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东西勾着我的腰,强壮的公么让我次次

2021-05-10 11:25: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虽然英澜宗和他们隐门不对付,但是,他们的重中之重是老七,然后才是萧然。

浪费时间在英澜宗这些人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按照领头黑衣人的指示,剩余的四人立刻选

  虽然英澜宗和他们隐门不对付,但是,他们的重中之重是老七,然后才是萧然。

    浪费时间在英澜宗这些人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按照领头黑衣人的指示,剩余的四人立刻选择退离。      

    经过刚才的战斗,英澜宗的人也确定了这几人非同一般,同时,也没有找到萧然,所以,他们也没有追击的想法。

    任由四人离去,然后也随着消失在密林深处。

    薄雾稀稀,虫鸣阵阵。

    在森林中不断穿梭的萧然,循着来的路线,一直往外走。

    而他的脑子里,则满脑子是酒中仙的音容笑貌,以及,那一个接着一个的如同乱麻般的谜团。

    随着思考的深入,他发觉,这件事,从头至尾,都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很多线索的矛头,都指向一个人。

    一想到这个人,萧然内心复杂无比,同时,又如一把又一把的剑刃刺穿他的身体,让他饱受万箭穿心的痛苦。

    “希望,那个人不会是你……”

    萧然拳头握的发白,神色复杂到了极点。

    他怕,他怕到时候确认了真的是他,他又该如何处置?

    是为酒中仙报仇而痛下杀手?

    还是选择放过?

    一时间,萧然心念电转,思考了一个又一个的可能。

    但是,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无法确定,无法做出肯定的抉择。

    天空笼罩的黑幕随着时间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天边泛起的鱼肚白,经过一夜的疾驰赶路,隐门的大门,已经开始进入萧然的视线中。

    随着隐门的靠近,萧然的心,不争气的加速跳动起来。

    旋即,在门口驻足。

    望着隐门古朴而又充满了神韵的两个大字,铁画银钩、豪气万丈,任何人见到,都会被这两个字所折服。

    但是,此刻萧然却觉得这两个字肮脏无比,用再多的光环也无法消除它背地里让人恶心的肮脏。

    半晌,萧然抬脚,踏入了隐门的大门。

    他第一个去的,是酒中仙的房间。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目之所及之处,与上一次进来一样,一尘不染,整齐的摆放,让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会是酒中仙这个邋遢酒鬼的房间。

    而在这之前,这里是乱如狗窝,让人不忍直视。

    “师傅,如果我再细心一点,是不是,一切都将会不一样?”

    看着眼前的一切,萧然一阵苦涩。

    他后悔,他当时为什么不多想一点,为什么要相信酒中仙的理由?

    一个几十年都没有整理过房间,一个一辈子邋遢过惯了的人,会在突然间整理房间,无非,只有一个理由,他知道他死期将至。

    所以,将平时不怎么做的事情做一遍,算是了了一个心愿。

    也预示着离开这个世界,能够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萧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再回过神,他发现,他已经站在一棵树前。

    这棵树,正是昨天的时候,他在树上小憩的那棵树。

    而此时,树下那翻新的土堆,露出的那个酒葫芦的一角,赫然映入萧然的眼中。

    抛开土堆,捧起酒葫芦,正是酒中仙随身携带的酒葫芦。

    看着这个酒葫芦,萧然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同时,也更加的自责。

    如果早点发现,他或许就可以将这一切改写。

    望着这棵树,萧然变得默然,但同时,内心那滔天的怒火,如同火山喷薄,到达了极点。

    “师傅,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报仇的,不管仇人是谁!”

    萧然拳头握紧,心头默念。

    报仇的信念,坚定到了极点。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似水的声音在萧然身后响起,但是这道声音,无疑在萧然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在回来的路上,萧然的脑子里,就始终有着段藏锋的影子。

    因为从萧然思考的答案来看,很多事,都指向段藏锋。

    酒中仙受命于段藏锋收他为徒,而后酒中仙又带领他去段藏锋口中所说的魔龙位置。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着段藏锋的身影。

    而酒中仙早就知道他此去要死,而恰好出现了隐门的那五个黑衣人,也就是说,那五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段藏锋所指派。

    但是,萧然有一点想不通,段藏锋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而且如果段藏锋对他亲自出手,以段藏锋的实力,他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段藏锋何必多此一举,派人对他动手?

    这些个问题,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路上,出了一些事情。”

    怀着这些疑问,萧然强按下了心中的杀意,恭敬的回答道。

    他也知道,他即使现在动手,也不是段藏锋的对手,到时候,不仅不能为酒中仙报仇,连带着他自己,也会搭上。

    所以,他必须要忍。

    忍到他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再质问段藏锋,得到所有的答案。

    “哦?发生了什么事情?”

    段藏锋神色平淡的问道。

    萧然立刻将发生的事情有删有减的说了一遍。

    “英澜宗么?”段藏锋眼睛微眯,浩如星海的眸子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可是酒中仙师傅死了!”

    萧然握紧拳头,段藏锋的态度,让他心中窝火,如果不是实力不济,他誓要为酒中仙讨回公道。

    “身为隐门的长老,他应该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段藏锋似乎没有注意到萧然的怒气,神色依旧淡然。

    萧然默然,他知道,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说的再多,都只是空谈而已。

    “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先去休息一番吧,你也累了,至于那里,我会再找人带你去的。

    你休息一下,应该在下午时分就会出发。”

    段藏锋说完,便摆了摆手,示意萧然退下。

    “徒儿明白。”

    萧然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萧然的背影,段藏锋眼睛微眯,喃喃道:“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师徒兵戎相见的时候,我们能做到,互不手下留情!

    这样,我们各自心里都能好过。”

    萧然没有去自己的房间,反倒去了静室。

    他要继续变强,刻不容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