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和我的继女|真有人玩换7

2021-05-10 11:31:4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绿儿忙问:“什么地方?”

李菡瑶不答,翻身下床。

“替朕更衣。”她道。

声音满是雀跃。

这时小青进来了,回禀道:“皇上,凌

绿儿忙问:“什么地方?”

    李菡瑶不答,翻身下床。

    “替朕更衣。”她道。        

    声音满是雀跃。

    这时小青进来了,回禀道:“皇上,凌护卫来了。”

    李菡瑶道:“让他进来。”

    凌寒进屋,站在拔步床外面,躬身向内帷回禀道:“回月皇,有人闯入织造府和莲花堂。王爷派人来告诉月皇,不必在意,只管安歇,他已有安排。”

    李菡瑶没回应,侧耳静听外面动静。

    凌寒不知何故,屏息等待。

    李菡瑶听了一会,低声交代绿儿一番话。

    绿儿便走出去,对凌寒道:“皇上吩咐……”声音渐低。

    就听凌寒道:“遵旨。”

    接着转身出去了。

    一刻钟后,李菡瑶穿着凌风的衣裳,跟凌寒一起,带着四五个侍卫向莲花湖去了。

    遇见岗哨,都由凌寒应对。

    在水网交错的江南,人们出行和运货大多依靠船只,有了船,便少不了泊船的地方,这便是埠头,或叫码头。莲花湖南北都通流水,统称为莲花河。在莲花湖南面,湖与河相接的地方有个埠头,水面停泊着大大小小几十只船,有精美的画舫,也有各色乌篷船、货船等。

    因月皇和江南王下榻在织造府后宅,这一片园林都被重兵把守,莲花湖莲花堂也不例外。

    莲花埠头也有官兵守护,除了岸边一支百人小队,船上、水里、附近的花丛中还藏了许多精锐。

    凌寒等人尚未走近,老远便有人喝问:“什么人?”

    凌寒取出令牌,沉声道:“月皇近身侍卫统领,凌寒。”

    对方一愣,似乎不信。

    几个藤甲军跑过来检查令牌。

    一看果然是真。

    领头的藤甲军疑惑问:“凌大哥,你大晚上来这做什么?”

    凌寒没吱声,却微微侧身,让出李菡瑶。

    李菡瑶瞧着面前魁梧的少年藤甲军,悠悠道:“菜花儿,你出息了。朕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听见熟悉的声音,菜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是月皇是谁?当即跪下,俯首道:“参见月皇。”

    李菡瑶没叫起,只“嗯”了一声。

    菜花心中不安,想想姑娘惊世骇俗的能力和手段,自己干的那些事儿都不够姑娘费心查的,一定是发现了,要不然也不能找到这儿来,赶紧认罪吧。

    想罢,他昂起头,道:“菜花有罪。”

    李菡瑶见他昂着头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得笑了,讥讽道:“哦?朕觉着你不像认罪,倒像是在表功。拿住昊帝,可不是大功一件!你想朕怎么封赏你?”

    菜花在胡清风的怂恿下,早已做好了背锅的准备,绝不能说出是李卓航要拿王壑,一切的行动都是他自作主张,顶多再供出胡清风主使,然此刻面对李菡瑶的揶揄,他并没感到自我牺牲的伟大,只有心慌。

    让月皇不快,他就该死!

    少年急道:“微臣该死,请皇上责罚。”

    李菡瑶哼了一声,道:“自然要罚!先记着,回头再找你。你且起来,跟之前一样守在这,莫要惊动了人。朱雀王已进来了,若把他引来,你罪加一等!”

    菜花惶恐道:“是。”

    一面起身,看着李菡瑶。

    他想,月皇还有吩咐。

    李菡瑶却什么话都没吩咐,径直走向埠头,上了一座浮桥,两边泊着许多船,她走向一艘画舫。在众多的泊船当中,这艘画舫并不显特殊,却被暗中无数人盯着。这些人躲得隐秘,不仅瞒过了人类,也瞒过了不会说话的生灵,青蛙和夏虫旁若无人地鸣叫着。在李菡瑶踏上画舫的一瞬间,从荷叶下、水草中冒出许多人头,惊起好几只青蛙,从荷叶上跳入水中,一片蛙鸣声顿时缺了一块。

    就听各处喝问:“什么人?”

    李菡瑶镇定道:“是朕。”

    她背着双手,从容立在船头。

    清冷的月光照着她的玉颜。

    自她登基那日起,便将真容公之于世,让军中万千将士瞻仰,再不会将她和替身弄混淆了。

    众人一照面便认出来了。

    “是月皇!”

    “真是月皇!!!”

    大家低声惊呼,声音充满喜悦和惊讶。

    这些人都是胡齊亞训练出来的。在他们心中,李菡瑶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集美貌、智慧和雄才大略于一身,乃天降紫薇,带他们开创太平盛世的。此刻近距离相对,怎不让他们欢欣鼓舞,还只当是特意来瞧他们呢。

    李菡瑶也不解释,令他们各归各位。

    这些人就又隐入水下。

    李菡瑶走进画舫。

    菜花在后看的满脸呆滞——

    月皇怎么知道,昊帝在那艘画舫上?那么多船,月皇照直不打弯地走过去,像是认得一样。

    正呆着,就听凌寒问:“你干了什么好事?”

    菜花闭紧了嘴,不想说话。

    凌寒轻笑道:“让哥哥来猜猜:惹得月皇生气,还说你立功,你又守在这个地方……莫非,昊帝的行踪是你透露给王爷的?——”随着他分析,菜花一脸幽怨外加苦涩。他忽然觉得,也许还不止这些,又试探道——“难道你还充当了帮凶,帮着牛贩子捉拿了昊帝?你小子蠢死了!”

    凌寒不敢置信地看着菜花。

    菜花垂头丧气地默认了。

    凌寒瞧着他门板一样魁伟的身材,有些可怜他不长脑子,压低声音教训道:“你傻呀!王爷跟月皇是父女,关系又好,王爷若问月皇的事,咱们伺候的人当然要照实说,不能骗王爷,不然就是不敬、不孝。反过来也一样,这些事都不能瞒着月皇,不然不成告密了?”

    菜花咕哝道:“是胡大人说……”

    不等他说完,凌寒瞪眼道:“他的话你也信!再说了,他说什么你也不能瞒着月皇。”

    菜花茫然无措——

    这么说,他做错了?

    再说李菡瑶,进了画舫里边,各角落里又冒出许多人,一看是月皇,又是一番拜见。

    “还真是插翅难飞!”

    李菡瑶感叹着,走向最里边的舱房,这间舱房的窗户朝外挂了一幅新绘制的水墨画,千山万壑!

    她是循着画来的。

    王壑定然在这间舱室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