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狠狠的吸奶头小说|少妇奶水系列小说

2021-05-10 14:49: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将士的话让冷子月觉得十分的震怒,直接冲着那个将士大声的说道,“没有的东西还不快点滚出去!”

将士也觉得格外的奇怪,但是看着如此生气的冷子月,也不敢继续在


  将士的话让冷子月觉得十分的震怒,直接冲着那个将士大声的说道,“没有的东西还不快点滚出去!”

    将士也觉得格外的奇怪,但是看着如此生气的冷子月,也不敢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只能皱着眉头急忙离开。

    冷子月现在体会到了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了,因为她根本没有那个脑子,能够想到可以把雪融化了来喝。        

    渴了两天之后,冷子月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渴死的,于是便让将士们先撤退,去全力寻找水源。

    将士们这两天也是滴水未进,原本就十分的不满,现在看着冷子月如此暴躁的样子更是觉得浑身乏力。

    所以寻找水源的速度也是格外的缓慢。

    墨玄珲听说冷子月他们已经撤退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后来才想到,也许他们也是因为没有水喝,所以才会撤退去找水了。

    “动作快点,没吃饭吗?快点去找张水源,否则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里了!”冷子月大声的喊着,催促着将士们快点去找水。

    然而将士们在这个时候早就想要回城了,根本不想继续在这里耗下去,所以动作也变得越来越慢。

    在这个时候北使也过来和冷子月汇合,接着就看到了冷子月正在大发雷霆,让那些将士们去找水源。

    “你这是在做些什么?”北使从马上下来走到了冷子月的面前,开口问道,只觉得冷子月的举动十分的荒唐可笑。

    而且看着冷子月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个丧失灵魂的人一般。

    “水,河里被我下毒了,不能喝,所以我让他们去找水源。”

    然而北使在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却是被气着了,“说你蠢,你确实不聪明,既然在河里下毒了,那这些雪又没有毒,为什么不把这些雪融化了之后再喝呢?”

    北使生气地看着冷子月,显然是被气着笑了。

    听到了北使的话,冷子月恍然大悟,于是急匆匆的跑到了雪地上,拿起了雪便往嘴里面塞。

    看着冷子月如此疯狂的样子,北使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低声骂了一句蠢货。

    冷子月忽略了北使话语中的气愤,也忽略了北使讽刺的话,满脑子只想着如何把这些雪塞进自己的嘴里,才让自己解解渴。

    她马上就要被渴死了,哪还能考虑其他的事情了?

    等到冷子月终于觉得不那么渴的时候,才让将士们停下来去寻找水源,接着命人架起水锅烧雪,把雪融化了之后再喝。

    将士们也是很久没有喝水了,听到有这个主意之后,便立刻到处去寻找雪,把雪全部都塞进了锅里,有的人却是忍不住,便像冷子月刚刚那样直接把雪塞进了嘴里。

    “既然你有本事把毒下到河里,那么想来也有办法把毒下到雪上,反正都是白色的,根本看不出来,等到墨玄珲他们喝了这些雪融化的水,岂不是也中了毒了吗?”北使看着如此鲁莽的冷子月,不禁开口道出主意。

    冷子月顺着北使的话一想,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他们便派人去打探,看看墨玄珲他们都是从哪里寻找雪的。

    却不想墨玄珲他们在得知河水被人下毒了之后,对水源还有粮食都格外的重视。

    墨玄珲早就已经派专门的人,用专门的容器去装雪,所以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也正因此,冷子月根本没有机会下毒。

    冷子月看着北使的计划落空了,又想着之前北使对她冷嘲热讽,说她蠢笨,此刻便变本加厉的还给了北使。

    “以为某人会聪明到什么地步,原来也只不过连我都比不上,人家早就有防备了,难不成上了一次当之后还要接着上第二次当吗?我看你连墨玄珲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冷子月冷哼一声开口说着,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嘲笑,只让北使恨不得将面前的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但是他现在却不能这样做,他现在还要跟这个女人合作,冷子月身上也还有一些利用的价值,等到他完成了大事之后,他会让这个女人生不如死。

    北使默默的忍受着冷子月的冷嘲热讽,却已经暗暗的将自己的怒火,挤压到了一定的高度,只要稍微一个火星子便能将这怒火一下子喷发出来。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这样对我说话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北使狠狠的留下了这一句之后,便转身离去,而身后的冷子月在看这北使离去的背影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也变得越来越深。

    慕朝烟也知道,如果再继续拖战的话,对于他们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当天晚上慕朝烟便估计重拾,带着一小分队的人再一次的摸到了西沧兵队的后面。

    墨玄珲发现慕朝烟不见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也不知道慕朝烟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只看着慕朝烟留下的那个纸条。

    “王妃,我们就这样跑出来了,也不跟王爷打声招呼吗?”上次跟随慕朝烟的将士开口问道,言语之中也带着点点担忧。

    慕朝烟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开口说道,“没关系,我走的时候给他留了一个纸条,想他知道我们去做什么了。”

    虽然表面上这样说着,但是慕朝烟的心却并不安稳,她也担心墨玄珲会太过于担心自己跟着过来,到那个时候她的计划就完了。

    不过转而一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应该也很充足,所以现在墨玄珲虽然会为自己担忧,但是也应该还在军营里面。

    “一会儿我们就要靠近西沧将士们了,我们要先寻找目标,找到那种容易下手的将士,然后把他们的衣服换上。”

    慕朝烟等人趴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小声地商量着。

    旁边一直跟随着她的将士不解,虽然上一次他们也是一直跟在慕朝烟的身边保护着她,但是上次他们是有明确的目标,这一次就是不明不白,几个将士心中不免觉得疑惑。

    “王妃,我们为什么要换上他们的衣服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