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医生身体检查文肉:王爷请慢点我疼

2021-05-10 11:12: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那四位玄幽境大能皆心惊肉跳。

他们曾在此地围困苏奕,哪会不清楚,之前发生在葬道冥土的那一场诡异大劫,极可能是由苏奕引发?

此时,一想到玄钧剑主那宛如神话般的辉煌过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皆心惊肉跳。

    他们曾在此地围困苏奕,哪会不清楚,之前发生在葬道冥土的那一场诡异大劫,极可能是由苏奕引发?

    此时,一想到玄钧剑主那宛如神话般的辉煌过往,这些玄幽境大能心中也压抑之极。            

    人的名,树的影。

    纵使眼前所见,乃是玄钧剑主的转世之身,纵使对方才刚破境成皇,可谁人敢小觑?

    而听到苏奕的话,火尧暗松口气。

    他目光闪烁,盯着苏奕道:“弟子不才,倒是愿意和师尊在大道上一决高下!”

    这里是六道天窟腹地,附近还有夜落虎视眈眈,这让火尧意识到,眼下要想活命,就必须穷尽一切办法击败师尊!

    锵!

    一道剑吟响彻。

    随着苏奕袖袍一挥,赤霄剑腾空而出。

    火尧脸色骤变,道:“师尊,你这是打算反悔?”

    苏奕眼神泛起一丝不屑,抬手一抛,赤霄剑化作一道光,朝火尧掠去。

    火尧脸色难看,一身气势暴涨,正欲出手,却错愕发现,赤霄剑已滴溜溜悬浮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地。

    “给你一个出剑的机会。”

    苏奕淡然开口,“否则,你怕是会死不瞑目。”

    此话一出,众人这才意识到,赤霄剑乃是为火尧准备!!

    而苏奕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无疑尽显自信和睥睨。

    火尧神色阴晴不定。

    于他而言,这番话充斥轻蔑和不屑,令他自尊遭受到践踏。

    而在夜落眼中,师尊此举,暗藏玄机!

    火尧若接剑,无疑意味着,在他心中,早已对师尊充满忌惮,不敢赤手空拳去和师尊一决高下。

    他若拒绝接剑,则极可能会失去一大助力!

    毕竟,过往五百年,火尧视赤霄剑为本命道剑,用心淬炼和蕴养,若能够拥有此宝相助,足可让其实力强大一截。

    当意识到这一点,夜落情不自禁想起四个字:杀人诛心!

    师尊此来,不止要杀了火尧,更要从心境上彻底摧垮火尧。

    由此,也可以看出师尊对火尧是何等失望!

    沉默片刻,火尧忽地说道:“师尊抬手间,就能将此剑收走,弟子若动用此剑,怕是反而会被此剑所累。”

    无疑,上次惨败在苏奕手底下的教训,让火尧变得格外警惕和小心。

    只是,这番话却令夜落震怒,道:“火尧,你这是在诋毁师尊的为人吗!?更何况,师尊若真要不顾一切杀你,根本无须允诺什么,翻手便可灭你!”

    他很痛心,无法想象,火尧怎会变成这样。

    火尧面无表情,不予理会。

    “放心,纵使我输了,也绝不会收回赤霄剑。”

    苏奕神色淡漠,毫无情绪波动。

    火尧这番举动,也让他彻底心寒和失望。

    “好!弟子知道,师尊言出必践,断不会出尔反尔。”

    火尧深呼吸一口气,探手接住赤霄剑。

    锵!

    剑吟如潮,光焰爆绽。

    火尧一身气息也随之骤然一变,璀璨耀眼的神焰,如若浑圆的神环般,缭绕其身影四周。

    那恐怖的威势,令那四位玄幽境大能呼吸一窒。

    太强了!

    同为玄幽境,可火尧的强大,则令他们都感到压抑和心颤。

    而这等情况下,玄钧剑主那才刚破境成皇的转身之身,若不动用外物,又怎可能是火尧的对手?

    夜落神色很平静。

    他从不担心师尊会败。

    这是过往岁月中,早已根植于他骨子里的一种信念!

    苏奕没有废话,迈步朝火尧靠近,周身上下的气息愈发淡然和空灵,洗尽铅华。

    而他的步履轻盈从容,胜似闲庭信步。

    可随着苏奕靠近,火尧心中却凭生一股不踏实的感觉。

    “师尊,得罪了!”

    火尧一声暴喝,没有任何犹豫,抢先出手。

    轰!

    赤霄剑燃起璀璨的神焰,若一挂星河怒卷,杀伐气震天动地,似要焚化一切。

    苏奕眼眸平淡如旧,而在他体内,大道玄轮轰然旋转,一身道行在大道玄炁的契合之下,牵动道躯和神魂之力。

    一股沛然莫御的剑道威势,也随之在苏奕那峻拔的身影上暴冲而出。

    他右手探出,骈指如剑,当空砸落。

    嗤!

