第一时间占领最有利视野的位置才对。他们不去,只能证明已经有人去了。

    想到此处冷飒秀眉不由得锁紧了几分,“这山上到底有多少人?”

    苏泽也有些茫然,他最近都是跟着少夫人的,不参与军中的具体事务,“正常情况下,这里至少应该驻扎有三十人左右吧?这里距离营地不远,一旦有什么问题只要发出信号很快就会有兵马赶到。而且这种地方易守难攻,下山也不容易,没有必要驻扎大批兵马。”

    冷飒叹了口气,“那麻烦了,这山上驻守的人恐怕已经……看来来的都是精锐。”能悄无声息弄死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有一个漏网之鱼都可以向外界发出信号。

    苏泽也觉得有些棘手,低声问道,“少夫人,要不咱们先撤?”

    冷飒摇头,“不撤,我记得你会尼罗语?”

    苏泽点点头表示没错。

    冷飒对他笑了笑,靠近了几分如此这般地一阵低语。

    一个端着枪的尼罗人走出了一群人聚集的小地方,他扛着枪一边哼着小曲往山林走去。直到找了一个自觉的风水宝地才开始准备解决生理问题,只是还不等他动作后颈突然一痛整个人就到了下去。

    冷飒从树丛后面走了出来,看看倒在地上的男人再看看苏泽,啧了一声,“苏副官,你好残忍。”

    “……”苏副官无语,我哪里残忍了?不就是准备那啥之前被打晕了吗?这能有什么问题?我还不是为了少夫人您。

    冷飒也并不是真的同情地上的倒霉鬼,走过来看了看皱眉道,“比你矮啊,要不我来?”

    苏泽问道,“您会尼罗语吗?另外…他只比我矮一点,但您比他瘦很多。”

    冷飒其实也会几句尼罗语的,毕竟之前跟尼罗人打了不少交道,她也就学了一些,只是还不怎么顺溜就是了。

    耸耸肩后退了一步道,“行,你来。”

    苏泽沉默了良久才道,“少夫人,请您回避。”

    “……”男人就是矫情。

    很快苏泽就穿着刚才那人的衣服出现在了冷飒面前,那些人穿的并不是尼罗人的制服,而是南疆本地普通老百姓的服饰。

    冷飒将两人对比了一番,道:“肤色不对。”这个尼罗人肤色比较深,苏泽是土生土长的江南人,即便是从军肤色在军中的同袍中也算是比较白的。

    冷飒顺手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吓得苏泽赶紧后退,“少夫人,您出门还带着粉盒?”

    冷飒没好气地道,“胡说什么,这不是化妆用的,正在研究中的伪装用品,纯天然配方,别怕。而且,女孩子随身带化妆品有什么问题?”

    “……没。”研究中表示其实还不能当成品使用吧?

    一刻钟后,苏泽顶着一张黑黝黝的脸走回了聚集点。

    只是他运气不太好,才刚靠近就遇到一个迎面而来的尼罗人。与对方迎面相遇,苏泽暗自戒备着只要对方有丝毫不对他立刻就会动手。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他的异常,十分友好地对他打了个声招呼表示自己也要去方便一下顺便打水,问苏泽有看到什么地方有水源吗。

    苏泽有些惊讶,这些人竟然真的连同袍都不熟?还是只是单纯的这两个人不太熟悉?

    苏泽心中千回百转,面上却沉着地用尼罗语回了话并他指了冷飒所在的方向,两人错身而过都没有停留。

    苏泽微微松了口气,继续往里面走去了。

    这些人停留的位置是在一个小山坳里面,里面面积不大站在入口一眼就能将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

    小山坳里一共有八个尼罗人,加上被苏泽替代的以及刚刚出去的,正好十个人。此时最早回去报信的两个卫兵一个显然是受了重伤委顿在地上,还有一个被绑在树干上严刑拷打。

    一个矮个儿的尼罗人正操着有些生硬的安夏话逼供。那卫兵并不理会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当自己跟前是一只汪汪叫的狗。

    苏泽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山坳外面做出一个尽职放哨的模样。里面的声音却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耳朵里,尼罗人显然是有些着急了。

    因为这两个卫兵明显就不是之前被他们端掉的那些驻守在这里的安夏士兵,那么现在安夏人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这里被他们控制了?

