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的被双门齐下什么感觉,揉搓高贵美妇的傲乳

2021-05-10 13:41: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千足天蜈能够在虚空通道中穿梭,无惧虚空风暴,一身的鳞片肯定功不可没,不仅坚硬无匹,还具有虚空的属性,能够抵挡住虚空乱流的冲击。

“死!”

叶天就猜到金乌

 千足天蜈能够在虚空通道中穿梭,无惧虚空风暴,一身的鳞片肯定功不可没,不仅坚硬无匹,还具有虚空的属性,能够抵挡住虚空乱流的冲击。

    “死!”

    叶天就猜到金乌老者会在虚空乱流的后面守株待兔,所以出其不意,劈出一剑,斩断了他的一只金乌大手。而后,叶天乘势而进,又一剑劈向他的头颅。              

    金乌老者不得不闪身暴退,可是很快便被叶天追到,劈出好几道剑伤。

    如果不是紫郢剑无法复苏,只能当作普通的兵器来用,否则已经把他劈死了。

    叶天的速度更快一筹,又有千足天蜈的鳞片护体,金乌老者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得已遁入一条虚空裂缝中。

    “有种你跟上来。”金乌老者对叶天大声喊道,颇有挑衅的意思,一脸凶厉的气息。

    他现在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了,既然无法逃生,干脆拉着叶天一起陪葬。

    没人知道这些虚空裂缝通往何处,连接着怎样的一个世界,一旦冲进去,就和被虚空放逐没什么两样,想冲回来很难,八成会死翘翘。

    “我才没那么傻,跟着你去送死。”叶天发出一声冷笑,人来到那条空间裂缝前,但是没有冲进去。而是死守着裂缝,不让金乌老者回来。

    空间通道似万花筒一般,光华绚烂,五光十色,但是空间裂缝中则漆黑一片,像是连接着无尽的外太空,空无一物,只有永恒的枯寂,黑暗是唯一的色彩。

    金乌老者见到叶天没有上当,差点就要骂娘了。

    那条连接虚空通道的唯一裂缝,变化万千,时大时小,感觉随时可能消失不见。

    一旦这道裂缝消失,金乌老者就真的把自己玩死了,自己把自己给放逐了。

    他发出一声恶狠狠的咆哮,迅速对着空间裂缝冲来,想回到虚空通道中,却被叶天连爆数拳,打得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眼见着那道虚空裂缝越来越小,叶天眼角露出得意的冷笑。

    金乌老者自己往牢笼里钻,自己去送死,省却他很多力气。

    他的身体也伤得不轻,三颗元丹被连番动用了一个遍,肉身的力量几乎被榨干。

    “玛德,放我出来,快点,这里有古怪。小子,只要放了我,我金乌族给你无尽的好处。”金乌老者突然狂吼,再一次对空间裂缝冲来。

    他像是见到了什么极其恐怖之物,惊吓得满头发丝都根根直立了起来。

    叶天才不管这么多,直接一个拳头砸出,对准金乌老者的面门。

    那拳头之上,散发着狂暴的黄金血气,将周围的空间都压得扭曲。

    嘭!

    叶天的拳头,结结实实地闷在了金乌老者的脸上,把他打得一声闷哼,身体往后重重一仰,整张脸几乎都被打烂了,鲜血喷涌。

    金乌老者在无尽的黑暗中倒飞而出,空间裂缝急骤缩小,眼看着是逃不成了。

    嗷吼!

    突然,就在空间裂缝消失前的刹那间,一声野兽的咆哮从空间裂缝中传出,冲入叶天的耳际,很低沉,却能震撼人的心灵,让人真切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隐隐约约间,于黑暗中,叶天看到一条身体如巨蟒般又粗又长,两只大眼像是灯笼一般通红,身下有两排密密麻麻的小短腿,且体表覆盖一层赤红鳞片的莫名生物,对倒飞中的金乌老者飞扑而去。

    “啊啊!”

    金乌老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奋力抵抗,可是蚍蜉撼大树,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直接被莫名生物一口给吞了。

    此时此刻,内隐门,金乌族祖地。

    一处灵雾蒸腾,岩浆汹涌的火山口内。

    诸多金乌族长老们,正盘腿坐在一座大殿中,呼吸吐纳。

    这座大殿就建在火山口内,在岩浆中沉浮。

    咔嚓!

    忽然,供奉在最高位的一块魂牌,炸裂开来。

    所有的金乌族长老皆睁开了眼睛,面露震惊之色。

    这是金乌族族长的魂牌牌位,里面留存有金乌族长的一缕神魂,人一旦陨落,魂牌就会爆碎。

    “不好,族长也陨落在外隐门中了……”一位金乌长老颤抖着声音道。

    “又是全军覆没。到底人是死在了外隐门,还是虚空通道中?”

    “外隐门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存在,人一定是死在了虚空通道中。”

    ……

    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

    不多会前,他们才收到昊天仙宗和蜀山剑宗传来的消息,他们派去外隐门的人皆死去了。

    “虚空通道不是五百年来最平静的时期吗?怎么可能带来这么大的死伤?而且我们这次可是出动了一艘在仙墟缴获的星际战舰,可抵抗虚空乱流。”一位金乌长老提出质疑。

    “平静归平静,并不意味着没有危险。传言中,虚空通道种有一只千足天蜈,强大无匹,喜欢吃人。不知你们可还记得?”另一位金乌长老说道。

    他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此时此刻,一只千足天蜈就出现在叶天的面前,彼此仅仅隔着几十丈远。

    “千足天蜈!”叶天喃喃说道,脊背发寒,惊出一身的冷汗。

    他不久前才斩杀一只千足天蜈,对千足天蜈再熟悉不过,他可以肯定这是一只千足天蜈。

    不过,他不久前杀得那只千足天蜈身长足有百丈,身体比两间房子还粗,这一只只有十几丈长而已,水缸般粗细,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应该是幼年的千足天蜈,还未长成。

    不过,便是幼年的千足天蜈,也足够可怕,尤其在虚空乱流环境中,更是如鱼得水,战斗力比在外面的天地成倍的提升。

    杀了金乌老者后,千足天蜈两只灯笼般通红的大眼珠子突然对叶天望了过来,似乎是发现叶天身前的千足天蜈鳞片护盾了,两只大眼突然光芒大炽,像是一盏一百瓦的灯泡突然换成了一千瓦,将黑暗的虚空都点亮了。

    这是仇恨的光芒!

    这只小天蜈和那只叶天杀死的老天蜈一定关系匪浅,很可能是母子关系。若是发现叶天是仇人,一定会不死不休。那叶天可就麻烦了,心中不禁一阵惊慌。

    好在,这时虚空裂缝几乎就要消失了,一人一兽只对视了最后一眼。​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