    一道宛如神金浇筑的剑气掠出,虚空如纸糊般裂开,剑锋所指,锐不可当。

    漫天神焰爆碎。

    两道威势迥然不同的剑气,于半空中对撞。

    恰似针尖对麦芒,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对决,毫无花哨可言。

    而后,在一众震撼目光注视之下,苏奕斩出的那一抹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碾碎火尧的剑气。

    砰砰砰!

    火尧的剑气寸寸崩碎炸开,光霞迸射。

    而苏奕那一抹剑气余势不减,朝火尧激射而去。

    一路势如破竹!

    火尧眼眸睁大,挥剑怒斩。

    刹那间,神焰暴涌,法则肆虐,无匹剑气迸发,剑势之狂暴,动辄可斩杀同一境界的皇者!

    最终,火尧虽挡住苏奕这一剑,却被震得倒退数步,面颊一阵青一阵白,眉梢不由浮现一抹骇然。

    他早预料到师尊渡过那一场旷世大劫证道成皇后,一身实力注定远不是从前可比。

    但却万没想到,师尊仅仅随手的一道剑气,便破开自己的杀招,更把自己震退!

    “这……”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毛骨悚然。

    这是玄照境初期能够拥有的战力?

    且,玄钧剑主的转世之身,还是赤手空拳,没有动用任何宝物!

    这无疑太恐怖了。

    “玄照境初期和玄幽境中期之间,相差何其悬殊,可师尊这一剑所充斥的力量和剑意,简直堪称夺尽造化!”

    夜落眼眸发亮,内心油然生出震撼之意。

    连他都无法想象,师尊是如何在这一剑之间,显露出如此匪夷所思的剑道造诣。

    “杀!”

    场中,火尧暴喝,挥剑杀来。

    他眼眸尽是暴戾之气,气息愈发狂暴霸烈,几乎是将一身的道行尽数施展于剑道之手中。

    根本不敢保留!

    面对这样的攻伐,苏奕自然不可能留情。

    搁在以前,纵使他掌握千般秘术,万般妙法,受制于自身修为,也难以显露太多的神通。

    可现在则不同,他已经破

    境成皇!

    全新的力量,全新的境界,让他也终于能够将前世所掌握的至强手段的威能尽数施展出来!

    就见苏奕衣袍鼓荡,长发飘扬,迈步前行,举手投足之间,有无匹剑气乍现,锵锵而鸣,通天彻地。

    有剑气灿如大日,横移虚空。

    有剑气缥缈如烟雨,虚幻似流光。

    有的恰似星河落九天,月升碧海上。

    有的……

    每一道剑意,皆充斥莫大玄机,无量神威,一眼望去,直似剑仙临世,纵剑人间。

    那般飘逸超然,又那般凌厉霸绝!

    更可怕的是,任凭火尧攻势何等凶猛,任何火尧施展何等剑道手段,皆被苏奕正面破开。

    几个呼吸间而已,火尧便溃不成军,被压得抬不起头。

    其攻势也化为守势,不得不被动抗衡苏奕的杀伐。

    局势也随之就此转变。

    面对苏奕的剑道之威,火尧纵使宛如拼命般催动赤霄剑,依旧显得很不堪,被不断压制。

    而自始至终,苏奕神色淡然如旧,他周身剑意涌动,似生生不息,每一次出手,剑意之盛,让火尧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硬撼。

    可每一次硬撼,皆让火尧陷入更被动的恶劣处境中。

    十个弹指后。

    火尧负伤累累,身上衣袍破损,肌肤出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三十个弹指后。

    火尧披头散发,咳血连连,面颊惨白如纸,充血的眼眸中已带上一抹挥之不去的骇然。

    他变得竭斯底里,不断大叫,状若疯狂,似不甘心,又似困兽犹斗。

    而战场外,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早已看得手脚发凉,心中发毛。

    玄钧剑主的转世之身太强了!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完全压制着火尧,杀得他溃不成军,杀得他负伤累累,杀得他几无招架之力!

    而自始至终,苏奕不曾负伤,不曾留手,连那淡然的神色都不曾有过丝毫变化。

    可那种无敌般的碾压姿态,却深深震撼在场每个人!

    “火尧踏上修行的根基是由师尊所指引,其修行的功法和剑道,也是由师尊所传授,这等情况下,他怎可能是师尊的对手?”

    夜落眸光锐利,一眨不眨盯着战场,“更遑论,在剑道之路上,放眼整个大荒诸天,也无人可及师尊,火尧还自以为在道行上远胜师尊,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无疑是痴人说梦,可笑至极!”

    不过,当目睹苏奕显露出的剑道威能,夜落内心也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玄照境初期,原来都可以强大到如斯地步?

    转身重修之后,师尊又该踏上了何等禁忌逆天的一条剑途?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我死了,你们也活不了!!”

    猛地,战场中响起火尧歇斯底里的大吼。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浑身一震,如梦初醒。

    他们彼此对视,皆第一时间祭出宝物,一咬牙,掠向战场。

    正如火尧所言,今日之战,他们若不齐心协力,谁都不可能逃过这一场杀劫!

    哪怕逃都不行,因为远处还有夜落虎视眈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