    一旦安夏大部队过来,他们这点人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

    到时候…将军的计划也会功亏一篑。其实他们原本并不该这么早动手,只是潜伏进来的时候他们被安夏人发现了,虽然先一步灭掉了发现他们的人,却不得不提前动手。

    计划?苏泽竖起了耳朵。

    一个尼罗人突然道,“不然我们传信给将军,让他提前行动?”

    另一个人反对,“怎么提前?还没有准备好,大白天渡江找死?”现在才上午十一点,无论如何都得等到晚上甚至后半夜大军才能行动。

    有人开始烦躁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现在怎么办?安夏人发现我们是迟早的事情!”

    “再问他还有没有同伴!然后回去通知大家!如果只有他们两个,或许没关系!”有人心存侥幸地道,于是又开始了一轮刑讯逼供。

    苏泽站在外面听着这些,强忍着现在就转身开枪扫射将里面的人全部打死的冲动。

    正在苏泽思索后面该怎么办的时候,之前那个人回来了。

    苏泽微微蹙眉,这人去的时间太久了,他还以为这货被少夫人给干掉了呢。

    那人提着两个水壶走了回来,看了苏泽一眼问道,“兄弟,你喝水吗?”

    苏泽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人也没有说什么,转头对里面的人道,“水来了。”

    里面原本还在拷问的人立刻停了下来,快步走出来道,“怎么这么慢?渴死我了!”其他人也纷纷应和,他们随身每个人随身都只能带一壶水,早就已经喝完了。

    苏泽侧首打量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发现那人的身体有点僵硬,就连拎着水壶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

    再看看那人脸上明显有些挣扎的神色,苏泽瞬间了然。

    上前一步挡在了那人面前,接过他手里的水壶抛给正要过来的人,口中道,“给我一点,我也有点渴了。”

    同时手里的枪顶上了那人的腰间,抬起头来无声地警告,“别动。”

    那人动作僵住,道:“没…没了。”

    苏泽道,“在哪里打的,我们再去打一点。”然后便搂着那人的肩膀往外面走去。

    里面的几个人也不在意,笑骂了几声便愉快地分了水喝了。

    出去之后刚走到里面的人看不见的地方,苏泽就一个手刀过去将那人打昏了过去。

    苏泽也不着急,端着枪靠着树干听着里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里面突然传来了痛苦的呻吟,苏泽微微挑眉,心中暗道:“妥了!”然后才换了一个焦急的神色快步走进去,口中问道,“怎么了?”

    原本的八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只是其中两个已经死了,有人奄奄一息,还有人还能挣扎一下。

    苏泽果断地扶住了还能坐在地上的人,“怎么回事?”

    “水里有毒,发信号求援!你…不对!你……”说着就要伸手去掏手边的枪,只是他的手才刚刚碰到枪,脖子上就是一凉。

    苏泽收回了手中染血的匕首,对上那人惊愕的眼神用安夏语道,“你现在不需要求救了。”

    “你…你是安夏人?!”倒在地上正抱着肚子哀嚎的男人震惊地道,他就是那个懂安夏语的人。

    这时冷飒已经从山坳中间的高处滑了下来,看着这倒了一地的人有些惊讶,“效果不错啊。”

    苏泽也很惊讶,“少夫人您竟然随身带着毒药?”

    虽然山林中也有一些毒草,但没有经过处理的毒草毒药放进水里很容易被人发现,无论是颜色还是味道都不太可能骗过人,而且浓度和效用也很存疑。所以这肯定是少夫人自己随身携带的毒药,堂堂傅家少夫人竟然……

    拿起地上的水壶闻了闻,其实仔细分辨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味道的。但这是苏泽在知道水又问题的事情下特别注意分辨的,如果不知道他也未必能分辨出来。毕竟谁闲着没事就怀疑自己的同袍递过来的水有问题呢?在那些尼罗人的意识里,那个人将水打回了自己肯定也应提前喝过了。

    两人说话的时间里,又有两个中毒最深的人断气了。剩下三个也都基本失去了行动能力,在这个没有医生的时候死也是早晚的事情。

    冷飒手里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些吃了就能立刻解毒的解药。

    将被绑在树干上的卫兵解下来,查看了两人的伤还不致命,这才松了口气。

    被解救的两个卫兵也很是激动,他们落入尼罗人的手里就没有打算活着了,没想到少夫人和苏副官竟然亲自来救他们了!

    初战告捷,缴获了一批武器和干粮冷飒和苏泽都很满意。

    并且苏泽还从中毒最浅的那个尼罗人口中问出了他们的基本情况。

    他们是昨天半夜渡江潜入这里的,一共四十人都是十七军团中的精锐。这也是为什么苏泽没有被认出来的原因,他们这个队伍是新组建的。据说是上面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灵感,匆匆抽调了几百个精锐士兵。他们被抽调出来还不过半个月,这还是第一次执行任务。

    今天黎明他们袭击了驻扎在山上的安夏军,然后伪装成驻守的安夏军留在山上。

    他们这些人是奉命出来巡视的,以免安夏又派人上山来了他们还不知道。

    不过他们没有通讯工具,所以抓到两个卫兵的事情山上营地里的人还并不知道。

    冷飒啃着干粮,一边蹙眉道,“我们刚才在山顶,驻军的营地也在山顶,虽然隔得有些远吧…你觉得他们没听到枪声的几率占几成?”

    苏泽道,“我觉得还挺大的,这座山本来就不小。我们之前在东边峰头,他们在西峰,听不到也很正常。而且,就算听到了…只有一声枪响那些尼罗人未必会多想什么。”

    冷飒点点头道,“情况比咱们想得好多。既然这样…那就等等看吧。要是就咱俩上去,就算能干掉那么多人也肯定会打草惊蛇。”这样靠毒就能解决的好事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有的。

    苏泽也点头道,“是,大少想必很快就会赶到的。”他是真的不想少夫人冒险啊。

    听到赶回来的卫兵报告的消息,负责那一片防务的将领在傅大少的目光下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有些战战兢兢地道,“大…大少,我立刻带人去支援少夫人!”

    傅凤城淡淡道,“不用了,我亲自去。徐少鸣!”

    徐少鸣应声起身,“到!”

    傅凤城沉声道,“准备,立刻出发。”

    徐少鸣不敢有丝毫耽搁,说了声是收起桌上的文件转身就走。

    傅凤城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也起身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众人都长长地出了口气,只是都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向那大汗淋漓的倒霉鬼。

    十来里的距离并不远,但是一路行来徐少鸣却都有些胆战心惊。如果少夫人出了什么事,只怕谁都不会好过。

    直到看到冷飒本人,他才终于松了口气,偷觑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傅大少,徐副官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冷飒和苏泽跟两名卫兵一起坐在山脚下的隐蔽处休息,两个卫兵都受了伤能从山上下来就不错了,冷飒的车被开走了再让他们走十几里路回去也不现实。

    而且冷飒也有些担心,虽然他们将那些尼罗人地尸体隐藏得很好,但难保不会被人发现不对劲,他们等在这里还能盯着一些那些尼罗人的动向。

    傅凤城显然也很明白这边是什么情况,并没有大张旗鼓地从驻地大营调兵。而是从距离这里最近的守军调人,尽量隐蔽行踪过来的。

    傅凤城走到冷飒跟前低头望着她,“我来晚了。”

    冷飒伸手抱了抱他,轻笑道,“你们来得很快了,山上……”

    傅凤城道,“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徐少鸣,苏泽!”

    “是,大少!”两人立刻上前恭敬地听命。

    傅凤城平静地道,“夺回山顶营地,不要惊动对岸的尼罗人。”

    两人齐声应道,“保证完成任务!”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